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龙入大海(4)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对于郭邴勋关心的话,杨震摇摇头道:“老郭,我也想休息。可你也知道,我们现在对于周边敌情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对鬼子的追兵是否出发,距离我们有多远,也不清楚。你让我怎么安心休息?”

    “老郭,你是著名军校毕业的,这个道理不用我和你说,你也能清楚。这里一马平川,都是平原地带。在这种地形上,依我们现在的情况,别说被战斗强的鬼子缠上,就是被伪满军缠上,这后果都不堪设想。”

    说道这里,杨震点了点地图道:“老郭,你看我们现在的位置对我们尤为不利。我们正处于阿什河西岸,五常的拉林与阿城的双丰之间的位置上,这里距离阿城县城不到三十公里。与同样驻有鬼子重兵的拉林得距离也并不远。一旦我们在还没有渡过阿什河之前行踪暴露,这两地的rì伪军就会全力对我们进行围剿。”

    “我们现在是师老兵疲。弹药虽然也算的上够用,但经过一夜作战、行军之后,本身就身体素质无法与鬼子相比的兄弟们的体力已经下降到了极点。到时候,我们内无充足的补给,外无援军,我们很难能冲的出鬼子的合围。最让我担心的便是鬼子会封锁阿什河沿岸。”

    “老郭,你总不会以为我们在鬼子那里做的事情,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吧?鬼子虽然一时还没有摸清楚我们的去向,但他们应该会想到我们在突围去之后,会撤向山区。鬼子兵力远比我们多,调动也方便。在摸清我们的去向之前,至少,他们会抢再我们前边封锁我们进山的所有通路。”

    “我们做的那些事情虽然是为了我们的骨肉同胞不在受到细菌战的伤害,也是为了弟兄们能活着。但对于rì军来说,我们算是捅到了马蜂窝上。你想想,不说别的就是为了保守这个秘密,鬼子便能放过我们吗?更何况我们还将他们的那些顶尖细菌专家一窝端了。”

    看着一脸疲惫的杨震,郭邴勋犹豫了一下才道:“老杨,有个事情我和你说一下。我在东乡村采取行动的时候,只是将里面的所有成年男子除掉。包括一些年龄有些偏大的人。因为我知道,那些人才是他们真正的大脑,才是他们真正的专家。”

    “可那里不单单是有鬼子的专家,还有一些他们的眷属。我不是和小鬼子一般的畜生,对于那些妇孺我真的下不去手。不单单是我,兄弟们也都下不去手。”

    “兄弟们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和鬼子拼命,兄弟们不怕。可面对那些妇女、孩子,兄弟们都无法硬起心肠来。现在想,若是我当时心肠在硬点,应该能给我们多争取一点时间。”

    听罢郭邴勋有些懊悔的话,杨震沉默了一下摇摇头道:“算了,不要太自责了。老郭,这事情怨不得你。我们是人,是男人。对女人和孩子下手,我们每个人都做不到。包括你、我在内。人若是和畜生一样,那还要人干什么?”

    “再说,你就算杀了他们,又能给我们争取到多少时间?那里是鬼子的重点,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密切监视那里。李明瑞将那里的电话线弄断,鬼子又不是傻子,很快就会发现不对的。”

    “我交待你们不要手下留情,也并非暂尽杀绝的意思。我是担心,你对那些专家下不去手。那些专家都是一些年龄偏大的人,身上不见得穿军装。能混到专家级别的那个年纪小?而按照一个军人的基本道德来说,对这种人很难做到杀无赦的。况且,他们在休息的时候,身上不见得穿军装。”

    “可你知道,这些人才是rì军这支细菌战部队真正的灵魂。没有了石井四郎,没有了基地都不算什么。只要这些人在,鬼子随时可以另起炉灶。大不了从新派一个人管理罢了。只要你将那些专家都除去了,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所以老郭,你不必太自责了。”

    听到杨震的这些话,心中略微好受了一点的郭邴勋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便有意的压低声音道:“老杨,当初脱困后你敢让兄弟们自己选择是跟着你解决掉哪里的鬼子还是自行突围,你是不是心中早就有定论,兄弟们会跟着你干?”

