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遇险(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听到杨震不满意李明瑞违背自己的决定的话,正在打开杨震腿上包扎的急救包,检查杨震被雨水泡的发白的伤口的张婷抬起头,语气却是有些不忿的道:“你不能这么说他,这是我的要求。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是医生,我要对这里所有的人负责。”

    “你们中有几个伤员,本身身体就不比常人。昨儿傍晚又都淋了雨,这里夜间雨后的山风又硬,如果不赶紧找一个地方将身体烘干,喝点热水暖暖身子,明儿早上弄不好来病就不是你一个人了。到时候你想加快行军速度都不可能了。”

    “再说伤口被雨淋了,不处置一下,感染了怎么办?我现在手头上是一点药品也没有,当初只是进行了最简单的处置。这些伤员甚至连基本的消毒都没有做,被雨淋了伤口很容易感染的。”

    张婷为李明瑞辩解的话音落下,杨震抬起头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李明瑞,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只是正高烧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身上除了盖着的几件衣服之外,还在一丝不挂的光着。

    他这一挣扎要站起来,身上盖着的衣服都被抖落到地上,他那副并不甚强壮的身体完完全全的展露在某一个女人的面前。而正仔细检查他伤口的这个女人的脸此时正好面对他最关键得部位。而他站起身的时候,他那个东西不由自主的还在人家的脸上顺便划过。

    即便是李明瑞手疾眼快的拿起一件衣服替他遮盖住,可他身上的所有一切也都被张婷看了一个清清楚楚。好在是学医的出身,尽管看到了自己作为一个黄花大姑娘绝对不该看的东西,那个东西在自己脸上溜达了一遍,张婷好赖是没有喊叫出声。只是背过身去,将视线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还一丝不挂,自己的衣服此时正在火堆边烘烤着,而自己那件最隐秘的东西全部落到一个在前天夜里之前还是陌生的女人眼中的杨震的脸sè不由的尴尬异常。

    李明瑞倒是还满会察言观sè的,见到杨震尴尬的脸sè,强忍着笑意,马上取过杨震的衣服帮着他穿好。

    穿好衣服的杨震为了摆脱尴尬的局面,对着李明瑞道:“把地图给我拿来,还有你带着望远镜陪我一起到洞口去观察一下地形以及敌情。如果真的是鬼子,想想下一步怎么办?”

    交待完李明瑞,杨震拿起一根树枝做拐杖,不敢再看张婷一眼,一瘸一拐的向洞口走去。

    听到杨震要出去的话,张婷连忙转过头来急道:“你的腿已经出现了感染症状,现在不能动弹。还有你现在正在高烧,不能吹冷风。”

    对于张婷的话,杨震非但没有停下来,反倒是加快了脚步。他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人家,索xìng干脆来了一个鸵鸟**。

    看到杨震听完自己的话,非但没有停下来,反倒是越走越快,倔强劲又上来的张婷一把拽住他的手道:“我的话你难道没有听见?你真的要这条腿残废了,你才肯站住?”

    看着拽着自己,小脸涨的通红的张婷,杨震摇摇头道:“小姐,我不去观察一下地形,一会万一鬼子过来怎么办?难道我们都要被堵死在这里?我死不死无所谓,但这里还有这十来号弟兄。”

    “不行,观察地形又不止你一个会,这里不是还有别人吗?你现在需要的是躺着休息,而不是走来走去的。你若是真的为你的弟兄们着想,就老实的躺着。”杨震的解释很显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张婷死拽着他的手,就是不肯撒手。

    看着倔强脾气上来,死拽着杨震不撒手的张婷,尽管也想让杨震多休息、休息,但知道情况不由人的李明瑞只能先劝解一下:“张小姐,你别生气。和你说句实话吧,我们这里的人除了杨长官,还真没有人会看地图还有地形。”

    “这里除了杨长官之外,大部分被俘之前都是大头兵,基本上都不识字,看地图那玩意就跟看天书似的。而我虽然是一个少尉,可一直给郭长官当卫士。我这个少尉却既不是行伍出身,也没有读过军校。地图这东西虽认得,可不太会用。”

    “那几声枪响若是真的是鬼子来了,杨长官不去看看地形,他怎么合计打仗?张小姐这事你就不要劝了,你若是要真的有心,就过来帮着扶一把。”

    听到李明瑞的话,张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走几步过来搀住杨震,往洞口之处走去。

    被张婷搀扶,闻着张婷身上不是钻进自己鼻孔内的若隐若现的体香,再想起刚刚的事情,杨震多少有些尴尬。但李明瑞不上前,自己又是不时的出现一阵阵的眩晕,他也只得接受了张婷的好意。

