第六十三章 秘营(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知道形势严峻的杨震并没有给其他的人太多的休整时间。在正式进入秘营的第二天,杨震便拿出了被困于山洞之中时冥思苦想琢磨出的以后世解放军的军事训练为基础的训练大纲,开始整训部队。

    杨震知道无论从储备的物资上,还是周边的态势,留给自己的整训时间都不会太多。所以从开始整训的时候,杨震便下了极大苦心。其训练强度之大,别说那些新参军的劳工,就算是之前的**士兵也有些受不了。

    早饭前一个五公里,饭后包括全部的人员,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全部集中进行最基础的队列训练。而下午进行的各种武器的cāo作训练。尤其是与彭定杰学习rì式轻重机枪的cāo作,分解以及简单的维护。甚至杨震还亲自做教官,制造了木制的火炮模型,教授大家一些简单的炮兵cāo作。尤其是在山地作战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迫击炮的cāo作。

    尽管现在别说各种火炮,就是掷弹筒都没有一个。但这并没有妨碍杨震在不远的将来组建自己炮兵的决心。现在多费一些功夫学会了,总比缴获了炮却抓瞎不会用,只能丢弃或是埋藏要强的多。

    至于晚饭后,杨震也没有让人呆着。他给所有人员安排了一项便是连郭邴勋都没有想到的课程,就是跟着除了作为随队军医之外,现在还临时充当文化教员的张婷识字。

    而那些识字的人则由郭邴勋教授识别地图,基本绘图,连排分队的战术指挥,旗语的识别,以及所有作为基础军官必须应该懂得的所有知识。这些人除了要学习作为军官的基本课程之外,还要跟彭定杰学习杨震草拟的政治工作基础知识。

    负责这些人培训的郭邴勋虽是西方著名军事学院留学的海归,但在教授这些人的时候,使用的教纲却是杨震照搬的后世他在解放军陆军军事学院学习的时候看过的解放军六十年代的军事教材为主,只是糅合了一些郭邴勋在法国读军校时候的西方军事理论而已。

    到不是杨震瞧不起郭邴勋的水平,也不是他看不起西方此时的军事水平。虽然法**队在一年后爆发的二战中表现可以拙劣来形容,但这不能说法国的军校也是垃圾。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与郭邴勋接触的越多,杨震对法国圣西尔军校的教学水平的评价也就越高。

    杨震之所以坚持采用自己的教学方案,只是因为他觉得在目前敌强我弱,无论是装备还是单兵素质都相差天差地别的情况之下,极少在作战中占据火力优势的解放军教材更适合现在的情况。自己部队的装备以及训练可远远无法与法国陆军相比。

    毕竟那些教材是进行了二十二年艰苦武装斗争,更在与现在自己距离不过几百公里之遥的那个半岛上与后世最强大的国家在装备悬殊的情况之下,进行了三年浴血奋战的共和国那些建立了赫赫战功的开国将帅多年的智慧结晶。虽然不能说是最先进的,但可以说最适合自己部队现状的。

    除了那些准备充当基层指挥员的人员之外,郭邴勋还要给几个由杨震亲自挑出来的机灵一些,队伍中仅有的几个相当于后世初中文化水平的人教授电讯知识。

    白天最忙的人自然是即要亲自示范训练动作,又要充当战术教员,还要检查训练成果的杨震。而到了晚上,最忙碌的人却是郭邴勋。既要给未来的连排长上课,又要教授那些选定出来的人电台的使用。还要不停的用自己知道的现在应该已经作废的密码反复在电台上呼叫,试图打通与关内联系。

    因为预定的电台人员白天同样要参加军事训练,所以所有的知识只能在夜里教授。同时要主持两个班,多少让一向稳重的郭邴勋有些手忙脚乱。

    好在杨震在他给电讯班上课的时候,可以接替他教课。而彭定杰的政治课也分散了部分人。否则弄不好,战斗力还未形成多少,郭邴勋恐怕要先累垮了。

    虽然训练强度大,也很艰苦,但出奇的是居然没有人想到去当逃兵。那些从战场之上余生的老兵都知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他们知道自己多学一些东西,在战场之上活下来的希望也就大了一分。

    而对于那些劳工来说,训练强度虽大,但对于在鬼子五道岭铁矿每天至少要进行十几个小时高强度劳动的他们来说,这点训练并不算是很重的负担。

    而且在这里每天都可以吃饱饭,虽然吃的并不是很好,但至少能吃饱,甚至很多的时候还有肉。当然这些肉不是猪牛羊肉,而是杨震想办法打到的野味。

    这个年代虽然枪支的普及程度远比后世高,而且都是制式枪械。就算是在猎区,使用**的也极少。作为中国东部资源最丰富、森林植被覆盖率最高,同时也是人口密度最小的一个地区,东北此时的富裕程度是关内其他地方无法想象的。

    在九一八事变之前,东北民众的生活水平在整个亚洲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即便与作为亚洲最发达国家的rì本相比,也普遍在其之上。为了对付野兽,更是为了对付东北各地多如牛毛的土匪,在加上多年的战乱,东北民间枪支的数量,按照人均占有数,也同样在全国数一数二。

