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打劫开拓团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六道河子rì本开拓团驻地南侧的一座小山之上,送走了彭定杰,带队向六道河子急进的杨震与郭邴勋正伏在一处灌木丛之中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山下的rì本六道河子开拓团本部以及周边的形势。

    良久,先放下望远镜的郭邴勋指了指山下道:“老杨,咱们这一路过来三股流、大青川,还有这个六道河子开拓团都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三个开拓团之中属这个开拓团的规模最大,地理位置也是最靠南的。我们从这里下手,可以在一击得手之后迅速撤离。”

    “不过这里最大的缺点是距离rì伪军jǐng的距离太近了,地形也过于平坦。不算还在五道岭周围搜寻我们的rì伪军,单单就在六道河子就有一个伪森林jǐng察队百余人,以及伪jǐng察六道河子分署的三十多名jǐng察。”

    “六道河子jǐng察署的伪满jǐng察倒也罢了,这森林jǐng察听老彭说过这些森林jǐng察是rì军专门为清剿在山林活动的抗联所设立。战斗力很强,装备也不错,甚至可以与伪满军jīng锐相提并论。这些森林jǐng察大都熟悉丛林战、山地战,而且对地形极为熟悉。”

    “如果老彭说的情况属实,我们必须得想法子解决掉这些人。按照我们现在的情况。对他们几乎没有胜算。而且若是一旦被他们缠上,我们就算进了山也很难摆脱。毕竟在这里人家才是地头蛇。”

    对于郭邴勋的担忧,杨震微微笑了笑道:“老郭,你是正规军出身,擅长打的正规作战,这打游击恐怕就不是你的长项了。不过,现在你的思维应该改变了。:

    “你说的没有错,这里的地形相对平坦,而且从周围的敌我态势来看,这里对于我们如今的情况来说,并不适合与rì伪军来一场硬碰硬的战斗。”

    “但我们却是有一个优点,就是如今我们在暗,敌人在明。从鬼子这个开拓团驻地到六道河子伪满jǐng察驻地之间虽然很近,不过几里地的距离。但这两边都是已经起来的庄稼地,而中间隔开的小山包上也种满了玉米。”

    “这些庄稼的高度如今已经完全可以隐蔽下一支百余人的部队。如果我们在rì伪军驻地与鬼子开拓团之间埋伏下一支部队,等那些jǐng察过来的时候,集中火力打击,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达到战术的突然xìng?”

    “这样老郭,我们在黄昏的时候发起攻击。你带着一百弟兄进攻鬼子的开拓团。我带着剩下的弟兄就埋伏在那一片庄稼地里面,利用青纱帐的掩护打援。”

    “我给你留下两挺机枪提供火力支援,而其他的机枪都归我指挥,利用密集的火力争取最短的时间之内敲到他们的援军。如果运气好的话,能吃掉这些森林jǐng察不仅可以补充一些装备,甚至还可以为我们将来的活动做好铺垫。”

    听到杨震的想法,郭邴勋沉思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不过我这里用不了这些人,给我留下七十人足够了。刚刚审讯那个人不是说鬼子的开拓团里只有七十多个鬼子,武器只有二十多支步枪,没有重武器。除此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吗?”

    “对付正规rì伪军咱们可能需要尽可能的占据兵力优势,对付这些rì本农民,这一百人就显得有些多了。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之下,打鬼子的正规军咱们打不过,打rì本一些农民若是还打不过的话,咱们也真的没有脸去面对世人了。”

    “老郭,不是我信任兄弟们的战斗力,也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老彭临走的时候不是再三说过这些鬼子的开拓团之中有不少是正规rì军的退役士兵,便是其余的人平rì里也受过不少的军训。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的,绝对不能轻视。他们抗联当初就没少吃这些rì本农民的亏。”

    说到这里,杨震转过话题道:“老郭,你带着一百弟兄不要顾忌其他的分散在外的那几户,直接打掉他的本部。我之所以利用黄昏发起攻击,就是要趁着黄昏是鬼子吃晚饭的时候,防备应该会很松懈。有利于我们最大限度的隐蔽接敌。”

