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黎明(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当第一抹晨曦出现在天边,能见度可以让周边的景物清晰的出现在杨震望远镜的镜头中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情况,杨震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之余,也不禁暗自庆幸自己反应够快。

    只是在庆幸之余,杨震此刻却恨不得将已经被处置的丁小三抓起来千刀万剐。此刻出现在他镜头内,距离矿山本部不到三百米的公路上的rì军那里只是丁小三口中的两个中队。

    现在出现在他望远镜头的rì军按照杨震知道的rì军编制人数,足足有一个大队。至于伪满军,至少有一个团。这还不算那一百多名配合作战的伪jǐng察。

    最让杨震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是,rì伪军出动的兵力不仅仅是大大的超过了预期,装备也至少比阿什河一线的rì伪军上升了不仅仅一个档次。在他的望远镜中,杨震观察到了至少六门口径在九十毫米以上的迫击炮与整整四门rì军经典武器九二式步兵炮。

    看着眼前出现的敌情,饶是再镇定,杨震握着望远镜的手也不禁微微有些出出汗。他担心并不是鬼子来的人数多少,他现在最关心的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自己是眼皮子下边rì伪军有没有发现自己。

    只要这些rì伪军没有发现自己,还有自己的那些布置,杨震就有办法带着山上这二十人突出去。但若是rì伪军已经发现自己,只是因为天黑怕自己趁夜sè突围而等待天亮,杨震真的有些不敢想象自己带着这二十一个人,能够在这光天化rì之下突出去。

    失去了隐蔽xìng,自己这点人还不够山下的鬼子塞牙缝的。要知道手电筒的光线虽不算强,但在这漆黑一片的山地之中还是很显眼的。

    最让杨震有些懊悔不已的是,自己居然被鬼子摸到了眼皮子底下还没有发现。若是李明瑞一句无意的提醒,恐怕自己被人家缴械了还不知道。想到这里,杨震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太大意了,轻视了自己的这个对手。

    暗骂自己大意之余,杨震决定还是先做好战斗准备。杨震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爬在自己身边的李明瑞轻声道:“去通知弟兄们做好战斗准备。告诉兄弟们,没有命令,就算鬼子离的再近也不许开枪。但只要打起来,就朝鬼子的军官打。”

    听到杨震吩咐,李明瑞没有敢有丝毫的耽搁,马上便向下传达。等将杨震的命令传达下去之后,李明瑞才小声道:“杨长官,这些鬼子虽然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但却一直没有发动进攻,是不是没有发现我们?”

    对于李明瑞的猜测,杨震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鬼子想必来的时间不短了,至于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有发动进攻,是不是还在等待什么,我也不太清楚。现在的我只知道,咱们要是真的打起来,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眼下的形势不用杨震多解释,从军也有一段rì子的李明瑞也明白。山下不算伪军,单单鬼子就来了近千人。自己这边不过才二十人,就算加上那个泼辣的张婷,也不过才二十一个人。

    自己这一方面跟山下的rì伪军相比,差别的不单单是人数。还有武器、rì常的训练,当然还包括火力上的绝对劣势。李明瑞就算再怎么自大,也没有狂妄到认为单凭十多支步枪,在加上一挺歪把子和几把手枪,能与山下轻重机枪、大炮相抗衡。

    看着沉默下来的李明瑞,杨震轻轻的打开那支从rì军基地就开始跟着他的三八式步枪的保险之后,才道:“这些小鬼子明摆着是找咱们的,就算在这里碰不上,但只要咱们在这一带活动,早晚都是要遇上的。”

    “一会打起来,咱们在这里多坚持一会,就能够多吸引他们一会,老郭他们离开这里也就越远,兄弟们也就越安全。他们带着那么多的物资,还有那些没有一丝战斗力的劳工,与这些鬼子一旦遭遇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到杨震的话,李明瑞苦笑一下道:“杨长官,我倒不是害怕了。只不过我就有些纳闷,鬼子这次来的怎么这么快?那个丁小三的口供不是说他们今儿上午才到吗?怎么清晨就到了。”

