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布置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与郭邴勋研究完事情,杨震只是简单的扒拉了几口饭,便赶到劳工的驻地那个根本就无法遮风挡雨的劳工棚里。尽管那里气味难闻到几乎能把人熏一个跟斗,但杨震却好似没有感觉到一样,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看着一个个骨瘦如柴,对着端过来的饭正狼吞虎咽的劳工,杨震与正在这里检查劳工情况的彭定杰道:“怎么样,准备跟咱们走的多不?做做思想工作,尽量能带走的都带走。这些人将会是我们最好的补充兵员。”

    已经接到郭邴勋的通知,知道杨震想法的彭定杰点点头道:“所有的劳工除了几个年纪大的之外,基本上都决定跟咱们去打鬼子。只不过他们心中都有些担心,他的家都在沦陷区,怕鬼子知道了报复。”

    “报复?他们就是累死在这里,难道他们鬼子想杀他们家人的时候,就能看在他们在东北做苦工的份子上放过他们的家人,而手下留情?他们受到这样的折磨是国家对不起他们,是国家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如果要想他们的子孙不在受到他们同样的遭遇,那就跟着我们拿起枪,一起打鬼子。只有将鬼子赶出中国,建立起一个强大、繁荣的新中国,他们的子子孙孙才不会再走过他们走过的路。”

    说到这里,杨震顿了顿道:“老彭,你将我的这些话原封不动,一字不拉的转告给他们。告诉他们,为了后世的子孙不在受人欺压,也为了他们自己能活下去,拿起枪跟我们打鬼子。”

    彭定杰闻言点点头道:“你这番话,我会原封不动的转告给他们。我们在后山发现了一个万人坑,里面都是劳工的尸骨。一会临走的时候,将他们还有所有的兄弟都带到那里去看看。让所有的兄弟们都知道,我们就算不反抗,任他们奴役又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听到彭定杰的提议,杨震赞赏的点了点头道:“好,老彭你的这个提议不错,这事情就交给你负责了。能想到这些,我看你做政治工作满合格的。今后就是我们这支部队的政委了。”

    “老彭,咱们现在虽然是国不国,共不共的,但咱们要在这里生存,甚至发展下去,就必须要建立一支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战斗有力的抗rì队伍。”

    “兄弟们都是好战士,他们虽然成了鬼子的俘虏,但并没有被鬼子的屠杀吓到。怎么去做,才能将他们打造成一支抗rì的铁军,仅仅凭借一腔热血是做不到的,是需要我们这些带头人去思考的。”

    “而要养成一支打不垮、炸不烂,金钱、美女拉不走的钢铁队伍,就需要有强大的政治思想做后盾。在这里,我们没有任何的退路。有的只能是依靠自己身上的鲜血和对祖国的忠诚,誓与倭寇死战到底。”

    “你们抗联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能坚持下来,虽然有挫折,仍然在坚持战斗。而我们的红军长征两万五千里,爬雪山、过草地,几乎每rì一战,却仍旧没有被打垮、饿垮、拖垮,这就是政治思想工作的结果。”

    “我的士兵大多数不识字,大道理他们不懂,甚至对国家的观念都很淡薄。怎么去让包括这些劳工在内的兄弟们知道我们是为谁而战,就拜托给你了。”

    杨震的话,让彭定杰沉默了下来。好大一会才道:“老杨,我在抗联中虽然年头不少,但除了头两年之外,一直都是负责秘密战线,从没有做过政工工作。你将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我,我真怕做不好。”

    “而且,我们抗联的政工工作大多都是自己摸索的,远远比不上你们在党zhōng yāng亲自领导下的政工工作的力度。你是主力红军下来的,虽是军事干部,但这政治工作怎么做,你也应该熟悉。这政工方面你可得多指点我。”

    听到彭定杰这么说,杨震知道他算是将这个政委的工作接下来了。看了看腕上手表的时间,得到了满意结果的杨震又对彭定杰道:“老彭抓紧时间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一会你处理完这里之后,咱们就出发。”

    彭定杰闻言点点头道:“好,他们也吃的差不多了,我这就安排。尽量争取这些劳工跟咱们一起走。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力量。”

    说到这里,杨震鼓励的拍了拍彭定杰的肩膀,笑了笑道:“老彭,对自己要有信心。只要我们自己对自己有信心,这世上便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到我们的。”

    就在杨震刚要迈出劳工棚的时候,一个刚刚放下饭碗的劳工站起身来道:“长官,你们刚刚的话,俺听到了。俺没有读过书,大道理俺不懂。”

    “但只要是你们打鬼子,就发给俺一条枪。俺们一个村子被抓来四十多人,死的就剩俺一个了。俺回去那里还有脸面去见乡亲们?俺那也不去,只要你们打鬼子,俺就跟着你们。”

    “不是俺们不信你们,不想和你们一起去打鬼子。你们身上穿的都是鬼子皮,虽然说的都是中国话,也给俺们饱饭吃,但俺们到现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是什么队伍?大家都担心你们是二狗子,是故意引我们上钩,好找一个对我们下手的理由。”

    听到这个声音,杨震转过头来看了看这个大约二十一二,虽然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显得很瘦,但却很有一股子jīng神的年轻人,笑道:“我们若不打鬼子,怎么会救你们?”

