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被困(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正为刘四狗伤感的杨震不知道,此刻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还在不断的增加的rì伪军士兵除了部分的伪满军jǐng之外,全部都是从哈尔滨的第二师团与驻牡丹江的第十二师团抽调出来正儿八经的关东军jīng锐。

    他在五道岭铁矿将野副昌德以及率领的rì伪军一股脑的整个送上了西天,使得本身就急于至其死地,以将功赎罪的植田谦吉大将更加的暴怒。

    在得知野副昌德少将带领的dú lì第二守备队一个大队,伪满军索井清旅一个jīng锐团没放几枪便被剧烈的爆炸炸的全军覆灭的消息之后,植田谦吉在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恐惧和后怕。

    为了尽快的剿灭这股子支那暴乱分子,以便给东京一个交待,植田谦吉大将甚至不顾参谋长矶谷廉介中将的反对,立即从主力还在中国关内参加作战尚未返回,此时驻扎在哈尔滨不过一个旅团的兵力的第二师团中,抽调出两个大队的兵力。

    除了从第二师团抽调兵力之外,植田谦吉还在原本调集的配合野副昌德的驻扎牡丹江的十二师团已经抽调出两个搜索中队,一个骑兵中队的兵力之基础上,又增调了两个步兵中队,山炮兵一个中队,伪满军第四、第六军管区之两个步兵团。以及整个滨江省的伪满森林jǐng察、铁路护路jǐng察等各种大大小小的jǐng察三百多名。

    植田谦吉为了尽快将杨震这些人消灭,甚至不惜停止了对北满地区的抗联的清剿。将所有能调动的部队,无论是关东军,还是伪满军,或是伪满jǐng察,都被他以最快的速度调向了阿城、珠河一线。

    在以最快速度向最后发现这些支那人的五道岭铁矿周围调集的兵力的同时,植田谦吉任命担任专事清剿抗联的第五dú lì守备队司令官多年,对抗联有不少作战经验的,现任第二师团师团长长安井藤治中将为总指挥,统一指挥所有的rì伪军。并派矶谷廉介亲自飞往哈尔滨向安井藤治中将传达自己的命令。

    这位现在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大将,为了防止杨震带领的这支小部队逃脱,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调兵,甚至还不惜中断了数条铁路的客运列车。

    而作为关东军参谋长的矶谷廉介来说,他并不赞同植田谦吉的这番几乎称得上孤注一掷的做法。此时朝鲜军正在张鼓峰一线与苏军激战,这个时候将大量的jīng锐部队留在后方对付一支满打满算不过几百人的支那小部队,这实在是有点抓小放大的意味。

    朝鲜军与关东军一向是互为犄角。此时因正在张鼓峰一线与苏军作战的朝鲜军兵力单薄,正需要关东军虽是支援的时候,司令官却将大量的jīng锐兵力用来清剿不过区区数百人的暴乱分子,一旦这些部队被拖在山中,等朝鲜军需要支援的时候,该怎么办?

    在矶谷廉介心中,这些暴乱分子虽掌握了帝国的最高机密,但无论是对于关东军来说,还是帝国来说,几百人的暴乱分子带来的威胁远不是北方那个庞大的邻居可以相比的。

    按照帝国对满洲的控制力来说,只要不让这些暴乱分子逃到支那关内或是北边,他们掌握的那些机密,就是废纸一堆。消息传不出去,就算他们掌握的东西再重要又如何?

    在矶谷廉介的心中对付这些支那暴徒,还是按照清剿抗联的老办法,以伪满军为主,同时派出少量的关东军配合。至于担心防疫给水部泄密的问题,对于矶谷廉介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大不了事后将参加清剿的伪满军找一个借口解决了便是。

    尽管有些不以为然,但作为参谋长,他还是只能服从司令官的决定的。下克上,那是对于中下级军官来说的。对于同样派系倾轧的上层来说,下克上无异于自己终结自己的仕途。

    好在需要调动的部队除了第二师团需要从哈尔滨临时抽调之外,十二师团的部队本身就已经奉命开往阿城配合野副昌德进行清剿,只是因为行军距离的原因,在野副昌德全军覆灭的时候,已经赶到了珠河。从哈尔滨调兵又有铁路之便,所以抽调的部队当天中午便已经全部到位。

    尽管矶谷廉介按照植田谦吉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抽调了他所指定的部队赶往阿城。但对于后续的清剿矶谷廉介很明显是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被张鼓峰一线所吸引。

