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秘营(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一行在向宁安境内老黑顶子山转移过程可谓是有惊无险。路上几次出现险情,让车上的人手心都捏了一把汗,已经都做好了战斗准备。不过依靠杨震熟练的rì语,装出来的嚣张态度还是得以蒙混过关。

    郭邴勋没有想到杨震除了军事上相当有能力之外,演技居然还如此的了得,将一个少年得志、飞趟跋扈的rì军年轻军官演绎的惟妙惟肖。甚至连一向谨慎的rì军宪兵都蒙了过去,更何况那些见了rì军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的伪jǐng察。

    几道关卡居然都顺利的蒙混过来,除了在一个由正规rì军宪兵设置的关卡面前差点没有被识破,被杨震一顿大嘴巴子将那个宪兵少尉抽的晕头转向才顺利的脱险之外,到也算是一路顺风。

    这些据点上的rì伪军没有人会想到这些大摇大摆乘坐rì军制式卡车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皇军士兵会是赝品。因为没有人会相信那些身为红胡子的抗联会开汽车这种高科技产品。

    关东军为了掩盖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发布命令的时候,只说杨震一行是抗联,而没有说出他们的真实身份。在那些布卡的rì伪军士兵眼中,杨震一行就是抗联。

    而且这一路都是在山区行军,虽然路况差点,但相对来说rì伪军的力量也要比平原地区薄弱很多。在加上杨震有意识的避开rì伪军驻扎之地,这一路上除了几道rì伪军jǐng的关卡之外,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

    实际上杨震与郭邴勋并不知道,他们能如此轻易的冲出来却是得益于安井藤治。为了尽快按照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将杨震一行人彻底的消灭干净,安井藤治除了自己的第二师团以及关东军司令部调归他指挥的第十二师团部分兵力之外,还从周边诸县也抽调了大批的rì伪军。

    此时珠河与苇河的大部分rì伪军都已经被调集到阿城境内,正在阿城与五常、珠河境内进行拉网似的扫荡,剩余的rì伪军兵力并不多。再加上此活动在吉东地区的抗联活动也rì益频繁,逐步开始西进。哈东诸县已经出现为数不少的抗联部队。两县的所剩不多的rì伪军也疲于应付,才让他们得以相对顺利的撤离。

    六道河子距离老黑顶子山在地图上直线距离并不是很远,虽然走的是望山跑死马的山路,但毕竟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就是现代化的交通工具。

    虽然一路之上也勉强算得上顺利,但因为走的都是山路,甚至很多地方都是需要不顾汽车的损耗而强行通过的小路,在加上有马车的拖累。使得汽车也跑并不快。

    尽管速度不快,但有了现代化的代步工具,杨震一行的速度也绝对称不上慢。紧赶慢赶,在几辆汽车的汽油消耗干之前,杨震一行顺利的抵达了宁安境内的老黑顶子山西麓。

    抵达预定汇合地点附近,在因密林阻挡,便是连羊肠小道都没有,汽车已经无法继续前行后,杨震不顾郭邴勋的反对,在将情况这一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破坏xìng使用的汽车之中挑出最好两辆车的发动机,连同几辆车的油箱内仅剩的一点汽油全部抽取出来,以及将车上所有能用的东西全部卸下之后,才将几辆车全部隐藏起来。

    好在这里距离目的地老黑顶子山已经不远,再加上担心他们找不到而提前前来接应的彭定杰前来接应的时候也将所有人马都带来,以及那几十匹牵引马车的驮马的帮助,杨震才得以顺利的将两台笨重的汽车发动机运到地。

    虽然所有人包括郭邴勋与彭定杰二人都不明白杨震为何要坚持带上这两台笨重的汽车发动机,但杨震面对二人的再三追问,却只是摇头笑而不语。无奈之下,知道杨震必有所图的郭、彭二人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将这两台大家伙弄了回去。