    曾经指挥对南满抗联一路军围剿,现在被杨震用炸药送去见了他们的天照大神的野副昌德少将曾估计东北民间的枪支数量至少在二百五十万支左右。

    这个数字对于拥有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但人口却只有三千万的东北来说,可谓不能说不多。东北民间所藏的枪支弹药曾经抗联重要的武器来源。

    尽管这个时期东北地区民间所存枪支为全国之冠,但这个年代的人口密度以及对森林的破坏也远不如后世。加之杨震一行人所处的又本身便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地区,这野生动物的数量远远不是各种野生动物被打的差点几乎快要断子绝孙的后世可以相比的。再加上又杨震这个野外生存的高手和刘老根这个当地著名的炮手,杨震这些人几乎可以天天有野味进肚。

    杨震没有想到当初在六道河子遇到的那个誓言杀鬼子报仇的年轻人居然拥有极为了得的枪法,在当地还是一个有名的炮手。除了军事素质之外,若是单论野外生存能力,甚至不比杨震这个在后世受过多年专业训练的特种兵逊sè。甚至在某些特定的方面还要强于杨震。作为补充体力的肉食来源的野味,倒是有大半出自此人之手。

    近两个月的整训过程中,没有经过实战检验,部队究竟被训练的这么样了不知道。但杨震与他的部下却几乎吃遍了这张广才岭中的所有野生动物。

    这片还未开发的山林实在太富饶了,林中的野生动物种群与数量几乎是后世根本无法想象的。就算杨震知道有些动物在后世是属于绝对不允许猎杀的保护对象。但在部队大体力消耗,急需高脂肪、高热量食物补充的形势之下,杨震也就顾及不到什么了。

    不要说野猪、梅花鹿、马鹿、狍子、黄羊、山鸡、野兔之类以及大名鼎鼎的飞龙的这个年代还常见的野生动物,甚至就连后世列入保护动物名单,已经少的可怜,绝对不允许伤害的东北虎与金钱豹,杨震都吃过。反正这么说吧,张广才岭中凡是有的,可以提供大量肉食的野生动物,杨震在这段时间的整训中几乎都吃了个遍。

    虽然训练苦了些,吃的尽管显得有些粗糙,但总归能吃饱。这生活与在铁矿做劳工的时候相比,无异于天上地下。更何况这周围几十里内没有人烟,要是自己想逃,恐怕还没有等走出这片密林就饿死或是被野兽吃掉了。这些rì子里,营地周围不时响起的那些狼嚎外加偶尔的虎啸可不都是假的。

    加上这些人都吃过老虎肉和豹子肉,都知道这片山地中不仅有比狼更凶猛的老虎和豹子,而且为数还不少。环境还可以,rì子也不算苦,再加上知道自己独自是逃不出这片密林的,所以所有的人倒也都能安下心来耐心的训练。

    在整训期间,杨震虽然不是埋头训练部队,就是躲在一边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但他却始终并未放松对外界的情况的侦查。一直在寻找各种办法获得外界的情报。

    虽然缴获的大功率电台虽然架设成功,但却是只能收不能发的哑巴。每天可以收到各种电报上百份,却因为没有密码而像是天书一般看不懂。

    虽说在从石井四郎那里缴获的资料中发现了rì军防疫给水部与关东军司令部以及一些rì军部队其中主要是各地宪兵队联络密码,但却并没有起太多的作用。

    rì军早在发现包括密码本在内的那些绝密资料失踪后,便迅速更改了密码。杨震缴获的密码现在与废纸并没有什么区别。为了不完全的与世隔绝,杨震只得经常派人主要是黄大力与刘老根二人出山侦察。

    甚至为了了解此次抗联西征的详细情况以及动向,杨震还亲自去苇河县城与长汀镇去了跑了一趟。当然为了掩盖身份,杨震每次都不是单独出去。除了有李明瑞严密保护之外,他还将张婷带上,扮作夫妻,以掩护自己的身份。

    因为在外界没有一点的情报基础,也为了避免出现危险,杨震只能交待出去侦察的二人,尽量收购报纸。无论是什么报纸,都要买上一份。尤其是rì文报纸,一定要想法弄到手。明买有危险,就去偷、去抢。

    为了搞到报纸,在进入秘营第一天便将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作为军纪的杨震,特批黄大力可以违反自己规定的群众纪律。至于该怎么做,杨震相信只要自己放开手脚,做为一名老侦察员的黄大力会有自己的一套办法的。

    伪满办的各种报纸虽然同样谎话连篇,大部分都是吹嘘什么rì满亲善、友军战功的汉jiān话。但却比会议没有不成功的,前途没有不光明的,官员没有不爱民的,形势不是一片小好而是大好的后世报纸要强得多,至少还能发现一些真话。杨震从上边得到了不少自己想要的东西。

    当然军事机密,rì伪军调动一类的东西是别想得到。但从伪满报纸上吹嘘的所谓什么剿匪战绩一类的报道,杨震却可以估计出自己现在最关心的抗联动向。

    八月中旬的一天,手里拿着黄大力刚刚从苇河县城带回来的最新rì文报纸,杨震仔细的询问着黄大力在苇河县城看到的情况。当听到苇河县城到处悬挂着抗联战士的人头之时,杨震心中暗自长长的叹息一声。

