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龙入大海(5)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似乎是要印证杨震的担忧一般,就在杨震的话刚刚落下,在后面,马明断后的位置上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听到枪声,杨震与身边的几个人对望一眼,都知道这是鬼子追上来了。那枪声,是断后的马明正在阻击追击上来的鬼子。

    对于形势的急剧变化,杨震没有丝毫的犹豫道:“老郭,命令部队马上出发,向阿什河攻击前进。现在阿什河沿岸大部分都是伪满军与伪jǐng察,我们就只能赌上一把他们的战斗力不强了。”

    “再晚,等鬼子主力转过头来,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只要能在鬼子主力赶来之前,我们能渡过阿什河,我们便还有一线生机。”

    听到杨震的命令,也知道形势危急的郭邴勋也没有耽搁,马上带着已经集结好的弟兄向阿什河一线全速前进。

    只是杨震反应快,封锁阿什河沿岸的,在rì军指挥下的伪满军反应也不慢。在接到周边出现通报上的那些cāo关内口音的不明身份的人士的报告之后,马上便按照那个举报人指出的黄大力离开的方向追了下来。

    杨震预料的没有错,黄大力早在购买衣服的时候便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只不过因为通信的关系,时间被拖延了而已。毕竟这个时代不是人人有手机的后世,就算想报信,也得到有电话的地方。如今在杨震身后正在与马明激战的rì伪军,便是接到报信之后,追击上来的。

    至于他询问的那个人,在他走后便向封锁河岸的伪满jǐng察报了信。指挥封锁河岸的伪满军、伪jǐng察rì军驻阿城宪兵队长犬养浩二大尉接到报信之后,马上便感觉到这个人恐怕就是上司指定必须抓获的那群支那人中的一个。

    感觉到自己立功机会来了的这位因为无恶不作,在私下里被当地百姓私下称为狗娘养的rì军大尉,便不顾一切的集中了所有能集中的兵力,顺着那个人指出的方向追击了过来。

    当犬养浩二指挥的前来堵截的伪满军,在与郭邴勋指挥的先头部队在阿什河以西前四家子一线遭遇。当枪声一响起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的预感是对了。

    虽然对面的那些人虽然都穿着皇军军属的制式小翻领军装,手中拿得也是帝国陆军制式武器。但从军多年,作为rì军中极少数从士兵提拔成军官,又在满洲当了多年宪兵,专事清剿那些反满抗rì分子,眼力锻炼的很毒辣的他,仅仅从望远镜中观察到这些人的行军姿态,便看出那些人是假冒产品。

    出身虽然不过只是北九州一个普通渔夫的儿子,但一向极为讲究自身仪表的犬养浩二,看着在宪兵督战之下,正在向那些居然敢身穿皇军军装闹事的暴徒进攻的伪满军,摸着鼻子下边修剪的整整齐齐的鼻涕胡,得意的笑了。

    犬养浩二在心中琢磨着以这次关东军对此次事件的重视来看,只要自己在大部队赶上来之前解决了这些暴徒,自己的肩膀之上的军衔,应该到了再升一级的时候了。

    以他对抗联多年的作战经验来看,虽然自己在兵力上占据劣势,但以自己手下这一百多帝国一手训练出来的满洲**、jǐng察,还有几十名宪兵压阵,击溃这三百多名暴徒绝对没有问题。对于这些他眼中称得上训练有素的狗,犬养浩二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武运长久”如此而已。在支那这片领土之上,只要有强大的武力,手中有票子,便有的是效忠的人。大rì本皇军士兵的生命是宝贵的,应该去为征服全世界献身,而不是在荒凉的满洲,与那些暴徒作战中无谓的牺牲。尽管这是来自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的命令,但在他眼中消灭这些暴徒,用手下的伪满军便足够了。

    作为一个军衔不过区区宪兵大尉的犬养浩二,今rì凌晨还是第一次直接接到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的电报。电报上虽然只是说有一股身穿皇军军装的匪徒流窜至哈尔滨地区,要求各地配合哈尔滨驻军清剿。但犬养浩二还是依靠多年的从军生涯锻炼出的敏感嗅觉,闻出了其中的不对。

