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积蓄实力 (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奉命做尖兵的李明瑞没有走多远便遇到了前来寻他们的黄大力。看到杨震负伤,正用一根代替拐杖的树枝拄着艰难的在山脊上行走。黄大力连忙命带来的几个人做了一副担架,硬让杨震坐了上去。

    看到黄大力,杨震顾及不到自己的伤势,第一句话便是询问郭邴勋以及其他人的情况:“你怎么来了?老郭他们怎么样了?到没有到大青顶子山?”

    “杨连长放心,郭长官他们已经平安抵达指定地点,已经隐蔽好,您就不用再担心了。郭长官等了你们两天没有等到你们,便让我出来寻你们。可一出山就遇到鬼子的封锁线,等了这好几天鬼子撤走才过来。”

    “你的伤势怎么样了?那么多鬼子,你们是怎么躲过他们搜捕的?这几天可把我急坏了。这周围里三层、外三层都是鬼子,我想渗透进来都没有办法。”黄大力将杨震搀扶上担架,看着他的伤腿关切的道。

    尽管杨震此时已经被所有的弟兄推举为总指挥,但黄大力还一直习惯的称呼他为杨连长。黄大力内心总感觉杨连长比那个什么劳什子的总指挥要亲近的多。

    杨震得知郭邴勋一行已经平安抵达指定地点,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才道:“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让鬼子的子弹穿了一个窟窿,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了。”

    “大力,你是老侦察兵了。做尖兵,明瑞不在行。现在正好你来了,还是由你来。”说罢,杨震转过头又对李明瑞道:“你也去,先学学怎么行军。然后再说其他的。”

    正为不能在杨震身边而有些焦虑的李明瑞本来见到黄大力到来,一直担心的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移交杨震交待给自己的任务。可没有想到杨震却叫他随黄大力一起做尖兵,这多少让他有些犹豫。

    “杨长官,学习的机会有的是。现在您有伤在身,您身边没有人保护可不行。大力既然来了,还是先让他为大伙探路。至于我,机会以后还是有的。”

    “不行,你现在就跟着他去。你小子行走江湖多年,经验是有,但那是野路子。个人单飞还行,但带队作战却是远远不够。这正规的行军作战,你还差得远。大力是老侦察兵了,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很值得一学。鬼子不会留给我们太长的休整时间,所以你必须现在就开始学。”

    对于李明瑞的提议,杨震想也没有想的便拒绝了。李明瑞独身闯荡江湖多年,其手段与心机也都是有的。而且单若是论起jǐng觉xìng和某些特定的方面,这些人中恐怕没有能比的上他。但若说行军、作战,他还差的太多。

    杨震对李明瑞今后该如何使用,心中已经有了一大致的想法。但这个家伙在独当一面之前,需要学的太多。既然已经准备让他独当一面,杨震以为还是从现在便学起为好。

    听到杨震不容更改的话,李明瑞张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却不妨旁边的黄大力拽了拽他的衣袖,对着他摇了摇头。

    看懂了黄大力对他的暗示,几rì的相处下来也摸清楚了杨震xìng格的他,知道事已至此,再争取也没有用了,只得点了点头随着黄大力离开。

    离开杨震,黄大力摇摇头对一脸不乐意的李明瑞道:“你小子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拉一张寡妇脸给谁看?你没有发现杨连长特别的欣赏你吗?他这是在找一切机会教你那。”

    “杨连长什么身手你也看到了,靠,简直都成神仙了。我是民国二十年参加的红军,从鄂豫皖根据地开始到如今也算是打了七八年得仗了。跟过的首长也不下十几个,像杨连长这样的文武双全的指挥员,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nǎinǎi的,识文断字不说,还懂得小鬼子的话和字。你再看看他杀人时候的那股子狠劲,那像是一个文曲星下凡的大学生?活脱脱的一个屠夫。这样的文武双全的人物要是肯教我,我还不得乐死?”

    “对了,你们在五道岭子那里的战果如何?怎么样,咱们埋下的那些炸药干掉了多少rì伪军?那声爆炸,我们可是离着很远都听到了。要不是郭长官拦着,我们早就跑回来看看结果了。”

    “干掉多少rì伪军?rì军一个大队,伪满军大概应该是一个团的兵力,一共就跑了不到半个连的伪满军。其他的人一个都没有剩下,全部上了西天。而我们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在rì军的凌乱的炮击之中,伤亡了几个弟兄而已。”

    “你是没有看到,那个场面,想来所谓的修罗场也就是那个样子。断肢残臂飞得到处都是,周边的树上都挂满了人肠子。我这个人自问胆子也不小,但看到那幅场面也差点没有吐出来。对了,里面还有一个rì军少将。”

    听罢李明瑞的话,黄大力下巴差点没有吓掉。rì军的一个大队、伪满军的一个团就这么没有了?这杨连长到底是他妈的什么人,居然有这等本事?举手之间居然让千余rì伪军灰飞烟灭。

