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补给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五道岭铁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杨震正举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这个不大的铁矿。黄大力没有说错,从这里所有设备至少还是九成新的程度来看,这个铁矿应该是刚刚投产不久。

    尽管此时的天sè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但铁矿上的灯火通明却给了杨震极大的方便。望着镜头内热闹,几乎是毫无防备的铁矿,杨震心中却又有些犹豫。

    自阿什河一战后,在加上渡河之后整rì盘旋在自己头上的那几架飞机,这支孤军的所有行动几乎都已经失去了隐蔽xìng。此时的rì军就算闭着眼睛都能猜测到自己的目的地。

    rì军参谋的战略眼光虽说不怎么高明,但可没有几个是废物。自己下一步可能的行军路线,恐怕此时应该已经清楚的标在rì军的作战地图之上了。

    就算自己这支部队的实力在弱,可鬼子也不会托大到如此。这周边的据点就算不戒备森严,可也会做足jǐng备。自己为了避免惊动鬼子,甚至连一个大一点的村庄都不敢进。

    这个铁矿虽然不是进山的必经之路,但目标明显,怎么会一点防备都不做,还这么大张旗鼓的请客?难道这是一个引自己上钩的诱饵?

    这铁矿周围可都是山,虽然不高,但植被良好,隐藏大股部队可不是什么难事。从地图上看,这里距离滨绥线的小岭站不过十三公里,距离阿城县城也不过四十五公里,鬼子从铁路方向调兵很容易。自过阿什河以来,除了那几架飞机,到现在即没有看到鬼子追兵,也没有看到堵截的rì伪军,难道是鬼子在这里等着自己?

    这里虽是山地,但山不高,又背靠平原,属于浅山地区。一旦鬼子拿这里做诱饵,引自己上钩,按照这里的地形来看,这再突出去的希望,几乎是渺茫。

    可让对于急需补给已经超过一切的杨震又有些犹豫不决的是,望远镜里面热闹的情况怎么都不像是鬼子给自己下的套。

    也许是看出杨震有些犹豫,一旁同样举着望远镜在观察的郭邴勋道:“老杨,下决心吧。自过了阿什河后,鬼子到现在还不见动静,他们应该是在调集兵力。今后咱们还不知道要面对多少苦战、恶战,这兄弟们肚子里没有食可不行。”

    “老彭说过,鬼子采取归屯并户的法子,将山中的百姓都迁了出来。我们这一进山再想补充物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就算这是一个诱饵,我们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面钻。否则兄弟们真的就没有战斗力了,部队就真的要饿垮了。”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杨震咬咬牙道:“我带着李明瑞和二十个人下去,你和老彭带着部队在后边支援。如果那里真的出现异常,有埋伏,你们不要管我们,直接向东南方向撤。只要钻进老林子里,鬼子再想找我们就难了。记住一定要把部队保住了。”

    对于杨震的部署,郭邴勋摇摇头道:“不,老杨,我带人下去,你在后边支援。这支部队没有我,还能存活下来。若是离开了你,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你的身手比我强多了,有你在,这支部队才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不,老郭,还是我去。你都说了我身手好,一旦有异常,我可以杀出来。还有,我懂得rì语,可以应付一阵子。别在争执了,我去,就这么定了。”

    说罢,杨震不待郭邴勋回答,便站起身喊过李明瑞带上二十个老兵下山直奔铁矿而去。

    下了山,杨震回头看了看部队隐蔽的那座控制了整个进山道路的小山头,转过头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鬼子的中佐军装,命令身后同样是身穿鬼子军装的那二十个老兵也整理一下,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邋遢,最起码猛地看起来的看起来像是鬼子的正规部队后,便走向了正是热闹之极的五道岭铁矿。

    一路走,杨震一边仔细的观察周边的情况。让他感觉到意外的是,这一路之上居然连一个伪jǐng察都没有看到,只有来来去去的被迫前来贺喜,脸上见不到一丝喜庆,只有愁眉不展群众的时候,杨震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些百姓,脸上有麻木、愤怒,但却看不到紧张。走路的时候,虽然显得来去匆匆,但不是慌张的那种。这证明了,这里是真的没有鬼子的大部队。否则这里的百姓,不可能还这么才沉着。而且从路上百姓的穿着打扮,以及走路的姿态来看,杨震可以断定这些人就是普通的百姓。

    不过杨震没有想到的是,他自己的出现却是打断了这些百姓的平静。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队rì军,刚刚还显得很平静的百姓,虽然不说是鸡飞狗跳,却也慌乱起来。

    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一队皇军,很明显这里的伪jǐng察没有任何的准备。因为这位接到报告后急着跑出来的那位jǐng察所长身上穿的还是一套长袍马褂。想必是刚刚放下酒杯的他,嘴里的酒气能把人给熏昏。

    看着这位身上穿的到有几分像是新郎官打扮,自我介绍是这里jǐng察所长的人,杨震没有言语,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他这一皱眉头,倒是把那位jǐng察所长的吓得够呛。刚刚还迷迷瞪瞪的酒都醒了一半。连忙点头哈腰的道:“太君,您什么时候到的,这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这个不是说,不是说皇军大部队明儿才到吗?”

