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处置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看着车上装满粮食还未卸下的六辆卡车以及已经装上马车的物资,杨震在欣喜的同时,却是又有些头疼。怎么样才能不惊动鬼子将这些物资运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却是让杨震颇费了一些脑筋。

    就在杨震琢磨怎么将这些卡车开走的时候,同样在打量这些汽车郭邴勋却是给了他一个惊喜:“老杨,我和李明瑞都会开车。至于剩下的那四辆车,他们的司机现在也都在我们手中。”

    “这六辆车的司机有三个是他们征用的伪满人,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几个司机我们打进来的时候已经吓堆了,一辆车上安排几个弟兄监视,他们应该不敢搞鬼。不过剩余的一辆怎么办,倒有些麻烦。小鬼子的司机肯定不能用。”

    听到郭邴勋说自己会开车,杨震马上便想起郭邴勋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在西方发达国家,即便是这个时代,汽车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了,甚至已经可以说的上普及了。作为留学生,还是军事学院的留学生,郭邴勋会开车倒是不稀奇。

    只是李明瑞也会开车,但是出乎杨震的意料之外。毕竟这是在贫穷落后的中国,不是在西方。这个时代的中国会开车的人绝对称不上多,要知道现在整个中国也没有多少汽车。而有数的汽车又多集中在上海、平津这样东部沿海发达城市。而且就算是在上海这样的发达地区,会开车的也没有几个。

    只是李明瑞是怎么会开车的,对于现在的杨震来说并不重要。在他眼中,这些能维持部队最基本运转的物资更为重要。

    对于郭邴勋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开第六辆车,杨震道:“剩下的一辆我来开。我在读书的时候,摆弄过一个同学家的汽车。你我加上李明瑞可以开走三辆车,剩下的便交给那几个伪满司机。每辆车上放两个人看着他们。我带一辆车走前边,你和李明瑞带一辆车押后。”

    只是解决了汽车的问题之后,相对简单的马车却又成了两人头疼的事情。郭邴勋指着马车道:“老杨,汽车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那些马车怎么办?单单这些卡车上已经装上了粮食,这些物资已经无法在装运。咱们的人可没有几个会赶马车的,除非在这周围在征集一些人。”

    对于郭邴勋的建议,杨震摇了摇头没有同意,而是道:“老郭,你还是想想办法,将那些物资尽量往汽车上装。看看能不能将这些物资全部用车带走。”

    “我看这些汽车的运力应该还有富余。刚刚我看了一下,每辆车上的粮食大概是一吨左右。而按照我的了解,这些鬼子的汽车应该是载重是一吨半的。也就说每辆汽车应该还有半吨的富裕,我想那些棉被与武器紧紧,应该都能装的下。”

    “反正我们事后也暂时用不到这些卡车,能装下多少就装多少。超载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能坚持到指定地点就行。至于剩下的就用马匹驮运。赶马车不会,牵马跟着走总会吧?”

    对于杨震的想法,郭邴勋却是有些不同意的道:“最好是留下一部分马车让兄弟们乘坐,以减少兄弟们得体力消耗和加快行军速度。争取在天亮之前赶到预定地点。我看看兄弟们中有没有会赶马车的人?不行就抽调几个脑袋转的快的兄弟临时学一下。不管怎么说这赶马车总比开汽车要好学一些。”

    犹豫了一下,杨震最终还是点点头,同意了郭邴勋的意见道:“好吧。不过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等打扫战场的人回来,咱们就出发。”

    “这次不是缴获了一批鬼子用来给这些开拓团进行军训的军便装吗?告诉兄弟们都换上,将原来摘下的鬼子的军衔也都带上,咱们冒充一下小鬼子撤退,能混多远就混多远。等鬼子真正发觉的时候再说。不过告诉弟兄们,原来的衣服可谁也不许扔。”

    郭邴勋的动作很快,没用上十分钟就找来了二十个自称是会赶车或是脑袋转的快一些的弟兄,临时学习了一下怎么驾驭马车。

    此时杨震也顾不得他们自称会赶车是真假了,也顾不上那些临时赶鸭子上架的人会学到什么程度。杨震给每一个人发了一个手电,一辆马车上乘坐是十个人的标准将所有的弟兄除了上卡车的之外,全部安排乘坐马车。为了能让马车加快速度,在刘老根的协助之下,杨震命人将所有的马匹都套上了。