    对于李明瑞的疑问,杨震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他,让他自己看原因。

    当李明瑞从望远镜中看到rì军中站着一个身穿老百姓衣服,正在点头哈腰的中国人的时候,马上便明白了rì军为何到的这么快。

    那个出卖了自己这一行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亲手放掉的那个矿上的厨师时候,李明瑞心中马上便知道,定是这个汉jiān用矿上还未切断的电话向鬼子报的信。此刻心中懊悔不已的李明瑞直骂自己太过粗心大意,居然忘记了切断鬼子的电话,让这个家伙有机可趁。

    明白了事情原因的李明瑞有些恼怒的道:“妈的,又是汉jiān告的密。这里的汉jiān怎么这么多。”

    闻言,杨震叹了口气道:“那个丁小三交待鬼子今天上午会来两个中队,伪满军步骑各一个营。按照他的口供,这些鬼子应该是昨晚便到了的阿城。”

    “他所说的上午赶到,应该是鬼子从阿城出发赶到这里的时间。如果鬼子使用汽车运输,从阿城到这里,便是一上午的时间都用不了。哈尔滨是鬼子重兵布防的地方,调集能运送两个中队兵力的汽车,应该还是不困难的。”

    “而且有一点你别忘了,这里距离阿城虽然足足有几十公里,但是距离滨绥铁路却不过十八公里。鬼子和伪军若是先铁路运输到小岭车站,再改为徒步行军进山,我想他们在清晨时分赶到,并不是什么难事。以rì军的训练来说,十八公里并不算什么长距离行军。”

    “如果那个丁小三没有撒谎的话,rì伪军多出来的兵力是应该从滨绥铁路上的jǐng备部队中抽调出来了。可惜,现在无法联系到老郭。要不然,现在正是他们越过铁路向北撤退的最好时机。”

    “杨长官,我听你告诉郭长官,让他先向北滨绥铁路防线方向行军十公里之后,在转向东。如果按照你的预计,郭长官带着的兄弟应该与鬼子遭遇才是。可郭长官撤退的方向并未听到有任何枪声,甚至连动静都没有,您说这正常吗?”

    李明瑞的话音落下,杨震也有些感到异常。若是这些鬼子真的是从滨绥铁路方向过来的,按照时间推算,他们在来的路上应该与按照自己计划先向北撤退的郭邴勋遭遇才对,可那个方向一直都很平静。难道说自己的估算错了?还是郭邴勋那里出现了什么异常?

    郭邴勋那里加上新参军的劳工足足有七八百人,就算鬼子在兵力、火力上占绝对优势,但也不可能一枪不发的便轻松解决掉这些人。

    除非郭邴勋改变了自己给他指定的行军路线。一时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现在无法回答李明瑞疑问的杨震只能先选择了沉默。

    两个人沉默下来,但旁边一直听着二人对话,之前被杨震告诉她给她手枪真实意图而被吓呆的张婷这个时候却是反应过来,插言道:“我说你们别瞎猜了。我知道眼前的这些rì军绝对不是从小岭车站下的火车。所以你们那个什么郭长官绝对不会有事。”

    听到她这么一说,杨震与李明瑞不由的都转过头看着她,眼神中充满了疑问;“这种事情她一个姑娘家怎么会知道?”

    看着满脸疑惑望着自己的杨震与李明瑞,在杨震嘴里吃了不少亏得张婷却是显得有些得意的道:“这还不简单。伪满军原来没有统一的制服,大部分都还是穿着原来东北军的制服。去年才开始陆续换装。”

    “不知道因为什么,虽然有些新制服,但他们换装的速度很慢。整个伪满州国境内的伪军,只有吉林的伪军因为靠近他们所谓的新京,所有先换装。”

    “而这里是归滨江省管辖,所以这里的伪军一直没有完全换装,只有军官才换成了新式的军服,至于士兵还是使用原来的旧式军装。你们看,这里的伪军的制服是不是与你们曾经遭遇过的伪军不同?”