    站在老黑顶子山的山顶上,杨震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之后,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着身边的郭邴勋与彭定杰二人道:“当初我只是在地图上看这里位于张广才岭腹地,山高林密才选择这里作为我们下一个落脚点。现在看来我还真没有选错。”

    “你们看,这里四面群山环抱,而且植被极为好。从这里我们即可以沿着张广才岭北上,也随时可以南下进入吉东地区。周边又有海浪河与二道海浪河作为天险可凭借,进可攻、退可守。对于急需休整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好地方。”

    实际上杨震将这里选定为休整地的原因可算是只说了一半,后半截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他选择这里作为休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只是单看地图便下的决心。他选择这里固然是因为这里山高林密,但另外一个无法说出口的原因是因为按照历史的发展此时正在进行西征的抗联二路军。

    现在已经是一九三八年得七月间,按照杨震在后世所知,这个时候正是活跃在黑龙江下江地区以及自己周边的吉东地区抗联正为打破鬼子重兵围剿而进行西征的。而宁安、苇河、珠河、五常一带正是抗联二路军西征的主要目的地。

    自己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休整地,正是因为西征的抗联将这附近rì伪军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吸引走,等于变相的掩护了自己。在抗联大举西征之时,围剿自己的rì伪军不可能将注意力长时间的放在自己身上。

    相对于人生地不熟,几乎全部是由关内战俘组成的自己所部,对所谓满洲国的威胁远不如土生土长,在东北已经活动多年的抗联。

    杨震知道,一旦自己周边的rì伪军的注意力被西征的抗联二路军主力吸引过去,至少可以为自己争取两个月的时间。因为按照杨震所知道的历史,抗联二路军西征失利大约是在十月左右。

    这个理由杨震无法说出口,他知道一旦自己将这些说出来,郭邴勋倒也无妨,但抗联出身的彭定杰肯定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甚至会和杨震决裂。

    对于杨震来说,他也希望抗联的西征能够成功。他甚至知道自己若是出击策应一下抗联,以自己所知道的历史,抗联这次西征虽不见得能够成功,但至少损失会小得多。至少自己可以救出抗联二路军的jīng华,最起码抗联二路军的主力四军、五军说不定可以保存下来。

    但对于杨震来说,他更知道自己若是此时带着疲惫不堪、枪弹两缺,大部分战士都是刚刚参军几天劳工,战斗力远未形成,连一盘散沙都算不上的部队出击,恐怕用不了几仗下来,自己的部队就得被打垮。

    现在的杨震只能将希望寄托用这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尽快将部队整训成形,至少形成初步的战斗力,可以在抗联最困难的时候提供策应与必要的支援。

    他知道,在今后的战斗中,如果失去了抗联的配合,自己的部队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rì伪军,很难单独的生存下去。尽管现在暂时还不能,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与抗联携手作战将会是大势所趋。

    好在部队的骨干都是被俘的军人,这比一只完全由新兵组成的部队形成战斗力要快的多。

    暂时还无法自己内心的想法全部和盘托出的杨震指了指彭定杰选定的秘营位置,转换话题道:“老彭到底是与鬼子打了多年交道的抗联出身,这秘营的位置选的也是极好。rì伪军若是不深入密林深处,根本就无法发现我们。”

    “好是好,就是太荒凉一点。刚刚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这周围方圆至少三十里内除了少量的伐木工之外,没有任何的人烟。我们现在可以说是真的困守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了。”对于杨震的夸奖,彭定杰摇头苦笑。

    对于彭定杰的苦笑,杨震看在眼中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彭定杰在带着主力向老黑顶子山转移的时候有没有与抗联遭遇过,但他知道彭定杰包含着太多苦涩的苦笑之中绝对不会单单是因为这里的环境。