    “我们穿鬼子的军装,难道就是鬼子或者二狗子?国民zhèng fǔ眼下不发给我们军装,我们又不能去抢老百姓的,再不去抢鬼子,难道你让我们光腚不成?另外,鬼子杀人、抓人的时候需要理由吗?”

    “那好,俺就信你们。长官,请你发给俺枪,俺要和你们一起打鬼子。”这个小伙子听到杨震承认他们是打鬼子的,马上便走到杨震身边要枪。

    杨震对他的要求也没有含糊,直接将站在门外等他的小虎子喊过来,摘下小虎子身上的枪,杨震将枪递给这个年轻人:“既然你想打鬼子,那好,这支枪现在归你了。”

    说罢,杨震又吩咐小虎子教会他怎么用枪,又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之后,便笑笑的走了。他回答了这个小伙子的一个问题,但对于自己部队的番号却避而不答。因为他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自称什么?是国民革命军或是其他的什么番号?

    郭邴勋的动作很快,杨震去看劳工棚的时候,他已经将一切可以带走的东西打包好。丁小三给rì伪军预备的那五挂大车上装满了粮食、炸药、多余的武器弹药以及其他的物资。就是每个兄弟身上也各自背上了三十斤粮食。

    只是在这里缴获的物资太多,除了粮食全部带走之外,还有不少无法携带。便是炸药、**等就剩下了一大堆,其中炸药就足足有一千多斤无法携带。矿山吗,就这东西多。

    看着无法携带的炸药与汽油,若是都烧掉、炸掉感觉到有些心疼的杨震在又打量了一番这里的地形之后,略微一思索,心中便有了主意。与其白白的销毁,还不如废物利用一下。

    明儿鬼子大队便要抵达这里。而这里周围群山环抱,进山的路除了一条修好不长时间的小铁路之外,便只剩余一条土路可以允许大队人马经过。

    那条小铁路是用来向滨绥铁路运送矿石的,运力并不大,无法承担大部队的运送。虽然不过两个中队的rì军,步骑各一个营的伪军,但这人数至少也足足应该有上千人。杨震可以断定,想要进山的rì伪军走的肯定是公路。

    有了这一点认识的杨震,喊过郭邴勋,指着进山的路道:“老郭,这么多炸药还有汽油运不走,你说就扔在这里是不是有些可惜?你看这里的地形,周围都是山,可以容纳大部队的进山公路就这一条。如果我们将所有携带不走的炸药与汽油都埋在这条公路之上,请rì伪军坐坐土飞机怎么样?”

    对于杨震的提议,郭邴勋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的便点头道:“怎么不行,你这建议太好了。不过,老杨我还有一个想法。不单单是公路上,就是那条小铁路上也可以安放上炸药。那么多炸药全都埋在公路上,有些可惜。有个六七百斤炸药,再加上汽油我看足够了。这里都土路,用不到这么多。”

    “这条小铁路虽然没有多大的运力,但我想鬼子不会不利用。就算不能运兵,但运送弹药一类的物资还是可以的。咱们在铁路上也布置好炸药,给他来一个一窝端。”

    “好,就这么办。在炸药的边上,在把缴获的铁钉子打成包捆在一起,增加炸药的杀伤力。反正老彭那里教育劳工也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差布置。反正这里是矿山,最不缺乏的就是工具。兄弟们又都是农民出身,修理地球这事情更是手拿把掐。”

    对于郭邴勋补充的建议,杨震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这条小铁路运兵是不行,但是运载弹药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更何况无论rì伪军会不会使用,炸掉总比留给鬼子掠夺资源为他们战争效力要好的多。

