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龙入大海 (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本想去接应郭邴勋,却没有想到还没有等杨震带着留下的兄弟赶到东乡村,却先遇到了过来接应他们的郭邴勋。看到胳膊上缠着绷带的郭邴勋,杨震连忙关切的问道:“老郭,你这胳膊负伤了?重不重?”

    见杨震没有问自己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却关心自己的伤势,郭邴勋抬了抬已经包扎好的胳膊笑了笑道:“没事,与鬼子卫兵作战的时候,让流弹给擦了一下,不重。”

    听到郭邴勋只是给子弹擦了一下,伤势并不重,杨震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于此时的杨震来说,无论是对这些前**士兵的控制,还是对于今后行动,郭邴勋太重要了。若是失去了郭邴勋,现在与这些**士兵还不熟悉的杨震,则很难真正的控制住这些人。

    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将他们救出来的,即便是自己在他们面前表现出高强的身手,但是从心底里面征服这些人,让这些人服从自己这个共军的指挥却并非易事。

    之前的相互隔阂太大,虽说自己对他们有救命之恩,现在曾经打的山河变sè的双方也算是友军。但这中间的恩怨却不是短时间可以消弭的。离开郭邴勋,离开这里,脱离了危机,杨震甚至都怀疑自己还能否真正的指挥动这些人。

    郭邴勋也许知道杨震心中所思,也许不知道。但自行动开始以来,他却始终对杨震表现出足够的尊重,尤其是在所有前**将士的面前,对于杨震所下的任何命令都表现出坚决服从的意思。

    在简短聊了一下伤势后,郭邴勋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的向着杨震立正敬礼道:“报告总指挥,郭邴勋完成任务返回。我部以阵亡三人,轻伤十二人为代价,全歼东乡村鬼子jǐng卫部队十四人以及军属共计一百六十人。”

    “此战共缴获步枪十二支,手枪四十支,轻机枪一挺,以及各种辎重、器材各一部。东乡村中所有武装鬼子无一漏网,全部被歼。”

    看着在众人面前对自己立正敬礼的郭邴勋,杨震马上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在所有人面前这么做,不仅仅是将自己这个总指挥的位置做实。还是一个表态,表示出了对自己绝对服从的意思。他这个在这里的**官职最高的人既然已经表态,那么下边的人也就没有资格在反对了。

    对于郭邴勋这种变相的表态方式,杨震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他的心意后还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道:“弟兄们辛苦了。感谢所有的弟兄们的付出,我们不仅成功的脱困而出,还消灭了这里所有的鬼子,消灭了这支用我们骨肉同胞进行细菌战实验,在不远的将来会用他们亲手制造出的恶魔给我们的民族、同胞带来空前灾难的恶魔部队。”

    说道这里,杨震转过头重新又审视了一遍这个曾经在自己所了解的历史中,曾经让无数中国人饱受折磨的地方后,才又转过头来对着所有的人道:“让我们永远记住这里,记住在这里的所经历过的所有rìrì夜夜。记住这支食人的rì军部队,牢牢的记住鬼子对我们的同胞做的这所有一切。还有所有牺牲在这里的兄弟们。”

    看着唏嘘不已的杨震,郭邴勋走到他身边道:“老杨,现在不是唏嘘感叹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下一步该怎么做?你说过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既然做完我们该做的事情也应该到了撤离的时候了。”

    对于郭邴勋的话,杨震点点头,让小虎子将从石井四郎办公室收缴的地图拿了出来。就着手电的光芒,杨震指了指地图对着郭邴勋与彭定杰道:“下面怎么做,我初步有了一个大概的设想。老郭你们看,这里是哈尔滨的平房火车站,往北也就这里是我们现在的位置。”

    “这一带都是平原,在这种地形上,我们很难摆脱鬼子的飞机跟踪,以及骑兵以及机械化部队的追击。鬼子对作为粮食产地的平原地区的控制力也远高于他们对山区的控制力。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快的撤到山里。至于其他的等到山区再说。”

