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龙入大海(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马钱子碱的威力果然无比。平常人服用原剂五毫克便足以致命,杨震给石井四郎足足灌下去的那一小瓶足足超过致命量几百倍。当然杨震对给拼命挣扎的石井四郎灌这种剧毒物的时候,还是比较加小心的。不单戴上了从石井四郎办公室内翻出的橡胶手套,就连外边也用破布缠上。

    因为他知道这种毒xìng极大的鬼东西只要皮肤上接触一点,倒霉的就不单单是石井四郎一个人了。为了加小心,杨震甚至都没有让别人帮助按住石井四郎的脑袋。只是用枪托砸光他满嘴的牙齿后,用刺刀将他闭的死死的嘴巴别开而已。

    被灌进了超过致命量几百倍的石井四郎很快便显示出中毒的状况。马钱子碱虽说毒xìng在多种剧毒物中不算最大的,但是却绝对是让中毒者死的最痛苦的一种毒药。

    药xìng发作之后的石井四郎痛苦的表现,几乎全身皮肤都在剧烈抽搐的样子,把一边的李明瑞都吓了一跳。饶是李明瑞也自问是胆大之人,生死场面不知道见过多少,但却也被眼前有些可以称得上恐怖的场景弄的转过脸不敢再看。

    在场的几个人除了杨震还显得镇定之外,其余的人都被吓的不轻。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军人,也都见惯了生死。但是对于这种比酷刑还要恐怖的死法,他们暂时还是接受不了。

    看着痛苦中挣扎的石井四郎,杨震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痛快,好似这些rì子里积压在心中的闷气都发泄出来一般。

    从蒙冤受屈离开军营,到莫名其妙的回到这个世界,成为了一名别特别输送的马路大,直至制定了整个逃生计划时身上又背负了几百人到的安危。这些事情让杨震的心中积累了大多的憋闷。虽然杨震并不是一个残忍嗜杀之人,但杨震到底还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

    当然杨震这么做也不单单全是发泄,他还没有变态到那个地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这么做也是为后世那惨死在这个家伙手中千千万万而有冤不能伸的中国人找回一点利息而已。

    不过马钱子碱中毒会让人死的很痛苦,但超大剂量的服下去,虽不能说死的立竿见影,但这效率总是要提高很多的。

    马钱子碱中毒从发作到死亡的时间平均是十到二十分钟,如今被灌下超过致死量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整整一瓶子马钱子碱,再加上失血过多的石井四郎没有用上这么长的时间。在灯光的照shè之下,虽然死的很痛苦,但也没有坚持过十多分钟,便了了帐。

    看着死透了的石井四郎,杨震转过头看着已经帮着李明瑞将这间办公室内所有被认为对今后有帮助的东西全部扫荡一空的几个人,眼睛却越过窗子飘向了不知的远方,听着东乡村方面响起的断断续续的枪声,沉默了一下才语气显得极为平淡的道:“一切都结束了。等到明天,等待我们的又会是一个重新的开始。”

    说罢,杨震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石井四郎的办公室。直到走到门口才背对着所有人道:“告诉所有的弟兄,不要去碰那个家伙的尸体,否则你们也会中毒的。他的尸体,还是留给小鬼子自己处置吧。若是幸运的话,也许我们还会再捎带上一个或是几个鬼子。”

    听到杨震的话,跟在他身后的李明瑞几个人在又打量了死的造型显得有些诡异的石井四郎,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件办公室。今儿的事情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回忆。

    此事过后,在场的这几个人尤其亲眼见识过杨震徒手格斗手段的李明瑞心中都打定了一个主意。今后坚决不要去得罪这位看起来很和善,动起手来却比屠夫犹有不及,手段更是毒辣的紧的长官。

    不过后怕归后怕。,一贯秉承着贼不走空这样一条千古名训,从石井四郎办公室内的保险柜中翻出的那些金条与钱物,李明瑞是万万不会放过的。

    刚刚离开石井四郎办公室,一间打开的房门外,几个正抬着两具rì军女兵尸体的老兵中的一个见到杨震过来连忙立正敬礼道:“杨长官,整栋本部大楼所有rì军已经全部击毙。共计男兵十六名,女兵七名。我军阵亡四人,轻伤六人。”

    说道这里,老兵看了看被自己放在地上,两具丰满的胸部被刺刀刺出两个大窟窿的女兵尸体有些怕杨震怪他们滥杀无辜的道:“杨长官,不是我们要杀她们。是这些女兵见到我们进来,非但不缴械,还开枪反抗。”

    “我们有两个弟兄刚开始见到都是女兵就没有提放。却没有想到这几个rì本娘们一见我们冲进屋子就开枪。他们淬不及防,一个头部中枪,当场就断了气。一个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也去了。兄弟们一时气愤,就。我们没有想到鬼子男兵打仗不要命,这女人也不要命。”

    对于这个老兵的解释,杨震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一声道:“我来之前曾说过,无论男女没有一个rì本人值得我们原谅,而在这里,更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无论他是男还是女。你们真的是太大意了。”

    听到杨震的叹息,这个老兵使劲的捶了一下自己脑袋道:“杨长官,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看到都是些女兵一时心软,下令抓活得,这两个弟兄就不会送命。我他妈的真没有料到,这鬼子这男兵疯狂,女兵也是一个吊样。”

    “好了,不要在伤感了。我们毕竟不是那些畜生,对女人同样也下得了手。你们也没有想到鬼子的这些女兵会同样这么疯狂。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今后要面对的环境可能会比现在恶劣的多。有了这回教训,下回便不会再吃同样的亏了。”

    说道这里,看到女兵尸体的杨震突然皱了皱眉头:“不对,这里怎么会带枪的女兵?鬼子无论是作战部队还是一般的机关中并没有女兵的编制。这里怎么会有穿军装的女兵?”