    出了山洞,杨震回过头看了看只能容纳一个人侧着身子进出的山洞洞口,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后,杨震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洞口不仅仅很小,只能容一个人侧身进入。而且坐落在茂密的灌木丛之中,很隐蔽。洞口的上边被一块突出的岩石遮挡的严严实实,从上边看,根本就发现不了。只要稍加伪装,就算在下边看,不在这里长期生活的人也很难发现这里有山洞。

    最让杨震满意的是,这个山洞的地势非常好。位于山体的一个不高的断层的中间部位,坡度至少在六十度以上。虽说不算是悬崖,但周围的地势很陡,一般人是轻易不会上来的。

    李明瑞走到杨震身边道:“杨长官,我看了一下这周边,鬼子是轻易不会发现这里的。唯一有些挠头的是,拴在山上的那几匹马怎么办?山洞的洞口太窄,根本就牵不进去。可就放在外边,太容易暴露目标了。”

    “就留在那里。就算鬼子发现了这几匹马,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到,我们就在马的周围。你们行走江湖的时候,不是有句话叫做灯下黑的话吗?很多时候,越危险的地方也就越安全。”

    “这个山洞的位置很好,洞口也很隐蔽。唯一有些不利的是,这山下这山谷是周围唯一的面积稍微大一点的空地,而且紧靠着一条小河。这里很容易成为鬼子休整的地方。”

    说到这里,听着越来越密集的枪声,杨震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道:“不用去想了,我现在已经肯定是rì伪军。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发现四狗他们了还是发现了其他什么人。rì伪军追的好快。”

    杨震举起望远镜,向着枪声响起的地方观察去。此刻天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放亮,但天边已经露出的一丝白度使得能见度勉强够用。杨震希望能够观察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只是可惜,东北山区茂密的植被,以及一眼望不到的山峰,只能让他失望了。

    对于杨震来说,尽管他心中希望尽快的与郭邴勋带着的主力汇合,但他也清楚的知道,在现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之下,绝对不能轻易的移动。这里虽是浅山地区,但植被茂密,一旦轻易移动,极为容易中埋伏。而且一旦与鬼子遭遇,自己身边这十几个人根本就没有与鬼子抗衡的实力。

    观察半晌,只听到枪声越来越密,却是只闻枪声不见人影,杨震只能摇头叹息一声,在张婷的搀扶之下返回山洞。

    返回山洞的杨震下达完准备战斗的命令之后,自己便打开地图,想要研究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

    在地图上准确找到自己现在所处大致的位置之后,杨震大致估算一下自己目前的位置与大青顶子山的直线距离,心中却不禁为郭邴勋带着的主力担忧起来。

    这些rì伪军到现在不知道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如果是从东边的珠河或是北面延寿而来的,会不会与郭邴勋所带的部队遭遇?

    自己现在人少,好隐蔽。可他那里还有七八百人,战斗力不能说全无,可也没有多少。更何况他们那里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有枪,另外的一多半甚至连最基本的军事训练都没有受过。

    看着杨震在篝火下忽明忽暗的脸,还以为他在担心出去到现在还没有音讯的刘四狗几个人的张婷上前摸了摸他依旧滚烫的头道:“你还是再休息一会吧。不要想的太多,那两个兄弟应该没有事情的。”

    对于张婷的安慰,杨震摇摇头放下手中的地图道:“也不仅仅是担心他们。这些rì伪军动作这么快,也不知道是从那里过来的。如果他们是从珠河、延寿过来的会不会与老郭他们遭遇?那里距离滨绥铁路沿线太近了。”

    说罢,杨震示意李明瑞将篝火灭掉。而他自己则闭上了眼睛,不在说话。只是在脑海之中不断的思索着。

    就在杨震在脑海之中不停的估计着rì伪军现在的动向的时候,洞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子喧哗,那个与刘四狗一起出去寻找草药的兄弟回来了。而刘四狗却是没有再回来。

    听到李明瑞追问刘四狗消息的声音,刚刚还闭着眼睛的杨震,猛的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兄弟道:“四狗那?刚刚那阵子枪声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兄弟将手中拎着的三只野鸡丢到地上,未说话,眼泪却是先流了下来,呜咽了好大一会才道:“我们出去后转悠了一阵子,没用多少时间刘大哥便抓到了几只野鸡。”