    尽管内心中对这个点头哈腰,脸上笑成了一朵花的汉jiān厌恶至极,但从他口中得到的消息对于杨震来说却是很重要。这个家伙将自己当成了真正的rì军,而且说大部队明儿到。

    如果这个家伙说的是真话的话,也就意味着明天,会有大队的rì军抵达。至于这些rì军抵达的目标是什么?对于杨震来说,他不认为除了自己这些人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选。不过有一点,杨震是可以放心了。至少今天在这里,自己是安全的。

    见到杨震沉默不语。这位喝的满脸酒气,虽然酒被杨震的突然到来吓得醒了一半,但仍旧处于半梦半醒中,压根就没有想过眼前这位皇军的中佐居然是赝品的jǐng察所长,唠唠叨叨一大堆后才想起来这位太君好像听不懂自己的话。

    总算想明白了jǐng察所长,连忙让一直跟在他身边,一个喝的比他还高,此时走路都直打晃的伪jǐng察赶快回去将矿上三个jīng通汉语的rì本董事请来一个。

    处于酒醉之中,外加处于对皇军意外来临的惊恐之中的他忘记了,一般皇军出行身边都是带着翻译或是伪军的。尤其这位中佐一级的他眼中的大官,出行居然没有带翻译,这根本就不正常。

    实际上这位jǐng察所长此时若是清醒,尽管现在是天黑,但在灯光的照shè之下,也很容易便看出不对来。

    杨震身上虽然穿着rì军军装,但连续的行军作战,让他身上的军装早就显得污秽不堪。身上虽然没有杂草一类的杂质,但尘土还是有的。若是仔细瞧,更有几处还有着不太明显的血迹。身上更没有带一般rì本军官最显著的标志“军刀”。

    至于他身后的那些rì军士兵,虽然军姿站的笔直,打眼一看到有几分关东军骄横的气质。但身上的军装同样污秽不堪,大多数满身尘土、血迹。身上的军装更是七短八长没有几个合身的。

    没有办法,这小鬼子的身高实在是不算高。那个基地中库存的rì军军装虽然有不少,但合身的真不多,当初郭邴勋也只能让大伙对付穿。总不能大家都穿着囚服到处跑吧。

    只可惜,这位处于半梦半醒中的jǐng察所长只顾着大拍这位他很少见到的皇军大官的马屁,却没有仔细观察。但凡只要他清醒一点,想必以他与抗联打过这么多年交道的经验,应该会看出来不对来。

    命人去请那三位jīng通汉语的rì本人董事的这位jǐng察所长,在那三个人来之前,只是谨小慎微的站在杨震身边陪着笑脸。尽管处于酒醉之下,但屈居在rì本人多年的yín威之下,他仍旧是连大气也不敢喘。

    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浓重酒气熏的直难受的杨震也就没有跟他犹豫,语气尽量显得生硬的道:“你的叫什么名字?你在做什么?这个时候,你身为jǐng察所长这个时候居然带头饮酒?难道你没有接到上司的命令吗?你的良心的坏了。”

    他这么一说,那个没有想到这位太君居然还懂得汉话的jǐng察所长被他吓得差点没有直接堆了。一般从rì本人口中说出良心大大的坏的话,这个人的结果都不怎么样。

    与这些皇军打了多年交道的他,知道rì军一向军规极严,对违反命令的人,尤其是满洲国人处置极重。自己临战之前大量饮酒,这在rì军中是极为严重的事情。要是这位大太君真的发怒了,那自己这条小命可就真的交待了。对于一个少尉就可以指挥伪军一个营的伪满军与伪jǐng察来说,杨震这个中佐在他们眼中算得上是大太君了。

    好在有矿上三个也是从关东军退役,其中还有一个是大佐的rì本董事做后台,怕归怕,但这个jǐng察所长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回太君的话,小的叫丁小三,是这里的jǐng察分驻所所长。今儿是矿上藤田二郎董事的生rì,小的们这是帮着藤田太君庆生。”

    “还有小的一直是光棍,没有成亲。这不好不容易说了门亲事,今儿是搭藤田太君的顺风车,借着藤田太君的喜庆,成亲。想要沾沾藤田太君的福气。所以饮了些酒。还请大太君见谅。哦,对了阿城宪兵队今儿派来的河源小队长现在也在里面。您里面的请?”

