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脱困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看着rì伪军大部队撤走,李明瑞竖起大拇指道:“杨长官真有你的。兄弟们这些天虽然遭了些罪,但总比送死强。鬼子到底还是没有发现我们就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说完,李明瑞站起身来道:“兄弟们走,出去弄点吃的。这三天除了那几条生鸡肉之外,什么都没有吃到,可把兄弟们都饿坏了。等会吃点东西,恢复、恢复体力,咱们也该找主力了。”

    靠在石壁上,似乎正闭目养神的杨震在李明瑞说话的时候没有搭理他。但当他站起身来带着兄弟们正要往外走的时候,杨震却突然道:“站住,谁也不许出去。”

    听到杨震的话,正要跟着李明瑞向外走的几个人都楞了。前边带路的李明瑞也不由的回头道:“杨长官,鬼子都走了。这兄弟们也该弄些吃的,恢复一下了。这三天兄弟们可就靠那点水和生鸡肉维持,再不弄点吃的兄弟们可都顶不住了。”

    “鬼子的大队人马是撤走了,但他们没有撤尽。在这附近应该还有鬼子埋伏。我们这一出去,正好中了鬼子的引蛇出洞的诡计。兄弟们再坚持一天,明儿再说。”

    杨震的话,让李明瑞呆了一下:“不会吧?刚刚您可是亲眼看到鬼子明明都撤走了,那里还留下人了?杨长官,您是不是有些紧张过度?”

    “杨长官,就算不急着找主力,可您闻闻这洞里现在什么味道?这几天,大家都挤在这个小洞子里不说,就是连大小便都在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地方,这熏的人都受不了了。这味道还是人呆的地方吗?”

    “你知道鬼子这次来了多少人吗?你怎么就知道外边撤走的鬼子是鬼子这次调动的全部兵力?你真的以为鬼子这三天一无所获就会死心的认为我们离开了?别把鬼子想的太简单了。鬼子既然已经确定了我们就在这附近,就不会轻易的死心。”

    “鬼子这次调动了那么多的兵力,在撤走的时候留下一部分继续监视这一带是很平常的事情。我有种直觉,鬼子一定会留下部分兵力在这里,而且就藏在我们附近。在坚持一天,明rì再说。”说罢,杨震又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看着又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的杨震,旁边因为拒食生肉而饿的有气无力的张婷却是开口道:“杨长官,你不能凭直觉就下决定。你的兄弟们三天就靠这两只野鸡的肉坚持下来,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急需补充营养,已经很难在坚持下去了。”

    “还有,伤员的伤口自受伤以来还没有重新清洗过。刚刚那位李长官也说过,您闻闻这洞中的味道,在这里呆下去,兄弟们恐怕要生病的。”

    “那位刘四狗兄弟采来的那些草药已经用尽,你的伤口还要继续用药。最关键的是,水就剩下小半壶了,再坚持下去,我们就真的要饿死、渴死、困死在这里了。”

    “不行,我说现在不能动就是不能动。既然已经坚持三天了,就不差这一天。就算饿死、渴死,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若是出去,那死的更快。”

    “明瑞,无论你之前做过什么,但有一点我提醒你,你现在是军人,要服从命令。最艰难的时候都熬过去了,最后一天难道就坚持不下来了?”

    说到这里,杨震叹息了一声道:“我们坚持不住了,鬼子就能坚持得下去?别忘了,我们为什么能吸引鬼子这么大的注意力?已经三天的时间,还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我想对于鬼子来说,他们的关东军司令部给他们的压力会更大。”

    “你们饿,我也饿。你们渴,我也渴。你们觉得这里的气味难闻,难道我就不觉得?但我们现在的情况出去无异于以卵击石。我们难以坚持,上挤下压的鬼子就能坚持下去?你们真的以为鬼子就真的下定决心将大量兵力闲置在这里?你们若是相信我,就在等上一夜,明天自会见分晓。”

    说罢,杨震闭上眼睛再不言语。直觉,没错就是直觉。今儿看着山下的rì伪军撤走,杨震心中却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太正常。虽然不知道鬼子这次究竟出动了多少的兵力,但杨震总感觉鬼子的撤离的有些古怪。

    杨震总感觉鬼子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出现这么明显线索的这里。rì本人做事jīng细、耐力在后世也是相当有名的。相比耐力,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能与rì本人相提并论。

    这次只扫荡了三天便只是撤离了,在后勤无忧,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之下,又没有出现什么大事的情况之下,这种做派并不似rì本人的风格。只是古怪在那里,他也一时说不来。

    看着闭着眼睛不再说话的杨震,本来已经站起来准备出去的十多个兄弟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出去,坐回了原位。正像杨震说的,三天都已经熬过来了,也不差这一天。尽管大家已经饿的有些受不了,但出于对杨震的信任,还是都服从了命令。