    只是太多的原因无法说出口来,尤其是在当着郭邴勋在场的时候,对于郭邴勋苦涩的笑容,杨震选择了沉默。

    从山上下来回到秘营中,杨震又根据自己在后世所学到的知道,在原来彭定杰已经搭建的粗具规模的秘营基础之上,又做了部分的修改,使之更隐蔽。

    现在虽身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之中,但杨震对隐蔽的问题也没有掉以轻心。这些年为了对付抗联,rì军在东北豢养了多如牛毛的汉jiān特务。

    这些人甚至可以说是无孔不入,与抗联的叛徒一起,给抗rì武装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鬼子正规部队。即便是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但谁难保这里没有化妆成为猎人、采参人或是伐木工的特务?现在杨震唯一庆幸的是自己的部队还没有出现叛徒。

    此时部队中人数最多的都是劳工,这些人现在打仗不行,但做工却是一把好手。秘营都是木制建筑,这里最不缺的又只有木材。加之在杨震抵达之前,在大家一起动手的情况之下,整个秘营本身便已经基本成形。杨震所需要做的,只是针对不足之处进行修改而已。一通忙碌下来,在当天天黑之前,工程便已经完工。

    看着经过杨震修改之后,不走到面前仔细看都无法发现,在稍远点距离还以为只不过是几个相连土包的秘营,彭定杰看着杨震语气佩服的道:“老杨,你还有什么不会的?这秘营经过你修改之后,若是不知内情的人就算站在面前都看不出来。”

    “这没有什么。你本身做的已经是不错了,我只是在你基础上进行了一些比较适合这里地形的修改,增强了一些隐蔽xìng而已。”

    正看着正忙着在单独一个窝棚之中架设电台的郭邴勋的杨震听到彭定杰的这番话,却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彭定杰对于杨震的话并未回答,而是低头沉默了一下才抬起头看着杨震道:“老杨,你考虑没有考虑过我们今后该走什么样的路?是加入抗联还是单独建立一支部队?你不让我与抗联接触,是不是不信任抗联?”

    “老杨,我虽然第一次听说过什么十八集团军,但你们的前身中国工农红军对于我们这些抗联老骨干来说,也算是大名鼎鼎了。虽然你们那里的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你们还是党领导下的武装。”

    “你们是党领导下的武装,而我们抗联也同样是党领导下的抗rì武装。老杨,虽然我们与zhōng yāng已经失去联系多年,但你不应该怀疑我们抗联对党的忠诚和血战到底的决心,而且我们还一直与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有联系,我们一直都在服从党驻共产国际代表的指挥。既然我们都是党领导下的部队,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战斗?”

    对于彭定杰的疑问,杨震摇了摇头道:“老郭,我不是怀疑抗联对党的忠诚,我更相信抗联的领导人与rì寇血战到底的意志。但老彭你也说过,你们已经与党zhōng yāng失去直接联系多年,目前一直听从驻共产国际代表的指挥。”

    “老彭,我之所以暂时不想与抗联接触,大部分就在这里。我不是不相信你们抗联,我是不相信莫斯科。他们山高皇帝远,坐镇莫斯科遥控指挥。东北的实际情况,抗联内部的情况,他们全部都了解吗?”

    “最关键的是他们虽然是中国党的代表,但他们受莫斯科的影响太大。在我们党内某些人的眼中,苏联的黑面包可比我们大米饭好吃多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从平房那里出来的时候,虽然已经预见到未来可能遭遇到的艰难,预料到rì伪军会抽调大量的兵力对我们进行的围追堵截,我为什么还要坚持带上那套可以与党zhōng yāng直接联系的大功率电台吗?”

