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那一场绚烂的烟花(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如果说鬼子在炮击的时候,李明瑞在杨震的压制下还能沉住气的话。当他看到鬼子的尖兵越过矿山本部,向自己所在的这座小山包徐徐进发的时候,却是显得有些急躁了。

    李明瑞给手中的快慢机重新换上一个新弹夹,掰开机头后转过身低声道:“杨长官,是不是该打了。再不打,一会鬼子就该冲上山了,到时候咱们一旦被黏上,可撤都撤不了了。。”

    杨震摇摇头,松开已经稳定下来的张婷道:“还不是时候,再稳稳。告诉弟兄们,鬼子只要没有上山,就不许开枪。还有,你马上清点一下伤亡数字,看看在鬼子这阵子炮击中我们伤亡了几个。在鬼子眼皮子底下,不暴露自己的行动,也就你的身手能做到。”

    见到杨震依旧不肯下令开枪,李明瑞有些急了:“杨长官,这鬼子现在距离山脚都不足五十米了。我们在不开枪,就凭咱们这点人,这点火力,鬼子一上山我们很难将他们再压下去了。这座山即没有什么坡度,又没有什么高度,咱们的火力又弱,鬼子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冲上来。”

    听出李明瑞语气中的急切,杨震却依旧没有点头。杨震只是平静的道:“你现在开枪就能将鬼子挡住?鬼子出来的这仅仅是尖兵,主力还未动。也就是说,鬼子现在还没有确定我们还在不在这里,你这一开枪,不是明摆着告诉鬼子我们现在就在这里吗?”

    “你小子怎么现在这么沉不住气?告诉兄弟们,要是不想死的快,就没有命令谁也不许开枪。另外,告诉兄弟们将老郭留下的那些手榴弹都拿出来,一会鬼子上山,先拿手榴弹招呼他们。快去,你小心一些别让鬼子发现了。现在估计不止有一部望远镜在观察咱们这里。”

    杨震的固执让李明瑞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小心翼翼的向一边匍匐过去。他虽然在军中跟随郭邴勋打熬了一阵子,但这临阵指挥却不是自己的长项。加之郭邴勋临走之前,再三交待他一定要保护好这位杨长官。见到鬼子的尖兵过来,他有些焦急也是正常。

    山上就这几个人,李明瑞没有费什么事情便将杨震的命令传达给了每一个人。但李明瑞带回来的伤亡数字,却是多少让杨震有些心疼的感觉。不过十分钟的炮击,居然阵亡四人,轻伤六人。也就是说在这阵子炮火覆盖之下,杨震手头的不多的本钱整整丢了一半。

    举着望远镜在观察rì军动静的杨震听到李明瑞报回来的数字,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当听到李明瑞告诉他,那四个阵亡的弟兄都是受伤之后,因为得到命令不许乱动而硬是硬挺着,直到血流干而牺牲的后,杨震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

    不想在旁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软弱,杨震没有敢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于李明瑞的汇报,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但他在心中却是感慨万千:“什么是中**人,这就是。”

    “他们虽然训练差,装备更差。很多的时候甚至求一温饱都很难,但他们的却一直有着与强敌一搏的勇气。中国的士兵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士兵,是最能吃苦耐劳的士兵。到了必要的时候,也是最不怕死的士兵。只要给他们良好的训练,给他们优秀的统帅,他们会是整个世界上最有战斗力的部队。”

    唏嘘良久,杨震才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虽然掩盖的很好,但在他身边此刻已经从炮击带来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的张婷却发现了他眼角的泪水。

    杨震的心久久不能自己,而传达完命令,此刻悄无声息的又回到他身边的李明瑞见到山下的鬼子尖兵在距离山脚近五十米的地方停下脚步,就地开始jǐng戒之后,也松了一口气。

    看到自己派出的尖兵已经抵达山脚不过五十米的距离,山上却仍旧没有半点反应。一直在仔细观察尖兵行动的野副昌德终于有些沮丧的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看着面上多少带着沮丧表情的司令官,岩山正男不敢打搅,自行安排部队休息,进餐。至于司令官所要呆的位置,自然是按照野副昌德的安排,搬进了那座小楼中。

    那座容纳不了多少人的小楼自然容纳不下这些rì伪军。对于等级森严的rì军来说,这里唯一的这一座小楼自然是高级军官休息的地方。而其他官兵的休息之地,只能是小楼前那一片空地之上。

    原来被杨震丢在这里,之前被野副昌德视而不见的那二十几个伪jǐng察和那三个rì本董事的尸体,自然不能留在这里。而搬运尸体的事情,高贵的大rì本皇军不会亲自动手。带队的伪满军团长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就在被临时指派做了搬运工的一个连的伪满军搬运这些尸体,将伪满jǐng察的尸体与rì本人的尸体分开搁置,以备单独处置的时候,已经僵硬的尸体却突然发生剧烈的爆炸。