    “你让兄弟去搜查鬼子的那个什么总务部,你是不是有意让兄弟们见到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标本,让他们知道自己如果不除掉这些人,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自己家人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对于郭邴勋的话,杨震并未否认。他微微点了点头道:“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事实无论我们怎么说,对于别人来说,总不如让他亲眼看看为好。与其将来胡乱猜疑,还不如让他们现在就明白。”

    对于郭邴勋猜测出自己当时的心思,杨震并未感到意外。郭邴勋是一个聪明人,也是极为jīng明的一个人。自己使用的这点小小的心术,是瞒不过他的。

    看到杨震并未否认自己的猜测,郭邴勋沉默了一下道:“老杨,说实在的,你说的那些我虽然相信,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也没有亲眼看到过。所以信归信,但我却是总是带一些疑惑。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

    “即便老彭说过他的同袍在五常的遭遇,我也没有太过重视。直到见到那些被制成了标本的同胞之后,我才原原本本,彻彻底底的相信了。鬼子没有人xìng,这我们都知道。但如此灭绝人xìng,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听完郭邴勋的话,杨震却是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仰起头看着东方出生的朝阳,沉默良久却是答非所问的道:“老郭,你说人活着为了什么?”

    说完这番话之后,杨震却没有等郭邴勋给他的回答,而是继续自顾自的道:“我想,人活着很多的时候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其他的人。小的时候,是为了父母。长大了,成亲了,有了子女后就是为儿女。”

    “一生之中真正有多少是为自己活着的时候?不能说没有,但恐怕不太多。中华民族的天xìng使然,使得我们无法向西方人那样活的洒脱。这种生活,至少在五十年内是不能改变的。你不例外,我也不会例外。”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我们的生活也许会像我说的那样,按步就班的走下去。你也许会是一个铁路工程师,我也许会是一个教书匠。会娶妻生子,会为了儿女的幸福而奋斗。”

    “但这场战争改变了一切。现在的我们活下去的原因,说大了是为了国家、民族,说的狭隘些,又何尝不是为了我们的子孙不在做异族的奴隶,不在遭受我们这代人同样的命运?”

    “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不断的在与命运抗争,没有人可以例外。命运既然安排我们要走这样的路,我们就不能有丝毫的退却。无论前边是什么样的路,也许是荆棘密布、也许是万丈深渊,但对于我们都只能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与命运抗争到底。为了我们的子孙,为了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对于杨震的话,郭邴勋沉默了好大一会才道:“老杨,你说的这番话的用意我也明白了。今后这里再没有**,也没有十八集团军,有的只是一群永远都不会再低头的中**人。”

    听到郭邴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杨震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后,没有再多说什么。而站起身来,扑了扑身上的草叶后,才又说出了一句至少在郭邴勋听来别有深意的话:“休息的时间到了,老郭咱们该出发了。”

    “老杨你说的对,我们是该出发了。”听懂了杨震意思的郭邴勋同样站起身来,扑了扑身上沾上的草叶轻松的道。

    只是老天爷明显不想让杨震一行顺顺利利的到达目的地。就在郭邴勋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一起在前边开路,此时被杨震派去阿什河沿岸查看情况的黄大力突然跑了过来道:“杨连长,前边出现了异常。就在刚刚,从五常的拉林与阿城的双丰同时开出大约五十名rì军与二百余名伪满军、jǐng察,已经将整个阿什河沿岸封锁起来。”

    “他们不仅封锁了河岸,不许任何人过河。还在河边大势抓捕cāo外地口音的人,只要不是本地口音马上便扣起来,使得我们根本就无法靠近。我们也是从河边被赶回的老乡那里知道的这些。”

    听着黄大力的汇报,杨震心中不禁道:“鬼子的动作好快。居然这么快就将河岸封锁住了?难道是鬼子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还是他们猜测到我们要进山的意图而采取了漫天撒网的做法?

