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毁灭 (3)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刚一跳出窗子,便被发现的杨震借势一滚躲过几乎是贴着他头皮而过的几发子弹,一边运用后世运用的早已经滚瓜烂熟的战术动作,巧妙的躲避开鬼子神枪手不断打过来的子弹,一边暗中估算着自己与第一盏探照灯的角度,寻找最适合开枪的角度。

    好在瞄向他这里的只有步枪。也许是鬼子指挥官没有把从窗子内跳出的杨震当一回事,因为在之前就有过几个人试图采取杨震的方式敲掉那两盏碍事的探照灯,但都没有跑上几步,就被鬼子准确的步枪火力击倒。

    有了前边的参照,自以为这个家伙逃不过之前那几个家伙下场的这个指挥官也就没有将杨震当一回事,只安排了步枪对付他。而鬼子那三挺重机枪除了一挺被杜开山带到二楼的歪把子吸引,转移了目标之外。其余的两挺还不断对着总务部大楼喷shè着子弹,试图将里面的中国人封锁住,根本就没有顾及到杨震。

    运动中shè击固定目标,在后世是杨震一直的长项。只不过手中这支三八式步枪对于这种战术动作来说实在是有些太长,多少有些影响到他的战术的发挥。而杨震又是第一次使用这种古董武器,明显有些不适应。所以杨震回到这个时代的第一枪便打飘了。

    本来看到杨震干净利落的躲过鬼子神枪手的阻击,来到了可以有效击毁鬼子探照灯的位置,正为他叫好的郭邴勋几个人,在看到杨震打飞了子弹后,不禁暗暗的有些为他焦急。

    这边的人为杨震的安全焦急,那边打飞了第一枪的杨震心中也不禁直懊悔。在鬼子的步枪jīng准的火力压制下,找到一个shè击的机会很难得,自己却将这个机会白白的浪费掉。

    浪费掉一次机会,在鬼子火力压制之下再寻找另外一次机会便很难。鬼子指挥官也发现了这个幸运的家伙居然躲过了自己几个枪法jīng准的老兵的狙击,便也没有含糊。虽然没有调过重机枪压制杨震,却调过来一挺歪把子专门控制杨震。

    被rì军机枪扫过来的子弹压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的杨震,左右扫了一下,却发现自己附近只有两具阵亡兄弟的遗体能给自己暂时作为掩体。

    看着打在自己周围密集的弹雨,再看看那两盏明晃晃的探照灯,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的杨震咬咬牙,一个侧翻滚到了那两个倒在一起兄弟的遗体旁,暗自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后,用两个兄弟的身体为自己临时弄了一个小小的掩体。

    杨震这次沉住了气,没有让大家失望。他举起手中的那支三八式步枪连续两次的快速击发,将一直笼罩在大家头上的那两盏探照灯全部击灭。

    打掉两盏将眼前这片开阔地照的雪亮的探照灯后,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过枪口,不顾那挺歪把子继续在自己身边制造的弹雨,利用那三挺九二式重机枪在夜间极为明显的枪口火焰作为指示,没有丝毫停顿的连续快速击发,一口气将三挺重机枪全部打的暂时失了声。

    干掉了几个鬼子重机枪手的杨震没有撤回原位,而就订在这里,利用自己手中步枪几乎是弹无虚发的jīng确shè击,出乎所有在场人意料的,居然死死的将那三挺重机枪压制住。

    鬼子的这三挺刚刚还大展神威,压的前边的那些所谓暴乱分子抬不起头来的重机枪此刻几乎成了这里所有鬼子的梦魇。换上一个重机枪手被打掉一个重机枪手,没有一会功夫,连续更换了上来的十几个重机枪手都被打掉。

    看着绝大部分都是脑袋中弹的重机枪手,jǐng备队长上村元良少佐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他妈的是什么鬼枪法,就算有重机枪的枪口火焰作为指示目标,可这他妈的毕竟是在夜里。