    阿城宪兵队一向都是由哈尔滨宪兵队指挥,从来没有关东军司令部直接下命令的时候。而这次的命令居然是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直接下达的,使得犬养浩二敏感的感觉到,这其中的意思绝对不会是电报上说的那么简单。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越级指挥,但堂堂关东军宪兵司令部也绝对不会越级到他一个小小的大尉身上。在等级森严的rì军中,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这次得史无前例的例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相当重要,而又绝对不能外泄的事情了。

    到不是说犬养浩二真有那个本事越过几十公里,在阿城就知道哈尔滨发生的事情。他有这个预感,是因为电报上清楚的写明,这些暴徒一经捕获,不必审讯就地处决。

    这对于专司镇压反满抗rì,一向最重视口供以便获得更多情报的宪兵队来说,这样的电报还是第一次。电报的级别之高,内容之不寻常,都让犬养浩二感觉到自己只要能在这次镇压行动中出彩,就能进入宪兵司令部那些高层的眼中,自己的官运便来了。

    本来还以为自己在这次大海捞针的行动中最多不过是一个配角,却没有想到自己中了头彩的犬养浩二那里还有什么顾忌,上来便将手头的兵力全部投入进攻。而自己更是亲自带着宪兵在身后督阵。而毫不顾忌自己也在对方的步枪shè程之内。

    当接到前边发现大量伪满军的报告后,杨震心中不由的咯噔一下。前后夹击,周围更还不知道有多少正在赶来的rì军?自己当初预想的最坏的结果出现了。

    赶到前边的杨震在简单的向正在指挥部队正构筑简单工事,准备抗击前边伪满军进攻的郭邴勋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又举起他那具从石井四郎办公室内搜出的三副德国望远镜中的一副仔细观察了一下局面后,直接对郭邴勋道:“这里的rì伪军很狂妄啊,上来便集中兵力全线压上。看来他们是想一鼓作气,将我们全部歼灭在这里。”

    同样在举着望远镜观察敌情的郭邴勋闻言却是摇头:“老杨,这里面除了少量的伪jǐng察之外,大部分主要都是伪军,鬼子很少,只有三十几个。不过这些伪军的战斗力很强啊,就算在**也算中等。你看,他们使用的都是标准的rì军战斗队形。刚刚虽只是短暂的交火,但论起shè击技术,甚至比zhōng yāng军还强一些。”

    “妈的,我怎么就搞不明白了,这些伪军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的为鬼子效命?你看他们冲锋起来,几乎都不要命。我听说去年淞沪会战的时候,就有不少伪满军参战,本来还不相信。但今儿看这些伪军的架势,我他妈的算是信了。都是中国人,他们难道就真的忘记了自己祖宗是谁?”

    “不过,他们将主要兵力都集中在了正面,他们的压制火力也只有两挺机枪。这倒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如果我们从侧翼迂回他们一下,在他们主力赶过来,我们应该还有一搏的机会。”

    对于郭邴勋的想法,放下望远镜的杨震摇摇头道:“不行啊老郭,这里都是平原,几乎一览无遗,我们根本无法做小范围迂回作战,迂回他的侧翼,只能减弱我们手头本就不宽裕的本钱。”

    “可若是采取大范围迂回。可咱们兄弟们的配合作战能力你也看到了,编制又是临时编成。一旦采取大范围迂回作战,弄不好自己都要跑散了编制。最关键的时间不够了。这里距离阿城与五常都太近了,鬼子主力随时都可以扑过来。”

    “一旦鬼子形成合围,我们就是连分散突围的本钱都没有。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分散突围只能是自寻死路。唯今之计,我们只有集中所有兵力、火力从正面打开缺口,冲过去。”

    说道这里,杨震指着排成标准的rì式散兵线,正向自己一方压过来的伪满军道:“你看,这些伪满军很骄横,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他们冲锋时虽然排成了散兵线,但这间距却是很窄。我们有十几挺轻重机枪,集中火力搞他一下子。同时抽调部分枪法好的老兵,专门压制他那两挺机枪。我看应该有一些把握。”

    郭邴勋略微沉思了一下,又简单的分析了一下敌我形势,也就没有在争执:“好,老杨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们将所有的火力全部集中到正面,压制住他们,然后发起冲锋。我就不信了,我们拼刺刀拼不过鬼子,还拼不过这些狗?”