    “老郭你看,我们虽然向北可以进入小兴安岭,但需绕过鬼子驻有重兵的哈尔滨,而且这行军的距离也不近。在在这种平原地形,鬼子控制严密腹心地区做长距离行军,对于我们来说太危险了。而且鬼子一旦发现这里出事,就算要杀人灭口,也势必要出动骑兵、机械化部队甚至飞机对我们实行追击。”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向东南,进入阿城境内后,直插松峰山、大青山一带。这里是张广才岭的余脉,山势虽然不高,但胜在林木茂密,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暂时休整的机会。”

    “而且,到那里以后我们的回旋余地就要大的多。向北可以进入兴安岭,向南可以进入吉林境内。另外,抗联在这一带也有部队活动,可以与我们相互配合。”

    郭邴勋看着地图,听着杨震的计划,沉思了一会才点点头道:“如今也只能这么办。实际上我们若是往北撤,回旋余地更大一些。阿城境内虽有山地,但却处于两条铁路线之间,周围鬼子兵力不少。且有铁路线,鬼子调集兵力极为方便,并不适合我们长期的活动。”

    “但从这里向北,却是需要绕过哈尔滨,在插向东北,这样一来行军距离太长。这里又是在平原地带,我们又带着伤员,极容易被鬼子追上。这里都是平原,又是鬼子控制的心腹地带,形势复杂,到处都是鬼子的暗探。一旦我们暴露,极方便鬼子调兵。”

    “好,老杨,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们越过拉滨铁路之后,直插东南方向。咱们不是缴获了鬼子大批的军装吗,让部队先把鬼子军装换上,能隐蔽多长时间就先隐蔽多长时间。”

    “就这么定了,老郭你马上清点人数,命令兄弟们换上鬼子的军装,整理武器弹药,马上出发。天快亮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再耽搁了。”既然郭邴勋与彭定杰对自己的决定没有什么异议,杨震也丝毫没有犹豫的点头下了命令。

    交待完郭邴勋后,杨震又将黄大力单独找了过来,交给他一张地图,一副鬼子的望远镜后对他道:“大力,你是老红军侦察兵出身。干侦察,这里数你的经验最丰富。能在长征那么艰苦的环境中打过来的人,我相信你有能力给大部队开好路。”

    “这里的兄弟随便你挑。你去挑上十一个弟兄,化妆成鬼子,作为大部队的先遣人员。记住轻易不要暴露身份,一定将沿途的情况摸清楚。行军的大致路线,我已经给你标到地图上了。”

    “咱们现在没有多少战斗力,一旦遇到大队鬼子,我们很难全身而退。便是遇到战斗力强一些的伪军,我们也没有取胜的把握。我们在这里取胜不过是侥幸而已,远非是已经达到战胜鬼子的地步。别说多,鬼子再来上一个中队,对我们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我们在这里没有任何基础,没有任何的情报来源。周围的敌情一点不清楚,连瞎子都不如。而你带领的先遣人员,就是我们的眼睛。在做出任何决定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千万不能再鲁莽行事。能不能为兄弟们找到一条安全的行军路线,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记住你身上可关系到数百个弟兄的xìng命。”

    听到杨震交待这番话时,面上的凝重之sè,黄大力一概往常的嬉笑的脸孔,也严肃的点了点头道:“杨连长,你放心,我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为大家当好这双眼睛,开好路。”

    对于黄大力的回答,杨震满意的点点头道:“我相信你能做好,更相信你不会给十八集团军的部队丢人。你去找老郭,挑好人之后马上出发。不过有一点,你要给我活着回来。”

    黄大力点点头,没有在说话,敬个礼后转身找郭邴勋要人去了。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杨震摇了摇头,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心。他现在的信心远没有与黄大力说话时候表现的那么充足。

    自九一八事变至今,鬼子已经盘踞东北近七年。对于东北的控制之严密远非关内可以相比。而由鬼子亲自抄刀训练,全副rì式装备的伪满军得战斗力也不是关内那些鬼子收编的连杂牌部队都不如的伪军可以相提并论的。

    而最让杨震头疼的是不是鬼子,也不是伪军,而是在鬼子为了长久的统治东北,在东北各地布满了大量的汉jiān、特务。这些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消息比较灵通的狗却是最讨厌的,也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

