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行动(7)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听到这声打破了所有沉寂的枪声,杨震马上便清楚的知道这声枪声意味着什么。负责解决北边制高点的是黄大力,而这声枪响应该是黄大力行动暴露了。

    明白自己好运到头了的杨震此时没有半分犹豫。趁着自己身边的两个鬼子移动哨的视线被枪声吸引过去的时候,左手掏出一直藏在袖管中的那半把刺刀直接飞向了距离自己三米远的第三名移动哨,而右手则抓住站在自己右侧哨兵的步枪的同时,穿着军靴的左脚则狠狠的蹬向了左侧鬼子哨兵的胯下。

    杨震这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的一脚虽说没有一脚踢死那个鬼子,但却也让那个鬼子一声不吭疼的直接晕了过去。没有办法,没有那个男人能在那个关键部位突然受到重创之下还能坚持住。

    而他抓住右侧鬼子步枪的右手,并没有直接夺取那个鬼子的枪支。在他踢出的左脚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已经巧妙的卸下了鬼子步枪上的刺刀,并反手将刺刀直接送进了它原来主人的脖子中。

    那个被刺刀插进脖子的鬼子,与他那个被杨震丢出的半截刺刀同样刺进脖子的同伴一样,倒在地上,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看是不活了。

    杨震没有管几个倒在地上的鬼子,快速的收起三个鬼子丢在地上的步枪,没有丝毫停顿的飞快下楼。便是地上那个被他一脚踢晕的鬼子都没有搭理。

    自己这一脚有多大力量,杨震自己心中清楚。他知道这个被他踢晕的鬼子就算死不了,下辈子也只能做太监了。至于那两个被他扎中脖子的鬼子,他更没有去顾及。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刺中的部位。没有一个人能在这种环境下,颈动脉被刺穿后还能活下来。就算他马上进行手术,但能抢救的希望也不会是很大。

    现在对于杨震来说,这几个鬼子的死活不重要,那两个制高点上的鬼子干掉没有干掉也同样已经不在重要了。枪声一响,整个行动的隐蔽xìng便已经消失。

    正向杨震说过的那样,如果不是怕惊动鬼子,敲掉这两个制高点上的鬼子哨兵,有一名枪法好的老兵便足矣。现在整个行动已经暴露,以鬼子一向的反应速度来看,鬼子大队人马很可能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到。

    相对于这两个在步枪shè程之内的制高点上的鬼子哨兵,抢在鬼子援军抵达之前,将武器库中的装备弄出来,给此时大部分还刺手空拳的弟兄们装备上才是最关键的。作为一名军人,有了武器在手才算是真的有了底气。

    果然就在杨震的脚刚刚迈进楼梯的时候,一声凄厉的jǐng报响彻了整个夜空。听到这声jǐng报,杨震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飞也似的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

    到了楼下之后,看到已经带人砸开了武器库正在给刚刚被释放出来的所有战俘分发武器的郭邴勋,杨震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一些。

    见到急忙赶过来的杨震,郭邴勋连忙走上前道:“我听到枪身,知道你们肯定遇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了,就没有在等下去,便直接带着兄弟们将鬼子的武器库砸了开。”

    “好在用了你的办法,那个鬼子临时兵营中的二十多个鬼子全被他们自己的毒气给熏死。有两个挣扎着爬出来的,也被老彭带的兄弟们用刺刀给挑了。要不然这一下子,便是单单这二十多个鬼子就足够将我们全部堵在楼中出不来了。”

    “我想既然已经惊动鬼子了,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抢在鬼子大队人马赶过来之前,将自己武装起来。只要有枪在手,我们就还有一搏的能力。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失手了?”

    杨震摇摇头道:“出事的不是我那里,听枪声响起的地方,应该是黄大力那个方向出了事情。不过具体那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现在也不太清楚。对了,李明瑞与黄大力两个人回来没有?”

    对于杨震的询问,郭邴勋摇头道:“他们还没有回来。不过李明瑞那里我倒是不担心,这个家伙是积年老贼出身,经验可谓丰富。加之身手又算得上不错,身上现在还穿着rì军的军装。刚刚你又说,响枪的方向是黄大力那里,我想他应该会安全的回来。至于黄大力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说道这里,郭邴勋看了看杨震道:“老杨,如今鬼子已经被惊动,我们不能在这里过多停留了。我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选择一个方向突出去。”

    他的话音刚落,一边的彭定杰却是反对道:“老杨这不行。李明瑞与黄大力他们还没有回来。他们是我们的战友,是我们患难与共的兄弟,我们不能抛弃我们的战友。”

    “还有老杨,你不是答应过我,一定要将这个鬼子的恶魔部队消灭掉吗?如今鬼子还不知道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的兄弟们已经全部装备上了。你看,机枪、步枪我们现在都有,甚至还有一挺重机枪。趁着鬼子现在一时还摸不清楚情况,我们消灭他们正是好时机。”

    对于彭定杰的想法,杨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郭邴勋却是先反对道:“老彭,你的心思我明白。可如今我们的行动已经基本上暴露,为了保守这个秘密鬼子一定会调集重兵对我们进行围攻。”

    “我们的人加在一起不过五百多人,就算能做到人手一枪,但在鬼子重兵围攻之下又能坚持多久?**的战斗力与鬼子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别看我们有五百多人,但即便不算上火力的差距,也很难对抗rì军一个中队。”

    “老彭,你的心思我明白。但鬼子的这支部队我们今天没有能消灭他们,但只要我们能冲出去,今后有的是时间。老彭,你不能意气用事。老杨花了这么大的心血将我们营救出来,不是为了将我们所有的弟兄都交待在这里的。”

    似乎是印证郭邴勋的话一般,还未等彭定杰回答,左前方郭邴勋事先派出的jǐng戒哨已经与率先赶过来的一个鬼子小队交上了火。

    听到前方响起的越来越密集的枪声,杨震心中不禁一动:“鬼子来的好快。从枪声响起到现在还不到三分钟,居然鬼子的援兵就已经到了。这个时间能有这么快的行动速度,究竟是鬼子过于训练有素,还是在这附近除了这里之外,还有鬼子驻扎?”

