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计划(1)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看到这个神经兮兮,一会说汉语,一会说rì语的rì军中佐离开牢房,郭邴勋、彭定杰二人走到杨震面前问道:“那个神经兮兮的家伙嘀嘀咕咕的在与你说什么?”

    听到二人关切的问话,杨震淡淡一笑道:“他和我说这里所有设施马上便要建成,很快便要投入使用。等到了全面实验展开的时候,他会第一个解剖了我。因为我们长的太像了,解剖我就像是解剖他自己一样,会给他带来无穷的快感。”

    “什么?他居然和你这么说?他是不是发疯了?解剖他自己居然会给他带来快感?这不是疯子是什么?”郭邴勋听罢杨震转述的那个鬼子的话,不禁大吃一惊。鬼子没有人xìng这他知道,可这个鬼子在没人xìng的同时,居然还如此的心态不正常。

    早已经从杨震知道这里rì军部队底细的郭邴勋对杨震转述过来的话,只是吃惊那个鬼子的变态。而一旁的彭定杰却是对杨震的话有些摸不到头脑。这里不是鬼子的宪兵队吗?他们怎么不动刑,却是要解剖活人?难道这是鬼子新发明的新刑法?

    看着摸不到头脑的彭定杰脸上有些迷茫的表情,杨震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一直没有告诉他这支rì军部队真实的底细,让他一直以为这里还是rì军的宪兵队。

    思及此处,还是决定不再隐瞒,实话实说的杨震对着彭定杰苦笑道:“老彭,你真的以为这里还是专门抓捕反抗他们的中国人的rì军宪兵队?这几天你看到提审或是他对我们用刑了吗?要是这里是rì军宪兵队的话,他们会就这么将我们丢在这里不闻不问?鬼子可没有这么好心,将咱们养起来。”

    “有些事情早就该告诉你了,只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已。也罢,今儿这个疯子既然已经把话说出来了,我便不再隐瞒你什么了。这里根本就不是鬼子的宪兵队,是他们一个专门用来研制细菌武器的基地,对外称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而我们这些战俘便是他们从关内运来,作为用来研制细菌武器的实验材料,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马路大。”

    不过有些出乎杨震与郭邴勋意外,听到杨震告诉自己这是一支什么样的rì军部队后,彭定杰却是显得很平静的道:“小鬼子刀下留人,到这里这些天既没有过堂,也没有对我用刑,我早就应该想到他们应该是别有用心。”

    听罢他的话,杨震与郭邴勋不由得微微一愣。他们都没有想到,彭定杰知道小鬼子的真实用意之后,还会这么的平静。而更让他们意外的是,彭定杰后边的话。

    “什么叫细菌战武器我不明白,但我知道小鬼子这么背着人研制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一定是准备用来杀我们的同胞的。只是他们不是在五常背荫河吗?什么时候迁到这里的?”

    彭定杰没有去看杨震与郭邴勋听完他这番话后脸上震惊的表情,而是显得有些失神的道:“我之所以知道有这么一支鬼子的部队,是因为在我们抗联三军中便有一个人是从五常他们基地中逃出来的。而他与我说过的他在五常那里的遭遇与今天我们经历的很相似。我便怀疑这里的小鬼子与他与我提起过的五常那里的小鬼子是一批人。”

    “我说的这个人是我的一个至交好友,他叫王子阳,去年牺牲前是三军六师的副官。我们抗联三军的赵尚志军长也几次带我们攻打过他们在五常的那个基地,只可惜都没有能成功。对了,他们在五常的那个基地老百姓管他叫做中马城。因为主管那里的是一个姓中马的rì军大尉。”

    “我那个好友在私下闲聊的时候,曾经与我多次谈过他们在中马城的遭遇。原本我们还都以为那个中马城是小鬼子一个特别秘密监狱。直到听完他的遭遇后,我们才感觉出来那里应该是小鬼子一个秘密的基地。”

