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行动(4)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李明瑞是飞贼出身,而黄大力是这个时代的侦察兵出身,至于杨震则更是在后世受过专业训练的杀人机器。三个人行动都是灵敏快捷之人,做起事来自然是悄无声息。

    当杨震三人悄无声息的摸到鬼子的寝室外,刚要打开鬼子寝室的门得时候,黄大力突然开口轻声的道:“杨连长,刚刚你说鬼子寝室内一共有六个人。而咱们现在有三个人,而这六个鬼子正好可以平均分配。你看看咱们比试一下怎么样?一个人负责俩,看谁先干掉自己的目标。”

    听到黄大力发出的挑战,杨震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看了看一边的李明瑞。当看到一旁没有吱声的李明瑞脸上显露出同样的意思之后,杨震略微一思量便点头答应了。

    杨震知道要想压下这两个内心恐怕是心高气傲的家伙,单凭郭邴勋的描述还是不行的。杨震知道自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几个鬼子的事情,郭邴勋就算没有与黄大力说过,但至少会与李明瑞说起过。李明瑞今儿这幅表情,恐怕也是心存了与自己比试一下的念头。

    为了下一步行动的方便,杨震知道自己必须要压制住这两个家伙。要想让她们坚决服从自己的命令,至少得露上一手让信服。所以对于黄大力的邀战,杨震没有考虑便同意了。

    只是他在答应的同时,还提出了一个先决条件道:“可以,但是有一定,谁也不能弄到身上血。这身鬼子皮一会还是要用得到的。一旦弄上血,很容易暴露。”

    “没有什么问题,杨连长你就看好吧。”对于杨震的条件,黄大力没有任何考虑的便点头同意。

    对于黄大力答应之痛快,杨震只是笑笑,便轻轻的推开了鬼子寝室的门。看着几个正呼呼大睡的鬼子,杨震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到底不是正规军,这jǐng惕xìng差的太多。

    虽说有值班看守,但自己与这上百名兄弟毕竟都曾经是军人。这些鬼子居然还如此的松懈,这在鬼子正规部队中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鬼子看守的松懈,让杨震三人得以轻而易举的便完成预定的任务。杨震在后世受过专业训练,这身手自然不差。而全靠自己往rì摸索得来经验的李明瑞、黄大力二人却也没有比他慢到哪里去。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悄无声息的除掉了自己的目标,只是采用的手段各有不同而已。

    看着死的各式各样的鬼子,杨震心里不由的想起了那句老话:“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杀猪如此,杀人也是这般。

    完成任务之后,战场上杀出来的黄大力的表现却是比飞贼出身,并没有上过太多战场的李明瑞专业的太多了。就在李明瑞还在比量几个人作案手法有什么不同的时候,黄大力已经将鬼子枪架上架的整整齐齐的步枪、手枪以及弹药一扫而光。

    黄大力忙着打扫战场,李明瑞忙着比较相互之间手法的不同,以便为提高自己今后作案手段做准备的时候,杨震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间寝室的结构与布局,为后续行动做着准备。

    这座秘密监狱并非就这一层,看守的寝室自然也不止就这一间。只有观察仔细这间寝室的整体结果与布局,尤其是鬼子睡觉的位置,才好为下一步行动做铺垫。

    虽然观察的很仔细,但杨震观察的速度却是很快。在观察完室内的布局之后,对着还在一个个看着看守尸体的李明瑞道:“别看了,赶快把鬼子这身皮收起来带走。想看,只要我们不死,以后有的是机会。”说罢杨震接过黄大力手中的手枪与一部分弹药率先走了出去。

    回到牢房中,杨震将缴获的武器弹药平均分配了一下,又从郭邴勋为他挑选的老兵中选了十个人带上,按照预定机会,开始逐层清理鬼子看守。好在这座秘密监狱不过一共两层,大部分武装看守的宿舍都在外边,整个监狱之中看守加在一起不过二十余人。

    杨震身上这身鬼子军装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很是迷惑了鬼子的看守。而李明瑞与黄大力的高明身手也让他省了不少的事情。