    没有想到这些尸体会爆炸,淬不及防的伪满军当即便被炸死、炸伤了一地。还波及了几个正从旁边路过的rì军士兵也跟着遭了秧。

    “八嘎,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些尸体怎么会爆炸?”正跟在野副昌德身后,正往小楼里走的岩山正男听到这声爆炸声,回头看到现场一地死伤的伪满军,不禁怒道。

    还没有等到他的话音落下,正围满了取水的rì军的井口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了爆炸。伴随着这声剧烈的爆炸,刚刚发生在伪满军身上的事情又在rì军士兵身上同样的复制了一遍。

    看着一地死伤的rì伪军士兵,已经走进了那座小楼的野副昌德虽然表面上显得极为冷静,但心中却升起了一股子浓浓的不祥预感。

    听完岩山正男的汇报,坐在原来五道岭铁矿rì本董事那间装饰的豪华至极的办公室内野副昌德无力的摆了摆手,只是道:“告诉部队注意jǐng戒。不要在发生类似的事情了。”便没有了下文。

    看着沉默下来的野副昌德,吃了大亏,丢掉了几乎整整一个小队的岩山正男实在有些心有不甘的道:“阁下,难道这个亏我们就得咽下去?是不是派出兵力向周围扫荡一下。”

    “不必了,这不过是支那人耍得小聪明,布置的小小机关而已。你派出小部队去扫荡,小心在中了他们的jiān计。告诉士兵,抓紧时间休息。等吃了东西之后,去周围抓些老百姓,做人体盾牌便是了。”

    对于不知道详情的岩山正男提出的终止休整,立即开始扫荡的要求,被此刻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的野副昌德拒绝了。岩山正男不知道这些支那人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惹的关东军司令部如此震怒,但看过哈尔滨宪兵队最详细报告的野副昌德却清楚的很。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支那人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防疫给水部脱身的,还顺手除掉了整个防疫给水部的几乎所有人。那些支那人不仅仅刺手空拳的杀出了重围,还解决掉一个jīng锐中队的皇军士兵,这一点没有点特别的本事,是根本就做不到的。这些支那人绝对不可小视。

    外边那几声爆炸声,让野副昌德原本有些发热脑袋此时却是冷静了下来。回想起那份报告的内容,野副昌德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自己这次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只是野副昌德没有想到,他心中那个强劲的对手,却正在他身后的那座小山之上,小心翼翼的尽量避免惊动距离自己不过五十米得rì军jǐng戒阵地,检查着导线那里出了问题。

    杨震原来的计划是以空地上响起的爆炸声作为起爆的信号,只是让他有些感觉到自己乌鸦嘴的是,在空地的爆炸声响起后,他按下手头起爆器,却发现这个本应该制造出一场爆炸的起爆器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起爆器的沉默,杨震知道被自己猜中了,肯定是导线的某一处在刚刚的rì军炮击之中被炸断了。rì军的炮击都集中在山上,山脚下根本就没有落下任何的炮弹。想来应该是从山脚到自己所处位置这段的导线被炸断了。

    杨震小心的抬起头,看了看山脚下的rì军jǐng戒阵地,又扫了一眼山坡上自己埋藏导线的位置。果然,在距离自己右前方不到三十米处,一个不大的弹坑正横在自己埋藏导线的部位上。而被炸断的导线两个头正暴露在光天化rì之下。

    看了看导线被炸断的位置,杨震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被炸断的不算长,只被炸断了半米左右。只要自己将那半截导线从先插进起爆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有一点却是杨震有些担心的,被炸断的位置是一小片空地,自己若是去那里根本就躲不开山下rì军的眼睛。但让杨震放弃眼前的机会,他又实在有些不甘心。

    咬了咬牙,杨震唤过李明瑞道:“你马上带着兄弟们小心些,尽量不要惊动鬼子向后撤,我去将导线重新接好。咱们不能白白的便宜了那些小鬼子。”

    对于杨震的话,李明瑞摇了摇头,一脸的不赞同:“不行,太危险。那里是一小片空地,又暴露在鬼子的视线之内。更在下边鬼子那挺重机枪的火力控制范围内。您要是出点什么意外,这里的剩下的兄弟该怎么办?杨长官您若是坚持要引爆,那就我去,您就在这里指挥。”

    杨震看了看李明瑞道:“你去?你会摆弄这东西吗?你不会,你去什么?我去,这是命令。你先带着兄弟们向后撤,记住尽量不要惊动鬼子。”

    说罢,杨震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撤退了之后,便带着起爆器,轻轻的一点点向被炸断的地方挪去。

    看着向那一小片空地匍匐前进的杨震的背影,李明瑞不由的有些懊恼的锤了一下自己头。起爆器这东西自己的确不知道怎么弄,要是杨长官在摆弄的时候,自己学一下,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束手无策了。

