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黎明(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站在路边一直望着郭邴勋带队走的没有踪影了才转过头,准备带着留下的二十个人上山。可正当他准备上山的时候,却发现那个xìng格泼辣的张婷还呆站在一边,没有离开。

    看着站在那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张婷,杨震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向跟在身边的李明瑞问道:“她怎么还在这里?刚刚老彭不是告诉她可以走了吗?”

    李明瑞也不知道这个泼辣的女人怎么还站在这里。对于杨震的询问,李明瑞挠挠头道:“杨长官,这个我也不知道。您还是自己去问问吧,这个妞浑身带刺,我还是离她远点安全些。”

    一想起丁小三被挠的血葫芦一般的下场,自幼便接受了不打女人教育的李明瑞想想就胆寒。李明瑞早就打定主意,离这个泼辣妞越远越好。尽管他听得出杨长官有让他上前询问的意思,但李明瑞打死也不愿和这个女人多接触。

    听到李明瑞语气有些软弱的回答,瞪了他一眼之后,却也明白李明瑞实在不想与这个丫头多接触的杨震,也只得自己亲自上前询问。

    初见面时还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泼辣样子的张婷,这个时候却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泼辣样。对于杨震的问话,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看着此时摆出一副可怜兮兮样子的张婷,杨震在莞尔之余,也不禁有些奇怪的道:“你不是还有家吗?再说你是抗联的人,回哈尔滨自然会有你们的人安排你。怎么能说没有地方去。”

    张婷可怜兮兮的看着杨震道:“我就是因为组织被鬼子破坏,才被紧急疏散回家隐蔽的。可没有想到一回家,就被继母出卖给绑到这里来了。要是再回家,他们还指不定把我卖到什么地方去。”

    “再说你杀了那个丁下三,他哥哥是阿城伪jǐng察署的署长。他的弟弟被杀,他一定会报复的。他弟弟死了,而我还活着,他一定会迁怒到我身上。要是我回家,肯定会牵连到我父亲。我父亲是有些糊涂,耳朵软。但他毕竟是将我抚养长大,并供我读书的父亲。”

    “哈尔滨的组织还不知道被破坏成什么样。我只知道在我临走之前上级通知我,没有接到通知,绝对不允许返回学校。而家我又是回不去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听到张婷的话,杨震犹豫了一下才道:“你与老彭接触的多吗?你相信他是那种会出卖战友、兄弟的人吗?还有你懂得不懂得rì语?”

    对于杨震的问话,张婷的脸上却显露出一丝迷茫的道:“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环境太复杂,不是每一个人都经的起考验的。很多的时候,你一直以为是你最亲密,最值得信任的同志,却是出卖自己同志的叛徒。”

    “至于你问我会不会rì语?我们哈尔滨医科大学虽是伍连德博士创立,但现在却被rì本人控制。我们的教授、讲师大部分都是rì本人,你说我会不会rì语?”

    杨震听到她会rì语,便从身后小虎子的挎包中翻出一摞子资料交给她道:“说句实话,对你的话,我不敢全信。就因为你刚刚说过的那些话。”

    “这些资料你看一下。我想无论是叛徒也好,jiān细也好,还是软骨头也好,但只要你是中国人,看了这些,都不会再给鬼子效力。我可以告诉你,老彭并不是叛徒,而我们都是从鬼子的这个基地中逃出来的幸存者。而我们的这些兄弟,都是关内战场之上被俘的**将士。”

    杨震交给张婷的正是他从石井四郎办公室缴获的关于rì军细菌战实验的资料。这些资料虽不多,但也是rì军之前在五常背yīn河老基地实验中得出的jīng华。

    正处于转战之中的杨震哪有时间和jīng力,去将这些即便在rì军之中也属于最高机密的文件翻译过来。既然张婷懂得rì语,那么这个劳力不用白不用。

    张婷半信半疑的接过杨震递过来的资料,就着杨震举起的手电发出的光芒,只是大致的翻了一下,便被里面的内容惊呆了。

    “这上边写的都是真的?”放下手中的资料,张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杨震,试图在他脸上找到答案。然而让她有些失望的是,杨震的脸上平静的一丝波澜也不见。

    张婷没有从杨震的脸上得到答案,也没有追问。只是在沉默了不大的一会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真的不是汉jiān化妆的?那你们怎么穿鬼子的军装。”

    “是不是汉jiān一会你便知道了。至于身上的这身鬼子皮,我们是从监狱之中逃出来的,除了武器弹药之外只缴获了鬼子的军装。不穿他们,难道你让我穿着囚服到处跑?再说这身衣服虽然是鬼子的皮,但在眼下这个时候,还是有一定用处的。”

    说到这里,杨震顿了一顿道:“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们?”

