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毁灭 (4)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上村元良少佐并非是珍惜自己部下生命的那种军官。对于他们这些狂热的中级军官来说,别说那些普通士兵的生命,就算是自己在必要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出去。相对于对于那些暮气以沉,更加注重沉稳的高级军官来说,上村元良少佐这些狂热的中下级军官才是rì军中最可怕的因素。

    想当年关东军不过几个区区佐级参谋就敢抛开陆军策动九一八事变,几个低级军官就敢发动二二六兵变,刺杀大臣、袭击首相。在rì军中还真没有这些年轻的中级军官不敢做的事情。说这些到处惹事的中级军官珍惜士兵的生命,就好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上村元良不想进行肉搏战,是因为他有些担心白刃战若是引起过大的伤亡,一是会让自己丢脸,二也会引起上司的不满。若是在战场之上倒是无所谓,可与这些在他眼中垃圾一样的原木拼刺刀,若是伤亡大了话岂不是让人耻笑?

    只是在石井刚男的逼迫之下,上村元良也只能暂时将脸面放在一边。他知道石井刚男对自己说的那些话,那个yīn险狡诈,又狂妄自大的石井部队长是绝对能做得出来的。

    虽说有些担心引起较大的伤亡难以交差,但事已至此已经没有让他犹豫的时间了。好在上村元良对自己手下那些拿活人练习的士兵在白刃战上本事还是有信心的。

    虽说眼前压上来的马路大在人数上要远远多于自己的手下,但在上村元良看来,依靠自己手下娴熟的白刃战能力,击败这些原木还是轻而易举的。所差别的不过是伤亡大小而已。

    只是他想的倒是挺美,认为自己就算失去火力上的优势,单单依靠白刃战击溃这五百多人的马路大还是没有问题。但事情会像他想象的那般简单吗?这恐怕不见得。

    就在上村元良的部下看到已经冲到眼前的那些马路大,正在按照条例规定快速的退着枪膛中的子弹时,在鬼子的侧面,突然响起了机枪的嚎叫。淬不及防,正在专心准备白刃战的鬼子士兵瞬间便倒下一片。

    几乎在自己侧面机枪响起的同时,那些已经冲到自己部下面前的马路大居然掏出了大量的rì军制式南部手枪,对着已经摆好架势准备进行白刃战的士兵一阵猛shè。轻易的击倒了好几十个rì军。

    这种手枪虽说奇丑无比,xìng能也不那么的可靠,子弹穿透力也弱,。但这种受到过无数批评的手枪,有一点却是所有人都赞同的优点,便是jīng度极佳。

    而且这种手枪使用的弹道有些特别的南部式手枪弹,在近距离杀伤力却是不小。这么近的距离手枪齐shè,着实让上村元良结结实实的吃了一个大亏。

    看着冲过来的马路大前队几乎人手一支南部式手枪,上村元良怒气冲冲的看着站在自己边上的石井刚男。这些手枪那里来的,不用问便能搞的清楚。作为正规野战部队抽调过来的自己部下没有装备那么多的手枪,可特别班的看守却是人手一支。

    石井刚男看到上村元良怒视自己,在看看对面的马路大几乎是人手一支南部式手枪。明白了上村元良怒气从何而来的他,刚刚还趾高气昂的脸上多少也有些愧意。毕竟那些马路大手中的帝国陆军制式手枪的来历,是个人就能猜出来。

    相对于大量手枪落到了那些马路大的手中,更让上村元良有些不解的是,自己侧面的机枪火力是从哪里来的。刚刚虽说自己被对方敲掉了十几个机枪手,但并未放走一个马路大。

    真是活见鬼了,自己没有放跑一个人,那在自己侧面的机枪火力到底是谁发shè出来的?上村元良可以肯定自己在侧翼虽然安放了小部队,但绝对没有安排机枪。

    自己将所有带来的几挺机枪都集中到了正面。因为他看到对面楼走廊的灯还亮着,知道这里并未断电。那些手头上连一把铁锹都没有的马路大是不可能能翻越高达两米,上面带着电网的围墙的。

