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龙入大海 (3)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平房地区密集的枪声,虽然没有能传到二十公里外的哈尔滨市区。但遍布周围大大小小的伪满jǐng察署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若不是关东军早在这里开始建设之初,便下了无防疫给水部特殊要求或是关东军命令,所处地区所有军jǐng宪特人员,尤其是所谓的满洲国人一律不得入内的命令,这些实权都掌握在任副职的rì本人手中的jǐng察署早就主动过来支援了。

    杨震之所以能够支撑到现在,还是得益于那个被他灌下整瓶马钱子碱的石井四郎。若不是死要面子,不认为那些胆怯的支那人会给自己带来威胁而拒绝求援的石井四郎对接到周边jǐng察署汇报后,哈尔滨宪兵队打过来的询问电话打了哈哈,没有说出实情。恐怕按照自开战以来rì军的一贯反应速度,根本就不会给杨震留下这么长的时间。

    等枪声稀落直至平息,但到这里的电话却再打不通的时候,掌握周围的伪满jǐng察署的那些rì本人立即嗅出其中的异常,便马上再次向哈尔滨rì军宪兵队做了汇报。

    一向反应灵敏的哈尔滨rì军宪兵队,这次不知为何,却是显得有些迟钝。即便接到平房地区几个伪满jǐng察署的汇报,但也一直迟迟没有行动。直到到从东乡村逃到附近一个伪满jǐng察署报案的两个艺jì报告后,这次反应有些迟钝的宪兵队才以最快的速度,直接赶往事发地点。

    实际上倒不是此次宪兵队的嗅觉失灵,只是在接到下边jǐng察署的第一次汇报后,知道这里重要xìng的宪兵队便给石井四郎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枪声的来历。但亲自接电话的石井四郎只是告诉他们在处理一批多余或是染病的马路大,并无其他事情。

    因事与这位高傲甚至有些狂傲的军医大佐有过不少接触,也知道这支在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归关东军司令部直辖的部队真实内幕的这位宪兵队长,见石井四郎这么回答他,也就没有敢深问。只是命令周边jǐng察署密切关注那里的动向。

    等接到东乡村有变的报告,这位宪兵队长也就顾不得石井四郎的面子了,马上便带人赶到了防疫给水部。只是等到这里的时候,迎接他的除了一地尸体之外,没有在发现任何一个活人。

    看到一地的尸体,尤其是几个曾经在满洲医科大学工作过的相当著名的专家的尸体,亲自带队赶到现场的宪兵队长不禁一阵阵脖根子发凉。等见到已经变成了鬼太监的石井四郎的时候,这个宪兵队长哭出来的心都有了。他甚至都不敢想象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不敢耽搁,更不敢隐瞒的宪兵队长在下令马上全城戒严搜捕这些胆大包天,该死的马路大的同时,迅速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给关东军司令部。并向驻扎在哈尔滨的第二师团与第五dú lì守备队求援。请求派出飞机与骑兵配合搜索。

    之所以向驻军求援,是因为这位宪兵队长除了不知道这五百前战俘的去向,需要大量人手进行搜捕之外。在这位宪兵队长的心中还认为这五百多名洗劫了这里足够装备两个中队装备的前战俘,可不是他区区一百多名宪兵可以搞定的。

    他很肯定这里的武器弹药都落到那些暴乱分子手中了,因为到这里之后,除了两支损坏的步枪之外,这里平rì里储备的足够装备一个中队的武器弹药与jǐng备部队的装备一件也没有看到。

    让他求援最关键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里的jǐng备队虽然暂时只有一个中队,但可是从dú lì第五守备队抽调出的正儿八经的野战中队。若是论起战斗力来,比他的更侧重于破获那些反满抗rì的地下组织,抓捕那些热衷于反抗大rì本皇军犯人的宪兵只高不低。

