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何去何从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沉默良久,郭邴勋抬起头对杨震道:“老杨,既然你下了决心,我服从命令。我说过了,今后一切服从你的指挥。既然你能带着所有的兄弟们冲出来,我相信你会领着兄弟们走上一条光明大道。”

    说道这里,郭邴勋抬起头来看着杨震道:“但老杨,我认为现在我们还是暂避敌人锋芒,不要强行穿越滨绥铁路为好。正像你说的,我们现在没有能力与鬼子打一场硬碰硬的战斗,无法突破鬼子对铁路的封锁。”

    “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是我们一直向东,直插珠河一线的为好。滨绥铁路以南对我们来说虽然回旋余地比不上路北,但这里人烟相对北满来说也要密集一些。那里的地形属张广才岭,山高林密,向南可以直达长白山,向北同样可以抵达兴安岭。”

    “只要我们休整一段时间,恢复了元气再向北不迟。我就不信,他鬼子能将整条滨绥线封锁的严严实实?现在我们没有时间去寻找鬼子封锁线的薄弱之处,但不代表我们以后没有机会。我们现在不是和鬼子硬拼的时候,这你刚刚已经说过了。”

    对于郭邴勋的分析,杨震凝视地图良久才点点头道:“好,就按照老郭说的办。先休整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在寻机向北发展,争取找机会与抗联三军汇合。”

    杨震看看了手表,又抬起头看了看已经微微有些发暗的天sè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一会黄大力回来我们就出发。”

    下定决心之后,杨震转过头将李明瑞招呼过来道:“李明瑞,你在石井四郎那里摸了那么多的钱是不是改贡献出来一些,以便我们进山之前能买上一些粮食?现在除了你,我们可都是穷光蛋了。”

    “杨长官,看你说的。我弄得那些钱本就是为了大伙弄得,要不在这荒山野地的,我弄他们干什么?这东西又不能当做饭吃。”对于杨震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语气,李明瑞连忙解下腰间盘着的一个包袱,放放在杨震的面前。

    杨震接过包袱后只是掂量、掂量,也没有打开看,便丢给了彭定杰道:“老彭,既然你在这里打过游击,那就你比较熟悉。一会进山之前,想法子买些粮食,哦,还有锅、被服、尤其是盐,不要心疼钱。”

    “兄弟们就身上鬼子这身衣服。山里夜间寒气重,兄弟们又是初来乍到,不适应,千万不能让兄弟们冻到。咱们连一个军医都没有,就算手中有不少缴获的药品,可没有医生也不行。我们再也承受不起任何无谓的损失了。”

    “好,一会我就去办。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前边应该还有两个比较大一些的村子,弄到足够的粮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这被服有些麻烦,鬼子对物资控制极严,这里又是山区,再加上鬼子采取的归屯并户的手段。想弄到足够的被服与盐,尤其是盐,恐怕不太容易。”对于杨震要买粮食的要求,彭定杰答应的很痛快。但对于其他的物资,却是有些挠头。

    看着有些为难的彭定杰出,杨震叹了口气道:“老彭,想想办法。手中有钱,东西还是能买到的。有些人既然为了钱,连祖宗都不要,我想为了钱偷着卖些违禁物资,还是有人敢做的。这些都是rì元,在那些人的眼中还是好东西。”

    在东北与rì军作战多年,与鬼子、汉jiān打过无数次交道的彭定杰那里不知道杨震说的是实情。知道事态严重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道:“好吧,我想想办法,不行就找那些地主、大户人家,打打秋风。尤其是那些汉jiān的家属,他们关系多,从他们手中应该能弄出来些。要是我们在珠河的地下组织没有被破坏,我又何苦犯愁?”

