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行动(5)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说完这番话后,感觉到自己已经休息过来的杨震便中断了谈话,站起身来对着二人道:“时间不多了,再拖延一会鬼子的巡逻队便要过来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外边的临时营房中的那些鬼子解决掉。夺取鬼子的武器库,将咱们的弟兄武装起来。这样我们才有实力去跟鬼子斗争。”

    “否则单单依靠这四十条手动步枪和这几十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不响的手枪,我们很难冲出去。即便能冲出去,恐怕在鬼子的火力压制之下,也剩不下多少人。”

    在战场之上,时间就等于生命,等于胜利的这个道理就算杨震不说,同样身为军人的郭邴勋和彭定杰也都清楚。对于杨震的举动二人并未拦着。

    只是在杨震正要做最后部署的时候,郭邴勋才说了一句:“老杨,一定要多加小心。你身先士卒,在这种环境之下,我无法反对。但就算是为了这五百多弟兄,无论如何也要多加小心。失去了你,我们无法带着他们冲出去。你一定要活着,我等着你成功的信号。”

    叮嘱完杨震,他又转过头将正在整理装备的李明瑞叫到身边道:“我知道杨连长身手好,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你这次跟他行动,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安全。你能做到的,便尽量不要让他出手。还有这些弟兄们如果有不服从杨连长命令的,你可直接军法从事,不必请示。一切以大局为重。”

    听到老长官的吩咐,李明瑞却是一脸严肃的敬礼道:“请长官放心,虽然我的身手不如杨连长,但是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至于弟兄们那里您放心,大家都知道眼下是一个什么情况。我想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支毛。”

    对于两个人的这番对话,杨震却是没有多考虑。看了看手腕上那具从鬼子中佐那里连手枪一起收缴过来的瑞士手表上显示的时间,知道时间紧迫,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的杨震拿着利用从鬼子看守那里得到情况加上自己的回忆绘制的一张草图,便立即开始分配任务。

    杨震指着草图上的结构道:“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战斗。除了我们之前干掉的那二十人之外,外边的鬼子一个临时营房中还有二十多个鬼子。”

    “其火力配置为两挺歪把子机枪,其余的与楼上的看守一样,每人一支步枪,一支手枪。对于一支二十人的小部队来说,这个火力配置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别的不说,单单就这两挺歪把子形成的交叉火力,就足以将我们全部的压制住。”

    “而且有一点我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二十六个鬼子可不是刚刚咱们解决掉的那些看守,都是正规的rì军士兵。其jǐng惕xìng与战斗力不是那些看守可以相比的。”

    “这二十六个鬼子都是为了我们这些战俘,鬼子特地从正规jǐng卫部队中抽调出来的。对于我们来说无论是火力还是单兵战斗力来说,甚至人数我们现在都处于劣势。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动作也一定要轻。绝对不能将鬼子惊醒”

    “不过有一点好处是,按照鬼子的作息情况来看,此时大部分鬼子士兵都应该在熟睡中。这为我们行动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我的计划是我们分成两队。我带一队,黄大力带一队。”

    “而这座四方楼大门外的那两个卫兵,由李明瑞挑选一个有经验的老兵,在我们行动开始之前,将其解决掉。大家在动手的时候,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一旦开枪,势必要惊动鬼子大部队。一旦惊动了鬼子的大部队,按照这里的布局,我们在火力、兵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之下,将在也没有可能在鬼子的火力压制下冲出去。”

    “鬼子还有二十分钟便到换岗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行动必须要在十分钟之内完成。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十分钟之后应该在这里。”

    说到这里,杨震又指了指草图上正门的一侧道:“这里是鬼子的军火库,里面有足够三四百人的武器弹药。这些是小鬼子专门为他们那些所谓的军属也就是文职人员准备的。以便在我们这些他们口中的马路大有异常,而他们的增援部队又不能及时赶到的情况之下,镇压使用。“

    “但我最担心的并不是这里。而是在这座四方楼南北两侧有两座五层楼高的制高点。在那里可以监视、控制住监狱包括四方楼内外的一切动向。”