    行动中,杨震的安排很简单。对于走廊两端的四个看守,平均分配。黄大力与李明瑞为一组负责一边,而杨震自己负责一边。原本因为比赛出现平局而还有些不服气的李明瑞和黄大力,在清楚的见到杨震解决看守的手段时,才算真正的服气。

    他们使用的是用刀抹脖子方式解决自己的目标。而杨震则省事的多,两只手抓住看守的脖子使劲一撞便了事。干的是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两人刚开始以为杨震只不过是将看守撞晕,并未在意。但当他们走近了才发现,杨震经手的鬼子看守相撞位置的颅骨都已经塌了下去,都是死的不能在死了。

    看着倒在地上,颅骨已经变形,半拉脑袋都塌下去的两个看守的尸体,李明瑞不禁咂舌道:“杨连长,郭长官刚刚跟我说你的身手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信。那有人会有这等手段?现在看是真的,我是真的服了。看看这两个鬼子脑袋塌下去的地方,都是致命的部位,也是人脑袋上最脆弱的地方。您这两手想必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吧?”

    “虽说我自幼便在师父的督促之下苦练,到如今也有十余年了。自问身手也算不错了,但您这等本事却是没有。若说我是屠夫的话,那您可谓是一台地地道道的杀人机器了。杨连长,您这两手是怎么练成的?能不能教教我?”

    听到李明瑞羡慕之极的这些话,杨震却是显得有些黯然。李明瑞的那些话,让他不由的想起了后世部队的生活和训练。想起了那些曾经与自己朝夕相处,一起从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训练中熬过来,一起出去执行任务,一起哭、一起笑的战友们。

    尤其是听到李明瑞口中提到杀人机器这四个字的时候,让杨震心中更是黯然,不由得便想起了当初自己告别部队的时候,大队长对着已经摘去领花、肩章的自己的那一席谈话。

    “杨震,我知道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也知道你心中有怨恨。但你是部队培养多年的杀人机器,受过高强度的专业训练。如果你摆不正心态,将你放到社会上,一旦你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到社会上,那对于社会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危害。而我们也将是对人民犯罪。”

    “你是一个军人,虽然已经脱下了军装,但永远不要忘记你曾是一个兵,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你的身手是用来对付敌人,而不是用来对付那些需要你保护的人民的。”

    “如果我们知道你利用你所受过的这些训练做下对人民犯罪的事情,无论你受了多大的委屈,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会一追到底,而我也会亲手毙了你。我不能容忍我的部下,哪怕是曾经的部下,将自己在部队所学的身手施展到那些无辜的百姓身上。”

    入伍多年,尽管与战友私下早就议论过,但杨震还是第一次从表面严肃,实则爱兵如子。为了自己的事情曾经几次上书军区,但在外事部门的压力之下却始终无果,为自己未能保住爱将而黯然神伤的大队长口中听到“杀人机器”这四个字。

    看着地上的鬼子的看守,杨震心中长叹一声:“大队长,你要求我做到的事情,我做到了。我将在部队学的这些没有用到老百姓身上,而是都用在了我们的敌人身上。只是这些您是永远不可能知道了。而我那些亲爱的战友我们还会有再相见的那一天吗?”

    想起后世那些再也不可能相见的曾经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战友们,杨震的眼中不由的有些湿润了。尽管此时杨震有些心绪不宁,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他的失神只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片刻便恢复了常态。

    至于李明瑞请教的那些话,恢复过来的杨震只是一点头低声道:“如果你不怕吃苦的话,只要我们能活着出去,我一定教你。至于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干掉这里所有的鬼子,将我们的兄弟解救出去。”

    “一言为定。”听到杨震答应教自己,一直面无表情的李明瑞脸上突然带了一丝难得的笑意。这次却是一马当先,不待杨震吩咐,率先摸进了这层楼得鬼子寝室。

    对东侧也就是杨震所在七号楼的鬼子看守清除行动很顺利,但是在西边八号楼中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李明瑞刚刚摸进鬼子看守的寝室之时,正好与一个起夜的鬼子撞到了一起。虽然李明瑞在这个鬼子喊出来之前,一刀结果了他。但这个鬼子倒下的声音却也惊动了另外的五名鬼子。