    思及此处,杨震看了看正在望着他,等候他最后决断的郭邴勋与彭定杰二人道:“你们不要在争了。这里距离鬼子驻扎重兵的哈尔滨不过二十公里,这里有任何动静,哈尔滨那里马上便能知晓。援军半个小时之内便会赶到。”

    “鬼子有公路、铁路可以运兵,机动能力强。一旦我们被纠缠住,鬼子援军一旦赶到,我们就在也没有希望能突出去了。老郭说的没错,为了这五百兄弟的xìng命,我们不能草率下决定。”

    说到这里,杨震没有看有些失望的彭定杰,却是对郭邴勋道:“老郭,现在咱们手中有多少武器弹药,够维持多长时间的?我的意思是在鬼子全力进攻之下,我们按照缴获的那些武器,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老杨,我们在仓库**发现三百支三八式步枪,歪把子机枪六挺,九二式重机枪一挺,手枪六十支。这些武器弹药,再加上我们几次缴获的六十多支步枪,足够人手一支枪了。”

    “不过武器是够了,但是弹药却是不算多。刚刚大略清点一下,按照包装上来看,各种弹药加在一起,应该有三万多发。其中重机枪弹药只有二千发。”

    “按照这些弹药的数量,我们步枪平均每支可以分六十发,轻机枪每挺可以二百发。剩余的都是一些手枪弹。我们没有冲锋枪,这种手枪子弹对我们的用处不大。”

    说到这里,郭邴勋看了看手表道:“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我们应该能坚持到天亮没有问题。你也知道,如果按照我的标准配备的话,在川军中已经是主力的主力了。”

    “这些弹药平均分配之后,看起来数量是不少。按照标准来说,都快赶上我们川军两天的配备了。不过老杨,按照我军与鬼子训练程度上的差距来说,这些弹药在鬼子强攻之下,能坚持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的士兵训练程度低,shè击水平远不能与rì军相比。而且有些士兵更有胡乱放枪的习惯。浪费弹药的情况很多。老杨,这个标准虽说不低了。但我们是在任何没有后援、没有补给的情况之下与鬼子作战。一旦这点子弹打光了,我们就再也没有一发子弹可以补充。”

    杨震听完郭邴勋的分析之后却是让他有些意外的笑道:“原来我们这次弄到这么多的武器弹药。按照这个配置,不单单是在你们川军,便是在我们十八集团军也是绝对的主力了。要知道我们有的部队一个团都没有一挺重机枪。”

    只是笑过之后,杨震的脸sè便迅速的转为严肃的道:“老郭,我现在就问一句话,你要如实的告诉我,你能不能完全控制住这些人?或者是说指挥得动他们?最关键的是,你有足够的连排长指挥得他们吗?”

    “无论是那支部队,就算是按照rì常的编制,这五百多人也足够编成五个连了。无论我们是突围还是按照老郭的想法去做,但是若是没有足够的指挥员,没有得力的指挥,无论什么部队都是一盘散沙。我们就什么都做不成。”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川军的,我在这里的军衔是最高的。指挥他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十八集团军的人有你在,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其他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不是傻子,想必都知道在这个时间闹派系,是最愚蠢的。”

    “老杨,鬼子很狡猾。为了更好的控制、瓦解这批战俘,我们川军被俘的兄弟中被送到这里的军官不多,除了我之外只有两个排长,不过班长倒是不少。至于其他部队的人,倒是大部分都是连排军官。可他们若是指挥川军,恐怕就不那么顺当了。”

    “鬼子很jīng明,对我们研究的很透彻。他们知道我们之间的派系矛盾,所以在押运的时候,分的很清楚。他们安的便是将我们分化,以便他们好控制。”

    “在将他们放出来的时候,我为了便于控制,临时指定了几个原来是军官的人负责。但若是投入战斗,这些军官能不能指挥得动我就不知道了。你知道,有些老兵油子即便自己的本身长官都不见得能够指挥动。”

    “老郭,我们没有时间了。你听这枪声是越来越密,你安排的jǐng戒恐怕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就按照你指定的编制,组成五个连,由你原来指定的连排长指挥。数量若是不够,就将那几个班长先暂时提起来。”

    “你告诉那些连排长,若是有人不服从命令,这个时候搞派系摩擦,就地枪毙。无论他是什么人,都不能手软。反正我们已经暴露了,就不怕在开枪了。”

    说道这里,杨震略微沉思了一下,转身对自他回来后,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虎子道:“你一直跟着老郭,他指定的那几个人你应该认识。你去把老郭指定的那几个负责的人给我找来,我有点事情和他们说。”

    那几个被郭邴勋临时指定负责的人,并没有走远。除了一个排长带着二十个弟兄去放jǐng戒,此时正赶跟过来的鬼子在不远处激战之外,其余的人就在旁边。听到杨震吩咐小虎子,自觉的便靠了过来。

    看着身边围上来的十几个人,杨震干脆的道:“我是谁,想必刚刚老郭已经和你们说了。既然你们就在附近,我们的对话想必也听到了。我现在就问你们一句话,能不能服从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