    按照周边jǐng察署的那些jǐng察的描述,这里从开始响枪到枪声完全平息不到一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内,由一百多正宗的野战部队jīng锐组成的jǐng备队就全被撂倒在这里,无一幸免。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暴徒的战斗力还是比较强的。

    按照自己手下这些jǐng察不jǐng察,特务不特务的宪兵的战斗力,这若是真的与那些暴徒相遇,自己这百余名宪兵还不是给人家送到嘴巴里面得肉。

    况且,哈尔滨这么大,单靠自己这一百多武装宪兵加上部分满洲国jǐng察去搜捕装备了大量武器弹药的暴徒,那不是无异于大海捞针吗?就算有控制在自己手中的那些jǐng察全部加上,可也无法完全将哈尔滨地区完全封闭。

    好在第二师团主力虽然还在中国关内参战,加之驻防区也大,一时抽调不出太多兵力协助,但dú lì第五守备队的动作还是蛮快的。

    虽然新任司令官还没有上任,但在刚刚升任第二师团长的原司令官安井藤治的协调之下,接到宪兵队的求援之后,马上便调集了所有能调集的兵力协助宪兵队缉拿这些胆大包天的支那人。而第二师团也抽调了部分骑兵协助搜捕。

    得知第二师团与dú lì第五守备队同意派出部队协助搜捕之后,这位心一直悬着的宪兵队长微微松了一口气。在震怒平息下来之后,他心中一直有些侥幸。希望看在自己能将这些暴徒全部歼灭,没有造成太严重的泄密事件上,关东军司令部也许会网开一面,放过自己。尽管他也知道希望渺茫。

    作为担负清除本地所谓治安威胁的宪兵队长,他知道很多一般人部知道的秘密。他清楚这次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遇袭阵亡的不单单是防疫给水部自己的那些人。他还知道,那些尸体中至少还有十多个是专门研究化学武器的关东军化学兵器班的人。甚至还有几个还是rì本国内著名的毒气战专家。

    无论是防疫给水部的那些自大的人,还是关东军化学兵器班的,都可谓算是rì本在这两方面的顶级专家。这些人的死亡,震怒的不仅仅是关东军。这件事情必须有人承担下来,而负责本地治安整肃的自己,怎么看都是这件事情的最好替罪羊。

    尽管有与那个该死的石井四郎的通话记录可以为自己作证,但暴怒的天皇与军部会不会看到这些,没有人能够保证。虽然同是大佐军衔,但自己这个大佐在东京的眼中,可远没有现在已经成为尸体的那十几个大佐值钱。

    不过就算第二师团与dú lì第五jǐng备队答应增派援军,协助宪兵队对哈尔滨周边地区实行戒严。但失去的时间就是已经失去了,再想追回却不是轻易可以办得到的。

    在估算了一下援军出发和抵达指定位置的时间之后,这位宪兵队长突然悲哀的发现,等到第二师团与dú lì第五jǐng备队答应的援军到位之后,恐怕那些支那暴徒早就溜得无影无踪了。

    刚刚的欣喜若狂,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这位宪兵队长只能将查出这些人行踪的希望寄托在了密布东北各地的那些满洲国jǐng察署的那些jǐng察,以及天亮之后派出的飞机身上了。

    对于鬼子可能采取的追击手段,杨震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却仍感觉到担忧。空中侦察他不是很担心,现在自己这些人清一sè的rì军军属制服,从天上看自己这些人就是一支正常的行军队伍。

    但杨震最担心的是鬼子的骑兵与那些遍布东北各地的军jǐng宪特,尤其是他们豢养着得那些说中国话,吃中国饭,但坚决不做中国事的爪牙。这些人才是对这支队伍的最大危害。没有这些人的协助,杨震相信,单凭鬼子自己永远都不可能真的击败抗联。