    “不行,老郭绝对不能跟他们死打硬拼。在这里,我们的兄弟每一个都是jīng华,生命都很宝贵,不能都丢在这里。就算伤亡一半,我们即便能冲出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你告诉兄弟们,这些伪满军不到五十米得距离,只允许用步枪还击。所有机枪等到五十米距离内在统一开火。老郭你亲自去安排,将所有机枪布置成交叉火力。”

    “我刚刚看了一下,这股子rì伪军没有携带重武器。这里的地形又这么开阔,我就不信这些rì伪军能逃得过我们用十几挺机枪组成的火网?”

    “还有告诉弟兄们,不要吝啬弹药。就算弹药全部打光了,只要人在,我们就有办法。武器没有了,还可以在夺取,但是兄弟们得xìng命要是没有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等郭邴勋下去安排之后,自从与这些伪满军遭遇后,一直跟在杨震身边的黄大力指着前边伪满军身后站在rì军身边的一个身穿老百姓衣服,正点头哈腰的与鬼子一个军官不知道说什么的人,咬牙切齿的道:“杨连长,那个正与鬼子军官说话的人就是早上我询问他情况的人。”

    “我他妈的没有想到,这个王八蛋居然会他妈的去告密,居然会向鬼子出卖他的同胞。这里的汉jiān怎么就他妈的这么多?你给我几个人,我去把那个告密的王八蛋干掉。”

    看着因为被自己同胞出卖而气得不轻黄大力,杨震语气有些显得冷的道:“你没有想到?别人要是没有想到这是正常,但你作为老侦察兵出身,还是经历过长征的老兵,你没有想到,这应该吗?别告诉我你在长征的时候,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你们徐军团长,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我也算对他久仰大名,称得上我军的一员勇将。我真没有想到,他的手下居然出你这种兵,还是侦察兵。难道你打仗的时候,不知道用脑子吗?亏你还是一个老兵。”

    “你们徐军团长,若是像你这般鲁莽,还能带着孤军从鄂豫皖冲破十几万重兵封锁、堵截,经过千里长征抵达到陕北?还能在那么险恶的情况之下,为我军保住一支主力红军?你今天的行为真给你们徐军团长丢脸。”杨震这几句话说的很重。

    作为老兵,将集体荣誉看的比自己生命还重的黄大力听到杨震这番话,脸sè不由得涨的通红道:“杨连长,今天我做的是不对,决定下的过于草率。你可以批评我,看不起我,这我都能接受。但你不能看不起我们红二十五军,不能看不起我们徐军团长。”

    “我们虽然人数上与几个老大哥方面军没有办法比,装备也差,但我们从来没有怕过任何的敌人。在反围剿、长征的时候没有怕过国民党的zhōng yāng军、西北军、陕军,如今对付rì本人,也从来都没有怕过。我们红二十五军的每一个战士都是好样的。我的责任我承担,但杨连长你不能牵扯到我们红二十五军身上。”

    “杨连长,我知道我没有做好,给老部队,老首长丢人了。但我请求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要是我再弄不好,你就枪毙我。”

    看着听到自己说出他们老首长,一副愤愤不平样子的黄大力,杨震心中暗自笑了笑。在后世便对那些身经百战的开国将帅佩服不已的他那里敢瞧不起一个为共和国建立屡建战功的开国大将。

    他这番话只不过是刺激一下这个小子,省的他总是吊儿郎当的,拿任务当儿戏。要不是这小子大意,虽然也会付出一些代价,毕竟rì伪军已经将自己撤进山的毕竟之路阿什河封锁起来,但总不会弄得如此被动。

    信奉遣将不如激将,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的杨震对于他的要求几乎想都没有想的便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看rì伪军的主力几乎都集中在这里,阿什河沿岸不见得会留下多少人。而他们又将所有主力都压到了正面,侧翼应该有缝隙让你冲过去。”

    “你带上你那几个人去搞掉他们留在河岸边的人,寻找渡船。只要我们冲过去,就可以马上渡河。记住,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在出纰漏,你自己看着办吧。”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