    对于杨震的反问,张婷沉默良久才咬咬牙道:“既然你们不是汉jiān,那我就跟你们走。反正我现在是有家回不得,组织被破坏了,学校也回不去了。”

    听到她要跟着队伍走,杨震倒是无所谓,可杨震身后的李明瑞的嘴角却是有些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对于张婷巴不得离的越远越好的李明瑞,就盼望着能从杨震嘴巴里面听到拒绝的话。

    只是让他和张婷都始料未及的是,对于张婷的要求,杨震即没有点头也没有反对。再淡淡的看了一眼正一脸期待的望着她的张婷后,便转身离开了。

    “喂,你是什么意思?到底答应不答应,给句话。你这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是什么意思?本姑娘可是很少开口求人的。”对于杨震出人意料的反应,张婷在傻了一会眼后,便心有不甘的追了上去。

    对于张婷在身后的咋呼,杨震充耳不闻。直到上了山之后,杨震将手中的手电交给她,才道:“队伍上没有女人,收不收留你我还没有决定。你若是真的想加入部队,就得显露出一些真本事来。等你先把这些资料翻译完了,看情况再说。”

    杨震的话,把张婷弄的一愣。不过到底是个要强的人,反应过来,有些明白杨震意思的张婷怒道:“你敢瞧不起我,好本姑娘就让你看看本姑娘的真本事。”说罢,头也不抬的就着手电并不强的光线,低头翻译了起来。

    看着闷声低头翻译资料的张婷,杨震微微一笑,没有言语,也没有搭理她。而是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上的时间后,转身对李明瑞道:“告诉兄弟们,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让大家抓紧时间休息。能睡就睡一会。”

    听到杨震的吩咐,跟随郭邴勋多年,也算是老行伍,自然知道在有敌情的情况之下宿营应该做些什么的李明瑞不由的微微一愣道:“不设jǐng戒?”

    “怎么不设?这座小山地势平坦,周围无险可守。不安排jǐng戒哨,一旦鬼子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岂不是被人家一锅端了?你看我像那么大意的人吗?咱们在这里的行动,恐怕早就有人给鬼子通风报信去了。鬼子抵达的时间应该会提前。不安排jǐng戒哨,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只是兄们赶了一天的路都很疲劳了。所以我决定,这个jǐng戒由你我负责,让兄弟们好好的休息一下,抓紧时间恢复体力。他们比不上你是习武之人出身,身子骨打熬的结实。”

    “你值前一个半小时,后一个半小时我来值。等天亮了,我让你多睡一会便是了。”看着有些不明所以的李明瑞,杨震解释道。

    回头看了看已经是东倒西歪的兄弟们,尽管有些不认同,但李明瑞还是点了点头道:“杨长官,这三个小时还是我来值吧。您多休息一下,这里面的人您才在是最累的。”

    对于李明瑞的意思,杨震摇摇头,将望远镜交给他道:“不用,我说一人一个半小时,就是一人一个半小时。你那里有表,到一个半小时记得喊我。如果鬼子提前赶到,我还要处置敌情,所以不能睡得太多。”

    说罢,杨震不再看向李明瑞,自己就近找了一颗树,靠在树下不多时便沉沉的睡去。杨震入睡如此之快,自昨夜到现在一直没有得到充分休息,身子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还是与他在后世受到的训练有关。他知道什么时候该休息,怎么才能尽快的入眠。

    看到杨震睡去,李明瑞没有敢在打搅他。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一件上衣,轻轻的给杨震披了上身后,才选了一颗视线最好的大树,爬上去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而他手中的快慢机的机头也大张开,时刻准备应付意外。

    蹲坐在树上的李明瑞,在仔细的观察周围的同时,心中却是做了一个打算。只要不出现什么异常,决计不会去唤醒沉睡中的杨震。

    只是李明瑞的打算并未成功。虽然此时这个身体并不是后世那具经过多年训练的身体,而且已经极度疲劳。但多年艰苦训练和多次秘密执行任务的经验,还是让杨震的睡眠极浅。没用李明瑞喊,时间到了自己便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杨震看了一眼在自己身边仍旧打着手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头也不抬的正在忙着翻译那些资料的张婷,摇摇头没有打搅她。而是轻声的将树上的李明瑞唤了下来。

    听到杨震轻唤自己,李明瑞急忙下来道:“杨长官,你怎么没有多休息一会?”