    下了决心之后,便立即开展行动的杨震与郭邴勋兵分两路。在公路之上布置炸药由杨震亲自带队。而在铁路线上安放炸药的任务就交给了郭邴勋。

    杨震并未将所有炸药都埋在公路上,而是将大部分炸药都埋在了矿山本部前得一片大约几百平方米的空地上。鬼子行军抵达到这里肯定是要休整。而这个不比后世那些私人小矿大多少的矿山,除了这一片空地之外,再无足够的空前可以容纳这些rì伪军休整。

    rì伪军只要在这里休整,杨震在这里埋下的近五百斤掺杂了大量铁钉的炸药,以及十余桶汽油、煤油,足够这些rì伪军喝上一壶的了。

    这些炸药的炸点,杨震都仔细算过。一旦起爆,这里周围几百米的范围之内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死角。若是rì伪军都集中在这里,这些足够将一个山头夷为平地的炸药应该可以一次将他们全部的一锅端了。

    而那座可以用来做rì伪军高级军官休息的经典的rì式小楼里,杨震也没有客气,装上了足以将这座小楼炸上天的五十斤炸药。

    剩下的炸药,才被杨震埋到了紧邻这块开阔地的公路之上。杨震心中暗自估算了一下rì军两个中队的编制与人数后,大约的测量了一下距离,才谨慎的将炸药埋下。

    当然开阔地中间的唯一一座水井这么明显的目标,杨震更不会放过。也被他设置了用手榴弹和剩余的两个地雷设置成的诡雷。rì伪军一打水,想不拆中他设置的地雷也不可能。

    而所有的起爆点,被设置在了距离开阔地大约一百余米,位于本部小楼后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包上。所有的导线都被他埋在了地下,并并做了巧妙的隐蔽。好在缴获的导线足有上千米,够他使用了。

    也算是天遂人意,这里使用的**都是瞬发电**的,导线埋在地下根本就不成问题。若是使用导火索,可就要费上一番手脚隐蔽了。

    在将炸药埋藏点jīng心伪装之后,杨震又将那三个被击毙的鬼子矿山董事的尸体,以及那二十几个伪jǐng察的尸体,巧妙的设置成一个诡雷。只要一搬动这些尸体,隐藏在尸体下边的手榴弹就会爆炸。而这声爆炸,便是起爆的信号。

    待布置完一切之后,看着自己布置的从外表看来几乎看不出人任何痕迹的炸药埋藏点,杨震微微显得有些满意的对已经在铁道上安置完炸药赶回来的郭邴勋道:“这下炸药的当量与炸点我都jīng心的算过。只要小鬼子踏上这里,就算来个千把人,都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看着杨震的布局,郭邴勋暗赞之余也不禁有些纳闷的道:“老杨,你这手是那里学来的?你这埋藏点布置的要是不知道底细的人,根本就看出来这里曾经动过手脚。”

    对于郭邴勋的疑问杨震笑笑却是岔开道:“只可惜,这里都是普通的硝铵炸药。要是换上威力再大些的鬼子制造的下濑炸药或是黑索金,至少可以节省下三成的炸药。”

    说罢,杨震抬起头看了看已经将工棚内所有劳工全部带出,已经集合完毕的彭定杰,将那张从矿上缴获的地图以及一张rì文地图交给郭邴勋道:“老郭,你带着兄弟们以及物资先撤,我留下给鬼子放一朵烟花瞧瞧。咱们在大青顶子山一带汇合。”

    “老郭,你带队向大青顶子山撤退的时候,把黄大力带上,前边一定要多放尖兵。我担心的是鬼子这次采取的是东西对进的战术。调动哈尔滨地区的rì伪军与牡丹江地区的rì伪军东西夹击我们。”

    “你们带着马车先向北,待距离滨绥铁路十公里左右的时候,将马车丢下。将马匹卸下来,改为驮运。如果带不走就算丢掉一部分也可以。但马车绝对不能一起进山。”

    “马车的目标太大,很容易暴露我们的行踪。就是那五匹马,等到了必要的时候也要放弃。这些马匹不是战马,没有经过训练,很容易受到惊吓,会暴露我们。”

    “这一带虽然虽然是山高林密,但却位于滨绥铁路、长图铁路、牡图铁路三条铁路之间,回旋余地太小,也方便rì伪军调动兵力。鬼子不可能只调这一路来清剿我们,所以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另外,那一带也许会有抗联活动。你到那里之后,一定不要与他们起摩擦。如果遇到抗联,就让老彭出面。他是抗联出来的,对抗联的了解比我们多。至于其余的事情,等我到了以后再说。”

    “好,我会多加小心的。老杨,你也要尽快的赶上来。我在大青顶子山等你,我们不见不散。”虽然与杨震在战场上协同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但郭邴勋已经渐渐习惯了杨震一旦下决心就不会更改的xìng格。

    知道杨震一旦决定了的事情,便轻易不会更改的郭邴勋也就没有在这个事情上过于争执。在向杨震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将李明瑞留下之后,郭邴勋只是说了一句:“保重”,便带队出发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