    按照杨震对二战rì军并不算多的了解,在rì军部队中极少有女兵。即便是有一些所谓女兵,也大多都是一些军属。当然对于rì军来说,这个所谓的军属并非是军人的家属,而是归军队所有的意思。

    除了那些并非现役人员的部分军属之外,rì军只有医院中有一些非军籍的护士,再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慰安妇了。带枪的rì军女兵,杨震不单单是第一次见到,更是第一次听道。

    听到杨震的疑问,那个报告的人连忙道:“报告杨长官,这间屋子内都是电台与资料,这些女兵不会是报务员吧?我知道**有些部队中的报务员就是女的。长官说娘们比老爷们细心,不容易出错。”

    “扯淡,你要说远离前线的大机关有女xìng报务员这倒是有点可能。你要说野战部队带着一帮女报务员,这不是纯扯淡吗?便是**除了野战医院之外都很少有女兵,更别提对女xìng一贯歧视的rì军?”

    对于他的回答,杨震摇了摇头,压根就不信。不过当杨震走到这间屋子中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人没有说错,这里面足足有三四部电台。其中至少有两部是大功率的。

    看着电台,杨震不由的心中一阵欣喜若狂,马上就把那些女兵的身份扔在一边,连忙招呼人道:“那些女鬼子究竟是什么人就不要管他了。快,来几个人,把这里的这几部电台全部带走。还有那些天线,马达,都别忘记带上。”

    说罢,杨震亲自在屋子内又寻找了一遍,只是可惜没有让他找到密码本。好在这间屋子内写着字可以充当密码本的东西不太多,很方便杨震打包。对于这些东西,杨震没有丝毫的犹豫,大手一挥全部带走。

    作为一个后世的来者,他太知道密码对一场战役胜负的重要xìng了。要是能找到密码本,对自己这些人今后的生存与战斗会大有益处。就算rì军发现密码本失踪,更换密码本,但其中始终都会有一定规律可循。

    看着眼前几部电台,尤其是那两部显得有些笨重的大功率电台,接到杨震命令的那个人有些愁眉不展的道:“杨长官,这兄弟们都累了大半夜了,身体都有些吃不住了。再带上这些电台,恐怕要累垮的。反正这些电台带上也没有什么用,带上一部就算了,至于其他的是不是不要带了?”

    “不行,全部带走。有了这些电台,咱们以后就有了耳朵与眼睛。更有了与关内联系的通道。尤其那两部大功率的一定要带走。就算丢掉部分武器,也得把这些电台带走。”对于这个家伙叫苦,杨震没有丝毫的犹豫。

    就在那个家伙听到杨震这斩钉截铁的话,张张嘴还想要辩解什么的时候,杨震身后的李明瑞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道:“按照杨长官的话去做吧。经过这一晚,你还没有想明白?只要他下决心要做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总是有益无弊。”

    听完李明瑞的话,那个人略微犹豫了片刻之后,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在辩解什么。挥手带着十几个弟兄,按照杨震的命令,将发现的这几部电台全部背上带走。

    杨震看着这十几个弟兄小心的将电台带走,又重新扫视了一遍室内,生怕落下什么有用的东西之后,才带着这些人急忙的赶回总务部大楼前与彭定杰汇合。

    见到彭定杰后,得到的消息却是让杨震很沮丧。按照杨震的要求,彭定杰又带着人将这个鬼子基地内所有暴露的建筑物仔细的搜查了一遍,有用的东西例如药品之类的东西倒是找到了不少,也干掉了不少零星的鬼子。但杨震所需要的炸药,却没有一点都没有。

    听完彭定杰的汇报,抬手看了看腕上指针已经指向两点,知道再有一个多小时天便要亮了的杨震咬咬牙一摆手道:“算了,既然没有炸药咱们一时半会还对这些建筑奈何不得,就不要在这里继续耽搁时间了。”

    “咱们马上去与老郭汇合之后,迅速的撤离这里。李明瑞将这里的电话线给搞断了,鬼子虽然一时半会还摸不清楚情况,但时间长了肯定会发现不对。刚刚那阵子枪声,很难保证不惊动这附近的鬼子。虽然这个基地对鬼子保密,但一旦知情的鬼子了解到肯定会迅速增援。”

    “我们已经打了大半夜了,兄弟们都有些疲倦。而且刚刚你也看到了,兄弟们之间配合生疏,弹药又不算太充足。鬼子不用多,再来上个把个中队,我们就真的很难脱身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说道这里,杨震突然语气变得异常坚定的道:“老彭,你看着,只要我们活着,总有一天我们会以胜利者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原本对于杨震来说,在郭邴勋去除掉那些所谓的专家的时候,自己最好将这里一并炸掉。彻底的断绝小鬼子继续发展细菌战武器的实力。但现在没有炸药,自己却根本对这里修建的极其坚固的建筑物无可奈何。自己总不能让指向弟兄们抡起锹搞去当拆卸工吧。先别说兄弟们能不能干的动,就算能,可这时间上也来不及。

    虽然不能将这里彻底的夷为平地,但只要郭邴勋那边得手,干掉了那些细菌战专家。即便将这里给小鬼子留下,但至少几年之内他们再想恢复却是不可能了。还是那句话,东西好建,但使用这些东西的人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培养起来的。

    看着杨震说这番话时坚毅的面孔,彭定杰转过头,又看了看此刻笼罩在漆黑的夜sè中这座规模庞大的建筑物,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只要我们不停止战斗,不放下手中的武器,总有一天会将这些侵我国土,杀我同胞的鬼子赶出我们的土地。而这里,我们一定会以胜利者的身份回来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