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决断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十几个人听到杨震的问话,都没有说话。经过短暂的沉默了一下之后,才有一个人站出来道:“杨连长,您刚刚的事迹,还有这里的鬼子是做什么的,将我们从关内押到这里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刚刚在里面郭长官已经告诉了我们。”

    “对于您的大义,将兄弟们从火海之中救出来,兄弟们都深感佩服。我虽不是川军系统的,是原五十九军的。但请您放心,我们的**座打鬼子不含糊,我们这些西北军的弟兄打鬼子更不含糊。我们在卢沟桥、临沂、台儿庄都没有怕过鬼子,在这里更不会。”

    “我在这里代这里的西北军的这十几个兄弟们表一个态,只要是打鬼子,便坚决服从命令。您指挥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若是有谁眉头邹一下,嘴里说出一个不字,您可以直接枪毙他。”

    他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人都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你们西北军的打鬼子不含糊,我们川军的便更不含糊。杨连长,这条命既然是您给的,您就不要犹豫了。您就下命令吧,我们坚决服从。若是有那个人装龟孙,您就直接枪毙他。”

    听到这些军官七嘴八舌的回答,杨震有些激动的道:“各位兄弟,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情况危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现在有一个难题摆在我们面前,这个鬼子的基地用来做什么的,如今你们也都知道了。”

    “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我们趁着小鬼子还没有完全惊醒全体突围,只要在天亮之前越过拉滨铁路,我们就能有一线生机。另外一选择就是趁着鬼子大兵云集之前,将这里干净彻底的消灭干净。将鬼子这个细菌战基地扼杀在萌芽之中。但这样做,我们将面对鬼子的重兵围攻,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活着走出这里。”

    “这件事情事关大家的生死,所以我并未下专断。大家都是军人,都应该知道战场之上时间的重要xìng。所以抱歉,我只能给大家两分钟的时间考虑。那边的兄弟们还在苦苦阻击赶过来的鬼子,能给大家争取的时间不多了。”说罢,杨震转过身去,不在看这十几个人。

    人群中听完他这些话,沉默了一下后,又是刚刚那个西北军出身的人先开口道:“杨连长,你是怎么决定的?兄弟们想听听你的意思。”

    听到这声询问,杨震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下大家之后,才道:“鬼子研究这些细菌做什么,大家应该都心知肚明。这些细菌是什么东西,大家也许并不知道。时间紧迫,我无法给大家详细解释,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些所谓的细菌就是大家嘴中的瘟疫。”

    “小鬼子研究这些细菌,就是要用这些瘟疫代替他们去屠杀我们中国人,以降低他们的伤亡率,摧毁我们国人的抵抗决心。瘟疫是一个什么东西,我想大家恐怕都经历过。如果今天我说的这些大家还不明白的话。大家想想自己家乡每次出现瘟疫的时候是一个什么场景,大家便知道了。”

    说到这里,杨震突然提高了声音道:“为了我们的骨肉同胞不受鬼子人为制造的这些瘟疫的伤害,为了我们的兄弟姐妹能够平安健康的活下去,我决定留在这里。”

    说罢,杨震用目光扫了一遍在场的这些人之后才又道:“事关大家的生死,诸位如何去做,我不会勉强大家。但我希望有人能够留下来,与我一起战斗。”

    “若是大家都不愿意,可自行突围。鬼子虽然已经惊醒,已经开始调动兵力,但还未来得及调动大部队对我们进行围剿。所以大家只要全力向南突围,冲出去的希望还是很大。我在这里,会和愿意留下来得兄弟尽量拖住鬼子,为大伙突围创造机会的。”

    杨震说完这番话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接过小虎子手中的一支步枪,将子弹推上膛后,头也不回的向着前边正在阻击鬼子部队的那个不大的阵地走去,没有再向后边看上一眼。在他身后,是同样抓紧了手中的步枪紧紧的跟了上去的彭定杰、小虎子,以及十几个十八集团军被俘的人员。