    “你带着兄弟们利用背光,尽量的靠近鬼子。我刚刚的观察了一下,小鬼子虽然在他们的本部修建了一些防御工事,但尚未修完。只要我们能最大限度的接近他们的本部,发起突然的袭击,我们就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伤亡。”

    见到杨震坚持平均分配兵力,虽然不赞同,但服从xìng极强的郭邴勋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实际上他那里知道杨震从心底里压根就不愿意这样平均分配兵力。

    但彭定杰临走的时候再三的叮嘱,也多少让杨震有些迟疑。他之所以尽最大的能力抽调兵力去对付并没有多少武器的开拓团,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防守。无论自己打援的战况如何,尽快的解决掉这些开拓团才是大事。

    杨震不想在这距离珠河县城不过二十公里,滨绥铁路线不过十多公里的地方耽搁太长的时间。因为他知道一旦战斗拖延,就算自己能全歼六道河子的伪满jǐng察部队,但珠河县城与滨绥铁路沿线的rì伪军便会以最快的速度增援这里。

    回到临时休息的地方,那个准备从这里进山打柴而被当做探子抓起来的青年人一见到杨震与郭邴勋两人,连忙的站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两位长官,你们打听开拓团的事情,看你们又不像是rì本人,那你们是不是抗联?”

    听到这个给自己提供了这一代rì伪军以及眼前这个rì本开拓团所有的情报的青年人这么问,杨震看了他一眼,略微迟疑一下才道:“不错,我们就是抗联。”

    杨震的话音落下,那个青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的道:“你们是抗联就好,那请你们发给俺一支枪,俺也要和你们一起打鬼子,打掉这些该死的小鬼子。”

    “两位长官你们不知道,这些小鬼子把俺们这一带的人给坑苦了。年初,小鬼子在县里jǐng察的带领下突然来俺们这嘎达,说是要买俺们的地。可一亩地他们就给十块钱,这点钱连地价的一成都不够。”

    “俺们这嘎达的地都是熟地,都是好田。只要老天爷开脸,不弄点旱涝啥的,我们这里的百姓一年打的粮食除了自己吃之外,还有很多的剩余。”

    “俺家有六亩水浇地,十二亩山坡地,鬼子没有来之前,生活过的很富裕。一年的收成除了平时的吃喝,还有很多的剩余。可小鬼子搞了什么开拓团,硬生生的把俺家的地给夺走了。”

    “他们一亩地就给十块,这点钱跟白抢有什么区别?俺家的十八亩地一共就给了一百块。这地是庄稼人的命根子,离了地我们就得饿死。他们要买地,还是用跟白抢差不多的价格去买,俺们那里干。”

    “可不卖不行,俺们这嘎达有几户人家硬挺着不卖,都让他们给拉到六道河子用刺刀当众给挑了。俺们这些老百姓就算知道这地等于是白送人家,可也得送。”

    “这小鬼子占了俺们的地,还扒了俺们的房子,还强迫我们给他们当长工。俺们这些失去了地,无法活下去的人只能去汤原挖煤或是被赶到更北边荒无人烟之地重新开荒。要不就得给他们这些小鬼子打长工。”

    “挖煤不能去,听说在那边小鬼子更不拿我们当人看。我们这里开chūn地被收走后去了好几十人,这不到半年只回来了几个,剩下的全都死在那边了。北边更不能去,那里都是生地,只长草不长粮食。为了活下去,俺只能给他们当长工。”

    “俺爹本来年纪就打了,因为俺爷爷几乎被累死开出的地被鬼子百八十块给买走了,被活活气死了。俺大爷和俺的一个亲姐夫因为不肯卖地,被他满用刺刀活活挑死。俺恨这些小鬼子,他们夺走俺家的地,气死了俺爹,逼着俺给他做牛做马不说,还杀了俺两个亲人。”

    这个年轻人的话,让杨震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这个一见到他们打听鬼子开拓团的事情,便认为他们抗联,不仅主动提供了情报,还要求参加的年轻人。

    杨震观察的很仔细,不仅看了他手上被锄头磨出的茧子,还仔细的看了他走路的方式后才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家里面还有什么人?你就认为我们是抗联?”