    听罢彭定杰的感叹,杨震没有答话,而是站起身来,望着夕阳余晖下的不远处的山峰,心中一阵默然:“没有了群众基础,没有了老百姓的支持,在形势要比关内严峻的多的多的东北,这样一支孤军的生存形势将要严酷的多。”

    “没有了老百姓的支持,也就等于没有了情报来源、没有了兵源、没有了物资的补充等等所有的一切。而自己这样这一支孤军,没有了这些也就没有了生存的基础。”

    “可难道说这些由关内各地移民而组成的,东北的百姓真的象后世网上所说的那样,对国家没有归属感?宁愿当鬼子奴役下的奴隶,也不愿意奋起反抗?”想起今儿黄大力的遭遇,杨震心中不由的一阵阵难过。

    “不,东北的百姓绝对不会就这么甘心当亡国奴的。是没有人能够带给他们希望,没有人能让他们看到希望,才让他们彻底的丧失了信心。”

    “东北军不战放弃东北,撤进了关内。曾经看起来很强大的抗rì义勇军辉煌不过几年,也相继失败了。抗联的部队聚了又散、散了又聚,除了开始的几年,始终无法真正的做大、做强。”

    “虽然消灭、牵制了大量的rì伪军,但因实力所限,大多数时间始终被阻挡在深山老林之中,终究没有能改变大局。正是没有人能给东北民众希望,才使得东北民众丧失了战斗下去的jīng神。”

    杨震不相信东北民众就愿意在rì寇的铁蹄之下,甘愿做顺民。若是东北汉子真的那么没有血xìng的话,十年之后横扫了大半个中国,被人称为东北虎的四野又是哪里来的?没有血xìng的话,以东北汉子为主的抗联又如何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坚持战斗了整整十四年?

    “不,只要给东北民众心中以希望,他们会重新树立起坚定的信心的。上天既然让我来到这里,我就一定要用尽全力去改变这个历史。给东北这三千万同胞以希望,让东北这三千万父老乡亲,摆脱任人奴役的命运。”

    看着杨震突然的失神,郭邴勋与彭定杰没有打搅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他们不知道此刻杨震心中在想着什么,但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之前表现的近乎于神一样的人,一定是在做一个最艰难的选择。

    杨震的失神并未持续多久,就在二人准备上前唤醒他的时候,杨震的眼神却突然散发出一丝他们从未见过的坚毅光芒。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郭邴勋与彭定杰二人,杨震语气坚定道:“我不管形势多么的恶劣,局面多么的严峻。我只知道我们来了,这里就不会再成为鬼子的太平地。”

    “我们不仅仅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更要发展壮大。我们不仅要消灭、牵制住东北的rì军,配合关内战场的作战。我们更要给东北这三千万骨肉同胞以希望,让他们看到我们能最终战胜鬼子的希望。”

    “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在这场决定两个民族命运的生死决战中,只有我们中华民族才会是,也必将是最终的胜利者。”

    杨震脸上突然显露出自信的神采,却不知为何让郭邴勋与彭定杰也同时突然生出了一股子莫名的自信来。杨震口中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正是这个我们给他们带来的无限的自信。

    杨震的话音落下之后,郭邴勋与彭定杰并未接下他的话,而是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站立望着已经不远的群山。在他们身后,听到杨震的那番话的所有兄弟也静静走到他们的身后,肃立望着看向面向东方的这三个无形中已经成了带头人的三人。只是这片刻的宁静并未能持续太长时间,便被侦察回来的黄大力给被打破。

    看着有些兴奋的黄大力,杨震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想不明白这个总是克制不住自己,xìng格还有些大大咧咧的家伙,是怎么干侦察兵这种细致活的?还混到成侦察排长。

    这次不知道从那弄了一身叫花子衣服的黄大力见到杨震三人都在,便连忙道:“杨连长,您让我出去侦察敌情,为大伙开路。可我想,兄弟们这一天水米没有打牙了,这又是行军,又是打仗的,兄弟们肯定现在都饿的有些受不了了。”

    “我这一路上一边侦察敌情一边就琢磨,侦察敌情是重要,可也得给兄弟们弄点吃的不是?这也算是搂草打兔子吧。我知道咱们的口音跟这里对不上,便一路装成要饭的哑巴。想看看在什么地方能给兄弟们弄些吃食,至少给兄弟们补充一下体力。”

    “我进山之后一路向东想寻一个大一些的村庄,以给兄弟们弄些给养,直到走到一个叫做五道岭的地方。听周围的老百姓说,那里有一个鬼子开的矿山。我想那里既然有人烟,还是一个矿山,就肯定能弄到粮食。”

    “等我到那才发现,那里居然再摆流水席。我又不能说话,转悠了好大一会才听到两个前来拜喜的人说,那里矿山上的一个叫做藤田的什么rì本人的一个理事今儿过寿。”