    看着杨震十几个人的背影,郭邴勋叹了一口气。想起了监狱中几个人的对话,没有说什么,顺手给自己手中的南部式手枪顶上子弹后,也跟了上去。

    郭邴勋心中不赞同杨震现在便要拼个鱼死网破的做法。按照郭邴勋的想法,只要能够保留下有生力量,以后消灭掉这支rì军部队有的是时间。自己如今没有弹药,没有补给,没有支援,更没有援军,在这里与鬼子硬拼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杨震既然已经做出选择,于情于理,他也不能抛弃杨震孤军作战。在跟上杨震的时候,郭邴勋手中拿的并不单单是一支手枪,他的手中还抓着一张从鬼子四方楼的正厅中撕下的一张整个rì军基地的结构图。本来这张图是为了突围做准备的。但现在在郭邴勋看来,若是杨震坚持自己的想法,这张图会对他接下来的行动更加有用。

    赶到正阻击鬼子部队的那个小阵地,杨震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一把将见他过来,正要起身敬礼的那个负责指挥的人按了下来。这个人是第一批被放出来的老兵之一,所以认识杨震。

    认识杨震,也见过他身手的这个人,见到杨震过来也有些兴奋的忘记了这里现在已经是战场,便要起身敬礼。若是不是杨震反应快,恐怕在小鬼子训练有素的枪法之下,这个有些冒失的家伙早就不死即伤了。

    没有时间与这个老兵含蓄的杨震在将这个人按倒在临时作为掩体的一个台阶后,直接看门见山的道:“怎么样,鬼子来的有多少人,装备怎么样?你们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能够顶多长时间?”

    尽管从那一声枪响到现在为止不过才十分钟,而从这个阵地传出去的枪声来看,鬼子赶过来的增援部队并不多。但基于双方实力上的差距,让杨震还是第一句话便问起现在的态势。

    这个人见到杨震的到来,很是兴奋的有些答非所问的道:“杨连长,我叫杜开山,原是川军的少尉排长,与郭长官一同在徐州会战后期被俘。”

    “刚刚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因为我手下的这些弟兄是第一批领到枪的人,所以就被郭长官派到这里做jǐng戒。后边的弟兄们武器都领完了吧,我们还需要坚持多长的时间能撤。”

    “我没有问你的个人简历,也不想知道你因为什么被派到这里。我现在要知道这里的实际情况。我来不是告诉你还有多长时间可以撤退,而是再问你还能顶住鬼子多长时间。”

    杨震的这几句话弄的这个杜开山显得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不过到底是老兵,虽然没有参与到刚刚的哪一席对话,但对于眼下险恶的形势也多少知道的杜开山也没有过多的计较自己的热脸贴到冷屁股上的难堪。

    短暂的尴尬过后,杜开山倒也没有含糊,立马按照杨震的要求回答道:“杨连长,刚刚按照郭长官的部署,我们这二十个弟兄将主要的火力都安排到了正前方,也就是眼前两栋楼之间的主路上。”

    “我们利用机枪火力控制主要道路,其余两侧各布置了三个枪法好的人作为侧翼掩护。小鬼子当初修建这些房子的时候,周围修满了高墙。这些高墙虽然切断了我们逃生的路线,但也限制了小鬼子的进攻路线。这使得小鬼子无法从吃侧翼迂回,只能从正面进攻,给我们省下了不少的麻烦。”

    “小鬼子的动作很快,我们刚到这里,解决掉几个这里正准备出发向后面去的小鬼子的宪兵,他们便赶了过来。刚刚来的鬼子应该大约有一个小队的人,他们试探进攻了两次,都被我们打退。”

    “可惜,我们的人还是有些紧张,主动开了枪,让小鬼子感觉出来不对。否则,在等上一会,等小鬼子进入到这里,我敢保证,让这一个小队的鬼子一个都跑不出去。”

    听完杜开山的汇报,杨震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道:“这里是小鬼子的总务部。两侧都是小鬼子的办公楼,而身后的这道铁门是控制这里进出的唯一通道。你们能想到先拿下、控制住这里,说明还是动了脑子的。”

    对于杨震的夸奖,杜开山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并没有多言语。但他身后却传来了郭邴勋的声音:“老杨,这个家伙别看原来只是一个排长,打仗还是有一套的。”

    “要不是没有后台,按照他的军龄现在至少应该是一个中尉连长了。就是因为这个家伙肯动脑子,我当初才让他负责这里。将这个家伙放在这里,在加上这里的地形,就算鬼子来一个小队,至少也可以顶上半个小时。”

    听到郭邴勋的声音,杨震转过头有些惊喜的道:“老郭,你怎么也来了?”