    作为一一五师的老兵,参加过平型关会战的黄大力对rì军的战斗力可是很清楚的。平型关一仗,弹药充足,在十八集团军三个师中独一份的一一五师,打的不过是rì军板垣师团的后勤部队,还伤亡了近千人。可这位老兄不过以数人代价便消灭了上千rì伪军。

    作为一名老兵,黄大力很清楚。这里的rì军可都是关东军的jīng锐,战斗力远不是平型关那些rì军所谓的大行李部队可以相比的。骄横归骄横,可这战斗力也是相当强的。

    看着目瞪口呆的黄大力,李明瑞摇摇头。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自己虽在现场,可当时不也是目瞪口呆,被结果吓得够呛。

    呆立半晌,才清醒过来的黄大力感叹道:“我说鬼子这次怎么下这么大的决心,调集这么多的rì伪军来清剿。nǎinǎi的,由北至南十几公里封锁的严严实实,连一丝的缝隙都找不到。原来他们在五道岭子吃了那么大的一个亏。这些天你们是怎么熬过鬼子这么密集搜捕的?”

    “怎么熬过去的?我告诉你,我们就在鬼子司令部的眼皮子底下整整呆了四天,就靠着两只野鸡的生肉、一点水维持了下来。小鬼子虽然狡猾,可没有想到我们居然就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近四天的时间,几乎将这一带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我们。”

    “当时你不知道,杨长官被雨淋到,引起伤势感染,正发着高烧,一直在昏睡不醒。可一听枪响,马上便来了jīng神。他只观察了一遍地形,就决定我们就藏在那个山洞之中那里也不去。”

    “别说,他的这个法子还真灵。那个山洞虽然隐蔽,但下边就是开阔地。杨长官断言鬼子一定会把指挥部安到那里,他告诉我就叫做灯下黑。越是危险的地方,有时候越是安全。我们就在鬼子中将的眼皮子底下藏了这么长时间,可小鬼子就是没有发觉。不过,这几天可把兄弟们饿坏了。”

    “靠,这也行。这杨连长的脑袋是怎么长的,都快赶上诸葛亮了。nǎinǎi的,你小子真他妈的有福气。我怎么就没有摊上这么好事。要是当初我留下来负责保护杨连长,可就没有你小子什么事情了。”

    听完李明瑞的话,黄大力眼睛都有些红了。半是嫉妒,半是玩笑的道。他现在真的羡慕这个家伙的好运了。这要是被杨连长看中的是自己,不说别的,他那身本事自己学到一半,就够自己终身受用的了。

    有了黄大力带路这寻找主力自然是事半功倍。到了大青顶子山后,杨震没有费多少力气,便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山窝子里面找到了正焦急等待他的郭邴勋一群人。

    看到被抬着回来的杨震,郭邴勋与彭定杰等人一拥而上,急切的询问杨震的伤势如何。一旁因为几rì已经没有见到杨震,此刻看到杨震受伤急着都快哭出来的小虎子反倒是被挤到了外围。

    看着关切的看着自己的郭邴勋与彭定杰二人,杨震笑了笑道:“没有什么小伤而已。是他们两个小题大做,非得让我做这个什么劳什子担架。”

    见过杨震身手的郭邴勋、彭定杰自然不会相信杨震的轻描淡写。郭邴勋与一直照顾杨震的张婷不熟悉,到是没有出言询问。但彭定杰就没有客气,直接道:“小张,老杨的伤势怎么样?重不重,会不会落下什么毛病?我知道你是学医的,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真相,而不是帮着这个家伙隐瞒。”

    “老彭,这位杨长官的伤势倒是不重,没有伤到筋骨,只是被鬼子的子弹穿了一个洞,属于贯通伤,只是被雨淋到有些感染。不过,幸好你们的人中有懂得草药的人,用草药控制住了伤势的发展。”

    说到这里,张婷转过头看向正打开因为即没有备用急救包也没有绷带,只能用张婷身上穿的那件喜服内衬撕成布条临时代替裹得严实的包扎物,检查伤口的郭邴勋道:“郭长官,我听那位李长官说你那里有从鬼子手中缴获的药品?”

    “虎子,你马上去把我那个箱子拿过来。”听到张婷的询问,郭邴勋点点头,转过头向着正因为挤不进去,而在外边记得直跳脚的小虎子喊到。

    吩咐完小虎子去取药之后,郭邴勋看到杨震一脸的疲态,便对着身后围上来的从鬼子细菌战基地冲出来到现在还活着的弟兄道:“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杨总指挥需要休息。大家有什么话,等杨总指挥休息好了再说好不好。”

    听到郭邴勋的话,再看看杨震确实显得很疲劳,围的里三成外三层的人群也就散了去。见到杨震活着回来,这些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直为他悬着的心也都落了地。

    等人群都散去了,郭邴勋命人将杨震抬到一个临时用树枝搭成的窝棚里面,等张婷为其清洗、处置完伤口退下去之后才道:“老杨,你这几天没有消息,都快把我和老彭急死了。鬼子出动了那么多的兵力,将五道岭一带严密的封锁起来,我和老彭真担心你出什么意外。”

    杨震摆了摆手道:“让你们担心了。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在鬼子眼皮子底下做了几天地老鼠而已。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容易死。不是说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吗?我这个人就是一祸害,是专门祸害小鬼子那种的。虽然不会活上千年,但小鬼子还没有赶跑,我哪会那么轻易的去见阎王爷?”