    闻言,杨震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扬了扬手腕上的表道:“到时间了。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了。怎么样,有什么异常没有?”

    “情况倒是没有什么情况,一切都很平静。只是我总感觉这平静中透露出些许古怪,有些太平静了。只是天sè还黑着,这周围植被也好,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杨震很谨慎。听到李明瑞的回答,杨震仔细听了一下周围的声音。正如李明瑞所说,这除了周围睡着弟兄发出的轻微的鼾声,以及偶尔的虫鸣之外,居然什么声音也没有。静的便是连东北山区夜晚常见猫头鹰的一声啼叫都没有。

    不对,这里是虽是矿山,但也是浅山地带,周围植被又是良好,就算因为人类的活动没有别的野生动物,但怎么会没有猫头鹰这种几乎遍布整个东北地区的夜鸟?

    这个时代可不是野生动物几乎被打的断子绝孙的后世。棒打狍子瓢舀鱼还是人们对东北尤其是黑龙江一带的认识。

    马上便感觉到不对的杨震,几步抢到张婷身边,将她手中的手电一把抢过来关上后,对着李明瑞道:“马上将兄弟们招呼起来,做好战斗准备。鬼子恐怕已经到了。”

    到底是惯匪出身,李明瑞的反应极快。杨震的话音刚刚落下,他那边已经开始唤人了。

    被抢去手电,刚要张嘴质问杨震的不礼貌行为的张婷听到杨震说鬼子到了,马上便将刚刚的不愉快抛到脑后,倒是微微显得有些兴奋。不过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望着杨震道:“你怎么知道鬼子到了?。”

    举起望远镜想着山口的方向观察了一阵子,却因为天sè尚暗而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杨震听到她的问话,转过头来奇怪的看她一眼道:“你到底是不是山区长大的人?难道你家附近晚上没有猫头鹰叫唤吗?你现在听到猫头鹰的叫声吗?就算这个山头上的猫头鹰因为咱们的到来受到惊吓,但这周围山头上的那?”

    “猫头鹰倒是有。不过我胆子小,晚上几乎不敢走夜路。所以我只是听家里的人说过,却是没有亲耳听过。”对于杨震的问题,张婷倒也干脆回答。

    听到张婷的回答,杨震面sè古怪的看了看此刻蹲在自己身边的张婷,却没有回答她。他实在看不出这个泼辣的女人那里有胆子小的样子,丁小三的下场可还在他面前一直晃悠那。

    尽管在夜sè中看不清杨震的表情,但他扫过来的目光张婷却是感觉到了。感受到杨震的目光,张婷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只是当她正想说话的时候,手中却突然多了一样东西。

    虽然还没有看清楚手中被杨震塞过来的是什么,但凭借着形状,她感觉出来这是一支手枪。摸着手枪,张婷语气带着一丝兴奋的道:“你给我抢,是不是批准我参加战斗了?”

    听到张婷语气中的兴奋,杨震摇了摇头。这个女人真是极品到家了,这个时候居然没有感觉到害怕,反倒是兴奋上了。她究竟是胆大包天,还是缺心少肺?自己怎么遇到这么一个傻大姐?她也不看看自己身边有多少人。难道她就不怕自己被鬼子抓住?

    杨震没有搭理正兴奋的摸着手枪的张婷,举起望远镜继续希望在这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之中寻找一些线索。

    直到被在他耳边很没有自觉,兴奋的一直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张婷弄得有些头大不已,杨震才有些怒意道:“闭嘴。这支枪不是给你参加战斗的,是给你用来在必要的时候,朝自己头部开枪的。”

    “什么?这是让我自杀的?”兴奋了半天,居然得到这么一个答案,刚刚还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亲手打鬼子的张婷,被杨震这几句话弄得目瞪口呆。

    一直举着望远镜没有回答她的杨震现在闭上眼睛都知道她会是一个什么表情。只是现在实在没有时间陪她墨迹,感觉到这个世界总算清静了些的杨震那里还会管她的想法。对于正在思索敌情的杨震,只要给自己清净的环境就好。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