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龙入大海 (6)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这一手料得很准。没有将眼前这三百多人放在眼中,将手头上的兵力全线压上,虽然排出了战斗队形,但却排的很密集的犬养浩二太自傲了。而在见到对手凌乱没有多大准头,子弹大多都打到天上的步枪shè击,更给了他看轻眼前对手的资本。

    等发现对手步枪shè击凌乱而又准确xìng差到了极点后,急着建功立业的犬养浩二到后来甚至不顾最基本的战术要求,指挥宪兵赶着伪满军连战术队形都不排了,直接杀奔对手那个简易阵地而去。他太自大了。

    也许在犬养浩二的心中,那些伪满军别说死上几个,就算这里的都死光,只要能歼灭这伙关东军宪兵司令部指名的暴徒,也无所谓。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能升官,拉上多少人垫背都不是问题。

    过于狂妄自大,再加上升官心切,甚至连自己的对手装备了什么样的武器都没有仔细看,便匆忙的发起攻击的犬养浩二却没有想到对手暗中还藏有十几挺轻重机枪。

    这倒也不能怪犬养浩二。与抗联打了许久交道的他对这些被上司称之为暴徒的抗联的战斗力还是有一个清楚的认识的。他不认为凭借对手单薄的火力在这种阵地战中能够击溃自己的一次进攻。

    在他眼中,也许在山地那种地形中,那些暴徒打打闷棍、搞搞偷袭、玩玩埋伏还有可能。在这种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区,跟自己玩正规的野战,他们连给大rì本皇军提鞋都不配。

    作为rì军中极少数从士兵提升起来的军官,已经在大尉军衔上蹲了四五年,饱受那些士官学校出身同僚排挤的犬养浩二想升官都快想疯了。

    尽管知道自己没有士官学校资历,别说坐到将军,就是升到中佐都基本上没有可能,能做到少佐的位置已经是顶大天了。但自认为自己不比那些士官学校的同僚差的犬养浩二,总是想与那些眼睛顶在头顶上的同僚比比军功。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够升官的话,只能依靠军功。

    自大的犬养浩二却没有想到就是他的自大,却将自己与这一百多伪满军一同推向了深渊。不仅自己升官的愿望成了泡影,便是连自己的命都交了出去。过于靠前的犬养浩二还不知道,他那个丝瓜似的身材,早就被人稳稳的套进了准星里面。

    当头脑被升官的yù望烧的已经过热的有些发红,以为自己挑到了软柿子捏,升官希望在望的犬养浩二不惜以他堂堂阿城宪兵队长之躯,亲自驱赶着手下的伪满军与伪jǐng察冲到距离那些暴徒的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阵地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之时,刚刚还只有凌乱的步枪shè击的暴徒阵地上,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机枪声。随着机枪响起的,还有成片被击倒的伪满军。

    步枪这种武器需要jīng确shè击,但本身就是依靠密集火力取胜的机枪却是不必太在乎jīng度。尤其是接到杨震的命令,那几挺重机枪丝毫不吝啬的将子弹像是泼水般得招呼到伪满军身上。虽说cāo作已经不熟练,但好在这玩意就是靠火力取胜。加之杨震特地交代的布置成交差火力,能躲过去这阵密集弹雨的伪满军并不多。

    看着被击退下来,人数已经还不足出发时候一半的伪满军,自信满满的犬养浩二非但没有清醒过来,反倒是被激的更加疯狂。用刺刀逼着退下来的伪满军再次发起冲击。

    就在已经忘记自己在前沿的犬养浩二连踢带打,用带鞘的军刀拼命的驱赶着伪满军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突然的一声枪响,在张牙舞爪的犬养浩二的脑袋上又替他开了一支眼睛。

    当犬养浩二的脑浆顺着新开的天窗淌出来的时候,刚刚还到处躲避着他劈头盖脸殴打的伪满军士兵都呆住了。带头的一个伪满军连长丁四满都吓傻了。

    这次出来围剿暴徒,非但没有能消灭那些暴徒,一个冲锋自己兄弟丢了一半还多不说,连顶头上司,阿城宪兵队长都给打死了,这自己回去怎么和rì本人交差?不说别的,就是身后那些督战的rì军宪兵都饶不了自己。

    知道自己要是就怎么撤回去,若是rì军发怒,别说自己手下的弟兄,就是自己都难逃一死。自己本身便是抗联叛徒出身,那些本来对自己就不信任的rì本人,杀了自己还不像是玩的一样?

