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震 撼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当硝烟散尽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情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就算一手策划了这次爆炸的杨震,也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弄得目瞪口呆。近千斤炸药爆炸之后,是什么样子,杨震也是第一次见到。

    小山前一百米的那座rì式小楼连里面的rì军已经一同灰飞烟灭。而停留在矿山本部之前空地上休整的rì伪军大部队,则变成了一堆堆的烂肉。残值断臂飞得到处都是。整个受到炸药波及的地方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与被炸烂的装备。

    而之前还逞威的rì军那几门步兵炮与迫击炮,在爆炸的炸药与殉爆的炮弹的威力之下,则变成了一堆扭曲的废铁。

    而山包前五十米jǐng戒阵地上的rì军士兵,早已经被那座漂亮的小楼爆炸之时炸起的砖石活活的砸死在那里。至于那几个冲上山来而侥幸逃过一劫的几个rì军士兵也呆呆的望着山下,却是早已经被吓傻了。

    看着山下的惨样,耳朵中的嗡嗡声好长时间才散去,勉强恢复了听力。饶是行走多年,做惯了大买卖,见惯了大世面,此刻也不禁有些胆寒的李明瑞磕磕巴巴的道:“杨长官,您这实在、实在是太、太、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李明瑞太了半天也没有太出一个所以然来。

    就在众人面对眼前的情景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声破耳的尖叫却是打破了这恐怖的平静。

    淬不及防,几乎被身边传来震耳yù聋的尖叫差点没有把刚刚恢复过来的耳膜再一次震裂的杨震,转过头寻找这声尖叫来源的时候,却发现一旁从爆炸余波之中清醒过来的张婷正捧着一支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断手,不住的尖叫着。

    看着这位早已经没有当初泼辣劲头,发出恐怖叫声的女人,杨震摇摇头,上前将她手中的断手拿下丢到山下后,却是没有在理她。而是掏出手枪,将那几个呆立着看着山下的rì军士兵挨个的点了一遍名。

    这几个rì军虽然已经被吓傻在那里,留着毕竟是祸害。既然已经做了初一,那也就不必在乎再做十五了。不是有句俗话叫做斩草除根吗。

    眼前恐惧的断手被丢掉之后,总算平静下来的张婷看着眼前的这炸的稀烂的成片尸体,内脏、残肢飞得到处都是的场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跪在地上大口的吐了起来。

    学医出身的她尸体自然没有少见过,但这上千具聚集在一起被炸得稀烂,内脏都被炸的到处都是的尸体,却是让她感觉到异常的恐惧。

    吐了好大一会,直到连酸水都吐不出来后,张婷才扶着一颗树勉强的站起来,看着杨震,咬牙切齿的说出了此刻大家的心声:“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对于张婷的评价,杨震摇摇头,语气平淡的几乎没有任何感情的道:“魔鬼?跟这些灭绝人xìng的鬼子比,我就算是魔鬼也是善良的哪一种。鬼子在南京城杀了我们三十万骨肉同胞的时候,他们拿我们的骨肉同胞做细菌实验的时候,他们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个结果。”

    “如果我不这么做,你自己想想就凭咱们这点人,一旦鬼子冲上来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你是一个女人,你要是被鬼子抓住了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对于魔鬼一样的人,我们能做到的只能比他们更凶狠,才能战胜他们。我是不是魔鬼,你这个话不应该对我说。你应该对那些在南京死在他们手中的无辜同胞去说,应该对死在鬼子细菌实验室的同胞去说,应该对这遍布东北大大小小的万人坑中的同胞去说。应该去对那些在战俘营中被喂了狼狗的同胞去说。应该对自甲午战争以来,丧生在rì军手中的无数中华儿女去说。”

    说到这里,杨震顿了顿,转过头对着正看着自己的那仅剩的十余个兄弟道:“我是军事指挥员,我所要考虑的只能是怎么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只要能最大限度的杀鬼子,其他的事情我不会过多的考虑。”

    “别和我说什么有伤天和的事情。鬼子既然做出了那些事情,他们就应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我不是宋襄公,会去与这些畜生讲什么仁义道德。我知道的只有三个字;杀鬼子。如果非要加上几个字,那就是:杀鬼子,尽可能多的杀鬼子,不要有一丝一毫的顾忌。”

    听着杨震这番掷地有声的话,李明瑞与幸存下来的兄弟对看了一眼之后道:“杨长官,您不用多说。您的用意,我们明白。杀鬼子,这不是您自己一个人的心愿,我们大家都是。”

    杨震摆了摆手道:“不是我要解释什么,因为我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我只是告诉大家,在今后的战斗中,只要能杀鬼子,我会采取一切我认为必要的手段。”

    杨震这阵子铿锵有力的话音落下之后,却是有一个很是煞风景的声音出现:“你是不是先把伤口包起来?无论你今后怎么打鬼子,那是以后的事情。你现在要做的先要把伤养好。不然你拖着一条废腿还怎么去驰骋疆场?”

