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毁灭(4 )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这阵子激战,枪声密集的恐怕便是连死人都能jǐng醒。既然已经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那杨震也便无一点忌讳。对于在杀奔本部大楼的时候,遭遇到的鬼子怎么快便怎么解决。能用枪来说话的,对于现在已经疲劳到极点的杨震来说,绝对不会去再费心思用刀。

    对于此刻的他来说,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尽快的结束这里所有的事情,以便带着兄弟们撤离。

    没有了忌讳的杨震带着二十个身穿鬼子军装老兵,一路杀到主楼。反正这路上也没有自己的弟兄,除了自己这些人之外,只要是穿着鬼子军装的都是鬼子,杀了便没有什么错。

    唯一让杨震感觉到别扭的是,手中这三八式步枪是在太长了,限制了很多战术动作无法发挥。对于用惯了短小jīng悍的九五式步枪的他来说,这种武器除了jīng度高,shè程远之外,没有一点可取的地方。当然拼起刺刀来,到是很不错,最起码够长。

    至于那支此时还放在他裤袋里的勃朗宁手枪,却因为子弹早已经打光,与废品无异。没有了子弹的手枪还不如步枪好用。至少步枪可以论起来当棍子用。再说步枪上还有刺刀,枪托同样可以杀人。没有趁手的武器,杨震也只好对付端着三八大盖。

    虽然没有趁手的武器,但杨震对于李明瑞塞过来的快慢机还是拒绝了。对于这种自己陌生的武器,杨震认为还是留给一看持枪动作,就知道以前没有少用过这种武器的李明瑞用更能发挥作用。

    看着杨震拒绝了自己递过去的快慢机,跟在杨震身后的李明瑞道:“杨连长,你拿着着三八式步枪是不是有些不太趁手啊?你这种端枪的姿势虽是第一次见到,但我总感觉更适合花机关一类的武器。用步枪,是不是太长了。”

    一边前进,一边不住的在仔细观察周围环境的杨震摇摇头道:“这种枪我用着不习惯,还是放在你手中更能发挥他的威力。我用步枪,最起码可以利用他shè程远,jīng度高的优势,必要的时候帮着弟兄们压制对方的火力。有的时候,在这种环境之下,一支shè击jīng度高的步枪,有的时候要比机枪更能发挥作用。”

    “杨连长,你不用太着急。你放心,小鬼子的援兵至少短时间内来不了。就在我们失踪的那一会,我和老黄已经将他们的主电话线都给弄断了。他们现在即便是想与外界联系都联系不上了。”

    “刚刚那个小鬼子不是说了吗,那个叫什么石井四郎的王八蛋死要面子,一直死撑着没有求救吗?现在就是他们想求救都没有办法了。”李明瑞见杨震拒绝了自己换枪的意见,也就没有再多说。却是转**待了自己刚刚失踪那段时间里做什么去了。

    正小跑前进的杨震听到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鬼子电话线掐断了,转过头打量了他一眼却是道:“没有了电话,还有电台。只要他们还有电台在手,就不算切断了联系。”

    “我之所以着急,并非单单是鬼子援兵的事情。还有弟兄们脱身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快,至少在天亮之前还撤离这里。否则天一亮,我们很难摆脱鬼子骑兵和飞机的追击。”

    “最关键的是我不想放跑那个石井四郎。除掉他才能对鬼子的细菌战计划带来破坏。一旦让他跑了,只要有他在,鬼子换一个地方还能再起炉灶。只有除掉他,才是对鬼子最致命的打击。我们刚刚在总务部那里耽误的时间太多了。那些普通的鬼子就是干掉一万个,也顶不上石井四郎一个人。”

    李明瑞抬手一枪,帮杨震解决掉路边一个冒出来的鬼子后才道:“杨连长,呵呵,你放心。有我在,你说的那个鬼子他就跑不了。”

    对于李明瑞的保证,已经看到本部大楼正门的杨震没有回答他,而是对着身后的人道:“冲进去后,不要心慈手软。干掉你们能看到的所有鬼子。记住,这里的人比畜生还要畜生,他们就没有资格活在世上。”

    身后的那这一路上几乎没有出手,所有遇到的鬼子都是冲在前边的杨震与李明瑞二人解决的那二十个老兵听到杨震的交待后,齐声道:“杨连长你就放心吧。杀鬼子,咱们就没有手软过。杀这些比畜生还不如的东西更不会手软。”