    当第二天临近中午时,李明瑞从望远镜中看到对面的山上,与自己所处的山头下来足足一个中队的rì军士兵的时候,心中暗骂小鬼子狡猾的同时也不禁感叹杨震的嗅觉灵敏。

    “杨长官,还是你有本事。这小鬼子真的设下了埋伏等我们上钩。要不是你,我们若是下山,就真的全完了。就我们这点人还不够给鬼子塞牙缝的。”

    杨震没有搭理他,在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山下与周边山头的动静,待到看着山下的鬼子走远之后,才道:“告诉兄弟们现在可以出来了。还有,你带着几个人出去弄点吃的。不要开枪,尽量不要接触外人。无论出现什么人,你们都避开。”

    “加上今天,兄弟们除了头两天还有点生肉吃之外,已经四天没有怎么吃东西了,这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除了你,没有别人还力气能出去找吃的了。”

    听到杨震的吩咐,李明瑞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点点头道:“要说不出动静抓野鸡、野兔子这可是我起家的本事。当年跟师傅在寺庙里学武,吃素吃的直恶心,想弄点荤腥就靠出去弄点野物了。”

    杨震没有看他,闻言只是点点头道:“尽力吧。实在没有弄点田鼠也行。现在最要紧的是让弟兄们填饱肚子。吃完东西后,先不要着急,让兄弟们好好的休整一下,等晚上再出发。”

    这周边的山虽不高,但好植被茂密,人烟又少,着实是一个好地方。夏季东北的山林为除了为杨震他们提供了可靠的藏身之地外,还给他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

    领命而去的李明瑞也没有辜负杨震的厚望,只去了小半天便弄回了几只极为肥大的兔子,还带回来几条不算小的蛇和一堆蘑菇。只是可惜的是,这个家伙对东北的蘑菇实在是分不太清。他带回的蘑菇只有一半能吃。剩下的都是毒蘑菇。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的多,这些东西在加上杨震强撑着在周边挖了不少可以食用的野菜,总算够大家吃上一顿了。

    杨震制止了大家开怀大吃一顿的举动,只是让人用兔肉加上蛇肉和蘑菇熬了满满几钢盔的肉汤。杨震知道,久饿的人一口气吃下太多的东西,非但不能救命,反倒是会害人。

    虽然没有盐,肉汤显得很腥,但饥肠辘辘的人也没有太多的挑头。熬出来的肉汤很快便被分食的干干净净。而杨震在肉汤熬好的时候,没有自己先吃,而是先喂给了饿的别说吃东西,就是站都站不起来的张婷。

    看着这个吃的狼吞虎咽,差点没有将手中rì军制式饭盒都吃下去的女人,杨震摇摇头道:“你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大户人家的小姐。生肉有什么不能吃的?只要能活下去,偶尔的饮毛茹血又有什么?这拿金子不当窝头的当口,还穷讲究什么?”

    肚子里有食便来了jīng神的张婷听到杨震这番话后,便道:“你以为谁都象你一样,不管什么东西,是生的还是熟的都能吃下去?这生肉血淋淋的不说,还不卫生。”

    “你这是还没有真正的挨过饿。等你真正的挨过饿的时候就知道了,有的时候能有一点生肉吃,便是最大的福分了。卫生什么的,在必要的时候都要让位给生存。有了命才有了其他的一切,xìng命都没有了,还讲什么卫生?”

    对于张婷的话,杨震的摇摇头显得不以为然。这个女人还没有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生存危机,才会说出这番话来。要是她真的常年的挨饿就不会这么想了。

    到底是女人,在吃了东西有了力气之后,张婷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却是让大家都始料未及。这个女人在闻到自己身上的浓浓的异味之后,居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跑到小河上游,山拐角无人可以看到的角落里,清洗自己去了。

    看着张婷急着奔跑而去的背影,杨震无言的苦笑,只得亲自给她放哨。好在刚刚勉强添了点东西进肚子,此刻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兄弟们也没有那个起了sè心去偷窥。

    不过在闻到自己身上同样的味道之后,对于张婷的动作,杨震也只得一笑了之。别说她一个小姑娘,就是自己这个大老爷们都受不了。

    闻到自己身上的让人实在难以忍受的气味,也怕传起疾病来的杨震也只得下令布置好jǐng戒之后,大家统统的清洗一下。

    在不大的山洞憋了整整四天的时间,便是连大小便也只能在洞内解决,在加上时值夏季,这兄弟们身上的味道可想而知。要是在不清洗的话,这味道便是自己也受不了。

    只是大家都是就身上这身衣服,谁没有干净的衣服换。大家也只能轮番将衣服清洗、晾晒。好在这山间的rì头足够大,在加上弄东西的时候燃起的篝火,整个清洗也没有用多少时间。