    李明瑞听到这个声音,才想起杨震刚刚在接导线的时候腿上挨了一枪,连忙从身上郭邴勋留给他的挎包中掏出一个急救包塞给说出这番话的张婷道:“对,杨长官,您先治伤。等您伤好了,我们一起跟着你打鬼子。”

    听到李明瑞和张婷提起自己的伤势,刚刚还在慷慨激扬的杨震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左腿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而且脑袋也出现了一阵阵眩晕的感觉。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出现失血过多症状的杨震,急忙一把抓住李明瑞才没有晕倒。

    看着脸sè变得煞白的杨震,李明瑞连忙将他轻轻的放在地上。已经从杨震说的那些话带来震撼中完全清醒过来的张婷急忙上前一把扯开他的裤腿,检查了一番他的伤势之后,打开手中的急救包就要给他包扎。

    杨震摇了摇头,掀起自己的上衣,将自己身上的衬衫扯下一条递给张婷道:“急救包别给我用,去给其他的兄弟们用。我这只是被子弹擦了一下,这点伤还用不到这么jīng贵的东西。”

    张婷没有搭理杨震递过来的衬衫条,而是拿起急救包固执的打开道:“什么只是被擦了一下,你这是直接中枪。幸好子弹没有伤到骨头,只是穿了一个洞。要是这枪打到骨头上,现在又没有法子做手术,我看你怎么办?这条腿要是废了,你今后还怎么打鬼子?”

    “你是他们的指挥官,他们今后还要靠你领导。这衬衫条子没有经过消毒,万一你的伤口感染,你让他们怎么办?你不仅仅有受伤的弟兄,还有更多没有受伤的弟兄。”

    张婷的话音刚刚落下,旁边生怕杨震固执的xìng格上来,坚持不用急救包的李明瑞也连忙劝解道:“杨长官,你放心吧。郭长官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了好几个急救包。都是从鬼子那个什么狗屁基地缴获的,除了给我留下的这些,他那里还有不少。你就放心吧,兄弟们大多是被弹片划伤的,都没有什么大事。”

    说罢,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李明瑞还特地将挎包中的所有急救包都拿了出来。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五六个急救包,杨震微微松了一口气,就没有再拒绝张婷给自己包扎。

    杨震却是没有再和他们在自己的伤势上说的太多,只是淡淡的道:“明瑞,你带着没有受伤的弟兄下山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没有死的鬼子。你们下山的时候,要多加小心,我担心这次来的rì伪军太多,这次爆破不见得能全将他们消灭。”

    听到杨震的交待,李明瑞点了点头,对着张婷道:“张小姐,杨长官就暂时拜托给你了。我下山一趟,除了看看有没有残敌之外,再看看能不能弄几匹马来,好给受伤的弟兄们用。”

    说罢,从未见过他敬礼的李明瑞此时却给张婷敬了一个恭恭敬敬的军礼后。虽然他这军礼敬的并不标准,但却是他第一次给一个女人敬礼。敬过礼之后,李明瑞头也不回的转身下山执行命令去了。

    看着李明瑞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眼前的杨震,略微有些失神的张婷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专心的给杨震处置起伤口来。

    实际上派李明瑞下山搜索残敌,是杨震是有些多虑了。这次他这一手,几乎将全部的rì伪军扫了一个干干净净。尤其是rì军,更是连一个喘气的都没有剩下。

    即便没有挤进那块空地,大部分只能在公路上休息的伪满军除了被震死、炸死的之外,同样没有剩下几个人。唯一剩下的一个营长划拉了半天,连同在外围放jǐng戒,而没有被殃及的加一块,也不过只划拉不到一个连的兵力。

    同样被这阵子突如其来的爆炸,弄得呆立了半晌,才从惊骇中清醒过来的一个排长壮着胆子走到仅剩下那个营长身边道:“营长,您看这怎么办?那边的山上好像有人,咱们是不是抓几个回去?就这么回去,rì本人丢光了,咱们的部队就剩下这点人,这不光rì本人饶不了咱们,就是索旅长也饶不了咱们。您知道咱们团可是他的心头肉。”

    “抓个屁。关东军整整一个大队,咱们整整一个团的人,连面都没有朝到,现在就剩下这么点人,你当真以为那些人是那么好抓的?”

    “鬼知道那些暴徒还有什么手段在等着咱们。rì本人与索旅长追不追究是以后的事情。我只知道咱们现在在不走,等那些暴徒冲过来,现在咱们就要倒霉。他妈的,赶快撤,撤得越远越好。这里还是留给rì本人去收拾吧。”

    说完,这被吓破了胆子的营长,带着仅剩的队伍头也不敢回的撒腿就跑。慌张的便是连丢在路边的几匹马都不管了。待李明瑞下山的时候,这些伪满军早已经跑得没有了踪影。

    仔细搜索了一圈,却是除了一地残缺不全的尸体与被炸烂的装备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李明瑞只得牵着伪满军丢下的那几匹马空手而归。

    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便看到回来的李明瑞和他手上牵着的马,杨震不用问便已经知道了结果。

    虽然没有询问,但看到李明瑞脸上的表情便知道山下的鬼子与伪满军大部分已经被自己解决,杨震的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有些松弛了下来杨震在张婷的扶持下勉强站起来后,对李明瑞道:“咱们该走了。这么大的爆炸声,便是连鬼都要jǐng醒了。这里距离滨绥铁路太近,鬼子的援军说到便到。”

    说罢,杨震抬起头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五道岭铁矿,叹息一声,拎起自己在平房便一直跟着自己的那支三八式步枪道:“梁园虽好,但非久恋之乡,我们该走了。”

    站在他身边的李明瑞与张婷听到他语气中的微微惆怅,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掺着他转身率先离开了这里。

    无论是杨震,还是刚刚打扫过战场的李明瑞都没有想到,在他们离开不长时间,就在距离他们极近的一处草丛中钻出来一个灰头土脸的人。

    看着他们的背景,这个人低声自语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手段?不仅惊动了关东军司令部,调集重兵围剿。居然还能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之下,能以这么小的代价,便消灭了这么多的rì伪军。仅仅十几个人,居然能取得比抗联一个军还要大的战果。”

    低头沉思了半晌,也没有想出来北满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支抗rì队伍的这个人一直到杨震的背影消失在山林之中后,才百思不得其解的摇摇头一瘸一拐的离开。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