    “我虽一直在哈尔滨读书,对军队不是很了解。但我们那里有一个同学的哥哥是伪满军的少将。这些都是他前几天为了显摆才和我们这些同学说过的。”

    听张婷一说,杨震又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后发现却如她所说,这里的伪军与昨儿在阿什河一线的伪军穿着果然不同。除了颜sè是绿sè的之外,款式反倒是与鬼子的军装差不多,即便是军帽的外形也与鬼子戴的窝窝头式帽子类似。而自己昨儿在阿什河一线遭遇的伪满军则还是上下清一sè的大盖帽。

    而且杨震还细心的发现这些伪军清一sè的都是三八式步枪,装备也是轻重机枪齐全。而自己昨儿在阿什河一线遭遇的伪军,除了部分jīng锐使用rì式武器之外,还有不少用的是奉天造七九口径的辽十三式步枪。两种步枪外形差别还是不小的,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阿什河一线的伪满军人数虽然不少,但只有两挺歪把子机枪作为支援火力。就这两挺歪把子也非rì军原厂制造的,而是奉天兵工厂根据歪把子仿造的十七式轻机枪。

    当然杨震没有使用过这些古董,除了外形之外,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差别,但队伍上总还是有明白人的。

    虽然查明了这些rì伪军的真实身份,但杨震的眉头却是越皱越深。吉林的rì伪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专门为了对付自己调集而来的?

    杨震猜的没有错,这些rì伪军的确是鬼子特地从吉林调集过来的与抗联打过多年交道,对于所谓剿匪比较有经验的部队。尤其是那些伪满军,都参加过针对抗联的所谓东边道大讨伐,堪称伪满军中的jīng锐。而下令调动这些rì伪军越区清剿的正是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

    自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出事之后,哈尔滨宪兵队不敢有片刻的耽误,以最快的速度上报关东军司令部。

    当还在沉睡中的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接到防疫给水部发生马路大暴动,包括部队长石井四郎大佐在内的所有研究人员全部被杀,资料大部丢失的报告之后,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直接背过气去。

    作为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对这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所谓防疫给水部究竟是做什么的自然一清二楚。而对这支部队在军部甚至天皇心中的重要xìng也是知道的很清楚。

    当接到防疫给水部全军覆灭,除了两个生活区的艺jì之外,无一幸免的报告之时,知道那里真实底细一旦泄露会带来什么后果的植田谦吉大将全无了往rì的大将风度。

    尤其是在接到第五dú lì守备队追击失败,阿什河一线堵截被击溃的报告后,暴怒中植田谦吉大将的将自己那间上任后装修的异常华丽的办公室砸了个稀烂。而前来汇报的关东军宪兵司令城仓义卫少将遭遇了池鱼之殃,差点没有被他直接枪毙。

    好在刚刚由第十师团长任上调任关东军参谋长的矶谷廉介中将冷静一些,将这位暴怒的大将拦了下来。否则这位城仓义卫少将恐怕会成为rì军历史上第一个被枪毙的少将军官。

    这位在前不久的台儿庄会战中吃了自七七事变以来rì军最大的一个败仗,与杨震此时很多部下也算是战场上老相识的矶谷廉介中将,也许是亏吃的多了,此时却显得冷静的多。

    只是上个月才从第十师团长任上被调过来的矶谷廉介中将刚刚接手关东军参谋长没有多少时间,对这里并不是很熟悉,工作还没有上手。虽然一向以中国通自居,但担任过驻华武官多年,却从未在关东军任过职的他也出不了什么有用的主意。

    好在矶谷廉介中将帮不上什么忙,但地道关东军出身,与几个中佐、少佐一手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的现任副参谋长石原莞尔少将却是向植田谦吉大将推荐了一个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时任关东军dú lì第二守备队队长,在今后几年中让抗联吃了大亏,甚至几乎全军覆灭,数位抗联名将折损在他手中的野副昌德少将。