    杨震知道自己这只小小的蝴蝶的到来会改变一些历史的结局,甚至是走向。但对于这种改变对于整体来说不单单都是好的,坏的一面也同样出现,这却是杨震始料未及的。

    当杨震翻开黄大力带回的报纸的时候,本身便因为抗联二路军得西征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失败而心情有些低落的杨震的心情却是更加的沉重。

    杨震从伪满报纸的报道中了解原本一直坚持在五常西南九十九顶子山,在敌人统治腹心的哈东地区孤军奋战,按照杨震所知道的历史本应坚持到四一年才最终失败的抗联十军已经在上个月底提前全军覆灭。自军长汪雅臣以下全部战死,无一幸存。

    伪满这张报纸为了显示其赫赫军威,打压中国人的抵抗意志,将抗联十军覆灭的经过说的很清楚。结合自身的经历,以及报纸上的报道,杨震几乎不用太动脑子,便得出抗联十军的覆灭与自己有关系的结论。

    自己在安井藤治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不说,还将六道河子将rì本开拓团连锅端了,遍寻自己不着的安井藤治将火气撒在了在楼山镇一战之后已经暴露了行踪的抗联西征部队以及从五常北上接应二路军西征部队的抗联十军身上。

    七月底,从五常出发北上接应抗联十军未能与二路军得西征部队会合,便在五常与珠河交界的长林一线与正在珠河境内搜捕杨震所部的被安井藤治遭遇,随即被重兵包围。几经苦战,却始终无法突围,最终弹尽粮绝全军覆灭。

    受杨震牵累的不仅仅是抗联十军,还有做为西征主力的抗联四军、五军部队。七月底准备西出珠河的抗联西征主力攻打一面坡镇补充给养失利后,被迫兵分两路。五军主力向东折返,四军以及五军一部继续向西。

    但向西继续前进的四军主力在一面坡西南的太平山一线被rì军安井藤治所部一个大队的兵力包围。几经苦战,大部牺牲,一部溃散。已经得知前来接应的十军全军覆灭的消息之后,在试图北撤失败的情况之下,军部以及残余部队被迫折向东南方向。

    突围而出的四军军部及少数部队虽突出了重围,却被rì伪军重兵困在苇河东南的亚布力山区。虽然还在坚持,但在安井藤治的拉网似清剿之下处境rì益艰难。

    四军损失余烬,而在一面坡与四军分开行动的五军的遭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与敌血战损失余烬的四军相比,五军的覆灭却是与自身出现了大量的叛徒有关。

    在分兵不久,继续南下舒兰,还不知道十军已经全军覆灭,想迂回进入五常需找十军的五军刚刚进入五常境内便被rì伪军包围。在危急时刻作为五军主力的一师师长关书范、三师师长宫显廷以及一个主力团长裹挟两师大部分战士叛变。

    剩余的部队在二师政治部主任的带领之下,以伤亡过半的代价,向东冲出rì伪军包围圈,退入额穆县境内。

    除了五军的两个主力师长叛变之外,而对于抗联西征部队威胁最大的不仅仅是rì伪军的重兵围剿,粮食、弹药两缺的饥寒交迫,而是七月底抗联西征军最高领导人的叛变。这位身兼吉东省委书记、五军政治部主任的叛变,将整个抗联二路军的所有情况全部供出。此时抗联西征部队对rì伪军可以说已经无密可保。

    放下手中的报纸,杨震看了看听到黄大力汇报,眼睛已经哭得通红的张婷道:“张婷,你明天与我去一趟苇河县城。有些事情我要亲自侦察一下。”

    “这不行。”杨震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的人同时出声反对。听到杨震要亲自去苇河县城,不仅郭邴勋坚决反对,就连彭定杰都不同意。

    听到几个人都反对自己去苇河县城,杨震摇摇头举起手中的报纸道:“形势很严峻,单单从报纸上看,抗联这次的行动损失极大。而我们得到外界的消息单单凭借报纸不行。有些事情必须我要亲自去看看。”

    “抗联现在的形势很严峻,伪满的报纸上说他们一次便在一面坡沿线俘虏了六十多名弹尽粮绝抗联战士。其西征部队一部被打散,大部战死,少数叛变之外,其余的被困在亚布力山区。”

    “现在抗联的形势究竟如何,我们只能从伪满宣扬其所为赫赫战功的报纸上知道只言片语。抗联如今的真实情况是不是真像真像报纸上说的那样,我们必须摸清楚。”

    “我们今后能不能长期在东北坚持下去,抗联的存在起着关键的作用。若是没有了抗联的牵制,单凭现在还弱小的我们则很难与数量、质量、装备都占据绝对优势的敌军长期抗衡。我们绝对不能眼看着抗联陷入危难,甚至全军覆灭而坐视不管。”

    说到这里,杨震看了看郭邴勋与彭定杰二人道:“老郭、老彭,也许我们的整训要暂时画上一个句号了。老郭,你做好战斗准备,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