    看到兄弟们跳下小河之中清洗自己,杨震唤过李明瑞道:“一会找几个人折些树枝、草叶之类的东西,将洞中清扫一下。这个山洞的位置很隐秘,地点也很好,将来我们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一下,储存弹药、物资。”

    “好,我这就招呼几个弟兄上去清扫一下。也好弄,用钢盔盛上水冲洗一下就可以了。咱们兄弟没有那个娘们那么多的讲究,大部分都是土里刨食出来的,对那些东西不陌生。”

    杨震点点头,再一次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道:“动作要快,清扫出来的那些东西要仔细的掩埋好。还有一会兄弟们清洗完了,这里也要弄一下,尽量做到不留痕迹。”

    “你催促一下兄弟们动作要快,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刚刚我琢磨了一下,不要在等天黑了。鬼子在别的方向扑空之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回来?一会你那边完事,咱们就撤。告诉兄弟们,这里距离大青顶子山已经没有多远,到地方再好好的休息。”

    说到这里,杨震看了一眼李明瑞又交待道:“一会行军的时候,你带上一个人做尖兵。记住走路的时候要走山脊,不要走山沟。不能因为鬼子都撤走了便松懈,一定要做好随时与敌遭遇的准备。”

    听完杨震的吩咐,李明瑞点点头道:“杨长官放心,我一定会多加小心。不过您的伤怎么办?是不是给您做一个担架,让兄弟们轮番抬着您走?还有那个张婷,您真的准备带着?这咱们队伍上都是爷们,您带着这么一个女人是不是不方便?”

    对于李明瑞对自己伤势的关心,杨震摆了摆手道:“抬什么抬,我又没有七老八十的。不过一个贯通伤,又不影响走路。兄弟们现在身体都虚着,山地行军已经够吃力的了。再抬上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怎么走路?”

    “至于那个张婷,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与老彭都是抗联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们队伍上也缺医生,她又是学医的。还是先带着吧。”

    说罢杨震将地图掏出来,连同望远镜一起递给李明瑞道:“多加小心,一定要注意安全。咱们现在可没有跟鬼子拼命的资本。”

    李明瑞接过望远镜,却对着地图摇头有些尴尬的道:“杨长官,地图这东西您还是留着吧,这东西我看不懂。更别说您着地图上边标的都是rì本字了。”

    “你不认识地图?你在老郭身边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卫士居然不认识地图,你跟我开什么玩笑?你不认识地图,将来怎么带兵打仗?不会用就给我学。”

    先前这个家伙说自己不认识地图,杨震还以为他在帮自己找借口对付张婷。那里想到,他还真的不认识地图。

    “杨长官,我当年被郭长官从监狱里面救出来的时候没有想过当什么军官。说实在的我对川军没有什么好感,当年我父母就是在二刘之战中被炮弹给炸死的。我当这个兵纯粹是想报答郭长官的救命之恩而已。其他的我什么都没有想过。更没有想过为那些军阀卖命。”

    “郭长官也几次提过,让我学些东西,跟在他身边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总归还是要某一个出身的,都被我拒绝了。那些军阀横征暴敛,只顾自己扩军,打内战,争夺地盘。百姓的生死在他们的眼中什么都不是,我才不会给他们卖命。”

    说到这里,李明瑞又苦笑道:“再说我这个人既不是袍哥出身,又不是川军军校毕业,或是那个长官嫡系出身,更不是像郭长官那样吃过洋墨水的人。在某些人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盗贼而已,在军中本就受到排挤。再说郭长官不过是一个无权的参谋,我也不想他太作难。”

    对于李明瑞的话,杨震摇摇头道:“之前内战归内战,现在是全民族都在守土抗战。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从的军,但你现在是一名军人。”

    “作为一名军官识别地图是最基本技能。不认识地图,你将来怎么去带兵打仗,抗击外敌?你总不会想一直就当一个大头兵吧。我们如今悬在敌后,需要的不单单是物资和装备,更需要的是有优秀指挥能力的军官。”

    “地图不会看可以学,但关键是你自己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难道你天生就会打枪,还能把枪打的这么准?不是一样都是后学的吗?认识地图不比学shè击难。等与主力汇合之后,你自己去找老郭,让他交你学怎么看地图。”

    说到这里,杨震又换了一个极为严肃的表情道:“别让我失望,我对你的期望很大。而且对于你,我将来还要有重担要交给你。你不是说想学我那些东西吗?那好,认识地图就作为第一步。等你学会了识图之后,我就教你。”

    听罢杨震的话,看着杨震严肃的表情,知道他说的不是虚话的李明瑞微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道:“好,杨长官我听您的。等和主力汇合之后,我就去找郭长官,学学怎么认识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