    他是关东军参谋长,不是负责剿匪的dú lì守备队的司令官。满洲国与苏俄又有着漫长的边界线,他的jīng力不可能被一小捏暴乱分子所牵扯。

    尽管这些暴乱分子手中掌握着对于rì本来说,几乎可以算的上最高机密的机密。尽管这些暴乱分子刚刚干掉了一个帝国陆军的少将还有整整一个大队的jīng锐。

    相对于心不在焉,根本就没有把这事太过放在心上的矶谷廉介。此时被从屁股还没有坐稳的第二师团长任上给一脚踢出来又做回老本行,干起了dú lì守备队才应该干的差事的第二师团长安井藤治却是心中大大的不平。

    在安井藤治看来,这些暴乱分子有dú lì守备队与满洲**对付足矣。作为自明治大帝建军以来便是陆军最jīng锐的师团之一,第二师团的对手应该是此时正在张鼓峰一线与朝鲜军激战的苏军,或是南下去对付支那的正规军。对于这一小撮暴乱分子,实属有些大材小用了。

    更何况对于在dú lì第五守备队司令官任上,没有少与抗联打交道的安井藤治来说,这些人生地不熟的从关内运来的支那战俘对关东军与满洲国的威胁,在他眼中远不如北满的赵尚志、周保中等抗联来的更有威胁。

    只是关东军司令官既然下了命令,作为下属的安井藤治不执行终归还是不允许的。不平归不平,但对于安井藤治来说,植田谦吉的命令终归还是要执行的。

    在植田谦吉的催促之下,昨rì傍晚,安井藤治便冒着大雨赶到了五道岭铁矿。当看到满地几乎已经被炸成了碎片的尸体的时候,就算安井藤治的涵养在高,再有大将风度,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尤其在看到野副昌德从瓦砾堆中被扒出来时,浑身上下只剩下了半拉脑袋加一条缺了一只手的胳膊,还算是尸体的部分只不过仅占身体的五分一的时候,也不禁多了一份兔死狐悲的感觉。

    没有别的原因,让他产生这种感觉只因为野副昌德死状太过凄惨而已。若不是仅剩的那个肩膀上的将星,恐怕没有人能认得出来,这点仅存的东西便是大rì本皇军堂堂的少将dú lì守备队司令官的尸体。

    真正让安井藤治安下心来执行植田谦吉清剿命令的正是对野副昌德的兔死狐悲。在枪毙了那个居然弃大rì本皇军将士高贵的尸体于不顾的伪满军连长之后,安井藤治将善后工作留给了伪满军jǐng。而自己则带领主力循着杨震一行人留下的踪迹追击了下来。

    同时给已经抵达苇河的第十二师团部队下令,命他们不用在来五道岭铁矿汇合,务必于下午一时之前抵达平山一带后,向南搜索前进。并从东边构成包围圈,截断阿城与珠河之间的山地。由五常出动的一百多满洲国森林jǐng察部队以及阿城宪兵队则直接由现驻地向北平推。

    杨震即是幸运的,又可以说是不幸运的。傍晚的那场瓢泼大雨即拖延了安井藤治的追击脚步,将他们行军留下来的踪迹冲的一干二净。否则就算有马匹可以代步,但伤兵满营的他们也走不快。但也就是这场大雨让他的伤口发炎,引起高烧不退,拖延了这支小部队的行程。

    安井藤治在大雨过后发现失去了对手的踪迹之后,也没有丝毫的含糊,命令各部不得休整,连夜追击。并采取了三面合围的方式,东以板房至曹家屯子一线为东线,北以滨绥铁路的界,西以五道岭铁矿为边缘,南以西泉眼河为封锁界。采取东西对进,南北平推的方式,对包围圈内进行拉网扫荡。

    安井藤治认为傍晚的那场暴雨会给其带来麻烦的不单单是自己,那个对手也是一样。自己被大雨遮挡了视线无法追击,那个对手也会在大雨之下,难以行军。他肯定还在藏在这一片山区。

    在午夜的发现,更让自以为判断准确的安井藤治欣喜若狂。他可以断定,眼前的这具身穿已经摘去军衔、领章的帝国陆军制服的尸体,一定是自己要找的人中的一个。

    这个人不是掉队的,安井藤治可以肯定。因为据击毙他的士兵汇报,发现此人之时,此人身边还有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的枪法很准,在夜间单凭对手枪口的火光便可以准确的击中对手。抓捕的人因为被这个人缠住了,才使得另外一个人得以逃跑。等击毙这个人之后,在搜捕那个人却始终没有找到踪迹。