    东北沦陷十四年,真正给抗联带来最大也是最惨重损失的正是这些人。多少英雄的抗联将领没有牺牲在鬼子的屠刀之下,而是牺牲在这些人的手中。

    若是真的遇到这些人,杨震知道自己这些人身上虽然穿着鬼子的军装,但也很难长时间隐瞒下去。鬼子部队中文职军属很少,大多都是在医院或是一些高级机关。野战部队基本没有。

    别说中国人,就是普通的鬼子士兵,除了住院之外,都很少能看到。像现在这样这么多成群结队的一起出现在这荒郊野外,还全副武装,很多人身上有血,甚至有伤,根本就不可能。

    再看看自己身边这些在长途行军中,就连挎枪的姿态都各异,甚至有的人直接将枪当成了拐杖的这些人,那里能与训练有素的鬼子相比。别说与鬼子相比,就是与那些鬼子一手训练的伪满军中的jīng锐都相比,都差上很多。这些都是瞒不过那些与抗战斗争这么多年,眼光早已经锻炼的老练异常的狗。

    为了避开这些狗灵敏的嗅觉,也是为了尽快的进入山区,一路上杨震几次拒绝了休息的建议,只是不住的督促加快行军速度。直到进入了阿城境内,杨震才同意暂时休息一会。

    不过担心鬼子骑兵随时会追上来的他,也只同意休息十五分钟。若不是队伍中还有伤员,杨震是不会同意休息的。

    整整近四个小时没有休息的急行军,队伍中的除了那些前十八集团军士兵还能勉强支撑外,那些前**士兵却是累的够呛,听到休息的命令,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

    倒是也不怪这些人体力有些支撑不住。自被俘以来,这些人就没有吃过饱饭。到了这里,鬼子为了图省心,更不会没事给这些前军人们吃饱饭的。加之本身便缺乏强行军的训练,再加上之前又经过一阵子战斗,身体一直没有能完全恢复他们出现体力跟不上的情况也属正常。

    至于十八集团军,这支军队从成立的那天起就不知道什么叫过吃饱饭。对于从来没有过任何交通工具的他们,长途行军本身就是他们擅长的。所以虽然也很累,但是勉强还能维持。

    看着累的躺了一地的这些人,杨震关照好照顾伤员之后,又亲自带着还有jīng力的十八集团军的战友们布置好jǐng戒哨。若不是在平房缴获的地雷数量太少,杨震真想在围着周围布置上一圈雷区。

    布置好jǐng戒,杨震也没有休息。而是来到一块与周围相比,地势稍高的地方,举着望远镜接着晨光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尽管他也很累。

    实际上一直冲在第一线的杨震可以说是这些人中最累的一个,无论是心态还是身体,杨震此时都已经到了顶点。若是但凡有一点可能,杨震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就想躺在地上睡上一觉。

    眼下这种激战过后的长距离行军,对于后世受过专业长途奔袭训练的杨震来说并不算什么,甚至可以称得上家常便饭。但是对于他现在的身体,却是实实在在的有些支撑不住了。

    但严峻的事实却是让杨震心里清楚,自己就算再累,也只能坚持。现在还远未到安全地带,不是休息的时候。不用说,一旦自己稍有疏忽,周围的鬼子、伪军就会想闻到血腥味的苍蝇一般的扑上来。在这种平原地带,周围敌军密布的情况之下,与占据绝对优势的敌人硬拼,连下策都算不上。

    自己虽然不能保证绝对不暴露,但尽量拖延时间,以便最大限度的靠近山区,却是自己必须想方设法做到的。“敌情”是杨震现在最想了解,也是最需要了解的。但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不让他着急,让他可以放心大胆的休息?

    杨震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就着地图不断的估算着怎么样以最短的行军距离,怎么样在尽量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之下,将这些人安全带到回旋余地大的多的山区。

    正沉浸在思考中的杨震的思路却被一支递过来的水壶给打断了。接过递过来水壶的郭邴勋,杨震摇摇头,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干渴的冒烟了。

    看着接过水壶大口喝水的杨震,郭邴勋道:“老杨,你也应该休息一会。就算你体格再好,但这么折腾,也受不了。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你可是一点都没有休息过。”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