    对于老兵们的回答,杨震只是微微一笑后,便一摆手第一个冲进了本部大楼。至于大门外的两个卫兵,一个被他用步枪在可视距离内远程狙杀,另外一个则死在李明瑞的快慢机下。本部大楼前得灯火辉煌,给了他们极大的方便。

    鬼子太自大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实行灯火管制。整个本部大楼前得路灯此时还全部的亮着。

    冲进本部大楼的杨震,直接冲上了二楼。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李明瑞则不断的用快慢机帮他解决掉走廊两侧房间内,听到异动之后冲出的鬼子。

    在冲进本部大楼的时候,杨震看到石井四郎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知道这个家伙还没有离开。所以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奔他的办公室而来。至于其他的,都交给了他身后的李明瑞。杨震知道,这个时候不用自己吩咐,给郭邴勋做过卫士的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来到石井四郎办公室门前,杨震一脚便将办公室的那扇厚重的实木大门踹了开。踹开之后,杨震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掏出了一枚从鬼子士兵身上缴获为数不多的手榴弹,拉开保险后重重的在枪托上撞击一下之后,扔了进去。

    就算石井四郎不知道外边的战况如何,但走廊内的动静恐怕便是早就听到了。杨震不信这个家伙会一点防备没有。果然,杨震的手榴弹扔进去后,随着爆炸声响起的还有一声惨叫。而传出这声惨叫的位置,就在门后边。

    等冲进办公室的时候,杨震看到这个躲藏在门后,却不想被扔进来的手榴弹炸出来的家伙正捂着一条断腿在地上哀号。而一把保险已经打开的勃朗宁手枪扔在一边。

    虽然倒在地上这位被手榴弹炸的满脸是血,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但杨震还是从他军装的军衔以及身高、体型上,一眼便判断出这个一边正在哀号,一边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家伙便是石井四郎。

    抓住了石井四郎,不知道为什么杨震却是显得很平静,并未如他自己想象的那般狂喜。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杀死了无数中国人,战后却凭借着那些用中国人做人体实验而去的结果与美国人做交易,而逃过一劫的恶魔,杨震蹲下身子捡起他丢下的手枪后才用正宗的rì语道:“石井四郎大佐,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看着听到自己用rì语说话而面带惊恐的石井四郎,杨震的面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便是将你一刀刀的活剐了。至于我是谁,我想你应该明白。而你很意外我居然会听的懂rì语吧?”

    说这番话的时候,杨震虽面上带着微笑,但他笑容中的寒意却是连他身边的李明瑞都看的冷汗直冒。

    石井四郎眼睛倒是满尖的,从杨震进来的时候他就认出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那个整天找自己麻烦的皇族中佐。应该是传说中与他长的很像的那个支那马路大。虽然杨震说话的时候用的是rì语,但他依旧没有将两个人看成一个。因为气质这东西不是轻易能学的像的。

    对于眼前这个支那战俘居然会说rì语,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到。花北方面军随这些战俘转过来的资料中并未表明这些被特别输送的马路大中有人jīng通rì语。

    “该死的华北方面军那些垃圾,居然没有审讯出这个马路大懂得rì语。自己也太过轻敌了,没有对这些战俘出身的马路大太重视。若是在接到马路大暴动的消息便向外求援,或是自己先暂时离开就不会落到他们的手中。”

    听到杨震张口说出的流利rì语,石井四郎马上便知道今儿的这一切应该是眼前这个人一手搞出来的。

    事实证明对于某些rì本人来说,在面对死亡的恐惧时候,表现的不见得比他们一直歧视的中国人强到那里去。石井刚男表现的比一个最孬的中国人还不如,但石井四郎也没有好到那里去。虽然没有尿裤子,但也是在苦苦的哀求杨震放过自己。

    “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很多,很多的钱。只要你能放过我,我现在马上给你的钱可以保证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杀了我也没有什么用,何不放过我一次?”