    对于逃走的那个人,对于这些支那暴徒的身份清楚的很安井藤治虽不以为然。但对于这具尸体的身份却是让他很重视。因为能有这种枪法的只能是老兵,而且绝对是在战场之上用子弹喂出来的那种老兵。而这种身经百战,又没有负伤的老兵是绝对不会轻易掉队的。

    除了那具尸体之外,野副昌德在五道岭铁矿丢失的马匹的找到,更让他充满了信心。没有了马匹,那些人在环境不熟悉的情况之下,就算想走快也走快不到哪里去。

    有了这两件情报,更加肯定自己判断准确的安井藤治将手下的士兵的部队全部都派了出去,对封锁区内展开拉网式的扫荡。用他的话说,就是一只兔子也要捅上三刀,一片草丛也要过上几遍筛子。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这些杀害野副昌德少将的暴徒寻找出来。

    而他自己则将指挥部就安在了杨震所在的这座山下的空地之上。当然有了野副昌德的前车之鉴,安井藤治在派出大量部队搜山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在自己身边留下了整整一个中队护驾。

    至于准备作为指挥部的这片空地上更是先被他绝地三尺,看看下边是不是被那些可恶的支那人有学有样的埋上了炸药。因为随行的一个工兵中队的中队长告诉他,从炸点来看,埋设炸药的这个人绝对是高手。其炸点设置之巧妙,计算之准确,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而就安井藤治所知,这个铁矿上拥有的炸药,绝对不是那个工兵中队长估算出来对手制造这场让大rì本皇军损失惨重的爆炸所埋藏的炸药当量。至少还有一半的炸药现在下落不明。他可不想重蹈野副昌德的覆辙,死的不明不白的。

    他这么一做,可是把就在离他不到二百米,而直线距离更是不到一百五十米的山洞中隐身的杨震几个人给坑苦了。洞外的rì伪军虽然没有发现他们,但山下就驻扎着大量的rì伪军却让他们别说出洞寻找食物,就算在山洞之中也是连点动静都不敢发出。因为小心的很的安井藤治将一个装备了重机枪的jǐng戒阵地就设在他们头上的山顶上。

    被困在山洞之中的杨震几个人水到是还勉强够维持几rì。山脚下就是一条小溪,李明瑞在进山洞的时候,为了烧些热水给伤员擦洗伤口,除了将所有的水壶都灌满之外,还用钢盔打了十几钢盔的水。所以水一时半会倒还是不缺。

    难熬的是没有吃的,刘四狗用命换来了两只野鸡就摆在那里,却是无法下口。鬼子就在山下,山上还有jǐng戒阵地。这一动火,鬼子马上就会发现。至于生吃,几个人还都没有想过。

    而让李明瑞头疼的是除了没有吃的,大小便难以解决之外,最让他担忧的便是杨震的病情。就在发现刘四狗的尸体被鬼子拽回来之后,杨震便急怒攻心。再加上本身就已经高烧不退外加伤口感染,当时便昏了过去。

    虽然经过张婷又是按胸口,又是掐人中的给短暂的弄清醒过来,但只是交待了李明瑞一句让他控制好水的使用,不允许在用冷水给他降温。在鬼子没有撤走之前任何人不得出洞。同时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后,便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摸着杨震烫的吓人的身体,在看看他烧的已经开始爆裂的嘴唇,李明瑞这下真的急的快火上房了。山脚下就是鬼子,而此刻最高的指挥官却因为伤口感染而陷入昏迷之中,这让李明瑞这个行走江湖多年的老贼第二次陷入了束手无策的境地。

    知道此时出去就是送死,万般无奈下的李明瑞只得按杨震的吩咐,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之外,便是教给张婷怎么使用杨震之前给她的那支手枪。

    在战场之上与鬼子照过面,蹲过鬼子战俘营的李明瑞知道自己这些人一旦被鬼子发现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而作为一个女人,张婷落到鬼子手中又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与其被**之死,还不如干脆一点自己解决了自己。

    接过李明瑞递过来的那支已经上膛的手枪,看了一眼昏迷之中的杨震,张婷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接过自己帮助上好膛手枪的张婷,李明瑞摇头叹息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望着昏迷中的杨震,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