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那一场绚烂的烟花(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只是出乎rì伪军,甚至隐蔽在山上的杨震意料的是,天虽然已经亮了,能见度甚至算得上良好,但野副昌德依旧没有急着采取行动。

    对于随行的dú lì第二守备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岩山正男马上采取搜山行动的建议,野副昌德摆了摆手道:“岩山君,你的刚刚由国内调过来,对于支那人你的不懂。”

    “这里的地形并不复杂,虽是山区但山势并不高,只能勉强算的上浅山地带。但植被却是极好,山上草木丛生。这么一大片山区,你知道那些支那人藏在哪里?”

    “我们的兵力虽多,但对于这一片山地来说,还是少了些。那些佐佐木到一阁下亲手训练出来的满洲**虽然忠诚于满洲国,但对于我们大rì本皇军来说,并不是完全可靠。支那人的想法有时候让人难以琢磨。他们很难做到严格的保密。”

    “所以关东军司令部命令我们,对于这次清剿暴乱的支那人,要以我们大rì本皇军士兵为主。那些满洲**只能负责外围的jǐng戒。”

    “这次我们作战的对手不是那些满洲境内的反满抗rì分子,而是从战俘营逃出的支那正规军士兵。他们的作战风格,与那些本地的反满抗rì分子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不能在采取以前针对反满抗rì分子的战术,必须有所改变。”

    “作战的对象不同,我们所采取的战术也要有所差别。作为一名帝**人,尤其是军官,你的战术要根据你的对象身份的不同而改变,绝对不能千篇一律,尤其是对于支那军队。”

    “我这次之所以带来炮兵,就是因为这些暴徒是支那zhèng fǔ军的士兵。他们只会进行常规的阵地战,打游击战的不会。带炮兵前来,可以有效的降低帝国忠勇士兵的伤亡。”

    听罢野副昌德这些教训的话,岩山正男尽管有些不以为然,但表面上还是要做出虚心接受的样子。野副昌德的话音落下,岩山正男连忙立正道:“多谢将军阁下的指点,岩山正男一定谨遵将军阁下的教诲。不过,现在该如何做?还请将军阁下训示。”

    对于岩山正男的请示,野副昌德举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又仔细观察了一遍周围的环境,才下令道:“命令炮兵集中火力对矿山本部后边的几个山头进行火力覆盖。掩护重机枪小组和尖兵,占领矿山本部。待占领矿山本部之后,以机枪火力进行低进侦察。”

    下完命令,野副昌德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口中的话也许是说给岩山正男,也许是说给他自己:“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们的对手此刻正在某一处仔细的观察我们。根据那个满洲人的报告分析,他们应该就藏在矿山本部那栋小楼后边的几个山头之上。”

    对于野副昌德的分析,岩山正男有些诱惑的道:“阁下,那个厨子说支那人就藏在您说的那几个小山包上。这会不会是那些支那人有意做出来,吸引我们注意力。那几座小山距离矿山本部不过百余米,可以说就在我们眼皮子地下。那些支那人没有火炮,埋伏在那里,岂不是自己找死。他们有那么愚蠢吗?”

    听到岩山正男对自己的分析有些不以为然,野副昌德笑笑道:“不,不,这个你的就不懂了。支那人有句俗话,叫做灯下黑。也就是他们认为越危险的地方也就越安全。那几座小山距离矿山本部近在咫尺,但在他们眼中也许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们现在虽然人数占优,但敌暗我明。我们并不知道那些支那藏在什么地方,贸然的进攻只能给帝国忠勇的勇士带来不必要的伤亡。支那有句成语叫做打草惊蛇。我现在就要用炮弹将那些可恶的支那人从他们藏身之地赶出来。”

    对于岩山正男来说,野副昌德第六感准不准,并无多大的区别。他是dú lì第二守备队的军官,野副昌德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命令。尽管有些不以为然,但岩山正男还是坚决的执行了命令。

    伴随着野副昌德的命令下达,随同赶来的rì军炮兵集中所有的火力,对杨震藏身的山头以及周围的几个不大的小山包进行了密集的火力覆盖。同时,rì军几个尖兵小组已经做好准备出发,准备在炮火结束后,在轻重机枪的火力掩护之下,向矿山本部进行了试探xìng的进攻。

    rì军打出的密集炮弹将杨震所在的山头覆盖了一个密密实实。藏在山上的杨震与所有的兄弟们被这阵子炮火压制的头都抬不起来。

    没有从来见过这种阵势,此刻早就没有了先前的泼辣劲的张婷,此刻才倒是表现出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害怕。

    第一次遭受炮火洗礼的张婷被吓得张嘴就要喊叫出来。身子更是不由自主要站起来,以躲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砸到自己脑袋上炮弹。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永远以为她自己的两条腿跑的比炮弹快。

    看着被砸过来的炮弹吓的捂着耳朵,就要跳起来喊叫的张婷,杨震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按到。一手死死的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一手死死的将她压到在地上,防止她被四处横飞的弹片伤到。

    也被野副昌德这个阵势弄的有些不明白的李明瑞,趁着炮火的间隙,趴在正死命的按着不住挣扎张婷的杨震耳边道:“鬼子的炮弹都落在咱们周围,他们是不是发现咱们了?”