    那个该死的支那人究竟是什么人?在既没有照明弹,又没有任何照明设备的情况之下,怎么枪法还如此的jīng准。就算翻遍一向实行jīng兵政策,训练极为严格,至少有三成士兵可算的上神枪手的帝国陆军也找不出这样一个人来。

    抬起头看看前方刚刚还被三挺重机枪死死压制住,此时却趁着自己支援火力的停顿,已经开始在两挺歪把子机枪掩护之下发起冲锋的支那战俘。

    知道要是再不想办法将那个神枪手压制住,一旦那些支那战俘冲过来,自己就算将这次暴乱镇压下去,也会因为伤亡过大而遭到严厉处置的上村元良少佐也顾忌不上石井四郎再三交待的不许将任何建筑打烂的命令。直接下命令给原来一直没有动用掷弹筒手,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那个该死的神枪手。就算不能干掉他,至少也要将他压制住,不在给自己捣乱。

    作为担负整个关东军防疫给水部jǐng备的上村少佐知道眼前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一个人负责。而就他的了解来说,他可不认为以这位石井部队长的为人,会去追究本应该为此事负最大责任的特别班班长,他的二哥石井刚男的责任。既然此事需要有人负责,上村少佐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都会被推出来去被这个黑锅。

    既然反正都要去背黑锅,那么弄出的动静大小,打坏东西多少,对于上村少佐来说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尽快的将这些该死的,居然敢造反的马路大消灭,采取任何手段都不为过。

    当第一发掷弹筒打出的榴弹落在身边极近的距离爆炸的时候,被炸的灰头土脸,差点没有受伤的杨震这才突然间想起rì军有一种极为轻便、shè程正好弥补轻型迫击炮与手榴弹之间shè程空白的武器。这种武器在近战之中几乎没有shè击死角,而且在训练有素的老兵手中jīng度极佳。

    “妈的,老子不会是遇到了掷弹筒那种鬼东西了吧。”知道自己这个用兄弟身体构成的临时掩体能挡得住机枪子弹,但绝对挡不住这种shè界极为刁钻,实属近战中鬼子yīn人第一利器的东西,忙着转移阵地的杨震心中不由得暗自嘀咕。

    倒不是杨震有意识故意忘记这种在二战rì军装备中占有极为重要地位的武器,实在是一时没有想起来。缴获的那个鬼子武器仓库中机步枪的数量不少,可能爆炸的东西,别说这玩意,便是手榴弹都没有一枚。

    初来咋到,之前还没有真正在战场上与鬼子交过手的杨震,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有想起来鬼子中还装备了这种近战利器。想想也是,就算是再秘密的监狱,也没有几个会给看守装备手榴弹、掷弹筒一类的武器。

    这种武器不像轻重机枪,可以依旧枪口火焰确定它的位置。也不像口径稍微大一些的可以称得上炮一类的武器,可以根据炮弹破空的声音来判断它的落点。

    这个缺德的,虽然shè程不大,但几乎没有shè击死角的玩意往往直到在你身边炸响的时候,你都不一定能找到它的发shè位置。尤其是在夜间,还有在建筑群中,猛然间判断它的位置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

    能将这种连最基本瞄准设备都没有,全靠目视判断的武器玩的自如的都是老兵。尽管是在目视不良,仅有的两盏探照灯被打灭,现在正是漆黑一片的夜晚,但那些老兵依旧利用早就观察好的坐标,将榴弹一发发的准确打到了杨震的左右。若不是杨震的运动神经还算可以,加上在后世受过的严格战术训练,恐怕早就倒下了。

    一时没有防备鬼子使用这种有些yīn损的武器,被炸的鸡飞狗跳的杨震倒是还没有慌乱。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后退的杨震,不退反进。端着手中在这个时代还算是先进武器的三八式步枪,猛的站起身来,突然向rì军发起了冲锋。

    当然杨震又不是傻子,他可没有白痴到认为自己一个人便能挑战整个rì军jǐng备队。就算自己身手在了得,可也没有一个人能去挑战至少一个rì军中队的本事。杨震发起冲锋的时候,也正是郭邴勋那边指挥全部人手全线压上的时候。