    这边收拾停当,那边被杨震留下打扫战场的人也回来了。看到杨震,李明瑞将几个身穿伪满jǐng察制服的家伙丢到他面前,随手将手中的快慢机插到腰带上道:“杨长官,我刚刚带着几个弟兄去顺便把六道河子jǐng察署和什么森林jǐng察队的总部给端了,抓了几个俘虏还缴获了一批弹药。”

    “咱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抓了两个只受了点轻伤,却藏在死人堆里装死的家伙。我稍稍用了点手段,这两个家伙就什么都招了。我听他们说他们这次是倾巢出动,在六道河子只留下了几个jǐng察看家。便带着二十个弟兄去跑了一趟六道河子。”

    “好家伙,这小鬼子反应的速度够快的。我刚刚占领了他们那个jǐng察署,珠河县城就来电话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打枪。我便用枪逼着这个家伙汇报说有小股胡子sāo扰开拓团,已经被森林jǐng察所属全歼。刚刚的枪声就是正在消灭sāo扰开拓团的胡子。”

    “杨长官,我们你看看我们在六道河子弄到了什么?”说罢一挥手,他身后的两个弟兄将手中拎着的二十几支外形奇特的枪送到杨震的面前。

    李明瑞指了指这几支枪道:“这是在伪满森林jǐng察本部缴获的花机关,是奉天兵工厂出产的,比我们川军装备四川土造的质量好的多。还有子弹,足足缴获了好几箱子。”

    “我看杨长官上次的战术持枪动作很适合使用花机关,使用三八步枪有些显得太长,所以就把这些花机关枪给您带了回来。咱们这次可算发了大财了。”

    这一仗不仅打死了一百多伪军,仅仅在战场之上就缴获了一百多支步枪,全是清一sè的三八大盖。轻机枪六挺,十余只盒子炮。还有两挺还没有从马背上卸下来的重机枪以及大量的弹药。”

    “我们在六道河还缴获了二十支步枪,八支手枪以及十余万发各种弹药。之下武器弹药,我用缴获的几匹马全给驮回来了。哦,还有几张地图。这小鬼子对之下伪军真舍得下血本。格老子的,这些伪jǐng察的装备都比我们川军的一个营还好。”

    杨震从地上摆着的二十多支冲锋枪中拿出一支仔细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做的不错。不过相比这二十多支冲锋枪,你能主动想到用计糊弄了珠河的鬼子,而不是被动接受命令才去做更应该提出表扬。不管能不能瞒得住珠河的鬼子,这次算你立了一功。”

    作为一个老兵,杨震只摆弄几下便学会了怎么使用这种老古董的武器。将一个弹夹插到枪上,拉了几下枪栓之后杨震却将手中的这支奉天兵工厂仿造的MP18式冲锋枪丢给了身后这次一定要跟着来,一直跟在他身边始终不肯离开的小虎子。

    看着杨震很喜欢这种除了shè速快之外一无是处的武器,李明瑞挠了挠头。相对于这种打的近,在他看来更适合街头火拼的混混使用的武器,做惯了独行侠的他并未觉得比自己手中的快慢机好到哪里去。

    在李明瑞看来这种在四川被称为虼蚤笼笼的武器在shè程和威力上均无法取代轻机枪,而用作步枪则显得过于笨重。若是近战,则远不及快慢机方便,而shè程也没有比快慢机远到哪里去。真不知道杨长官看上这种武器哪里了。

    郭邴勋却没有看地下的冲锋枪,再指挥部队将原来装在马车上的物资倒蹬到汽车上后,剩下的事情便是怎么处理那些被抓获的rì本开拓团的团员了。

    听到郭邴勋请示怎么处理被俘的那些开拓团的团员,杨震丝毫没有犹豫的将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示意全部解决。

    看到杨震的手势,明白他什么意思的郭邴勋却显得略微有些犹豫道:“老杨,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他们只是老百姓,从他们的情况来看,他们不是那些退役的鬼子士兵,只是普通的rì本农民。其中还有几个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

    对于郭邴勋的话,杨震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而是静静的道:“老郭,我记得曾在一本书上看过,虽然不见得是真实的,但我想既然有这种传说,终归还是有他的出处的。”

    “那本书上记载,在金朝的时候,当时的皇帝为了应对北方的威胁,不让蒙古的游牧部落强大起来,对自己形成威胁,曾对蒙古各部采取一种措施叫做减丁。就是通过杀戮,来严格限制蒙古各部的丁口数量。”

    “古代的皇帝为何如此做?难道他们都是屠夫?不,他们如此做就是为了防止这些游牧部落对自己王朝形成威胁。减少起丁口的数量可以控制其人口规模,使其无法建立大规模的军队。”

