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敌情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行动虽然进行的出奇顺利,但杨震并未敢放松。周围敌情不明,rì军动向至今无法掌握,是杨震现在心头最担心的事情。在那个丁小三的口供未出来之前,他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对于外边传来的惨叫声,杨震恍若未闻。对于他来说,现在的rì军动向比什么都重要。若是暴力能最快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那么干吗不用?自认不是君子的杨震,没有那么多的忌讳。

    接到山下已经搞定的通知后,没有丝毫耽搁,便立即带着所有的人赶过来的郭邴勋、彭定杰在杨震走进这栋rì式建筑不久,便来到了杨震的身后。

    正盯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地图仔细观察的杨震看到他们进来后,指了指墙壁上挂着的地图有些感慨的道:“你们看,小鬼子真是狼子野心。这幅地图之上几乎将整个东三省的矿产资源全部标了出来。”

    “而这上边标的勘察时间,最早的甚至在晚清末年。而其他的,则大部分都是九一八事变之前的。这上边甚至连预计储量,远景储量也都标了出来。”

    郭邴勋与彭定杰走到地图前,顺着杨震的手指仔细看了看地图后,郭邴勋才先开口道:“老杨你也不用太感慨。这小鬼子惦记东北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小鬼子为人虽说骄横,但有一点却是很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的。那就是做什么都一丝不苟,而且极为jīng细。”

    “老杨,你别小看这张地图。弄不好这是小鬼子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心血。只可惜,东北这么好的资源却沦落成为鬼子进攻我们的帮凶。大好河山沦落到异族手中,真叫人心痛。”

    就在杨震刚要答话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叫。而与喊叫声相伴一起传入三人耳中的是一阵阵撕扯的声音:“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是被他们抢来。你们这些土匪、流氓。”

    听到有女人的喊叫声,杨震皱了皱眉头走到门外,只不过出现在他眼前的情景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出了门的杨震一眼便看到两个兄弟正使劲的拽着一个五花大绑,可身上还穿着一身新娘子衣服,正连蹦带踹的女人。

    见到这副情景,杨震身边的郭邴勋开口有些怒意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先放开她。你们怎么想起捆一个女人,这像什么话。我们不是土匪。”

    “回郭长官的话,我们刚刚在搜查这里的时候,在一间房子内发现了这个女人。她身上的绳子不是我们捆的,我们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被捆着。本来我们想把她放开,可您也看到了。这个女人一见我们接近她便连踢带咬的。您看看我手腕上的牙印,要不是我手疾眼快,捏住了她的下巴。好吗,我这差点就丢了块肉。我们那里还敢松开她。”

    说罢,说话的这个兄弟抬起手来,让郭邴勋看了看他手腕子上一道深深的牙印,以证明自己此言不虚。

    看到这个兄弟手腕上的牙印,再看了仍在死命挣扎的那个女人,心中不禁一寒。这个女人漂亮是真漂亮,可这xìng子也真够烈的了。这还没有搞清楚原因,上来就连踢带咬的。好家伙,这牙印咬的,真像这个兄弟说的,要是再使点劲就咬下一块肉来了。

    只是这个女人该怎么处置,郭邴勋犹豫了一下,还是示意那两个弟兄先将这个女人放开再说。人家一个大姑娘,虽说不是自己捆的,但毕竟还是被捆着,还是放开的好。

    那里知道他这一番好心,人家根本就不领情。被放开的那个女人非但没有半点谢意,反倒气鼓鼓的看着面前的杨震与郭邴勋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穿着rì本人的衣服?”

    对于她的话,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的杨震根本就没有搭理她,而是转过身进到出来的那间屋子,将墙上的地图摘下,仔细的叠好收了起来。

    看着他的动作,一直在观察这副难得上边标了中文的地图,始终没有出去。虽然不是军用地图,但好在聊胜于无的彭定杰笑道:“老杨,你手中不是有原版的rì军军用地图,还要这张民用地图做什么?”

    “老彭,这张地图虽是民用的,但jīng度却比我们使用的一些军用地图还jīng确。你看这上边的比例尺、等高线,若不是上边标着整个黑龙江地区的矿产资源,我还真以为这一副军用地图。”

    “这张地图尽管在现在暂时还用不上,但在不远的将来,在必要的时候,也许还是有用的。到时候,虽是只是一张民用地图,但有总比没有要强得多。”

    小鬼子做事的jīng细程度,就算是杨震也不得不佩服。这张地图,jīng确度甚至不输于杨震在后世见到的中国人自行绘制的黑龙江省军用地图。要知道,这只是一副普通的rì本人绘制的民用地图。

    杨震在感叹rì本人在做事仔细方面绝对可以成为中国大部分人的老师之余,也在担心后世的大庆油田会不会此时被rì本人发现?尽管至少在这张地图上还没有标出来,但不代表rì本人没有发现。