    “我之所以坚持携带电台,就是为了将来能想办法与zhōng yāng直接取得联系。至于莫斯科与莫斯科的那些人,老彭我真的不相信他们。当然,如果这些人亲自来东北坐镇我会服从的。因为毕竟我也是一名党员。但他们现在在万里之遥的莫斯科,那就还是算了吧。”

    “虽然我是抗战后参的军,但有些事情我也听说过。当年在zhōng yāng苏区,五次反围剿的时候,就是这些不重视中国实际,只知道照搬苏联经验的人瞎指挥一手断送了zhōng yāng苏区。我不希望他们的瞎指挥在毁了我们的部队。”

    “老彭,你是抗联的老人了,也是老党员了。而且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抗联中的副官一职究竟与**中的副官有什么区别,但我知道你既然能知道你们师长都不知道的秘密,你们这个副官应该是在党内、军内有些实权甚至是秘密权限的。”

    “我想你们抗联内部的事情你比我清楚,东北与抗联党内想必也发生了不少的所谓路线冲突吧?在建立与zhōng yāng的联系之前,我不想卷入东北党内的争斗。这种争斗除了损耗我们自己的实力之外,无论是对党还是对部队没有任何的益处。”

    “老彭,我们先dú lì自主的坚持一段时间,等将这支部队改造好了,接到zhōng yāng的指示之后我们再考虑别的事情好吗?不过老彭你放心,如果抗联需要我们协助,我一定会全力以赴。但现在老彭,我们最关键的任务是不受任何干扰的完成对部队整训,将我们这支部队打造成一支战无不胜的铁军,才能对苦战中的抗联给予最大的支持。”

    说到这里,杨震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彭定杰继续道:“打造一支战无不胜的铁军,需要的不仅仅是作战勇敢的士兵,合格的指挥员,更还需要细致的思想工作,也就是说我们通常所说的政治工作。”

    “受国情所限,我们的士兵很多人都是大字不是一个的文盲。他们参军有的是被抓来的,有的是为了混口饭吃,很多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为何而战。”

    “我们的战士从来不缺乏热血,更不缺乏与敌一战的勇气。但很多的人还缺乏一个坚定的信念,更多的是被动的接受。老彭你的任务就是要利用我军的政治工作特长,让我们的战士尽快树立起一个坚定的信念。”

    “鬼子的士兵很顽强,大多的时候就算打光了子弹也决不投降。我们当然可以说鬼子的士兵受法西斯的毒害很深,过于迷信于他们的天皇。”

    “一般鬼子士兵都抱定了为他们那个狗屁天皇献身的信念,以参与为天皇开疆辟土的侵略战争为荣,以当俘虏为耻辱。所以就算小鬼子在处于劣势,但他们通常都会顽抗到底,从不投降。尽管这其中有一定的历史因素,但我们也私下不得不承认鬼子的洗脑很成功。”

    “当然我们不是要采取小鬼子那种变态的教育方式来教育我们的战士。我们要打鬼子,但我们也不能全盘否定小鬼子在某些方面的长处。除了军事素质之外,小鬼子的某些方面还是需要我们学习的。”

    “我们不仅仅要让我们的战士知道我们是在为何而战,更要给他们一个坚定的信念,无论条件再艰苦,无论环境再险恶,只要我们坚持打下去,就一定会迎来最终的胜利。”

    “老彭,我们要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怎么将这支部队逐步的改造为一支在我们党领导下的铁军,还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这支部队现在的骨干的身份你也知道,他们都是前**士兵。我们与**整整打了十年的内战,相互的隔阂很深。现在他们虽然接受了你我,但他们未必能够接受抗联的其他人。”

    “而抗联的人对我们这支部队的实际情况又不了解。如果他们派人来改编我们部队,而双方相互又不了解,一旦激化矛盾,对我们将来的发展将是有害无益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暂时不加入抗联的另外一个原因。”

    杨震的话说完,彭定杰却是陷入了沉思。杨震关于为何暂时不加入抗联的原因虽然说的并非很透,但他听明白了。做为一名抗联的老战士,他知道杨震的那番话很多都事实。甚至某些事情,都能找到人头。

    想起了反集团部落的失败,想起曾被开除党籍,年初过江去与苏联谈判,却一去不归的总司令的遭遇,彭定杰沉默了下来,加入抗联的事情却是没有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