    “当地的伪jǐng察所下令,周围所有的村子的村民必须前来道喜。不道喜就是反对rì满亲善,共荣共携。周围的村民无奈,无论想去不想去,都只能倾家荡产的去想法子筹礼。”

    “那个矿山驻扎有一个伪满jǐng察分驻所,有伪jǐng察二十多人。武器只有一些步枪、手枪。除了这二十多个伪jǐng察之外,周围方圆至少十几里内并无其他rì伪武装。他们平rì里主要的任务除了保护矿山之外,就是看押开矿的劳工。”

    “你说的位置在那里,距离我们这里远不远?那里的情况你都摸清楚了?”听到黄大力的话,杨震不由的心中一动。这倒是一个好机会,若是实情真的像黄大力说的那般,在那里应该可以弄到一些物资。

    感觉到这是一个进山前难得补充物资机会的杨震连忙打开地图,让黄大力指出这个铁矿的位置。

    只是看着杨震打开的地图,黄大力却是有些挠头的道:“杨连长,你这地图上都是rì本字,我也不认识。还有,别说你这地图都是rì本字,就是中国字的地图,也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我不识字,不会看地图。”

    “我在红二十五军做侦察排长的时候,大多数的时候也没有这jīng贵东西。我之前行军打仗,所有情况都是用脑子硬记的。缴获的那点地图,一般都是缴获之后马上上交军部,供军首长指挥作战用。我们用不到这东西。”

    看着一脸尴尬的黄大力,知道这是实情的杨震却是没有笑出来,只是指着地图道:“大力,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你进山的时候是向东走。我来作图,你把你一路上的情况说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你说的那个铁矿?”

    “不过,鬼子的地图远比我们自己使用的jīng确的多,可你说的那个铁矿在这张地图上怎么没有标识出来?这么重要的目标,以鬼子做事的jīng细来说,他们不会不标在地图上。”

    看了好大一会地图,看的自己晕头转向,也没有在地图上寻找到到自己说的那个铁矿位置的黄大力摇头苦笑道:“杨连长,这东西我真的是实在认不得。你要是让我领路这没有问题,可在这地图上给你指出来,这就真的是难为我了。”

    “杨连长,至于你手中的这张地图为什么没有将这里标出来,这我就不太明白。不过我想是不是你手中的这张地图是早些年的?你手中这张地图是什么时候的我不知道。但我听周围的老乡叨咕,这个铁矿是去年才开始修建,前年才开始使用的。我想是不是鬼子还没有来得及标识上?”

    “老杨,你就别难为他了。你手中的这张是军用地图,又不是普通的地图。一个新开的铁矿,只要没有什么太大的军用价值,一般不见得会标出来。”一边的郭邴勋看到脸都皱成苦瓜一样的黄大力,摇头之余,也帮他说了话。

    听到黄大力实在看不懂地图,杨震也就没有在强求。对于黄大力看不懂地图一事,杨震倒是相信。因为他知道在红军基层官兵之中,有文化的那绝对是毛鳞凤角。而在这一点上,作为红二十五军娘家人,一脉相承的红四方面军中尤为突出。别说基层官兵,就是军师一级的干部又有几个有文化的?

    沉吟了一会,杨震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郭邴勋与彭定杰道:“你们两个看怎么样?咱们是不是趁这个机会搞他一家伙,沾沾那个鬼子的喜庆,给部队补充一些物资?至少先解决一下兄弟们肚皮的问题。”

    郭邴勋与彭定杰两人听完杨震的提议,互望了一眼才由郭邴勋道:“老杨,如果黄大力侦察的情况属实的话,我看完全可以。鬼子修建了这个矿山,这需要的劳工数量自然不会少了。这样一来他们平rì里就必须囤积大批的粮食和物资。既然jǐng戒兵力不过是二十几个伪jǐng察,我看我们完全可以搞他一家伙。”

    对于郭邴勋的话,彭定杰赞同道:“老杨,我也同意老郭的看法。咱们这附近要想搜齐你想要物资,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鬼子的矿山,肯定会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与其冒险去老百姓那里买他们本身也不富裕的东西,还不如从这个矿山下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