    杨震不敢想象一旦rì本人真的在东北发现石油这个被称为现代战争最重要粮食的资源,这个时代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结局?自己原来所知的历史会出现什么样的偏差。后世看过不少穿越小说的杨震,不敢肯定自己的到来会不会改变这个历史。

    苦思了一阵,也没有得出头绪的杨震干脆就不想了。转过头对彭定杰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告诉兄弟们马上准备饭,吃完饭后马上撤离,鬼子大部队正在往这里赶。”

    “你放心,刚刚在你发呆的时候,虎子进来汇报,兄弟们都已经吃上了。这里的鬼子很客气,晚饭提前就帮咱们准备好了,还很丰盛,是鸡鸭鱼肉都有,兄弟们自己都不用做了。老杨,咱们也去吃饭吧。你这一晚加一白天比谁都辛苦,再不吃饭,再把你累垮了。”

    听到吃饭的事情,彭定杰微微一笑,黄大力说的没有错,这里的伪jǐng察与鬼子正摆流水席。刚刚枪声一响,连厨师带客人短时间之内跑了一个jīng光。这刚刚摆上桌,还没有动的酒菜倒是便宜了自己这些人。

    听到连自己做都不用做了,杨震微微笑了笑道:“好,去吃饭。不过有一点,告诉兄弟们谁也不许饮酒。看来这次黄大力的表现还不错,给咱们找了一个免费吃酒席的地方。”

    正准备去吃饭的杨震,刚刚走到门口,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喂,我说你放不放我走啊。那个姓郭的说,你是他们的头领,只有你点头,他们才能放我走。”

    听着这个女人的动静,杨震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在和自己说话。除了那匹小烈马之外,这里现在恐怕也没有别的女人了。

    杨震转过头看着这个漂亮但却泼辣的女人,沉默了一下才道:“放你走可以,但是必须得等我们离开的时候才能放你走。至于现在,还不行。”

    “小张,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哈尔滨读书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这样的一副打扮?”杨震的话音刚刚落下,走在他身后的彭定杰在打量了一下那个女人之后,语气有些惊喜的道。

    那个女人听到眼前这个穿着rì本人衣服,但却说中国话的家伙背后的人中,居然有人认出自己,连忙上前毫不客气将杨震推到一边,看到彭定杰也不禁惊喜的道:“老彭,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和这帮胡子混到一起了?他们是什么人,怎么穿着rì本人的衣服,还说着中国话?”

    说道这里,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老彭,你们的部队不是投敌了吗?你和他们混在一起,难道你做了叛徒?这些人都是伪军?我说怎么你们师投敌后不久,鬼子就在哈尔滨大搜捕,我们许多同志都被捕,原来是你出卖了地下党的同志。你这个叛徒,亏赵总指挥还那么信任你。”

    彭定杰听到这个女人这么一说,心中在震惊哈尔滨的地下组织遭到破坏的同时,也不禁想到,恐怕有的人会将哈尔滨的地下组织遭到破坏的事情,归咎到自己头上。

    谁让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连在一起,而自己又是自己部队中唯一一个与哈尔滨的地下组织有联系的人。自己在被出卖之前的头三天,还去过哈尔滨为抗联筹集过一批药品。

    自己从被出卖到现在也不过月余时间,哈尔滨地下组织就遭到破坏,肯定会有人认为是自己叛变了,才出卖了地下组织。毕竟自己部队那些不肯投降的人都被杀了,只剩自己一个还活着。原来是失踪,但现在自己是活着。

    想到这里,彭定杰不由的一脸苦笑对着杨震道:“完了,老杨,我这下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组织上一定是以为我叛变了,出卖了同志们。”

    听出彭定杰语气中的沮丧,杨震拍了怕他肩膀道:“老彭,放心,这事情不是说不清楚。哈尔滨的地下组织被破坏,只能说明他们那里出了叛徒。只要有叛徒在,那就有踪迹可以查的。”

    “况且,还有我们这些兄弟为你作证,你怕什么?你在那个魔窟中的表现,我们大家谁不清楚?好了,不要在担心了,先去吃饭。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想会有解决的时间的。”

    说罢,杨震抬起头对着那个一脸愤怒的望着彭定杰的女人道:“是不是叛徒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这需要时间与真相来考验。”说罢,杨震不在搭理她,拉着彭定杰的手走了出去。

    “喂,你站住,你给我站住。你,你一个汉jiān,你张狂个什么劲。”看到杨震不搭理自己,还把彭定杰带走了。那个彭定杰口中的小张,急的直跳脚。一直跟在杨震身后的小虎子看到她这副样子,差点没有笑出来。

    离开这个女人有一小段距离,杨震才问彭定杰道:“这个疯丫头是做什么的?难道你们的地下党都是这个样子的?要都是这么毛毛躁躁的,难怪会被鬼子破坏。她也不想想,咱们要是特务、伪军还容得了她?早在你认出她的时候,就把她抓起来了。”

    “她叫张婷,是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学生。不过我认识的她,可不是这样。以前几次接触,表现的都挺沉稳,也挺jīng明能干的。今儿这么变得这么急躁?”