    “王子阳曾与我说过,他们被关在那里之时与咱们现在的情况类似。整天好吃好喝的给你,也不对你用刑,也不提审你。只是经常有人被小鬼子带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里经常关押着二三百的中国人,jǐng戒的程度与这里相比,并不差多少,同样是戒备森严。而且只要那些被带走再也没有回来的人达到一定数目后,小鬼子又会往里面补充新人。”

    “小鬼子告诉里面的中国人,被带走的那些人都是有传染病的,需要隔离和单独治疗。可他们的这些话谁会信?那些被带走的人都是所有犯人中身体最强健的。别说传染病,被带走之前连一声咳嗽都没有过。”

    “我那个好友在那里没有呆几天便感觉出不对劲来。谁都知道那些小鬼子不会有那么好心的。平rì里进了鬼子的监狱,别说没有病,就是有病也不会给你瞧的。小鬼子这么鬼鬼祟祟一定是别有用心,而那些被他们带走后便消失的人应该很有可能已经遭遇到他们的毒手了。只是他不知道小鬼子究竟把那些人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也不知道小鬼子究竟用那些做什么?”

    “知道事情不对后,他们几个人商议与其这样被小鬼子莫名其妙的弄生死不知,还不如拼死一搏。那年中秋节,他与难友们乘喝得醉醺醺的rì本看守送饭的机会,抢到了牢房钥匙,打开了牢门。他们架起人梯,攀墙越沟,逃出了中马城。rì军发觉后,用机枪扫shè,最后有十二名难友脱险。”

    “他们根据自己的经历隐隐的猜出rì军恐怕是拿我们这些中国人做实验,但却没有想到rì军会拿我们做什么细菌战武器实验。小鬼子有毒气,这我们知道。他们在围剿抗联的时候曾经多次使用过,我们有不少的同志便牺牲在小鬼子的毒气下。”

    “但是对于细菌武器是什么玩意,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凡是小鬼子研究的东西,还是这么秘密的东西,甚至拿我们中国人做实验的武器,都将会落到我们中国人的头上,都是用来屠杀我们中国人的。”

    “你们今儿说起来这里,以及我这些天观察下来的情况,我猜出来这里的鬼子应该与王子阳他们在中马城遇到的那些鬼子是一类的人。”

    听完彭定杰的话,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告诉他道:“细菌武器,就是他们用鼠疫、霍乱、伤寒等病菌制造的武器。你应该都知道什么叫做鼠疫、霍乱、伤寒,你们也知道一场鼠疫能够杀死多少人,一场霍乱会带来什么后果。这里的小鬼子就是研制这些武器的人。而我们这些人就是他们用来实验这些病菌的消耗品。”

    听到杨震的回答,彭定杰沉默了好大一会道:“老杨,我的文化水平低,不像你与老郭,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喝过洋墨水的,你说的那些我不太清楚。我这点文化,还是在抗联的军政干部学校学的。你就跟我说他们研制的这种所谓细菌武器的杀伤力大不大?对我们这个国家,对给我们的同胞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

    “老彭,我不知道你经历过瘟疫没有,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些东西一旦流传出去,将是一场空前的灾难。一场大规模的鼠疫流行可以杀死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

    “在中世纪,欧洲一场鼠疫大流行,杀死了几千万人,曾经有三分之一的欧洲人都死在这场鼠疫中。你说这种武器对人的杀伤力有多大?”

    “一九一零年,哦也就是前清宣统二年的冬天,东北鼠疫大流行,整个东三省死了六万多人。那场灾难发生时候你还未出生,也许记不得了。但一九二零年也就是民国八年的那场夺取万余人生命,就流行在黑龙江的鼠疫你可还记得?”