    后边一边指挥兄弟们与鬼子对shè,一边仔细观察杨震的郭邴勋在看到杨震居然枪法如此了得,单凭一支步枪,仅仅依靠鬼子那几挺重机枪shè击时枪口发出的火焰作为指示,便将鬼子的重机枪手打的死伤累累,并成功压制住rì军机枪火力。在感叹杨震这个人越来越让人看不透的同时,也不失时机的抓住rì军那几挺威力最大的重机枪暂时失声的时机发起了全线攻击。

    杨震露出的几手虽然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鬼子将所有的火力几乎全部都倾斜到了他的头上,但却也给郭邴勋的攻击带来了一定的方便。

    虽然依靠掷弹筒的火力将那个该死的神枪手压制住,但事情的发展终究还是未像上村元良想象的那般发展。两军之间相距不过百十来米的距离,在全力冲刺之下也不过是转眼便到。还没有等上村少佐确定那个给自己带来无穷麻烦的家伙究竟死没有死的时候,郭邴勋指挥的主力已经即将冲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快冲到自己面前的暴乱分子,并不打算与这些一钱不值的马路大硬拼,更喜欢用火力优势消灭他们的上村元良正准备指挥部队略微后撤,以便继续发扬优势火力的时候,一个人的到来却让他再不甘心,也只能硬挺着头皮坚持了。

    与其说是被石井四郎派来协助还不如说是来督战的石井刚男赶到之时,上村元良少佐正给部下下达后撤五十米,继续使用火力优势来消灭这些马路大的命令。

    听到上村元良下达的命令,狗仗人势的石井刚男立即走上前怒道:“上村君,你是不是准备撤到本部中去,让部队长阁下亲自去对付这些叛乱分子?”

    听到这个现在最厌恶的声音,再看看眼前这个自己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本来那一顿耳光让自己感觉受了很大委屈的上村元良到也没有客气的道:“石井少佐,我是堂堂的帝国陆军士官学校培养出来的正规陆军少佐,不是那种靠着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军属。

    “至于怎么作战我还不用一个从未从过军上过战场,便是连一个监狱都看不好的军属来指点。除非石井少佐不相信帝国陆军士官学校培养出来的陆军少佐的能力,认为自己可以做的比陆军士官学校的毕业生更好?”

    虽说上村少佐的这番话别说石井刚男这种飞扬跋扈惯了的人,就算是普通人都很难接受。但好在脸皮厚、强词夺理是他们石井家族人的长项。

    尽管被上村元良这两句半是嘲讽,半是发泄心中怒气的话噎说不出来反驳的话,但石井刚男却依仗着自己身后的后台,强行蛮不讲理的道:“上村少佐,就算你是帝国陆军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但如果对付一群乌合之众也要退却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丢大rì本帝国皇军的脸。”

    “我虽不是正统军人出身,但我也知道在大rì本皇军的词典里,永远不会出现退缩这个词的,有的只有进攻二字。上村少佐我jǐng告你,你若是在后退半步,不能在天亮之前解决掉这些暴乱分子,部队长饶不了你。到时候,你就洗干净切腹向天皇陛下谢罪吧。”

    “而且若是关东军司令部知道你在面对一群乌合之众也要退缩的情况,恐怕他们以后也不会再用你这个懦夫了吧?别忘了,在这支部队里还是由石井部队长做主的。一切报告都是由石井部队长呈交的。”

    听到石井刚男**裸威胁的话,上村元良尽管心中不服,但却也是无可奈何。尽管不情愿,他也只能拿着他手下这些士兵宝贵的生命,去与已经冲上来的马路大进行白刃战。

    尽管上村元良不认为自己这些究竟训练的士兵在白刃战中会输给那些已经战败过一次的马路大,但他却觉得自己手下每一个士兵都是宝贵的。而白刃战中又不可能不出现伤亡。

    用自己这些士兵去换那些早就该死的马路大,实在是不值得。刚刚被打掉的那些重机枪手已经让他心疼良久了。但在石井刚男的强迫之下,他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种在他眼中不成比例的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