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行动(3)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之所以留下这两个鬼子看守套口供,是他在赌。他在赌这两个农夫出身,只受过部分军事训练的看守,在xìng格上远不如那些自入伍便受到所谓武士道jīng神严格熏陶的rì军士兵坚韧。

    至于自己的手段在郭邴勋与彭定杰看来是不是过于残忍了,现在急于得到口供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了。眼下得到情报的事情大于一切,其他的都可以暂时先放到一边。

    当看到那个rì军惊恐的点头的时候,杨震知道自己赌对了。但是为了预防起见,杨震还是让郭邴勋拿着另外一个看守的刺刀抵着这个看守的后背之后,才接上了他的下巴。

    身后的刺刀抵在身上冰凉的感觉让这个看守甚至忘记了手指上的剧痛,很痛快的告诉了杨震他想知道的一切。包括整个这座秘密监狱中看守配备的情况,整个看守的火力配置,周围巡逻队巡逻时间的间隔、路线、人数等等。甚至连石井刚男嗜好强jiān女马路大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当然他知道的也就是这些,在这支rì军恶魔部队中,对保密工作可谓是做到了最详细的安排。他作为特别班的一个普通看守,只知道这座秘密监狱的大概情况,对于其他部门却是一无所知。不过他说的这些对于杨震来说,已经足够了。在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况之后,杨震直接将其打晕。他还要弄醒另外一个看守,以便核对一下情况的真实xìng。

    另外一个看守表现的要比他的同事强上一些,但也没有强到哪里去。等杨震折断他第三根手指的时候,也痛痛快快的告诉了杨震他所知道的一切。待杨震核对完两个看守的口供之后,便彻底帮他们解决了所有的痛苦。这个时候不是留活口的时候,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选择。

    干掉了两个看守,完成了初步计划的第一步的杨震并无半分的喜悦。因为他知道在走廊的另外一头还有两个看守一直在盯着这里。他们虽然不知道两个同事被自己唤进来做什么?但他们的两个同事进来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出去,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怀疑?

    而杨震还知道就算干掉另外两名看守,也不是将这层楼中的看守全部清除。因为他刚刚从这两名看守的口中知道,在走廊的那一侧尽头的一间屋子里面还有六名此时正在休息的看守。

    对付另外的两名看守,杨震有些迟疑,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还用这个办法。但知道自己没有时间犹豫的杨震只经过短暂的犹豫便决定还是用老办法解决。

    因为那两个看守所处的位置,离这层楼中鬼子看守休息的地方实在是太近了。他没有把握在不弄出一点动静的情况之下,去干掉那两个鬼子。为了谨慎起见,杨震还是决定采取老办法,将那两个鬼子看守框进来再解决。

    下定决心之后,杨震让郭邴勋与彭定杰重新换上两个鬼子看守的服装,将自己的“尸体”从另外一个出口抬出去。好在这两个鬼子看守的身材与他们差不多,加之这间牢房位于楼层的一侧,与那两个鬼子看守所处的位置隔了一条走廊。

    在灯光之下,只要他们不将正脸对着那两个鬼子看守,那两个鬼子很难辨认出他们的这两个同事已经掉包。加之自己的影响,至少是短时间之内不会发现。

    而自己则同时走到另外一侧的看守面前道:“你们都进来。里面又晕倒了一个马路大,你们过来帮助抬一下。我的卫兵还要看着其他的人,分不出手来。”

    杨震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从那两个看守口中了解到,“自己”来这里的时候,总是从这一侧上楼,从来没有走过那一侧的楼梯。而那两个看守的位置是固定在哪里的,隔着一条走廊,不见得看清楚过“自己”。

    而且“自己”每次来都是夜间,走廊内虽有灯光,但是视线相对于白rì总是要差上一些的。而这栋楼内所有的看守,在“自己”来的第一天就被叮嘱过,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许有任何怠慢的行为。正是知道这些,杨震才敢如此的大胆。

    只是让杨震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看守明显要比他们的同事聪明一些。听到杨震的吩咐后,虽说不敢迟疑,但是却是只进来了一个人。看到两个看守只进来一个,杨震有些详装不悦的道:“你们只进来一个怎么抬人?难道让我的卫兵或是我亲自帮你们抬不成?”

    看到杨震面上明显的不豫,同样想起石井刚男交待过的话,这两个看守才不敢再犹豫,顺从的按照杨震的吩咐跟了进来。等如法炮制了这两个看守之后,杨震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而看着像是往外抬人的郭邴勋与彭定杰实则压根就没有远去,就躲在墙角的一边。等看到另外那两个看守进了牢房之后马上便迅速的转了回来。

    看到两人进来,杨震拿着从看守身上翻出的钥匙交给郭邴勋道:“老郭,这几天放风的时候,你认为可以的那几个人在那间牢房你应该记得,你去先把它们都放出来。至于其他人暂时还不能出来。人一多动静大,很有可能引起鬼子的jǐng觉。记得动作一定要轻。”

    “鬼子的jǐng惕xìng很高,这两个鬼子我差点都没有能骗进来。若不是石井刚男叮嘱过这里的看守不能得罪这个中佐,我能不能得手真的还两说。”

    “尤其是隔壁你那个贴身卫士,一定要先将他放出来。我带着他先去搞定那边走廊屋子内的那六个看守。只要将那六个看守弄掉,这层楼基本上也就搞定了。剩余的便是我们按照计划行事了。”