    好在那五个鬼子都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声音还以为自己的同事被绊倒了。等他们感觉到不对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摸到枪,极短的时间之内便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五个睡得半梦半醒的鬼子那里是杨震他们几个人的对手,不算上枪械,就算他们清醒的时候,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尽管这个意外并不大,也没有带来什么危害,但却也多少让杨震惊出一些冷汗来。

    等杨震他们回到自己原来所在的牢房时,这两座只隔了一道走廊,用两道铁门相互隔离的监狱就只剩下外边还有一个不大的临时营房中的鬼子还没有清除掉。

    做人累,杀人也不轻松。带着十几个满载而归,手中抱满缴获的武器弹药的人返回自己牢房,又检查了一遍郭邴勋布置的jǐng戒后,杨震累的坐在地上歇息了一阵子才算勉强恢复了元气。

    捶了捶因为杀人太多,而略微有些酸痛的胳膊,杨震多少对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不满意。若是搁在自己后世的体质,那有这么快便出现疲劳?

    休息片刻,恢复了些元气的杨震将正清点武器弹药的郭邴勋与彭定杰喊到自己身边道:“老郭,这座楼得看守除了外边临时营房中的鬼子之外,已经全部被清除干净。”

    “对于外边临时营房中的鬼子看守,还是老规矩,我带着李明瑞与黄大力打头阵。老郭,你带着选出来的其余人断后。至于老彭,等接到我们解决掉所有的鬼子看守的消息之后,就将所有的弟兄放出来。沿着那道铁门迅速的占领整个四方楼,将这座四方楼,也是鬼子主要的实验场地控制住。对了我们缴获的武器有多少?现在能装备多少弟兄?”

    杨震的话音刚一落下,手中却是突然多了一把手枪。看到被塞到自己手中的这把手枪正是自己送给彭定杰的那把勃朗宁手枪,杨震摇摇头便要塞还给彭定杰。

    对于杨震要将手枪塞还给自己,彭定杰却是固执的摇摇头道:“老杨,对付下面的鬼子才是真正的考验。我知道你身手了得,但这是战斗,你身上不带上一把好武器不行。”

    “这次缴获的武器中除了这把勃朗宁手枪与那两只快慢机之外,都是鬼子的南部式手枪。这种手枪威力太小,还总是卡壳。你带着它,万一到了关键时刻打不响怎么办?虽说你说过尽量不要动枪,但是凡事总有个万一的。”

    “你在前边冲锋陷阵,这支枪还是暂时交给你带为好。至于我,有一把南部手枪便足够了。这种枪用来作战是差了点,但我想用来自杀还是应该够用的。”

    “至于这次缴获的武器,共有步枪四十支,手枪加上你手中的这支一共是四十三支。步枪子弹倒是不少,一共有二千多发。不过手枪的少了些,除了那两只快慢机每支有四个弹夹之外,其余的平摊下来,每支手枪只有十六发子弹。”

    “真不知道鬼子是怎么想的,在监狱里手枪比步枪好用的多,却是只给手枪配备了那么一点子弹。步枪的弹药倒是没有少给,平均每支步枪有六十发弹药。这在抗联中都够主力资格了。他们也不怕在有情况的时候伤了他们自己?在这么短的距离上,以这种三八式步枪的威力,子弹从这边打到那边,杀伤力不会减弱多少的。”

    听完彭定杰的话,杨震沉思了一下道:“也好,等出去之后我在把枪还给你。至于手枪弹药没有步枪多,这倒是好理解。就是鬼子也不相信他们这种手枪的可靠xìng。”

    “至于你说的那种情况,更不会出现。每一层楼得鬼子看守大多都集中在一侧,而另外一侧的门很少开。这些天放风下来,你没有看到鬼子进来的时候都是走那侧吗?不管我们有什么异动,还没有等我们弄开铁门,鬼子就会反应过来。”

    “在走廊无遮无挡的环境之下,步枪的威力正是恰当其用,而手枪就显得威力小了些。步枪威力大,使用步枪,他们只用很少的人便能控制住走廊。至少也会在增援人手赶来之前,控制住两边的大门。而且你别忘记了,步枪上还有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