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行动(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这里?这里是什么位置?”看着杨震手指的位置,郭邴勋有些疑惑的道。杨震画的这张草图虽然画的很清楚,但是却没有标名各个位置的确切名称。

    “这里是看守这座监狱鬼子的军火库,这栋楼中所有的鬼子的武器都存放在这里。这里面应该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只要手中有了枪,我们就算冲不出去,至少也能干掉这座楼里面的鬼子。”

    “老郭、老彭,你们有没有看出来这些天我们在放风的时候,在走廊里面观察我们的那些鬼子文职官员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说道这里,杨震抬起头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郭邴勋与彭定杰道。

    听罢杨震的问话,郭邴勋沉思了一下道:“我看这些年纪有些偏大的鬼子身上虽然穿着军装,但从气质上来看根本就不是军人。他们身上的气质与周边的鬼子看守显得格格不入,有股子书卷气,他们应该都是专家一类的人。”

    杨震点点头道:“不错,他们都是鬼子中的细菌专家。你们想,小鬼子既然想在这里研究细菌武器,那么没有专家怎么能行?小鬼子没有白痴到认为单凭那些粗鲁的看守就能研制出大规模的细菌武器。”

    “这些小鬼子的数目不少,我想能来这里的人应该都是从事这个行业的jīng英。你们说,如果有机会能将他们都干掉,会给鬼子的这个项目带来多少的损失?重建一个基地不难,但是培养这些专家,却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干掉这些所谓的专家,才是对小鬼子最致命的打击。”

    对于杨震的话,彭定杰限于文化水平的限制,虽有些不明所以。但在他心中只要能杀鬼子,杀的是鬼子便并无不同。而郭邴勋却是点点头道:“你说的对。基础可以重建,但人才却不是短时间能够培养的。所谓打蛇打七寸便是这个道理。对,就这么干,老杨说说你的详细计划。”

    郭邴勋的催促,杨震却是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先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下才道:“我的计划是,明晚这个小鬼子来的时候,先干掉他。然后换上他的军装,将走廊内的那两个看守框进来再干掉。”

    “老郭你还记得我曾经与你提过要二十个心理素质好的老兵的事情吗?我要这二十个老兵,就是要带着他们干掉这栋楼中的所有看守之后摸到这里。”

    “这个鬼子中佐虽然一直没有明说他究竟是谁,但从这几天他的谈话以及那天那个石井刚男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个鬼子的真实身份应该是rì本的皇族。我想他既然有这个身份,那么他这张脸应该是我们最好的通行证。”

    “老郭,我的计划是分两步走。在干掉这层楼得看守之后,我带着那些人,主要是你那个身手了得的卫士还有我们一一五师的那个排长,利用这个鬼子的身份逐层清理掉鬼子的看守。”

    “先楼上后楼下,等将楼上的所有看守全部清理完毕之后,我们在带着那十几个人下楼,换上鬼子看守的衣服,去清理楼下的守卫。而你要做的是,先不要将所有的人同时放出来,一定要稳定住大家的情绪。否则这么多人同时行动,动静太大。一旦惊动鬼子正规守军,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将失败。”

    “你要先挑选一部分老兵跟在我们后边,等我们拿下武器库之后立即武装起来,拿着这张草图,将这座四方楼全部占领。记住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开枪。如果行动中遇到鬼子,全部用刺刀解决。记住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你们行动的时候,也要全部换上鬼子看守的服装。能拖延不暴露,尽量拖延。”

    “你们行动的时候越小心越好。等将鬼子全部解决之后,在将所有的人放出来。老郭,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们这栋楼只是鬼子特别监狱的一部分,在我们的另外一侧还有一座监狱。那里应该还有我们一部分人。”

    “这就是我的初步计划,至于能不能顺利的完成,就看天意了。说实在的,拿下楼层中的这些看守,有了那个鬼子的身份做掩护,我有把握。但是,解决掉楼下的守卫我的把握还不是很大。尤其是在不惊动鬼子大队人马的情况之下,我真的没有太多的把握。”

    听罢杨震的初步计划,郭邴勋沉思了好大一会道:“那个鬼子中佐你怎么解决?你能在不惊动他外边两个卫兵的情况之下,将他解决掉吗?”

    “这个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我们这些天演戏演的不错,这个鬼子在面对我们的时候,防备程度不高。我想解决他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只要解决掉他,外边的他那两个卫兵到是好对付。”

    “明儿是这个鬼子最后一次来了,所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只能将行动定在明天。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有一个习惯。在踏进这间牢房的时候,都要看一下表。而有一次我扫了一眼,时间大概应该是十点。这个时间不错,一般的人这个时候都休息了。”

    “我的计划,就是在他要走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他和他的卫兵都会有些松懈。这个时候动手,应该是最恰当的。而且我大约的估算了一下,他每次来呆的时间都是一个小时左右。等到他临走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了。这个时候大多数鬼子应该都已经休息了,这也是我们动手除掉他们的最佳时机。”

    说道这里,杨震顿了一下道:“老郭你记住,这座四方楼的北侧有鬼子一个岗楼,依照我的经验,上边肯定安置了探照灯,甚至还有可能有重机枪。如果一旦我们暴露,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探照灯打灭。”

    杨震在讲述自己的计划之时,郭邴勋一直在静静的听着、沉思着。除了那句问话之后,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直到杨震讲完为止,他才道:“老杨,我们攻占四方楼后下一步该怎么做,你有没有计划?”