    “她是组织上特别安排考进哈尔滨医科大学的,是准备为抗联培养的军医,也是哈尔滨医科大学党支部的委员。我之前与她是单线联系的,我们抗联三军不少药品都是她弄出来的。”

    “你知道鬼子对药品,尤其是治疗枪伤的药品,一向控制极严。若无一个jīng明能干的内线,我们根本就弄不出来。今儿她究竟是这么了?还有她不是在哈尔滨读书吗?怎么会出现在阿城这个小矿上?”对于自己口中这个张婷今儿有些出奇,甚至是幼稚的表现,彭定杰也感觉到很奇怪。

    听罢彭定杰对这个女人的评价,杨震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自己不远处,此时正气鼓鼓的盯着自己看的那个什么张婷,笑了笑道:“这只有你自己去问她了。”

    彭定杰闻言苦笑道:“她现在已经给我扣上了叛徒的帽子,我想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算了,等事情真相大白之后再说吧。至于她,你也别难为她,等咱们离开的时候,放她走就完事了。”

    听到彭定杰不想在深谈,杨震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劝解。他知道这种事情再真相没有出来之前,解释是解释不清的。

    本来准备去吃饭的杨震这饭到底还是没有顺当的吃成。就在拉着彭定杰的杨震还没有走到开饭的地方,一手拎着那位这里的jǐng察所长兼今天新郎官丁小三的李明瑞走了过来。

    看着被揍的满脸是血,鼻青脸肿的丁小三,急于得到敌情动向的杨震也就顾及不到吃饭了。让彭定杰带着小虎子先去吃饭,顺便将郭邴勋唤来后,杨震便示意李明瑞将丁小三带进自己刚刚出来的房间。

    在赶走执意不肯的小虎子后,杨震坐在房间内的一把椅子上,看着堆在自己眼前的丁小三道:“想明白没有?想明白就说吧。若是没有想明白,你就再和我们这位兄弟好好的单独谈谈。”

    “想明白了,小的早就想明白了。爷爷,您问什么,小的保证有问必答。若是小的撒一句谎,您就活剐了小的。”听到杨震的问话,想必在李明瑞手中吃了不少苦头的丁小三连忙带着哭腔回答。

    看着哭丧个脸的丁小三,杨震一改刚刚脸上的微笑,严肃的道:“你说鬼子大部队明天到。我问你,明天到这里的鬼子有多少?什么时候到?他们是那支部队的,要去什么地方,执行什么任务,让你准备多少粮食?”

    “回爷爷的话,小的今儿上午接到的阿城宪兵队的电话,说明天上午,有两个中队的太君,啊,不,是鬼子,要从哈尔滨到这里清剿一些偷袭了哈尔滨的抗联。”

    “具体的时间没有说,至于要去什么地方,也没有告诉小的。只是告诉小的,让小的准备一千斤粮食,五挂马车,配合他们进剿。说是具体任务,等明天他们到了再说。还告诉小的,这次进剿以皇军,不,是鬼子为主。**方面,只有步骑各一个营配合鬼子对这一带的山区进行封锁。”

    “阿城宪兵队还让小的为那些鬼子带路,说是抓到那些暴徒赏五百国币,击毙一个赏一千。若是本地jǐng察所抓获那些暴徒,不得审讯,直接送交鬼子。”

    “小的刚刚撂下电话的时候还纳闷,往rì里与抗联作战,一般都是抓到活的,赏的比打死的多。这次怎么颠倒过来了,打死的赏的反倒比抓活的多。”

    想必在李明瑞手中是吃足了苦头的丁小三倒是没有丝毫隐瞒,更是老实之极。杨震问什么便交待什么,连一丝滑头都不敢耍。

    听到丁小三的供述,杨震心中暗暗的点了点头后又道:“这次进山的鬼子就是从哈尔滨来的这两个中队,再没有其他鬼子了?还有现在滨绥线上情况怎么样,有多少鬼子?”

    “爷爷,这小的就不知道了。小的只是一个jǐng察分驻所的所长,您问的这些机密的事情小的实在不知道。不过滨绥线上的情况小的倒是知道一些,今儿上午,滨绥线已经全线戒严。原来守备铁路的jǐng察与**都被鬼子正规部队给换了下来。现在铁路上全都是鬼子。”

    说道这里,丁小三抬起头看了看杨震,艰难的咽了咽唾沫才道:“不过,这些都是小的听想要过铁路,但都被挡了回来的村民说的。具体的情况,小的没有亲眼看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