    “他们研制的细菌武器就是针对中国人的瘟疫。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随时用他们研究\生产出来的这些细菌,在中国的领土上制造一场大规模的瘟疫,以便更多的屠杀抵抗的中国人。”对于彭定杰的疑问,郭邴勋回答道。

    “记得,怎么就不记得。民国八年的那场大鼠疫我的家乡便是重灾区,当时很多家死的一个人都没有剩下,都死的绝户了。至于宣统二年的那场我虽没有经历过,但也听家中父母提起过。在那场鼠疫中,有的地方整村整村的人都死绝了,无人抬的尸体绵延好几里地。我的祖父与祖母就是先后病逝在那场鼠疫中。”说这番话的时候,彭定杰的眼神显得很空洞,似乎直到现在还不愿意回忆那段无法忘怀的往事。

    彭定杰说完这番话之后沉默了好大一会才抬起头来看着杨震道:“老杨,你前些天说过,你会带着我们出去。我想问问你究竟有没有把握?”

    “我不是怕死,死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想想那些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无数牺牲在战场、刑场上的战友,能活到今天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与其他一起被出卖,却早已经牺牲在rì寇屠刀之下的战友们相比,能多活这么多天,我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但这里的情况必须向党反应。让党知道,让国家知道,让全世界都知道小鬼子在这里做了什么罪恶滔天、灭绝人xìng的事情。让党有准备,以应对鬼子给咱们国家带更大的灾难。”

    “我的伤我自己心中有数,就算出去了也不会活太常的时间。我出不出去没有什么必要,但是你一定要出去,想办法将这里所有的事情向党汇报。还有这些弟兄你都要带出去,不能让他们白白的牺牲在rì寇的屠刀之下。”

    说道这里,彭定杰喘息了一阵子又道:“你们两个不是一直在疑惑小鬼子为什么刀下留人,那么多不愿意投降鬼子的同志都牺牲了,而独自留下我一个人吗?而在我不愿意投降,却依旧对我严刑拷打吗?”

    “我今儿告诉你们两个,因为我们抗联三军的在山林中所有的秘营,以及三军的几个最重要的秘密交通站设置的位置在我们师里面只有我知道。”

    “秘营是抗联生存的基础,也是抗联能在深山老林中与鬼子周旋的这么多年,在鬼子严密封锁下依旧能够生存下来,与鬼子周旋下去的资本。只有破坏了秘营,才能彻底的打垮抗联。”

    “那个叛徒之所以没有杀我,便是想拿着我做见面礼。他怕一个师的见面礼太薄,鬼子会不稀罕,所以才留下了我。因为他知道鬼子做梦都想肃清抗联,作为一师之长。他更知道秘营对抗联的重要xìng。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人做了叛徒之后,会这么疯狂。多年的战友情谊被他全部的抛到脑后,为了荣华富贵,他什么都可以出卖。”

    一口气说完这番话之后,身体远未恢复的他闭上眼睛不在说话。良久,他才睁开眼睛看着天棚,发出长长的叹息一声。他这声长长的叹息中包含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凄凉和酸楚,还有一丝难以言表的怨恨。。

    听到他的这声叹息,杨震摇摇头,却也没有劝解。他知道对于一个人来说最痛苦的事情便是被自己曾经最信任的人出卖和背叛。这种痛苦将会伴随他一生。

    杨震没有劝说彭定杰,只是将他搀扶到铺位上躺下来。他看的出刚刚那一阵子对话,加上心情的郁闷,让彭定杰很疲劳。他更知道彭定杰现在需要的是自己冷静下来。

    将彭定杰安置好后,一转头,杨震的眼光停留在那个鬼子中佐丢下的那个包袱。看着那个鬼子中佐丢下的这个包袱,回想着与那个鬼子的对话,杨震的心思不由的一动。

    这个鬼子中佐也许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机会。自己一直想要却无法得到的情报,这个以为自己不懂得rì语的鬼子清清楚楚的告诉了自己。也许自己应该在这个颇有身份,与自己长的如此类似,又有些神经兮兮的鬼子头上打一下注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