    “我最担心的便是这两个制高点。正门方向的两个鬼子卫兵处于这两个制高点的死角上,我们动手的时候,这两个制高点上鬼子发现不了。但军火库与临时营房却在鬼子的监控范围之内。在鬼子的探照灯的来回扫shè之下,我们很难长时间的避开。”

    “正门的部位不过两个卫兵倒是好解决,但临时营房中的那二十多个鬼子却是一个棘手的事情。鬼子的探照灯给我们留下的时间太少了,我们甚至不能同时出动。”

    “而鬼子的这两个制高点都在四方楼外,我们要想在不开枪的情况之下除掉他们,只有到四方楼外。还有不单单这两个制高点对我们的行动威胁极大,而且这楼顶还有三个游动哨。”

    “实际上解决这两个制高点并不难,如果不怕惊动鬼子的话,只要两个枪法好的兄弟便可以解决。但是可在没有能除掉临时营房中的鬼子,夺取军火库中的武器弹药前,我不敢太冒险。我们一旦离开,鬼子如果发现异常,我们的那些兄弟将在也不会有机会了。”

    “最困难的还不是这些,是我们怎么能在不惊动制高点的鬼子情况之下,解决楼顶上那三个移动哨。他们对我们得威胁甚至还要在制高点之上。”

    听到杨震的担忧,几个人都有些沉默了。他们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虽说穿着鬼子的军装,混到楼上并不困哪,但在距离两个监控点如此近,在不想惊动鬼子的制高点的情况之下解决掉这三个游动哨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看着沉默下来的几个人,杨震犹豫了一下道:“实在不行,我看这样,我带着黄大力先混出去,李明瑞带着几个弟兄到天台上,我们同时行动解决掉这些移动哨与两个制高点上的鬼子,然后在腾出手来收拾外边临时营房中的那些鬼子。而老郭,你带着所有的弟兄做好战斗准备。”

    郭邴勋听到杨震的计划,沉思了一下便摇了摇头道:“不行。你们之间是第一次配合,在短距离之内还行。但两个制高点与楼顶移动哨之间间距太大,很难配合的十分默契。一旦出现一点失误,我们面临的将是全军覆灭。”

    “你刚刚也讲过,小鬼子外边那个临时营房中全部是正规部队,还有机枪。只要惊动他们,按照这里的结构,虽然我们人数上占优势,但火力,装备都不占优势的我们很难冲出去。”

    “按照**与rì军往常战斗的结果来看,这二十个小鬼子,利用这里的结构,完全可以将我们顶在这里半小时以上。而这些小鬼子只要能顶住我们十分钟,我想他的增援部队就会赶到。”

    杨震明白郭邴勋的担忧并无道理。自己现在使用的不是在后世自己已经用习惯了,可单发、连发的九五式自动步枪,是打一发上一发子弹的三八大盖。手枪更不是自己使用多年的九二式手枪,而是可靠xìng极差,除了jīng度之外,没有任何优点的南部十四式手枪。

    这里没有单兵战术电台,没有定向雷这种集团作战最佳杀伤xìng武器,没有塑胶炸药,没有手弩和无声手枪。而且除了自己之外,连一个jīng通战术手语的人都没有。更没有单兵夜视仪与防弹衣等等所有必须的一切。便是rì语也只有自己一个人会说。

    论肉搏能力,除了李明瑞与黄大力能配合自己之外,其余的人恐怕不成为自己的拖累就不错了。而即便是李明瑞与黄大力,在今天的行动中,也是第一次配合。之前连一次协同训练都没有过,那里会形成默契?若是莽撞行动,很可能会取得相反的结果。

    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杨震再三告诉自己要冷静。可苦苦思索,杨震却依旧没有找到能够在不惊动鬼子的情况之下,同时解决掉制高点与楼顶游动哨鬼子的办法。

    就在杨震已经下决心要强攻,先解决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鬼子那座临时兵营的时候,李明瑞突然道:“杨连长,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先暂时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一些鬼子。”

