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行动(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犹豫了,如果错过明天,自己将在没有机会动手了,除非自己想将这里所有的人都搭进去。后世多年所受的教育让杨震知道,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荆棘密布都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自己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这一夜,这间牢房中的所有人除了小虎子之外,其余所有的人几乎是一夜无眠。对于他们来说,都知道明天晚上的行动,将决定自己今后的命运。

    早上起来,在放风的时候,杨震最后一次趁机会仔细观察了一下整个走廊的布局,两侧看守的位置。回到牢房之后,杨震又一次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计划中的漏洞。在下完所有决心之后,杨震反倒是平静了下来,强迫自己以及郭邴勋、彭定杰睡一会。因为他知道过了今天,他们再想休息,还要等多久谁也不知道。

    吃过晚饭后,杨震几个人在牢房中静静的等待那个鬼子中佐的到来。而几个人的手铐、脚镣则早已经被杨震弄开,如今只是虚带在身上。行动的时候只要轻轻的一动,便可脱落下来。而为了不被那个鬼子中佐看出破绽,在最后时间来临之间,杨震又用牢房中的旧毯子,将几个人的手脚都盖上。

    做完所有的一切之后,杨震几个人就静静的坐在自己的铺位上,等待最终时刻的来临。时间过的如此的漫长和缓慢,几个人除了杨震这个谋划这一切的人是其中最平静的一个人之外,其余的几个人都以为时间是停滞不动了。

    终于听到走廊里响起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时,几个人对望一眼之后,除了杨震的眼神依旧平淡之外,彭定杰与郭邴勋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激动。

    而两人眼中的激动,杨震也看到了。为了提防jīng明的鬼子看出破绽,杨震不得不小声的提醒二人。好在二人也算是久经沙场的了,杨震稍微一提醒,马上便稳定住了情绪。

    随着牢房门得被打开,进来人却是让杨震眉头不由的一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的石井刚男今儿却是随着这个鬼子中佐一起进来了。

    看着石井刚男的出现,杨震心中不由的微微显得紧张。他可以悄无声息的干掉一个人,但绝没有把握在不惊动外边鬼子的情况之下同时解决掉两个人。

    随着时间的一点一滴的过去,眼看就要到了平rì里这个鬼子中佐要离开的时间,而石井刚男却是依旧站在他的身边没有离开的迹象。这让杨震不由得手心中微微冒出了些冷汗。若是这个石井刚男再不走,这次行动很有可能只能终止。

    好在就在杨震几乎要绝望的时候,自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坐在石井刚男亲自搬来的椅子上,如往常一般打量着杨震的这个中佐开口道:“石井班长,你可以回去了。我想静静的和这个人呆一会,不想有人打搅。你放心,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明天之后便永远不会再来了,你和石井部队长以后可以放心了。”

    听到这个中佐如此说,石井刚男连忙点头哈腰道:“中佐阁下说的那里去了?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是天皇陛下的军队,阁下是天皇在这里的代表,防疫给水部的任何部位中佐阁下都可以随意检查,特别班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石井刚男的回答,这个rì军中佐却是有些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又克制住自己,只是摆了摆手示意站在他身边一副奴才像的石井刚男可以出去了。

    见到他摆手,生怕他像上次那样说出那么难听的话的石井刚男没有敢丝毫停留,马上便转身离开。对于这个家伙的嘴巴之yīn损,他可不想再尝试一遍。上次自己将他的话转告给自己的弟弟,差点没有把石井四郎给活活气死。但生气归生气,人家说了也就说了。他却是无可奈何。

    别说这些话,就是再难听的一些话,在这支部队中向来都说一不二的他也得听着。至少在陆军中,没有人敢拿这个总参谋长的侄子,天皇的直系亲戚怎么样。别说只是讽刺他几句,就算给他一顿大嘴巴,他也拿人家无可奈何,也得受着。

    今天听到这个家伙居然告诉自己,他是最后一天来特别监狱,石井刚男听完这件事情之后,第一个心思居然是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只要他不来特别监狱找自己的麻烦,到其他的地方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反正与自己无关。还是让自己那位神通广大的弟弟去费脑子吧。

    直到石井刚男的脚步声彻底的消失,这个人才有些出乎杨震意料的道:“杨先生,你很让我失望。我以为你会起来反抗,因为那天你说的话很有激情。但是现在我发现我看错你了,你是一个在强权面前不敢有任何作为的懦夫。是一个只是会凭借这一张嘴巴逞凶斗狠的家伙。”这番话,他用是汉语。

    听到他的话,杨震站起身来,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的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懦夫?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反抗?你真的以为我会甘心做你们用来做细菌实验的马路大?我告诉你,你错的很离谱。”

    当杨震站起身来的时候,他身上的手铐脚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取手铐脚镣的杨震,更听到他居然明白这支部队的真实身份,这个刚刚还对杨震说他是一个懦夫的rì军中佐,不由的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现在的表现与他印象中截然相反的中国人。

    就在他发现自己错的如此离谱,惊恐的刚要喊出声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杨震的动作更快。杨震扑到他的身前,一手按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手保住他的头颅轻轻的一掰,却是让他再也不能发出声音。

    看着这个倒在自己怀中,脖子已经被扭断,正处在不正常位置的鬼子中佐,杨震轻轻的伏在他的耳边道:“我告诉你,其实我是懂得rì语的。这些天你说什么,我都是听得懂的。我不说,但是不代表我听不懂。”