    对于郭邴勋的这个问题,杨震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咱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是无论如何,就算我们都死在这里,有一个人必须要除掉。”

    说罢,杨震指了指草图上四方楼外的一栋两层高的楼房道:“这里是石井四郎的办公室。据那个鬼子少量透露出的信息来看,石井四郎原本每天晚上都回哈尔滨市内的家,但这两天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回去,可能是与鬼子刚刚运来的一批新研制的毒气有关系。”

    “这些毒气是鬼子刚刚研制的,据说比欧美同等毒气毒xìng要大很多。他们之所以从关内调运大批战俘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进行最后的实战实验。”

    “鬼子在哈尔滨内驻军很多,如果我们不趁着这个魔王在这里的时候将他干掉。以后我们恐怕是再没有什么机会了,除非我们有能力拿下哈尔滨。但老郭你知道,就算我们都能冲出去,但这至少在短时间内这也是不可能的。”

    郭邴勋对于杨震压根就没有想过后续计划,似乎并未感觉到吃惊。谁都知道,这个初步的计划能走到那一步都只有天晓得。以后的事情,他们没有人敢去想。

    沉默良久,郭邴勋道:“老杨,你这个初步的计划我看能行。只要你能在不惊动鬼子看守的情况之下,做掉这三个鬼子,我想后续的行动展开的难度并不大。”

    “不过我多少有些担心我们对这些战俘的控制力。中国人太喜欢内斗、搞派系了。虽说川军的被俘弟兄能服从我的命令,这我可以保证。但其他派系的战俘我却没有把握他们能服从我的命令。在他们的眼中,我这个长官是管不到他们的。平rì里又因为被分别看押以及鬼子的严密监控,也没有什么接触、交流的机会。”

    “尤其是那几个桂军的战俘,我们甚至连他们说什么都听不懂。广西人又抱团的厉害,就是在战俘营中也是自成一系。他们能不能听我指挥,我的把握实在不大。这恐怕是你这个计划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对于郭邴勋的担忧,杨震想也没有想的道:“你先尽量劝说,如果不行就将他们除掉。桂军的战斗力我还是知道的,我们zhōng yāng红军在长征的时候没有少吃他们的亏。”

    “我也相信他们不可能做叛徒。但无论是谁,只要有一点点危害的这个计划,无论他出于什么心思,只要不服从你的命令,都不能留下。我们要对的是全部的战俘,而不是他们几个人,绝不能让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老郭,我们身处在这个狼窝中,周围都是鬼子,所以我们的每一步都要加小心。一旦在行动中有人不服从命令,带来的危害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致命的。几百人的安危与几个人相比孰轻孰重,我想你还是分辨得出来的。”这些话杨震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

    听罢杨震的话,郭邴勋犹豫了一下才咬咬牙道:“也罢,就按照你说的做,若是他们不肯听指挥,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只能先将他们除掉。”

    杨震说的这个道理,郭邴勋不是不明白。但对于他来说,不管这几个人听不听他的,但大家都是中国人。平rì里虽属不同的派系,甚至也曾经相互刀兵相见过,但是大家毕竟都是同属**一脉。

    自徐州会战被俘以来,都一直是在一起。只是那几个人不听从他的命令,自成一体而已。如果真的下手除掉这几个人,郭邴勋多少有些下不去手。

    毕竟这几个人只是不合群,并不是做了叛徒。只是郭邴勋也知道,为了大家,为了这几百人的xìng命,为了能消灭掉这支rì军恶魔部队,就算自己再不情愿也得动手。否则在行动中这几个人若是真的不服从命令,将会给这个计划带来致命的威胁的。

    看着郭邴勋有些不忍脸sè,杨震拍了拍他肩膀道:“老郭,我知道你舍不得。实际上说实话,我也舍不得。我想这些弟兄在战场之上打鬼子都绝对是好样的,虽然如今被俘了,但也绝不会是孬种。”

    “可眼下的情况不同,我们这次行动关系到更多的弟兄生死。绝不能因为几个人的不服从命令坏了我们的大计。兵为将有,这在任何时候历来都是大忌。可眼下中国就是这么一个形式,一个国家的军队分成了大大小小的派系。”

    “除了zhōng yāng军内部虽有纷争,但尚属团结之外,其的他地方部队实则都是在暗中相互提防。他们不仅提防着zhōng yāng军,相互之间也是互相的猜忌。”

    “军官的态度自然要影响到下边,这几个桂军的弟兄之所以抱团,除了中国人分地域的不同爱抱团的天xìng之外,他们原来长官的态度不能不影响到他们。”

    “不过,也许我们多虑了。这几个弟兄不会做出不服从命令的事情。毕竟他们也是军人,也应该明白战场之上需要绝对服从的道理。只要你把我们所处得环境讲清楚了,我想他们应该能明白。”

    “希望他们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吧。若是他们真的不服从命令们,为了大家,我也只能做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了。”杨震的劝慰多少起了点作用,郭邴勋听完他的话之后,神sè好多了。

    看着神sè缓和下来的郭邴勋,杨震点头道:“好了,你与老彭若是没有什么意见,大概计划就这么定了。明rì,便是我们行动的时候。希望幸运这次能站在我们这一边。”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