    实际上没有预料到侧翼会突然冒出来火力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不单单是上村元良一人。那边第一个冲进敌阵与鬼子接触上,差点没有被流弹伤到的杨震也同样没有想到。

    虽然差点没有被流弹伤到,但眼前这一百多鬼子在这阵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击之下却倒下了几十号人,在加上被冲上来战俘手中的南部手枪一顿狂shè,之前手下还有一百多人的上村元良如今手下却是只剩下一半的人了。

    本身jīng度便极佳,指向xìng极好的南部式手枪在这么近的距离根本就用不到瞄准,只是粗略shè击,便可做到枪枪咬肉。在加上它那虽然穿透力差劲,但停止作用极好。近距离shè击威力几乎都快赶上达姆弹的手枪弹。

    这么近的距离,只要挨上一发这种子弹,没有几个人还能坚持战斗。更别提需要大量消耗体力白刃战。在这阵子手枪弹雨中,鬼子倒下,失去战斗力的人甚至还比那阵子歪把子机枪横扫倒下的还要多。

    对南部式手枪优缺点心知肚明,看着倒了一地部下的上村元良此时心中对此刻正爬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的石井刚男更是恨到了极点。

    少了一半的鬼子,在肉搏战中,杨震所承受的压力同样也少了许多。但让他感觉到有些失望的是几百人围攻不过几十人的鬼子,除了他自己之外,在白刃战中,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战俘们竟然处于下风,很难占到什么便宜。尤其是在与已经自发的组成战术小组的鬼子进行白刃战的时候,甚至还要吃上一些亏。

    杨震将手中步枪从一个鬼子胸膛上拔出来,回手用枪托将一个鬼子鼻梁骨砸的粉碎后,看到被刺倒后倒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却是未能及时抢救的兄弟,大声喊了一句:“你们的手枪子弹刚刚连备用弹夹都打光了吗?咱们拼刺刀玩不过他们,手中的手枪难道现在都成了废铁?”

    “没有手枪的弟兄先将鬼子困住,不要急于进攻。有手枪的弟兄马上抓紧时间给手枪换弹夹。换好后,用手枪招呼这帮畜生。”

    说罢杨震率先从裤兜内掏出那支勃朗宁手枪,抬手便打倒了两个正准备给被他们刺倒在地上的战俘补上一刺刀的鬼子。

    杨震这一声喊叫,倒是惊醒了梦中人。分到手枪的弟兄连忙手忙脚乱后退,掏出备用弹夹准备更换。只是可惜,这些人几乎都是头一次相互配合作战,远未形成默契。

    准备给手中手枪更换弹夹的弟兄后退,可他们空出的位置却大部分都没有人及时补上。还没有等这些弟兄将备用弹夹掏出来,就被抓住空隙的鬼子刺倒了好几个。这么一来,倒是增添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看着一片混乱的场景,杨震差点没有后悔的将自己的舌头咬掉。尽管有些生气,但杨震知道自己却是不能怪罪这些如今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弟兄。他们之间都是第一次相互配合作战,几乎没有一点默契。能打成这个样子已经是很不错了。

    相互配合的生疏,白刃战水平的低下,让人数上占上风的被俘将士们在场面上却是处于下风。被刺倒在地的人中,穿着囚服的战俘反倒是占了多数。本来就是勉强被分割开的鬼子渐渐有了相互靠拢的趋势。

    眼看着被割裂开的鬼子马上便要靠拢在一起,杨震干着急却是没有任何办法。他不是三头六臂,能解决一个、两个,却不可能将这些鬼子同时解决。

    况且,从解决看守的那一刻起,杨震几乎都是在亲自动手。到现在又经过这一番白刃战,杨震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有些不支了。现在只是全凭借着一股子意志在勉强支撑着而已。

    若不是依仗着反应还算灵敏,手脚的敏捷度已经大大降低的杨震,恐怕早就被周围不时偷袭过来的鬼子刺刀给捅倒了。尽管躲过了要害,但一番拼斗下来,此时的杨震身上已经增添了三五道得划痕。