    可若是落到对面暴徒的手中,当年自己叛变的时候,为了荣华富贵,可没有少出卖自己的战友,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的抗联还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看着周围rì军宪兵对虎视眈眈样子,知道要是能击溃眼前的这些暴徒,歼灭或者生俘他们,自己也许有一条生路的这个伪满军连长咬咬牙,也顾不得其他的了,指挥剩下的人又扑了上来。

    看着又扑上来的伪满军,刚刚才被抢了生意,瞄准的鬼子那个大尉被一个桂军老兵抢了先先撂倒的杨震恨恨的骂了一句:“妈的,这些狗怎么打鬼子的时候没有见他们这么卖力。真是他妈的铁了心当汉jiān。”

    在他旁边抢了他生意的那个桂军老兵听到杨震的骂声,低头道:“杨长官,你也不必太生气。这些伪满军都是鬼子一手训练的,控制极为严。这次咱们敲掉了鬼子的那个大尉,他们不打垮咱们回去没有法子交差。”

    听着这个桂军老兵的话,杨震转过头看了看这个枪法准的连自己都甘拜下风,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人道:“老哥叫什么啊,你这手枪法可是咱们这里面数一数二的,你是怎么练成的,等冲出去和兄弟们说说。”

    “杨长官,我没有大名,你就我刘四狗就得了。你也别怪兄弟满枪法臭。咱们这里的兄弟都是杂牌出身,中正式这种好枪轮不到咱们用。兄弟们原来一直使的都是杂牌步枪。我们桂军用的还行,好点的正规部队用都是广东出的元年式或是汉阳的汉阳造。最jīng锐的用的是英国步枪。”

    “川军的弟兄们可用的都是杂牌步枪。你不知道,在徐州会战的时候,那时我看过他们步枪。你不知道,他们用的枪那枪栓都用绳子拴着,膛线都磨没有了,打出去的子弹都是飘着走。至于步枪种类,是什么都有。”

    “我甚至还看到过他们有用老毛瑟的,就是前清江南造那种11口径的,打一发上一发子弹的。这种枪在我们广西,便是民团都早就撤装了。像三八大盖这类的好枪除了二战区的晋绥军和东北军装备的多,他们用的比较习惯外,其他的人用不习惯。”

    “我之所以用的顺手,是因为我在淞沪战场的时候,用过缴获的这种枪。这种枪弹道平直,后坐力小,这jīng度咱们的那些老枪比不了。可就一点不要,这东西打在身上,除了要害地方之外,都是一枪俩眼,杀伤力太小。这点可比不上咱们的汉阳造。”

    “咱们的汉阳造虽说造的没有这枪jīng细,可子弹的威力比这大的多了。可就是这shè程太近了,新枪有效shè程不过才四百米,要是枪老了些,一百米能打准就不错了。和这枪有效shè程在八百多米比不上。”

    说道这里,这个老兵抬手又是一枪,撂倒一个佩戴盒子炮的伪满军官:“杨长官,你的身手没有说。就凭你在那个地方的表现,兄弟们没有几个不树大拇指的。但要说这枪法,你可就不见得能比得过老哥这个猎户出身的人了。”

    对于这个老兵话里面挑战的味道,杨震是听出来了。对于他的挑战,杨震笑了笑没有言语,举起步枪抬手便撂倒一个机枪手才道:“刘老哥,咱们的时间不多,不能在这里与这帮狗僵持着,必须速战速决。想比试,以后的机会有的是。老哥你枪法好,就在这里打他们的机枪手和鬼子的宪兵。上来一个敲掉一个。”

    知道事情紧急,对于杨震拒绝了自己的邀战,那个老兵也没有在提起来,只是点点头道:“杨长官,你就放心的擎好吧。我让他们那两挺机枪成为绝户。”

    杨震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肩膀道:“那好,老哥就看你的了。只要你能压制住那两挺鬼子机枪,咱们就发起反击。nǎinǎi的,十几挺轻重机枪压制不住区区两挺歪把子。等有消停下来,我非把这帮小子好好练一练不可。”

    说罢,杨震拎起步枪跑到了前边,看着郭邴勋道:“老郭,是时候可以反击了。刚刚那阵子火力急袭,至少干掉了一半的伪满军。我让几个枪法好老兵专打他的机枪手还有鬼子的督战宪兵。只要敲掉鬼子的掩护火力,咱们就发起攻击。”

    那个老兵在见识过杨震的枪法后还敢跟他提出挑战,就是表明自己有一套。几声枪响过后,打的那两挺歪把子周围没有一个人敢在靠近。见到伪满军火力支援被压制住,杨震一枪撂倒一个挥舞着手中手枪的未满军官后,第一个冲了出去。