    “杨长官,这个山包没有多大。要是让鬼子这么炸下去,用不了多少时间,这兄弟们可要出现伤亡了,这山上的草木也要被炸光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后撤一下,躲避一下鬼子的火力覆盖。”

    对于李明瑞的建议,杨震摇摇头道:“鬼子这阵子炮火虽然密集,但炮弹落下并没有重点,这只能说明他们这是在盲shè。这说明鬼子还没有真正的发现我们藏在这里,所以我们现在绝对不能动。一动,我们就会真正的暴露。”

    “这个鬼子的指挥官很狡猾,他不主动进攻,而先用炮火试探。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他这是在逼我们动。逼迫我们或是先行攻击,或是撤退。只要我们一动,他就可以准确的确定我们方位了。”

    “告诉兄弟们坚持一下,沉住气。鬼子这次来的突然,没有使用交通工具,炮弹带的应该不会太多。我想他们的炮击应该快要结束了。不过,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这阵子没有准确目标的炮击,会不会将炸药的导线炸断。”

    听到杨震的回答,李明瑞没有吱声,但在也没有说出撤退的话。只是将身体紧紧的贴在地面上,躲避炮弹。

    好在杨震预料的没有错,rì军的炮击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得稀落起来。虽然没有停止,但强度却也是与之前相比,远不能相提并论了。看着落下的炮弹逐渐减少,李明瑞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山上被炸的东倒西歪的树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目标,只能失望的放下手中望远镜的野副昌德心中不禁暗自纳闷:“自己的猜测错了?难道那些支那人已经撤走?”

    想到这里,他转过头问了问身边报信的那个支那厨师道:“你肯定他们没有撤走,就隐藏在周围的山上?”

    那个人一听到这个rì军少将开口询问自己,连忙鞠躬哈腰道:“小的可以用命担保,说的那些都是千真万确。他们分出一部分人带着那些劳工撤走了,但他们的那个头,就是都向他敬礼的那个人,带着一部分人留了下来,就上了那座山。”

    “小的刚刚用矿上的电话给阿城的太君报完信之后,便被他们关了起来。直到他们走的时候才把小的放了出来。他们那个带头的还问小的跟不跟他们走,说是他们那里也缺厨师。”

    “俺是老实人,拥护满洲帝国,拥护康德皇帝陛下。拥护rì满亲善、共存共荣。俺才坚决不会与他们同流合污,反满抗rì。小的便找了个借口说小的家里还有老娘,离不开。那个人见小的不跟他们走便将小的放了,他自己带着队伍上了后山。”

    “他们放了俺之后,俺就想着作为一个良民应该配合皇军,将这些胆大包天、不知死活的反满抗rì分子消灭,也没有走远,一直就躲在附近。而且小的看到那个山头上的手电光一直亮到快天亮才关上。所以太君,他们一定还躲在附近。”

    “太君,小的跟太君报信,您看看那赏赐是不是也该给小的了。小的这一夜没有回家,这家里的老婆、孩子也该惦记了。”

    看着眼前这个人一脸卑躬屈膝的奴才样,野副昌德强忍着心中的厌恶,挥了挥手。尽管野副昌德很讨厌这些出卖自己同胞,以换取荣华富贵的人,但调任关东军已经与抗联打过整整一年交道的他也知道,要想将那些敢于反抗他们的支那人彻底的镇压下去,他还需要这样的人。甚至这样的人越多,对大rì本帝国占领满洲也就越有益。

    旁边的一个rì军翻译见到他的手势,有些不情愿的拿出一摞子钱塞到那个报信的厨师手中,鄙夷的道:“这是太君赏给你的一千国币。拿好了可千万别丢了。丢了,皇军可不补。”

    只是说完这番话之后,这个翻译却又小声的,用旁人基本上听不到的声音对这个出卖自己同胞的厨子道:“你小子用自己同胞的鲜血来换这点钱,你也不怕花着烧手,那他妈的也是好几百条人命。你小子当心有命挣、没命花。马上给老子滚,看到你老子就恶心。”

    听到这个翻译的话,报信的厨子不由的呆了一呆。直到翻译在他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跑了。

    看着这个厨子的背影,这个翻译转过身来不敢与野副昌德说话,而是对着岩山正男道:“岩山阁下,这个厨子是不是蒙骗皇军。这阵子炮弹砸过去,就算对面山上都是死人也都惊动了。那些暴徒到现在也没有露出影子来,不会是早跑了吧。