    此刻急于消灭这些胆大包天的马路大,不使防疫给水部秘密外泄的植田谦吉大将也顾不得挑肥拣瘦了,对于石原莞尔少将推荐的人选二话没说,便点头同意了。

    这位被专门派飞机从吉林接过来的驻长chūn的dú lì第二守备队司令官的野副昌德少将也干脆,听到命令后直接表态:“派我去不是不可以,但我要用我的dú lì第二守备队。至于dú lì第五守备队还是接着防守他们的哈尔滨去吧。”

    这位野副昌德少将不单单要求抽调自己的dú lì第二守备队,甚至连协同作战的满洲**都要自己指定的,这让找他谈话的矶谷廉介中将极为不满。

    但急于消灭暴乱分子的植田谦吉大将也是顾忌不到这些了,对野副昌德的要求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全部答应。心急如焚的植田谦吉大将除了要求野副昌德的部队在天亮之前必须出发。还要求矶谷廉介立即从新京车站为dú lì第二守备队调一列特快专列。

    这次急于将暴乱分子以最快速度消灭,以平息军部甚至天皇怒火的植田谦吉大将一改rì军将领惯有的小家子气,出奇的大方。不仅任命野副昌德为滨江省讨伐指挥官,有调集该地所有rì伪军的权利。

    甚至还将那个倒霉的,在此事上用后世的话来说负有重大领导责任的关东军宪兵司令城仓义卫少将派去哈尔滨专门为野副昌德少将管理军需供应以及协调作战。至于那个时间的直接责任人哈尔滨的宪兵队长则被他勒令刨腹谢罪。

    让植田谦吉大将如此急于将这些该死的,居然敢发动叛乱马路大消灭的原因不单单是为了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损失。还有此时正在防疫给水部做客,准备进行毒气战实验的,准备用来组建关东军化学部,却成了被顺手牵走的那只羊的那些rì本顶尖的化学战专家。

    一下子丢掉了军部和天皇的两只眼球子部队所有的jīng华,植田谦吉甚至不敢想象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处罚。急于将功补过的植田谦吉大将这才忍受着野副昌德一个区区少将的敲诈。

    对,野副昌德的这些无礼的要求,在植田谦吉大将眼中就是**裸的敲诈。在植田谦吉大将看来,野副昌德少将提出的这些要求,是对自己这个司令官权威的侮辱。但对于石原莞尔少将无计不从的他,在此刻也只能接受野副昌德少将这个石原莞尔一手推荐的家伙的无理要求。

    野副昌德动作很迅速,也很狡猾。在植田谦吉答应了自己所有的要求之后,马上便动员了一个大队,伪满军一个jīng锐步兵团当天凌晨便从长chūn南郊的孟家屯火车站上车。

    他并没有带队直接到已经发现敌人踪迹的阿城下车,也没有在五常县城下车,而是直接在五常背yīn河车站下火车后,乘坐临时调集来卡车速度向接到发现敌人最后踪迹的五道岭铁矿地区迂回。

    等赶到与五道岭铁矿距离已经不远的道平岭一线弃车步行,就在杨震刚刚掐灭张婷手中的手电筒的时候,他大部队的先头中队也正好抵达了五道岭铁矿。

    对所有中国人都不相信的野副昌德少将在抵达背yīn河的时候,耍了一手诡计。在给阿城地区的伪满军政人员下命令的时候,只字未提自己已经抵达背yīn河一线,而是告诉他们讨伐部队明天上午才能抵达。至于兵力也被他大大的压低了。杨震在这点上是有些误会丁小三了。

    只是因为天黑的原因,野副昌德并未急于发起搜捕,而是耐心的等到天亮之后,才整队准备进攻。甚至担心中埋伏,野副昌德连矿区都没有进,只是在外围静静的等着。

    杨震的感觉很灵验,他若是哪怕晚关闭张婷的手电一分钟,就会被野副昌德的先头部队发现。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