    “俺叫刘老根,今年十八了。俺自幼丧母,是几个姐姐拉扯长大的。姐姐们如今早就都已经出嫁了,爹死后家里面就剩下俺一个人了。”

    “被鬼子杀死的便是我大姐夫。几个姐姐中,我与大姐最亲,大姐夫也一直拿我当亲弟弟看待,我参加抗联就是要为他报仇。”

    ”你们身上虽然穿着鬼子的皮,可说话都是用的中国话。还有你们身上的军装,鬼子不可能穿的这么破烂。还有你们问俺开拓团的事情,这事都是小鬼子安排的他们那里不知道?还用打听?”

    “至于满洲国的那些官除了给小鬼子拍马屁,嘘寒问暖之外,是绝对不会和俺们这类人去打听什么事情的。更别提还问的这么详细。所以我一眼就看出你们不是鬼子也不是满洲国的人。”

    听到这个年轻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正对着水壶喝水的杨震一口水差点被喷到郭邴勋的脸上。刘老根?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好像是自己在后世看过的一部某个所谓的笑星主演的很垃圾电视剧的名字。

    不过尽管认为这个家伙的名字虽然很好笑,但对于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的机灵劲和眼劲,杨震倒是蛮欣赏的。

    费了好大劲才克制住自己的笑意,杨震拍了怕这个年轻人的肩膀道:“我说老根,你对这里很熟悉是不是?你又在小鬼子那个开拓团里当长工,想必你对他们那里也很熟悉了?你能不能带我们尽可能近的接近那里?”

    “熟悉的很。我自幼便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清楚的很。小鬼子的那个本部我更熟悉。小鬼,对于他们那里我很熟悉。他们那个本部是占用了这里最大地主的一个院套。那个地主便是我大爷,我常常去玩,那里什么地方有狗洞我都知道。”

    “小鬼子前天刚刚用大汽车运来了六车粮食和一批枪支弹药,说是给上秋新来的鬼子还有先前来的那些人的家眷预备的。堆放的地方旁边就有一个狗洞。这个狗洞小鬼子不知道,我可以带你们从那里直接进去。”

    杨震闻言与郭邴勋对视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中掩饰不住的喜悦。六汽车粮食,至少在六吨左右。这些粮食至少可以满足部队一个月的所需。更别提还有一批还有枪支弹药。

    得到这个极为有用的消息,杨震丝毫没有犹豫,马上便点头道:“好,老根,你的参军申请我同意了。一会等天sè暗下来,你就带着这位郭长官进鬼子的本部。如果缴了枪,就发给你一支。”

    听到眼前的这位长官同意自己参军,刘老根马上站起身来兴奋的道:“好嘞,长官您就放心吧。那几个小鬼子住的地方,他们一般在那活动,通常那个时间都在干什么我都知道。我保证将这位长官还有兄弟们不惊动鬼子带进去。”

    定下计划,杨震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兵分两路,一路由郭邴勋带领去摸小鬼子的开拓团。而自己则带着一百弟兄赶往设伏地点。只是杨震在选择伏击地点的时候,却出人意料的将伏击阵地选在山包的另外一面。而在山包之上只安放了一挺轻机枪作为对整个战场的控制火力。

    当然有了在五道岭铁矿的教训,杨震在最后分兵之前,没有忘记让李明瑞将鬼子本部通往外部的电话线掐断。上次是大意了,被那个该死的厨子钻了空子,这次杨震可是谨慎的很。

    作为奴才,六道河子的伪满jǐng察对于主子的安全自然很重视。在鬼子开拓团本部响起第一声枪响之后,六道河子方面便有了动静。虽然枪声并不密集,只是零星响起,持续的时间也不长。但六道河子的伪满森林jǐng察以及jǐng察署的伪jǐng察仍旧倾巢出动,向开拓团驻地赶过来。

    看着生怕自己主子出现什么问题,正向开拓团驻地疾赶,已经进入自己伏击圈的一百多伪满jǐng察,杨震命令放过尖兵,集中火力他的行军大队。

    杨震在部署的时候就再三要求,一切行动以自己手中的枪声为号。自己不开枪绝对不允许发出任何的响动。自从突围开始到现在,经过几rì的共同作战,这些弟兄们虽然战术水平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多少提高。但其服从xìng却是没得说。相互配合也多少有些提高。