    杨震轻轻的放下他的死不瞑目的尸体,虽然很轻,但很快速的换下他身上的军装。当一切弄好之后,杨震站在门口侧面对着门外的两个卫兵用虽然很轻微,但是足以让门外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这个支那人突然晕倒,你们将他抬出去处理一下。别是什么传染病。”

    这半个月的接触,杨震多少已经学会了这个鬼子中佐的口音与说话的习惯。虽说不能完全模仿的惟妙惟肖,他没有那个本事能在短时间之内,将一个人的口音模仿的天衣无缝。但是几句话一般还是听不出来差别的。

    听到自己长官熟悉的声音,门外的两个鬼子倒也没有起疑,马上便按照杨震的命令进来。等他们进来奔向已经换上杨震的囚服的那个鬼子中佐的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杨震突然出手抓住两个鬼子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一起。

    两个淬不及防,又没有戴钢盔,只带着他们那顶rì军制式窝窝头帽的鬼子在这下撞击之下,连声都没有发出一声便倒了下去。他们的半边颅骨都在这狠狠的撞击之下塌了下去,眼见是不活了。

    杨震这番动作端是做的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悄无声息的便将三个鬼子全部解决掉。他这一手弄得一边压根就不知道后世有特种部队这样专门受过特殊训练的杀人机器这一说的郭邴勋与彭定杰目瞪口呆,就连自以为对他很了解的小虎子都被他这一手给震住了。

    看着目瞪口呆望着自己的三人,杨震皱了皱眉头道:“还愣着做什么,马上把鬼子的军装扒下来,换上。以鬼子一向的反应速度来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

    被他这几句话弄得清醒过来的三人听到他的吩咐,方才如梦初醒的连忙七手八脚的扒下两个鬼子卫兵的军装想要换上。可等换的时候才发现出现了一个问题,两人的身高对于这两个鬼子卫兵来说是有些高了。尽管按照后世的高度标准来说,两个身高不过一米七零,绝对会被称为二等残分的两人实在称不上高。

    但是对于这两个充其量不过一米六十多的鬼子来说,他们的身高还是显得有些太高了。鬼子的军装穿上去,就犹如大人穿了一套小孩的衣服。而唯一能穿下这两个鬼子军装的人,只有小虎子。可他的面相太嫩了。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情况,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耽搁的杨震道:“老郭和虎子先换上鬼子的衣服。你的身高比老彭稍微矮上一些,穿那个稍微高一些鬼子的衣服,应该不会像老彭那样差的太多。”

    “还有一会你将这个鬼子中佐的尸体挪到边上,你站在他头这边,尽量背对着门口。只要能糊弄过两个鬼子的第一眼,就好办了。外边鬼子的看守的身高要高些,到时候再给你弄一套合适的。”

    “虎子你也是,蹲到他的脚边,尽量低着头,一定不要抬起头来。这两个鬼子天天和这个中佐来这里,他们想必应该熟悉了。至于那两个鬼子的尸体,把你们的囚服给他们换上之后,再用毯子给他们盖上。”

    听罢杨震的吩咐,郭邴勋略微沉吟一下,想起杨震刚刚的表现,便点头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我换上鬼子的衣服,老彭则蹲再鬼子尸体的边上。我和虎子摆出一副要将你抬出去的样子,以吸引鬼子的注意力。”

    等到几个人按照杨震的要求摆好姿态后,杨震又走到门外,对着走廊一侧的两个鬼子看守道:“你们的过来,这里面有一个马路大突然晕倒了,别是什么传染病。你们帮着抬出去,这些马路大到都是很珍贵的材料,马上便要使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听到之前只能高高仰视的这位中佐吩咐,两个看守没有多想,急忙打开走廊的大门跑了进来。他们对此时眼前的这个中佐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没有丝毫的怀疑。他们只知道石井班长在离开的时候,曾再三吩咐过他们对这位中佐要毕恭毕敬,绝对不能有半点怠慢。

    此时听到这位中佐的吩咐,想起石井班长的话,两人那里还敢怠慢。便是连特别班再三规定,进监狱不允许两个人同时进,至少要保持一个在哨位上,而且进的时候绝对不许携带配发的手枪与钥匙的规定都忘记了。

    等两个跑进牢房中正要低头观察那个所谓晕倒的马路大的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杨震轻而易举先打昏的一个。至于另外一个则被小虎子与郭邴勋死死的按住并堵住了嘴巴。不是杨震这个时候发什么善心,而是他需要一些在那个中佐嘴里得不到的情报。

    打昏另外一个看守之后,杨震走到正用一副惊恐的目光看着他,似乎不明白这个长官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的看守面前,先是轻轻的卸掉他的下巴,让他再也无法喊叫出声后,才轻轻的抓起他一只手,突然毫无征兆的掰断了他一支手指。

    看着疼的满脑袋是汗,却是即无法挣扎,又无法喊叫的这个鬼子,杨震抽出了他身上的刺刀,轻轻的在他脸上划了几下才用rì语问道:“你只要保证你不喊出声,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我自然会帮你装上下巴。”

    “若是你敢喊出来,我自然是活不成。不过我会在我自己上西天的同时,一块块的活剐了你。你放心,就算你们的人赶过来,也救不了你。而我这个人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你若是听懂我的话,就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