    “对于这场中rì战争来说,我不过是一个被强征的军医而已。我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也从来没有杀过人。我也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也是无辜的。”

    尽管从刚刚这个马路大带着寒意的微笑中已经知道落到他手中,自己恐怕是没有活路。但内心仍对这个马路大不知道自己这支部队的真实身份而抱有一丝侥幸。

    对于他的收买,杨震接下来的回答却是将他彻底的绝望了:“我想对于一个细菌战专家来说,身体上少一个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只要他的脑袋还在,就依然可以出来为祸世人。”

    “石井四郎,你的确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用枪杀过人。但死在你手中的中国人又何止千万?你们总务部中那些装满人体器官的玻璃瓶子中的器官来源,别告诉我那些都是你们rì本人。不说在这里,便是在五常,又有多少中国人无端丧命在你们手中?”

    “所以对于你来说,要想让你彻底的再不能危害中国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你的脑袋摘下来。这样,才对得起那些被你们用来做细菌实验而丧命的那些中国人。”

    “至于你是受害者,无辜的这句话,即便到那边也不要说出来。在这场战争中,你们rì本人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他们都该死。而你,石井四郎,你是其中最最最该死的之一。你真的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中国人中就没有知道的?你们也太高看自己的保密能力了。”

    听到杨震刺破自己的真实身份,已经知道自己段无生路的石井四郎,这个时候表现的倒是比他那个尿了裤子的二哥强多了。脖子一扭,索xìng也就硬气了一把,不在哀求。

    看着硬挺着得石井四郎,杨震从手中的步枪上卸下了上边的刺刀,面带微笑道:“这是你们自己制造的三零刺刀。听说你们的士兵在练习刺杀都是用中国人,今儿我也给你体验一把如何?死在你们自己制造的刺刀之下,你应该感觉到荣幸。”

    话音一落,杨震手中的刺刀准确捅进了这个恶魔下体的某一个部位后,手中的刺刀把轻轻的一转。伴随着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一个最新的太监便出笼了。

    “你是一个恶魔。”疼昏过去,又被杨震一脚踩在断腿上又疼醒过来的石井四郎看着蹲在他面前的杨震恐惧的道。

    对于石井四郎对自己的评论,杨震用沾满了他鲜血的刺刀在他脸上轻轻的拍了拍笑道:“我这就是恶魔了?你们**解剖那些无辜的中国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自己是恶魔?你们拿中国人做细菌实验的时候,怎么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恶魔?你们在屠杀中国人的时候,怎么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恶魔?”

    “我今儿做的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你们屠杀我们中国人的手段在你身上在用一遍而已。就算我将你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抵消你和你的这支部队对中国人所犯下的罪行。血债血偿,你在当初犯下这些罪行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杨震说归说,但你让他真去将这个鬼子一刀刀的活剐了,他还真没有那个变态的嗜好。只是一刀或是一枪结果了他,杨震又总感觉太便宜这个家伙了。

    好在落井下石的人有的是,就在杨震有些犹豫怎么处置这个家伙的时候,一旁带着几个人正在搜索石井四郎办公室的李明瑞拿着一个小药瓶过来:“杨连长,你看这是什么东西。我刚刚在这个家伙的保险柜中找到的。”

    “好家伙,这个家伙平rì里看来也没有少收刮。他的保险柜中除了部分资料之外,就他妈的是钱了。一摞摞的钱,都快把保险柜装满了。不过除了钱和一些看起来像是资料的东西外,就这个了。”

    “我看这个东西单独放在一边,周围还用一些棉花包裹,看起来很怕碎的样子,就给你拿了过来。这个老王八能把一个药瓶放在保险柜中,看来这个东西应该很值钱。”

    杨震接过李明瑞递过来的小瓶子,还没有来得及细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在不经意间却看到石井四郎看到这个小瓶子的时候,脸上显露出的绝望。当杨震看到小瓶子的标签上用中文写的马钱子碱几个字的时候,便明白了他眼中的绝望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虽然不是化学家,但作为后来者的杨震也知道这个小瓶子中装的这些叫马钱子碱的东西是一种什么样的玩意。看着这个不大瓶子中塞得满满当当,不起眼的白sè小片剂,杨震却知道就是这点东西足够毒死几百号人的。

    既然这个石井四郎将这种东西当宝贝一样藏到了保险柜中,在杨震看来,用这种东西送他上路也是不错的。什么叫一报还一报?用他研究出来的东西,送他自己西行,这才是最高的境界。

    想到这里,杨震示意几个人将这个家伙牢牢的按住。而他自己则没有丝毫犹豫的拎起刺刀,将这个家伙看到他举起药瓶之后闭的牢牢的嘴撬开之后,将满满得一瓶子药全部倒进他的嘴巴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