    琢磨了一阵鬼子的用意,杨震抬起头看了一眼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一身地道东北农民装束的黄大力,心中一动,突然问道:“你打听河边情况的时候与当地人对话了?还有你这身衣服哪里来的?”

    “是呀,怎么了?不问他们,我怎么能知道河边那些伪军与鬼子在干什么?还有我这身衣服是走路路过一个村庄的时候,与老乡买的。买衣服的时候,我还考虑到群众纪律,给他们一张临走的时候李明瑞塞给我的一百伪币。”对于杨震的发问,黄大力一头雾水。侦察的时候向老乡了解一些情况不是很正常吗?自己在长征的时候,经常都是这么做的。

    听罢黄大力的回答,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马上对郭邴勋道:“告诉兄弟们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另外,这里绝对不能在呆下去了,马上转移。”

    听到杨震的吩咐,郭邴勋虽然一时还摸不清楚他这么做的原因,但他也知道情况肯定有变,否则杨震不会这么急。郭邴勋不敢耽搁,马上便去传达命令。

    郭邴勋去布置杨震交待的事情,这边听到了杨震的吩咐后被弄得糊涂黄大力却有些不知所措。他想不明白,自己不是就和老乡打听了一下情况吗?怎么会弄得这么紧张?

    看着呆站在一边的黄大力,杨震苦笑道:“你呀,也不想想。鬼子为什么要在抓捕cāo外地口音的人?不还是为了我们。他们现在正抓着外地口音的人,而你这一口一听连东北口音都不是的话,听到鬼子抓捕外地口音的人,又急忙返回来。你这不是明白着告诉人家,你就是鬼子要抓的人吗?”

    “这里不是咱们的根据地,也不是关内。这里到处都是汉jiān、特务。我们在这里一点基础都没有,群众工作更是一片空白。就算你问的那个人不是特务,但你能担保他不会去告密?”

    “还有一个满嘴关内口音的rì本军人。跑到村庄中去花几十倍的价格去买一身中国农民的穿戴,你说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就算那个人贪图你这一百伪币不去告密,但不代表着别人不会。你别忘了,无论什么地方的中国农民都有早起的习惯。”

    “这里不是鬼子基础薄弱的关内,是已经被他们严密控制了数年的中国东北。他们为了能控制这条所谓的满蒙生命线,采取的不单单是屠杀的政策,还有收买。”

    说道这里,杨震又摇摇头道:“这事也不怨你,是我的疏忽。只想到你是侦察兵出身,有经验。却忽视了这里与关内情况的差别,更没有想到鬼子会从口音上区别。”

    “你们那几个人中一个东北人都没有,张嘴全部都是关内口音。还都是与闯关东的那些河北、山东人口音差别极大的南方口音,一张嘴很容易便让人听出不对来。闯关东的以山东人居多,你说山东话也许会蒙混过去。可你这一张嘴,傻子都知道你是那里人了。”

    听完杨震的分析,黄大力挠挠头道:“妈的,我是鄂豫皖人,一张嘴就与这里的那股子说不出来什么味道的话不一样,差的太多。我说那个老乡在听完我的问话之后,愣了好半天才回答我。”

    “杨连长,那你说该怎么办?我们这里面别说东北人,就是山东人都没有几个。在这个鬼地方,早晚都得露馅。现在身上虽然穿着鬼子的军装,但会说鬼子话的就你一个人。我就是因为不会说鬼子话,才想法子换了一身打扮。否则非露陷不可。”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实在不行就打过去。趁着鬼子只是封锁河岸,还没有形成合围,硬冲过去。”杨震的这番话不单单是对着黄大力,更是对着已经集合完队伍,又返回他的身边的郭邴勋与彭定杰说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