    杨震这随手一枪打的虽然准确,正中那个伪满军官的胸前,但引起的后果却是他始料未及的。刚刚冲锋的时候还很顽强的伪满军,在见到这个军官被击倒后,在也坚持不住。不顾身后督战的rì本宪兵的弹压,调头就跑。淬不及防的将身后没有料到这些伪满军,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公然开溜的督战的鬼子宪兵给晾到了那里。

    伪满军这一跑路,发起冲锋的反击部队却是扑了一个空。等冲到眼前才发现,伪满军的阵地上就剩下二十几个被冷枪敲剩下,见到一哄而散的伪满军不知所措的鬼子宪兵。

    不得不承认这帮伪满军打仗有一套,这跑路更有一套。这点倒是跟他们得主子差很多。看到冲上来人数绝对占据优势的暴徒,没有丝毫的犹豫,仗着地形熟悉转眼便跑的无影无踪。

    看着跑的一干二净的伪满军与伪jǐng察,不敢追击,生怕一追击把自己的部队都跑散了。加之身后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也不敢在这里继续再耽搁下去的杨震压根就没有想过去追击这些狗。

    对于剩下的那二十几个看到已经冲到自己面前的暴徒,正忙着退子弹,准备白刃战的鬼子宪兵。杨震没有和他们墨迹,一挥手,一个与他一同冲上来的平端着一挺歪把子的机枪手,直接将这二十几个鬼子宪兵全部突突了。

    本来只想打开一条缺口,却没有想到居然将这些伪满军击溃的杨震也没有耽搁,直接命令刚刚那阵子交火,已经将子弹打光了的几挺重机枪与所有无法携带的武器装上手榴弹炸毁。

    看着有些心疼的彭定杰,杨震摇摇头道:“老彭,别心疼了。这些武器没有弹药,更没有人携带,还是炸毁的好。至于武器,只要有人在就一定会有的。”

    安慰完心疼那些武器的彭定杰后,杨震没有敢多做耽搁。匆忙的简单打扫了一下战场,带走被击毙伪满军身上的弹药。简单的审讯了没有跑掉的两个伪满军士兵,知道这次伪满军之所以溃散,是因为自己那随意的一枪击毙的正是伪满军连长以及阿什河对岸伪满军的布防情况后,便带着人快速的向着阿什河这条预示着他们生命线的河边开进。

    杨震不知道此时正在与追击的rì伪军激战的马明能给自己争取到多少时间,更不知道追击的rì伪军究竟有多少兵力。他唯一知道的是现在自己的每一分钟都是后边断后的弟兄用鲜血和生命换回来了。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和原因去浪费兄弟们得鲜血。

    赶到阿什河岸边,这次没有让杨震失望,已经将看守渡口的几个伪jǐng察、宪兵都解决掉的黄大力,正在筹集到的几条渡船上等着他。看到杨震带着主力过来,黄大力连忙道:“杨连长,这里现在一共有六条渡船,都是大船。只要来回两次就可以将弟兄们全部渡过河去。”

    “还有,我刚刚侦察过,对岸没有鬼子与伪军。只有几个看守渡口专门收税的伪jǐng察,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

    说罢黄大力递给杨震一支手枪道:“这是从那些伪jǐng察手中缴获的奉天造的二把匣子,直罗镇战役的时候我缴获过东北军的。这种枪虽然比不上比利时和德国原厂的,但比起国内其他地方仿造的来说,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我们红二十五军原来有一个手枪团,我就是那个团出来的。这种枪我用过好几种,几乎全国所有兵工厂的仿造都用过。除了德国和比利时货之外,就还属奉天与大沽造的上乘。这支枪你还是先留着。”

    杨震没有收他递过来的手枪,喊过郭邴勋道:“老郭,你带着部分兄弟带上两挺机枪先渡河。过河之后,不要急于前进,马上占领掩护阵地,掩护后续弟兄渡河。我在这里掩护大家。速度一定要快,你听后边的枪声越来越密集,马明他们不一定能撑多少时间。”

    就在郭邴勋刚想答话的时候,一声炮响却是让他立即将刚要说出嘴的话又咽了回去。这声炮声的出现意味着大队的鬼子已经赶到。知道没有了时间的郭邴勋马上便指挥部队开始按照杨震的部署渡河。

    站在河岸一处高地上,布置好jǐng戒之后,杨震举着望远镜望向枪炮声响起的地方。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但杨震却是拼命的寻找,似乎能寻找到什么。只是让他失望的是,随着枪炮声越来越弱,但他希望见到的人却是一直没有出现在他的镜头内。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