    对于杨震语气中的惊喜,郭邴勋却是摇摇头苦笑的回答道:“你都已经下决定了,我还能不服从吗?你可别忘了,我在里面的时候曾有过承诺的。你总不希望我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吧。”

    说罢,郭邴勋将手中那张一直拿着得结构图平铺开,语气严肃的道:“老杨,你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不管我赞同不赞同,但我只能支持你。我刚刚在来这里的路上,仔细的考虑过你的那些话。现在看你的决定不一定正确,也许我们这里的人都不能再活着走出这里。”

    “但就中国抗战的大局来说,就千百万中国百姓的xìng命来说,我不能不说一句,你的决定是对的。我死国存,我存国死。为了千千万万的骨肉同胞不在受鬼子细菌的伤害,今天我们这些人就是都扔在这里又何妨。”

    “我们不应该只为了我们自身考虑,还有此时正在rì寇铁蹄之下的千百万同胞考虑。也许按照我的想法我们这些人能存活下来,但放过这支rì军部队,会给中华民族带来更大的危害。老杨,为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你就放手去干吧。”

    郭邴勋的话音刚刚落下,杨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身后又传来了一阵整齐划一的声音:“杨连长,郭长官说的对。为了中华民族的存亡,我们跟着你干了。我存国死,我死国存。”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杨震转过头看到刚刚与自己谈话的那些军官几乎一个不拉的都站在自己的身后,正庄严的看着自己。这些人尽管身上有的穿着鬼子看守的制服,有的还身穿进入这里之后被强行换上的囚服,但面上却都带着一股坚韧不屈的表情。

    看着身后的这些人,杨震尽管拼命的掩饰着自己激动的心情,但眼睛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湿润了。他知道今天这一战过后,这些人中恐怕没有几个能幸存到最后。

    对于这里所有的人来说,他们都应该知道留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未来,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甚至连明天早上的太阳都可能再也见不到。然而他们却都义无反顾的都留了下来,放弃了自己刚刚获得的生的机会。这让杨震如何能不感慨万千。

    看到杨震眼角的湿润,郭邴勋连忙道:“老杨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你赶快说说咱们应该怎么办?咱们总不能就呆在这里等鬼子围剿吧?再说呆在这里,我们是消灭不了这些鬼子的。”

    听到郭邴勋的话,杨震定了定心神,将杜开山留下继续监视鬼子后续行动,而自己将所有人召集到自己身边后,指着郭邴勋带来的结构图道:“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了。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进攻。只有在鬼子援军赶来之前,我们彻底的消灭了这里的鬼子,我们还有一线的生机。”

    “这里是鬼子的总务部,而我们之前待的地方便是鬼子俗称四方楼的核心区。鬼子将来所有的实验都会在哪里。我们若是想摧毁这里,主要便是将那里炸掉。”

    说到这里,杨震的手指在结构图上滑动到一处两层楼处道:“这里便是他们这支部队的大脑所在地,也就是他们的本部大楼。另外在这附近还有鬼子高级军官和一些所谓的专家的宿舍,这些人才是他们真正的大脑。我们要想彻底的摧毁这里,就必须要解决掉这些人。”

    “我们摧毁了他们的这个基地,他们可以重新建造一个。若是我们除掉他们这些所谓的专家,才是真正的打中了他们的要害。建一个基地只需要两三年,但培养一个专家却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只有除掉这些鬼子所有的专家,我们才算是将这个基地彻底的摧毁。”说道这里,杨震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结构图上靠南侧的一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