    交待完郭邴勋之后,杨震又转过来对着彭定杰与小虎子道:“你们两个马上先把这两个看守的衣服扒下来,一会等他们来要用的。现在距离鬼子交班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虎子,你弄完之后,便到门外去留意鬼子的动向。”

    布置完几个人的任务之后,杨震自己将鬼子的刺刀收集起来,挑出三把大致量了一下尺寸用囚服包裹好。然后又将刺刀伸进了暖气的缝隙中,微微一用劲,将三把刺刀分别从三分之一处折断。又留下其中带刀尖的部分,用手掂量、掂量之后,才满意撕下囚服将其断头处缠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杨震转过头看着正一副不解的样子看自己的动作,露出一丝心疼样子的彭定杰。知道已经习惯于缺枪少弹的他,可能是有些心疼这两把上好的刺刀。

    尽管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但杨震还是笑道:“这些刺刀用来在战场上拼刺是够长了,但用来贴身肉搏,却是有些长了。不信一会等老郭的那个卫士来你问问他便知道了。贴身肉搏,不等于战场上拼刺刀,讲究越长越好,更讲究的是方便、顺手。你总不能让我在一个狭小的室内用这近半米长的刺刀去拼刺吧。”

    “我原本还一直为没有趁手的兵刃发愁,却没有想到这几个鬼子除了手枪、大棒之外,还随身带了刺刀。虽说还不清楚这些鬼子不带枪只带刺刀有什么用,但现在却是正为我所用。”

    说罢,杨震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勃朗宁手枪交给彭定杰道:“这把枪是这个鬼子中佐的。他看似放松,实际上却是一直很jǐng惕。这把枪就在他的裤带里,而且一直都是顶着火的。”

    “刚刚我若是动作慢一点或是大一点,很可能这小子就开枪了或是弄走火了。幸好,我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除掉了他,否则咱们的麻烦就大了。”

    “这把枪我也是在脱他军装的时候才发现的。看来这个鬼子很惜命,不用rì军爱卡壳的制式南部手枪。到底在中国呆的时间比较长,也赶时髦弄了一把比利时原厂的勃朗宁手枪。”

    “不仅他自己携带的是勃朗宁手枪,就算他的这两个卫兵佩戴的也是德国原厂的二十响快慢机。要不是看到这些枪,我还真不知道一贯讲究剑道,更喜欢手中军刀的鬼子中还有他这等异类。这把枪你先收着。你身体不好,伤还没有好,留着防身用。”

    说道这里,杨震短暂的沉默了一下后才道:“老彭你参加抗联的时间不短了,也是一个老战士了。在必要的时候,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给你这支枪的另外一个用途。”

    杨震这句话虽说的很隐晦,但他的一丝却表达出来了。他这是告诉彭定杰,这把枪不单单是给你防身用的,在事情不可为的时候,也可以是用来结束你自己生命的。”

    对于杨震的话,彭定杰听懂了。明白杨震对他说这番话意思的他接过杨震的递过来的手枪,抚摸了一下做工jīng湛的枪身之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着郭邴勋接过手枪,杨震叹息一声道:“老郭,这次行动说实在的我的把握并不很大。如果一旦突不出去,不单单是你,包括我们都不会在落到鬼子手中了。用枪结束自己的生命,总比落到鬼子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的多。”

    “老杨,你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一旦事情不可为的时候,我知道该怎么办。相对于那些牺牲的战友,我能活到今天已经知足了。”彭定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很坚定,没有一丝犹豫。

    看着郭邴勋点头,杨震沉默了下来。直到郭邴勋将他的那个贴身卫士与小虎子推荐的那个原一一五师排长以及其他十几个人找了过来后,这短暂的沉默才被打破。

    郭邴勋那个叫李明瑞,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样子的卫士早就在相互敲击墙壁时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所以接过杨震递过来的半截刺刀与一把从那个鬼子中佐卫兵身上卸下的快慢机之后,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

    而一一五师的那个排长看着递过来的半截刺刀和快慢机却是有些疑惑。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杨震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的道:“想杀鬼子不?想杀鬼子就跟我做,至于其他的事情等过后再解释。”

    那个排长听罢杨震的话,摆弄几下手中的快慢机后,微微一笑道:“杨连长,咱们十八集团军杀鬼子可不单单你们一二九师行,我们一一五师也绝对不含糊。别忘了,抗战第一次胜仗的平型关便是我们师打的。至于我黄大力更不含糊。更何况还有这种好枪。妈的自从到陕北后,就没有再用过这种枪。”

    “好,要的便是你的这句话。一会你们两个跟我走,走廊的那一侧的一间屋子内有六个现在还在睡觉的鬼子,你们和我去一起将他们全部干掉。”

    “枪给你们是应付意外的,不是让你们动手时候用的。一会全部用手中的刺刀,不允许开枪,绝对不能惊动鬼子。记住一个活口也不要留,要速战速决。”

    李明瑞听到杨震的嘱咐后,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而黄大力却是笑道:“原来是去摸小鬼子的夜螺蛳,这活我是最爱干的。长征的时候,我便是红二十五军的侦察班长,做这事情最是轻车熟路。”

    对于二人迥然不同的两种表现,杨震没有答话。只是轻轻的一挥手,率先走了出去。两人看到杨震出去,在同样掂量掂量了手中的半截刺刀之后,也轻手轻脚的跟了出去。

    在杨震他们出去后,被郭邴勋挑选出来的十几个勉强能达到杨震要求的人,除了两个人换上看守的衣服顶替被杨震干掉的两个看守,站到岗位上之后,其余则静静的守在牢房内。一边听着郭邴勋向他们详细的介绍计划,一边耐心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