    很多抗联将士不是牺牲在鬼子的手中,而是牺牲在自己的那些为鬼子充当打手的同胞手中。而且就不算伪军以及大大小小的汉jiān、特务,现在正处于巅峰状态的关东军,在东北足足驻扎有百万之众。这些都是自己将要面对的。

    在鬼子控制了七年,且都是平原的地方行军几十公里,还带着伤员,不暴露有可能吗?对于这一点,杨震心中也没有答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郭邴勋的动作很快,黄大力走后不长时间便清点好人数,整理好队伍。只是来的五百多人,现在却只剩下不到四百人,其中还有近五分之一是伤员。也就是说刚刚与鬼子那个jǐng备中队的那一阵子不过半个小时的激战,自己这一方面伤亡了一百多人。而且冲战斗的经过来看,这些伤亡大部分都是在白刃战中产生的。

    看着比来的时候短了一截的队伍,杨震苦笑摇头的同时,心中不禁也大叫侥幸。这场战斗是在自己一方人数占优,火力在自己压制住那几挺重机枪后,基本上持平的情况之下进行的。而就这样,伤亡比例却几乎达到了一比一的程度。而且按照伤亡人数与击毙鬼子的数目相比,自己一方甚至伤亡还要大一些。

    这还是在鬼子不敢将这里打烂,没有使用重武器,动手的时候可以说是被捆住了手脚,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的情况之下。这若是真的拉到战场之上,真刀真枪的干一把,按照今天的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算面对的是一个鬼子中队,这一场战斗下来,恐怕这五百人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了。甚至还有可能被鬼子反手给击溃。

    好在因为鬼子没有使用重武器,便是连掷弹筒也使用的不多,而自己又用jīng确的步枪shè击压制住了鬼子的重机枪。队伍中的伤员大多都是不影响行动的轻伤员,重伤员的数量只有十几个人。

    虽说如今也算是人手一枪了,轻重机枪也有了十几挺,甚至还有两个缴获的掷弹筒。将缴获的弹药集中分配之后,步枪每个人也达到了鬼子一百二十发的标准配备。但那一轮激战下来的伤亡比例,让杨震还是决定能避开鬼子还要尽量的避开。在这里都打成了这个样子,杨震甚至不敢想想与鬼子野战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时间的紧迫让知道能全歼鬼子那个jǐng备中队纯属侥幸的杨震不敢再有丝毫的耽搁,在队伍换装完毕之后,马上便抬上那十几名重伤员,将阵亡的弟兄掩埋好后便带队出发。

    为了安全起见,杨震亲自带先头部队。而那个西北军出身的马明则主动承担了断后收容的重担。用他的话说,在徐州会战大突围的时候我们五十九军就是断后的,在这里也是一样。那里最艰苦,那里就有他们五十九军的人。

    时间紧迫,杨震对于马明的请求,也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便点头同意。而一旁的郭邴勋看到马明主动请求断后,不禁有些感叹的道:“徐州会战之时,我虽未能与荩忱见面,但却也算久仰大名。素闻五十九军一向以打苦战、险战著称,今rì一见荩忱将军的部下,果然名不虚传。马明你放心,我一定给你配备最好的兵与最好的武器。”

    “郭长官,不用了,我就用之前与我一起看守地下通道的那几十个弟兄就行。至于武器,手头上的这些弹药数量已经足够了。我们西北军打仗还从来没有这么富裕过。”对于郭邴勋的好意,马明摇摇头,却是拒绝了。

    拒绝了郭邴勋的好意,马明向杨震与郭邴勋敬礼道:“二位长官,请你们放心,开山只要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鬼子追上兄弟们。二位长官,如果有幸开山还能活着与你们见面,在听二位长官训示。二位长官,时间已经不早了,请二位长官出发吧。”

    对于马明的誓言,杨震没有多说话,只是将从石井四郎那里缴获的那付德国制造的望远镜塞到他的怀中后,只说了一句:“你和你的弟兄们一定要活着赶上部队,我在松峰山、大青山一线等着你们。”

    说罢,杨震再未多言一句,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对着已经集结好的部队挥了挥手道:“全体出发。”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