    这阵子炮击,打掉了携行炮弹的三分之一,却没有见到任何成效,心中正有些不满的岩山正男听到他这番话却是冷冷的道:“你的不要胡乱猜疑将军的决定。我们的是军人,要严格服从上级的命令。”

    看到岩山正男有些不满,这个翻译退到一边,不敢在说话。只是看着那座还在不时炸响炮弹的小山包,眼中有股子不易察觉的痛苦与惆怅。

    在rì本人眼中没有比狗高贵到那里去的这个小小翻译的心事自然没有人去察觉,无论是野副昌德还是岩山正男,他们的视线早已经被发起进攻的尖兵组给吸引过去了。

    当接到先派出的尖兵组在十几挺轻重机枪与掷弹筒的掩护之下,轻而易举的占领矿山本部那座rì式小楼后,野副昌德非但没有高兴,眉头却是皱的越来越深。

    他从那个报信的厨子口中可以肯定,那些暴乱的支那人肯定没有走远。与活跃在吉林、间岛、通化三省的抗联已经打了一年交道,堪称经验丰富的野副昌德直觉告诉他,那些支那人应该至少还有部分就隐藏在这附近的山上。

    让野副昌德如此固执的原因不单单是那个厨子的举报,作为一名rì军少将,他没有那么愚蠢。他之所以为这么认为是因为那个厨子告诉他,那些暴徒在撤走的时候,带走了矿山所有他们可以使用的物资,以及所有的劳工。物资倒也罢了,那些劳工在野副昌德眼中,却只能算是一个大包袱。

    因为参加过押运劳工修建丰满水电站的他知道自己的同胞对待这些几乎等于免费的,在他们眼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劳工都是一副什么样的德行。

    而那些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的劳工是一个什么样,他也清楚的很。他知道,带着这么多身体虚弱的劳工,还大量的物资行军,缺少运输工具的那些暴徒肯定走不快。

    按照军事常识来说,带着这么一个大包袱,那些支那zhèng fǔ军军官、士兵出身的人,不可能不留下断后掩护的部队。不消灭这些人,自己的进山清剿行动肯定要受到影响。尽管对支那军队的战斗力蔑视之极,但野副昌德却不想自己在与暴徒作战的时候,身后在冒出一支敌军来。

    对于野副昌德来说,自己的这些对手既然是正规军出身,那么与他们作战所要采取的方式,就要与游击队作战区别开。按照正规军的思路是考虑问题。

    过于自信的野副昌德那里想的到,他的对手是留下人了,但是却不是他想象中的掩护,而是为了将他们集体送上西天,才留下的。

    野副昌德固执的认为他的对手是正规军出身,所以考虑问题,就要用正规军的心态去考虑。他没有想到,也不会想到,他的对手会是一个来自后世,不仅仅速读了后世解放军赖以成功的各种战术,尤其是运动战与游击战。还jīng通于他不知道的,到二战全面爆发才真正兴起的特种作战。

    从来没有考虑过那些他口中的支那zhèng fǔ军士兵会不会游击战术的野副昌德,在接到尖兵组已经顺利占领矿山本部,未发现任何异常,也未遭遇到任何抵抗的报告之后,沉思了一下,却是命令道:“命令尖兵继续向前搜索,在那座楼房后占领jǐng戒阵地。这次清剿的指挥部,就暂时先设置在那里。至于其余部队立即全体前进,准备逐山清剿。”

    “阁下,是不是先让士兵们进餐之后,在行清剿?自昨天自新京上火车到现在,连续行军,士兵到现在还没有还没有吃饭。再进山清剿,卑职担心士兵体力跟不上。”听到野副昌德的命令,岩山正男却是有些犹豫的道。

    倒不是岩山正男有多爱惜自己的部下,他只不过担心自己上任的头一脚因为士兵体力跟不上而没有踢出去,在司令官阁下面前丢脸而已。在岩山正男的眼中,那些士兵不过是消耗品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这一点与其他rì军中高级军官并无不同。

    岩山正男的建议随让野副昌德有些不满,认为这个无聊的家伙到现在还想着吃。但野副昌德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昨儿从新京出发到现在,一路没有休息。

    为了赶时间,那列关东军司令部特地调过来的军列一路上没有停车。下车之后,又连续赶路,士兵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而自己士兵在出发之时,因为匆忙只携带了弹药。

    而在背yīn河下车之时,因为地方小,无法同时提供大量的热食,也只是补充了部分粮食,没有能吃上晚饭。而这进山清剿体力跟不上是不行的。

    对于岩山正男的建议,野副昌德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告诉各中队,休息一个小时吃饭,然后全军进山清剿。”

    野副昌德不知道,正是他的眼中这个所谓爱惜士兵的举动,却给他自己,还有他的那些部下,带来了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