    李明瑞心中在懊恼的同时,不禁有些埋怨这个杨长官实在是有些固执,既然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那便放弃罢了,何苦自己亲身去冒险。

    李明瑞那里知道,杨震之所以要坚决引爆埋藏好的炸药,将这些rì伪军一勺烩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大部队着想。

    杨震知道,rì伪军上有飞机助阵,下有大量骑兵配合。自己若是不想办法解决掉眼前的这些rì伪军,带着那么多累赘,行军速度想来快不到哪去的主力,根本就摆脱不了rì军的追兵。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鬼子追上。

    按照现在那些兄弟的战斗力估算,一旦被鬼子追上,便很难在摆脱掉。而且按照眼前rì伪军得人数看,杨震知道,现在已经成了疲兵的兄弟们,再加上本身战斗力的差距,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取胜的希望。

    战又无法战,走又无法摆脱掉追兵,杨震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到,一旦被鬼子追上,等待那些兄弟们的将会是什么。要想不让这些鬼子追上,杨震知道自己只能剑走偏锋,采取一些特别的手段。这也是杨震为什么非要坚持引爆炸药的原因。

    劝说没有成功,无奈之下,断断不能将杨震自己一个人丢下的李明瑞只得轻声的吩咐兄弟们做好战斗准备。一旦山下的鬼子发现了杨震,便以火力为杨震提供掩护。

    多年的从军经历,杨震并非是冒失的人。他决定亲自去连接被炸断的导线,并非是贸然行动。若论伪装自己的技术,以达到在战场上的突然xìng,在与强敌的战斗中从未占据过火力优势的解放军若说排在第二,恐怕没有人敢排第一。

    而杨震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出身,这伪装的手段,自然不差。现在的杨震又处于正是植被良好的山区,这伪装的东西随手都是。此刻的杨震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草丛,一点点不露痕迹向着被炸断之处前进。

    尽管杨震的动作极为小心,但他现在距离鬼子实在太近了。五十米的距离,可以说他是在鬼子的眼皮子底下在运动。就在距离被炸断之处不到五米的时候,杨震的好运终止了,他的行动被鬼子察觉到了。

    只是杨震做的伪装实在太好了,尽管察觉到有人活动,但鬼子几次查看,却始终都没有能看出什么异常。

    虽然没有看出什么,但jǐng惕xìng很高的鬼子却不时用重机枪向山上扫shè一番。就这一阵阵不时打过来的子弹,却给杨震带来极大的困扰。好在jǐng戒阵地上的rì军士兵虽然感觉到异常,但并未真正的看到杨震,shè击也大多数都是盲目的。

    但事情的发展却远并未顺利,就在杨震已经抓住了导线的断头,正在往起爆器里面塞的时候,距离他已经不足五十米的rì军士兵终于找到了不安的来源。

    发现了原本空旷的一小片空地上突然多了一个草堆,jǐng戒阵地上的rì军士兵马上便感觉到了异常。几乎所有的轻重武器全部向着杨震扫过来。更有几个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直奔杨震所处的位置而来。

    看到鬼子已经发现了杨震的动作,尤其是看到杨震的左腿被击中后流出的鲜血。山上的李明瑞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自己,也顾不得杨震的命令,拿过杨震留下的三八步枪,直接瞄准想要冲上山的鬼子开火。

    他这一开火,山上其他的弟兄,只要能拿起枪来的纷纷跟着向山下拼命的开火。唯一的歪把子拼命的shè击,试图压制住rì军的那挺正在向着杨震shè击的九二式重机枪。

    只是他们的火力实在太弱,在压制山下火力的同时,却根本无法完全制止住几个冲上山的鬼子的行动。虽然让那几个直奔杨震而去的rì军减慢了速度,但是却无法完全的将其压制住。

    听到山上还击的枪声,强忍着中弹的左腿上剧烈的疼痛,杨震手上的动作虽没有停下来,但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暗骂李明瑞怎么不服从自己的命令。不撤退,反倒是主动开火暴露自己的位置。

    就在杨震将导线重新接好,不经意的抬起头看到冒着山上打下来子弹,已经冲到距离自己不到十米的几个鬼子后,马上便明白了李明瑞的用意。

    对于这几个冲上来的鬼子,杨震也没有含糊,掏出手枪三枪敲到三个冲在最前面的鬼子之后,空出来的左手毫不犹豫的压到了已经再一次接好导线的起爆器上。

    伴随着杨震左手的落下,连续几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山谷,十几里外都能听得清楚。整个矿区犹如地震般,一阵震动。几乎同一时间爆炸的近千斤炸药炸起的硝烟让刚刚走出黑夜不久的矿区又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看到炸药已经引爆,杨震艰难的扯动着伤腿,没有来的及看一眼自己的战果,便在快速奔下山来的李明瑞的搀扶之下,回到山上又按下了另外一个连着埋藏在那条小铁路下炸药的起爆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