    “小鬼子向东北迁移这些所谓的开拓团一方面确实有为了缓解国内因为国土狭窄而形chéng rén多地少的局面。但主要原因还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东北和为其侵略充当先锋。”

    “这些开拓团不仅仅是他们为了长期占据东北而采用的一种手段,还有就是为他们提供一个稳固的兵员。这些开拓团都要经过军事训练,到需要时穿上军装就是现成的军队。”

    “尽管他们现在是农民,但在不远的将来,他们随时可以变成镇压我国同胞的军队。现在杀掉他几十人,小鬼子在征兵的时候便要少几十个合格的兵员。老彭不也说过他们在与小鬼子作战的时候,不少开拓团的成员直接参加了对他们的围剿吗?杀了这些小鬼子对我们来说,至少现在来说是有益无害。这些人不是那些伪军jǐng,争取不过来的。”

    说到这里,杨震抬起头看了看此时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sè,叹息一声道:“要不是担心这些人会继续欺压我们的同胞,我更愿意将他们统统的弄成残废。不仅让小鬼子征不到合格的兵员,还要给他们的经济上增加负担。多养活几十个残疾人,可对小鬼子除了负担之外,没有任何的好处。”

    “老郭不要再犹豫了,这些小鬼子没有什么可值得同情的。我们没有人邀请他们来这里开拓,更没有人欢迎他们。这是我们中国的土地,还轮不到他们跑到我们这里来开拓。”

    “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你也听刘老根说起过。不说别的,就单单说他们强买强卖土地,将我们的同胞从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上撵出去一事,他们就死不足惜,不杀不足以平民恨。”

    “我们这次不单单要从他们手里夺取我们需要的物资,还要给其他地方的鬼子的那些所谓开拓团做一个榜样。告诉他们就算有所谓的关东军jīng锐可以撑腰,但中国的土地也不是他们想夺就夺取的。”

    “老郭,我知道你是西方留学回来的,讲究西方那一套什么骑士风度。但老郭我们面对的不是虚伪,至少表面文章还是要做做的西方军队,而是残暴成xìng的小鬼子。对他们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酷。这些人是不值得任何可怜与同情的。”

    杨震的这一席话让郭邴勋陷入了沉思,良久才点点头唤过身边的一个兄弟悄声的吩咐了一下。

    看着思想总算转过弯来的郭邴勋,杨震拍了拍他肩膀道:“好了,抓紧时间处置一下,我们该走了。”

    听到杨震的话,郭邴勋却是摇头道:“老杨,你的命令我服从,但是我保留我的意见。我们是军人,不是没有人xìng的小鬼子。我还是认为对待平民我们不能跟鬼子学。”

    郭邴勋的话让杨震只能摇头苦笑,却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过头看了看面前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几个伪满jǐng察,对李明瑞道:“这几个人审讯完了吗?审讯完了就送到那边去。”

    接到杨震的眼光示意,李明瑞马上明白这位杨长官是要把这几个伪jǐng察与那些被俘的鬼子一块处理了。

    明白杨震意思的李明瑞也没有含糊,带着几个弟兄,将那几个已经吓得瘫在地上的伪jǐng察拎起按到墙角,堵上嘴直接用刺刀给挑了。

    李明瑞可没有郭邴勋那种想法,在他看来这些小鬼子没有一个好东西,杀了总比放了好。管他什么军人、老百姓,杀光了才最好。至于这些为虎作伥的狗汉jiān那更是杀的越多越好。

    看到李明瑞将那几个伪满jǐng察也处理了,郭邴勋只能无语的摇头,却是没有再出言反对。

    处置好一切,下达完蹬车命令后,杨震率先登上一辆汽车,将这辆装满了粮食以及其他物资,上边还挤满了兄弟的rì军制式的九四式汽车开出了六道河子rì本开拓团驻地。在他的身后是同样坐满了兄弟,拉着物资的十几辆马车以及其他五辆汽车。

    杨震打开车的大灯,叮嘱坐在他身边此时怀抱着一支花机关的小虎子勤盯着后边的车队后,带头向着与彭定杰商量好的汇合地驶去。

    rì军制式的九四式卡车,身上穿着整齐的rì军军装,小心的避开rì军控制的大些的集镇与县城,再加上杨震一口流利的rì语,他们这列车队没有遇到任何大的阻拦。在天大亮之前顺利的驶进了苇河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