    “本来抓到这几只野鸡,看看大致够兄弟们吃的后我是要回来的。可刘大哥说杨长官还发着高烧,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草药,给杨长官退烧。”

    “为了给杨长官弄到草药,我们就翻了好几个山头,想要多找找。我们都是广西人,这里的树和草都不认识,甚至很多都没有见过。即便像是药材的东西,也不敢采回来。要想找到需要的草药,只能多找一些地方。可我们还没有走多远,刚刚翻过两个山头,就碰到了从东北和西北两侧过来的rì伪军。”

    “看到漫山遍野的rì伪军,我们不敢在停留马上便往回撤。可就在我们刚翻过一个山头的时候,西南面也出现了大量rì伪军。天太黑,我们只注意到了北边打火把和手电筒的rì伪军。从西南面过来的rì伪军却是没有看到。”

    “等与从西南方面过来的鬼子遭遇的时候,再想摆脱已经来不及了。刘大哥将这个挎包与这几只野鸡塞到我手中后,只告诉我一定要将挎包里面的药交给杨长官后,便将我藏在一个草丛里面。”

    “而他自己向还没有出现鬼子的东南方向跑去,将鬼子给引走了。看到与我们遭遇的鬼子被他给引走了,我马上便跑了回来。我是回来了,可他现在生死还不知道。刚刚那阵子枪声,就是鬼子在追他。”

    “杨长官,鬼子来了好多。现在外边漫山遍野都是鬼子,咱们被合围在这里了。”

    听完这个兄弟的哭诉,山洞中包括杨震在内,几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不用他说,几乎所有人听完他这番话后,都明白了自己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处境。短暂的沉默之后,所有人的眼光此时都转向了杨震。

    看着兄弟们看向自己的眼光,杨震却是明白了他们眼光中的意思。杨震明白,兄弟们投过来的目光是他们都在盼望着自己能再施展自己的本领,能再一次带领他们脱离危机。

    相对于对于所有人的期待,杨震的内心却多少有些庆幸。那个兄弟的那一番话,最起码让他知道了周边的鬼子的来路。东北方向应该是从牡丹江出发的,而西北方向的鬼子应该是从哈尔滨调过来的。至于西南面过来的rì伪军,杨震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五常的鬼子出动了。

    得知自己最关心的东面没有出现鬼子,杨震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东面没有出现鬼子,那就说明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达大青顶子山的郭邴勋他们不会与鬼子出现遭遇的情况。

    在松了一口气之后,杨震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周围,依旧再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的弟兄们,摇摇头道:“兄弟们,现在外边都是rì伪军。如果我们一旦突围,那除了自寻死路之外,还会暴露主力的位置。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

    说到这里,杨震看了看听完自己的话之后,面上带着不解表情的兄弟们,笑笑道:“鬼子大队人马过来,还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肯定要开展拉网式的搜捕。”

    “天马上就要亮了。在视线良好的情况之下,我们很难摆脱大量rì伪军的搜捕。而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将那几匹马放在我们的头顶的山上,就摆在明显的地方。而我们就呆在这个山洞内,那里也不去。鬼子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就藏在马肚子下边。”

    杨震的话还没有说完,在洞口放jǐng戒的一个兄弟跑过来打断他道:“杨长官,山下来了好多的rì伪军。除了已经到山下的rì伪军之外,还有rì伪军不断的在向这里汇集。”

    听到汇报,杨震也顾不上再说下去,马上赶到洞口,小心的拨开洞口的一人多高的草丛,小心翼翼的起望远镜向山下,还有对面的山上看去。

    果然正向那个弟兄说的,不仅山下的平地上已经汇集了大量的rì伪军,对面的山上,和山谷之中的其他方向还在不断的出现rì伪军。而自己有意丢在山上吸引鬼子注意力的马匹也已经被牵了下来。

    随着大量的rì伪军不断出现在他的镜头里面,以及几个rì伪军将官的出现,杨震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只身将鬼子引开,而此刻浑身都是血,被rì伪军拖的血肉模糊,已经不成样子的刘四狗,被几个rì伪军骑兵用绳子拖着两脚,拖到了杨震的眼皮子底下。

    看着刘四狗已经被糟践得不成样子的尸体,杨震几乎差点没有把满嘴的牙齿咬碎。想起阿什河畔,刘四狗向自己挑战时露出的那憨憨的笑容,杨震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一想起刘四狗是为了给自己寻找草药,才与鬼子遭遇牺牲的,杨震心中一阵阵撕扯般的疼:“傻兄弟,你怎么这么傻。不过是一场高烧而已,死不了人的,你为什么要如此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