    杨震没有动静,所有的人便静静的攥着枪,看着距离不到自己五十米正在行进的敌人,没有一人违背命令。

    看着已经完全走入自己火力范围,杨震没有丝毫的犹豫,率先开打响了手中的枪,将一个骑在马上的军官击落下马。

    随着杨震的枪率先打响,埋伏在公路两边的庄稼地中所有步机枪借着黄昏的余晖,将密集的弹雨泼向全无戒备的伪满军jǐng。

    尤其是那几挺形成交叉的机枪,因为训练所致,发挥出的威力虽远不如在鬼子手中大。但这么近,几乎不用瞄准的距离,还是给那些伪jǐng察带来极大的伤亡。

    为了解决兄弟们对于鬼子这种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上弹不熟悉,容易因为给机枪补充弹药而中断火力的问题,杨震特地将所有机枪组成两挺一组的机枪小组,实行交替shè击,暂时勉强解决了问题,使得机枪可以持续shè击。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杨震在战斗之前还再三下令只用火力解决问题。在所有的敌人没有全部被打到之前绝对不允许擅自发起冲锋。杨震下的这道命令,此时对他已经像是天人般看待的弟兄们自然更加是没有异议。

    毕竟趴在地上开枪与拼刺刀相比,恐怕所有人都会选择用火力消灭敌人,而不是与对手去硬碰硬。虽然大家shè击准头欠缺,但好在距离足够近,几乎都不用瞄准。

    密集的弹雨,将正处于行军状态,还没有来得及做好战斗准备的伪满jǐng察成片的打到。很多伪jǐng察甚至连枪都没有摘下来,就被击毙。等杨震一行人携带的弹药几乎消耗余烬的时候,这个不大的战场之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伪jǐng察了。那几个被杨震有意识放过去的尖兵小组,在第一时间也被山包上的那挺机枪的火力给打倒。

    看着一地几乎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全部打倒的伪满军jǐng,杨震站起身来,才带着所有的兄弟冲上了战场。

    在命令兄弟们仔细、快速打扫战场,除了留下级别高一点的俘虏用来审讯之外,其余的人一个活口不留之后,惦记着郭邴勋那里的情况的杨震便赶到了鬼子开拓团的驻地。

    同样已经结束战斗,正将抓到的二十多开拓团员赶到一间屋子的郭邴勋看到杨震赶过来,马上便将杨震带到鬼子囤积粮食的地方,有些兴奋的道:“老杨,这里的鬼子全部都解决了。击毙四十三人,俘虏二十四个。这里的鬼子一个都没有跑掉。”

    “我们一共缴获了整整六卡车的粮食,还有一百支步枪,其中有八十支还没有拆箱,弹药两万发。另有其他物资一批,其中仅仅崭新的棉被就缴获了三百套。看来刘老根说的没有错,鬼子在冬季之前还要大量的移民到这里。可惜没有咱们急需的冬装。”

    杨震点点头道:“不错,这些东西足够咱们坚持一阵子了。至于冬装,我们还有时间。只要将部队训练好了,形成战斗力,那还不鬼子有什么我们便要有什么。”

    当清点完战利品之后,杨震却发现了一个让自己头疼的问题。东西是缴获了不少,甚至可以称之为大丰收。可关键是怎么样才能避开rì伪军,将这些物资运到自己的预定休整地?

    运输工具倒是不缺,鬼子用来运粮食的卡车还没有走,全部被缴获。除了这六辆卡车之外,在这里还缴获了三十套马车,五十多匹马,这些足够将所有物资都运走了。可想必这些人中,会开车的恐怕就自己一个吧。

    还有自己这次干掉鬼子的开拓团相当于又捅了一个马蜂窝,这周边正在寻找自己的rì伪军恐怕会闻风而动,自己该怎么摆脱很可能会以最快速度追上来的rì伪军,这才是真正摆在自己面前的最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