    看着场中方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却始终相持不下的场面,知道留给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心中焦急不已的杨震却始终拿不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没有办法,其他人的战斗力太弱了,便是相互的基本配合都做不到。

    就在杨震对着局势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伴随着一阵子轻快的枪声响起,从侧面杀出的两个人替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失踪了有一阵子,让杨震以为已经牺牲,此时突然出现的李明瑞与黄大力二人一手抓着两个备用弹匣,一手拿着快慢机上下翻飞的给着三三两两背靠在一起,组成了战术组合的鬼子点名。将有些聚拢趋势的鬼子又给打散了。

    这两支快慢机的出现,大大的缓解了场面上得势不得分的尴尬局面。让刚刚手忙脚乱的战俘在这两支快慢机的掩护之下,总算是完成了更换手枪弹匣的工作。

    等换完手枪弹匣之后,被围起来鬼子的末rì却是到了。这个距离使用穿透力极强的三八式步枪,伤到的自己人恐怕要远高于鬼子。对于穿透力弱的手枪来说却正是使用之时。至少让鬼子丧失战斗力还是没有问题的。

    有了近战利器在手,自然没有人会和鬼子客气。一阵子密集的手枪枪声过后,一百多个鬼子就剩下被几十个中国战俘围起来的上村元良与石井刚男二人。

    到底是鬼子正规军官出身。看着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围着自己的中国战俘,上村元良依旧硬气的很。双手举着军刀还准备做最后一搏。

    而一边更习惯于欺软怕硬,手中拿着一支从地上捡来的三八步枪,往rì里威风早已经不见,两腿哆嗦的像是一个脑血栓患者般得石井刚男却熊包多了。

    这一阵拼杀,累的够呛,却是不敢休息的杨震没有搭理过来请罪的李明瑞与黄大力二人,走到将两个鬼子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战俘后面对郭邴勋、彭定杰二人道:“老郭,不能在耽搁了。你马上带上二百人去鬼子宿舍,也就是图上的东乡村。那里的鬼子都是这支恶魔部队的jīng华,你去将他们全部除掉。记住一个都不要剩下。黄大力是侦察兵出身,你带上他好一些。”

    “我带上二十名老兵去本部除掉石井四郎。至于其余的人由老彭带着继续寻找炸药。还有去总务部,将里面的所有地图、药品、电池,凡是我们有用的东西全部带走。另外受伤的弟兄们一定要安排好。”

    说道这里,杨震对彭定杰道:“老彭,记住一定要仔细找找看有没有电台。我们要想和zhōng yāng联系,必须要有电台。没有了电台,我们就是聋子。还有你们动作一定要快,咱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多了,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听完杨震的安排,郭邴勋与彭定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各自带人而去。

    郭邴勋与彭定杰带人离开后,杨震对着想要跟他解释的李明瑞道:“你去把那个鬼子军官做掉后,挑二十个人跟我走。至于那个石井刚男,先留下,我还要从他的嘴里弄出点东西来。”

    李明瑞也没有含糊,杨震的吩咐声还没有落下,他已经一枪直接给上村元良爆了头。

    上村元良的死非但没有激起石井刚男一搏的志气,反倒是让他将最后一点勇气都吓没了。看着路灯照shè下,脑袋被打飞了一半,脑浆都流出来的上村元良的惨装,石井刚男手中的步枪虽没有放下,但举枪的手却是哆嗦的更厉害了,裤裆也出现了一丝不明的水渍。

    接到杨震的命令,也没有人跟他客气,上去两个人直接一枪托给他砸昏了过去。这些天几乎都挨过他的打,心中早恨死他的那些战俘,要不是杨震命令留一个活口,恐怕他早就被愤怒的战俘生吞活剥了。

    打晕了石井刚男,杨震带着李明瑞与挑出来二十个老兵,将石井刚男捆上,带着直奔石井四郎所在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得总部大楼奔去。此刻因为还没有等到处置的结果,正在自己办公室烦躁的来回拉磨的石井四郎还不知道死神已经开始向他招手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