    看到杨震还有力气看玩笑,彭定杰摇了摇头道:“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你的伤势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算了,你还是给我们讲一讲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杨震没有回答彭定杰的问话,而是道:“老郭、老彭,这几天的经历算不上什么,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必要。不过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从咱们从平房那里冲出来,到现在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想了一遍。可算是感慨良多。”

    “这几天的战斗、行军,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这鬼子的反应速度。就算鬼子占据了交通的便利,但鬼子从发现我们到调集兵力的速度,这是**任何一支部队无法相比的。无论是国民zhèng fǔ的zhōng yāng军、地方军,还是我们十八集团军,没有一支部队可以与rì军相提并论。”

    “我们清晨在五道岭子铁矿炸死了上千rì伪军,当天午夜鬼子的追兵便又缠了上来。这还是傍晚那场暴雨的帮忙,否则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甩掉鬼子的追兵。”

    “在这之前我们在阿什河一线冲破rì伪军的堵截,可在你们离开五道岭铁矿不到四个小时,鬼子的大队人马已经赶到。就算有汉jiān通风报信,但鬼子无论是从哈尔滨调集也好,牡丹江调集也好,其效率都可谓极高。兵力集结的速度都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当然这其中不排除鬼子占据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之便。但尽管我们经过的很多地方虽然距离铁路线并不远,可普遍也在十公里之上。而有些地方,便是连最基本的公路都不通。”

    “老郭、老彭,你们恐怕都没有想到,我们在五道岭子接触的鬼子来的时候我们几乎是一点察觉都没有,根本就没有预料到鬼子的动作会这么快。若不是李明瑞感觉出异常来,恐怕鬼子打到我们面前才知道。”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小看了多年经营下来鬼子对东北的控制了。黄大力在阿什河一线的经历,在你们走后我又在五道岭复制了一遍。”

    “咱们以后一切的决定都必须极为小心才是,这里的百姓若说都甘心为鬼子效命,这我不相信。但这里的百姓对我们没有信心,这是肯定的。”

    “一个是鬼子的机动能力,现在看是远在我们之上。即便是脱离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但他们的行军能力依旧是我们无法相比的。第二点,便是情报的问题。我们必须给百姓建立起信心,让他们从被动转为主动协助我们。”

    “没有了老百姓的帮助,我们不仅失去的是补给以及补充,还有最基本的情报来源。没有了老百姓的帮助,我们就是那离开了水的鱼儿。我们就是瞎子、聋子。”

    听罢杨震的话,郭邴勋点点头道:“老杨,你说的有道理。你说的这些我这两天也一直在考虑。老杨,我虽然在法国圣西尔军校学习过,但从未担任过军事主官,多是参谋一类的职务。老彭的情况也是如此。我们三人之中还是要以你为主。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做。”

    “怎么做?我想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便是两个字‘训练’。只有训练出一支敢于在任何情况之下与强敌作战的作风优良、训练有素、军事过硬的部队,我们才能在与强敌的作战中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在武器装备上不能与鬼子相比,但在军事素质上一定要超过鬼子。就算单兵作战能力与鬼子有差距,但一定要在战术训练上超过鬼子。鬼子不是不可战胜的,关键是我们要怎么样去面对他们。”

    “老郭,你是法国圣西尔军校出来的。在理论方面我这个草台班子出身的人与你相比,自然是远远不如。你这段时间之内就多费费心,咱们从鬼子集中营内冲出来的那些弟兄都要特训。要按照一名合格的军官素质来培训。”

    “至于那些劳工,从中选出一些识字的,作为班长以及后备军官培训。你要记住,我们要的不是那种一遇强敌就溃做鸟兽散的用沙子堆成的部队。我们需要的是一支铁军,一支打不到、拖不疲、饿不垮的铁军。”

    对于杨震的话,郭邴勋沉默了好大一会才点点头道:“好,老杨,请你放心,我会尽快按照你的要求拿出一个训练提纲来的。”

    听罢郭邴勋的保证,杨震抬起头看着窝棚外层层叠叠的青山良久没有说话,半晌才道:“老郭、老彭,鬼子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了。他们很快便会将目光转向这里的。”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要向东转移,向张广才岭纵深转移。我们现在避敌锋芒,不是因为我们怕了他了。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来积蓄我们的力量。只有实力恢复了,我们才能更好的消灭鬼子。我们要么就什么都不做,要做就要做到做到不鸣则已,一鸣便是要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