    说罢,李明瑞从身上的鬼子制式挎包中掏出一个不大的罐子交给杨震道:“杨连长,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杨震接过李明瑞递过来的东西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不由得惊喜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搞到的?有了这东西,收拾临时兵营中的那二十几个鬼子轻而易举。”

    听到杨震的夸奖,李明瑞老脸一红,却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东西是在鬼子寝室旁一间屋子内发现的。我看到那间屋子中除了十几个这个罐子之外,还有不少鬼子放毒气的时候使用的防护用具,就知道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就顺手拿了过来。”

    “我们在徐州会战的时候,没有少吃小鬼子毒气的亏,所以对他们使用的防毒面具与防护服我还是认识的。这东西既然与那些鬼子放毒气时用的东西放在一起,我想这会不会是小鬼子的毒气?杨连长,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啊。小鬼子的毒气炮弹、发烟筒,咱们在战场之上见识过,可这种罐子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李明瑞有些窘迫的样子,对他熟悉之极的郭邴勋却知道准是这小子顺手牵羊的老毛病又犯了,想趁杀鬼子的时候找点好东西,否则以他的xìng格来说他那有那个心思去管别的事情?

    不过既然杨震说这东西是好东西,那就错不了。看到杨震见到他拿出东西之后惊喜的样子,郭邴勋知道这个家伙误打误撞很难有可能帮着杨震解决一个麻烦。看在这个家伙立了一功的面子上,郭邴勋只瞪了他一眼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郭邴勋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就算是毒气也不至于让刚刚还有些愁眉不展的杨震如此欣喜若狂吧。对于毒气的使用,作为一名海归,郭邴勋还是有些知道的。

    他知道这东西施放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定的先决条件,这东西不是想施放就施放的。现在他们还有时间先选定施放的条件吗?郭邴勋看着正仔细观察李明瑞交上来东西的杨震道:“老杨,这是什么东西,真的是毒气?要是毒气,咱们现在有条件施放这东西吗?”

    听到郭邴勋的疑问,杨震指着罐子上的rì文道:“老郭,这可是个好东西,对咱们现在可是有大用场。有了他,我们可以不动刀枪的便将那二十几个鬼子干掉。”

    “这东西叫氯酸气,是一种窒息xìng毒气。这东西在战场上使用是需要一定的条件,毒xìng也不算大。但是对于处于密封状态下的房间内,这东西却是在适合不过的。”

    “那个鬼子中佐曾经说起,他们有一批秘密武器已经运到,即将开展大规模实验。我想应该就是这种东西。至于鬼子看守处有这种东西,我想应该是用来准备镇压我们的。”他可不管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只要这东西对现在的他有用便是好东西。

    说到这里,杨震转过头对着李明瑞道:“你带上两个人,去发现这东西的屋子内将所有的这种罐子都搬过来。还有连里面的防护服与防毒面具也都搬过来。要快,但也要小心,千万不能摔倒。这东西若是泄露,我们这些人就都完了。”

    听到杨震的吩咐,李明瑞不敢有丝毫的耽搁,马上便带上两个人去取。

    看着李明瑞的背影,彭定杰有些犹豫的道:“老杨,你真的要用这东西?小鬼子灭绝人xìng用这种东西到也罢了,可我们总不能跟他们这种两条腿的畜生学吧。”

    “为什么不?老彭,你不知道,小鬼子在战场之上没有少用过这种东西。我们装备差,除了部分zhōng yāng军之外,**中的大部分部队没有装备任何防护物品,便是连防毒面具都没有。小鬼子在打不过我们的时候,就放毒气。等我们的战士被毒气熏倒失去战斗力之后,他们再用刺刀一个个的挑死。”

    “小鬼子能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就允许他们这帮畜生用毒气对付我们,我们就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毒气都是小鬼子研究制造的,他们也该尝尝他们自己种下的恶果是什么样的滋味。不能受害的总是中国人。”

    对于杨震想要使用毒气的做法,郭邴勋是坚决支持的。对于他来说,在如今的环境之中,什么办法好用,自然便用什么办法。那有那么多讲究。况且小鬼子既然不拿《rì内瓦公约》当回事,那么中国人又何必过于拘泥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