    “请太君放心,小接到阿城的电话后,便已经按照上峰的要求,为进剿那些胡子的太君准备好了粮食和所需要的物资。只是小的万万没有想到太君来的这么快。”

    尽管想问问眼前这位皇军的大官究竟是那一部分的,但下午接到阿城宪兵队电话,知道要有大批皇军经过这里进山剿匪的他,到底还是没有敢问出来。

    这个家伙为什么饮酒,还喝成这样,对于杨震来说,并不重要。对于杨震来说,有的事情等一会再问也是可以的。既然已经清楚了这里没有鬼子大部队,那么也就该动手了。

    虽然这个家伙没有明说这里有没有rì军,但杨震从他口中泄露出的只言片语已经判断出这里至少是现在没有鬼子的大部队。否则这个家伙那里敢喝成这个样子。

    对于这个家伙的邀请,杨震摆摆手:“既然是事出有因,皇军就不在追究了。你的,马上把你的部下全部集中起来,皇军的要点验。明天的协助皇军进山清剿土匪。”

    听到杨震不在追究,丁小三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后,连忙点头哈腰一边还以为自己的那三个rì本后台硬实,才让这个太君不追究自己。一边赶快的命人将自己那些个部下集中起来。

    他酒喝的多了,可这里的人却没有都喝多。他没有看出杨震与身后的那些伪装的rì军身上的不对,可有人看了出来。

    就在那二十多个喝的东倒西歪的jǐng察勉强按照杨震的命令站好队的时候,从屋子里面匆匆出来了三个身上穿着已经摘下军衔,领章的军便服的rì本人。一看到眼前的这些皇军士兵,这三个虽然也没有少饮酒,但却没有喝多的rì本人一眼就看出来不对了。

    “八嘎,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胆大包天的冒充皇军。丁桑你的马上带人将他们统统的抓起来。他们的不是皇军,是土匪冒充的。”三个rì本人中的年岁最大的那个人,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杨震,马上就要掏枪,并对着丁小三怒道。

    可惜,他的jǐng惕xìng虽高,但反应还是有点太迟了。就在他的手枪还没有掏出来之前,一声清脆的枪响,在他脑门上稳稳的开了一小洞。

    手急眼快没有给他机会抢先开枪的李明瑞在撂倒他之后,并未停手,连着两枪将在他旁边的另外两个rì本人全部顺势除掉。而站在杨震身后,看似平静实则早就做好战斗准备,手中的步枪保险都是开着得二十个兄弟马上便上前将那些听到枪声之后,还在目瞪口呆的伪jǐng察缴了械。

    听到枪声之后,剩余的酒劲早已经烟消云散的丁小三反应倒是极快。见到自己的三个靠山被人家给崩了,自己的部下又被缴了械,马上便知道自己恐怕是遇到了电话中上级通报的那些所谓胡子。

    再看看顶到身上的雪亮的刺刀。心中暗自后悔自己大意,却也知道保命第一的这位jǐng察所长马上便毫不犹豫的跪倒磕头道:“好汉、好汉,小的实在不知道好汉爷爷驾到,求好汉爷爷饶命啊。”

    “小的上还有七十老母,下有还几岁的孩子嗷嗷待哺,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才不得已穿上这身皮的。小的可从未做过什么坏事啊,求好汉爷爷饶命。”

    听到丁小三求饶的话,旁边刚刚击毙了三个看出不对rì本人的李明瑞噗嗤的乐了,用从那个rì本人身上搜出的手枪拍了拍他的脸笑道:“你小子不是一直光棍,今儿才成亲吗。你那里来的嗷嗷待哺的孩子?这就算现生也来不及了吧。”

    李明瑞和他开着玩笑,可杨震却没有时间陪他在这里闲扯。厌恶的看着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的这二十几个伪jǐng察,打发人回去将山上的郭邴勋与其余兄弟们喊下来之后,杨震对着还要继续调侃他的李明瑞道:“你带着几个兄弟去审讯一下这些人,我们需要情报了解鬼子下一步的动向。刚刚他的话你也听到了,记住,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结果。”

    听到杨震允许他可以采取任何手段的话,李明瑞高兴,不,甚至有些兴奋的道:“好嘞,总指挥您就等好吧。我保证让他连他祖宗叫什么名字都给我吐出来。”

    看着兴奋的李明瑞,杨震摇了摇头,没有搭理他,迈步走进了听到枪响之后,已经空无一人眼前这处rì式建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