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什么叫做真正的变态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杨震信誓旦旦的告诉郭邴勋、彭定杰,他一定会带他们和所有的弟兄们出去,离开这个魔窟。但几天的仔细观察下来,却总是找不到在不引起惊动的情况之下解决掉看守的办法。

    除了放风之外,牢门似乎永远都是关闭着得。而牢门上那扇小窗户,除了在送饭与看守检查牢房内情况的时候,也是永远都关闭的。杨震别说摸清楚rì军看守的详细情况,就是牢门外rì军有几个看守他都不清楚。

    在摸不清楚情况的情况之下,杨震是万万不敢轻易下决心的。杨震知道他一旦决心下定,便关系着数百条人命的安危。从军多年,杨震还是第一次像现在这般无助过。

    没有多年配合,之间早已经形成心有灵犀的战友的协助。除了少量自己在后世所了解的情况之外,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没有。自己在后世的时候固然知道整个这支恶魔部队的大致布局,但其他的也是目前对自己最关键的看守情况一类信息却是因为本身资料便语焉不详,而所知寥寥无几。

    就在杨震一筹莫展,几乎都要失去了冷静准备模仿自己在后世资料上看到的那次暴动一样,强行行动的时候,一件突然发生的事情,一个意外的访客却是让这件事情有了转机。

    只是让杨震感觉到游戏诶啼笑皆非的是,给整件事情带来转机的居然是一个rì本人。不仅是rì本人,而且还是一个身份绝对不低,让即便是一向专横跋扈,在这支恶魔部队说一不二的石井四郎也要忌讳三分的rì本人。

    一天夜里,刚刚吃过晚饭,就在杨震一边用手指在地上虚拟的画着自己所知的这个rì军细菌战部队基地的草图,一边在脑海中琢磨办法的时候,牢门突然被打开,一个rì军中佐带着两个卫兵突然进了杨震的牢房。看着进来的rì军中佐,杨震的心中不由的咯噔一下:“难道小鬼子忍不住要提前动手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鬼子的中佐并没有拉出去任何一个人,而是坐在卫兵恭恭敬敬的搬进来的椅子上仔细的打量着杨震。不知道眼前这个个子虽没有石井四郎高,但个子也大约一米七三的高度,在普遍矮小的rì本人也算不矮的rì军中佐究竟想做什么的杨震被他打量的直发毛。心中暗自猜测不会是这个鬼子看中自己,想先拿自己开刀吧?

    这个rì军中佐打量了半晌之后才道:“你叫杨震?是满洲出身?在北平大学读过书?”他这两句话说的是中文,而且是一口字正腔圆京片子,没有一丝外国人说中国话时的别扭劲。

    对于他的问话,虽摸不清楚他的真实意图,但两世为人皆在仔细小鬼子身上吃了大亏的杨震却是不想与其过多的交谈,对于这个rì军中佐的问话,他只是淡淡的应付道:“你们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我的资料不是都在你们手中掌握着吗?”

    对于杨震的不礼貌行为,这个rì军中佐却是显得并不在意。只是微笑道:“我虽是rì本人,但却是自幼在支那长大,直到读大学的时候才返回rì本。”

    “rì本虽是我的故土,但支那却是我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虽说我在满洲度过的时间比较多一些,但是在北平却是度过了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五年。这五年中,北平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北平雄伟的城墙,无数美奂绝伦充满着浓重的东方艺术气息的古典建筑,大量气势恢宏的皇家建筑,无一不是艺术上的jīng品。可以说这一个北平城,却浓缩了你们支那五千年的文明史,这让我非常的着迷。还有那别具风味的北平小吃,也很让我着迷。”

    “可惜这么美奂绝伦的建筑却改变不了你们支那积弱的事实。支那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但近代却是积弱已久。你的zhèng fǔ**无能,政客只为自己考虑,除了变着法子捞钱之外,什么都不考虑。而你们的百姓愚昧无知,对国家没有认同感。所以你们支那只能沦为西方列强的盘中餐。”

    “而我们大rì本帝国却是不一样,我们自明治大帝维新以来奋起直追,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如今已经是亚洲最发达的国家,已经进入世界强国之林。”

    “我们大rì本帝国有如今的成就,便是我们知耻而后勇,全体国民在天照大神的庇护之下,团结一心,一心一德建设国家的结果。而这一点是你们所有人都自会为自己打算的支那远远无法相比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rì本帝国如今是世界强国,而你们支那还是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

    “如今我们大rì本帝国为了提携友邦,决定建设大东亚共荣圈,使支那百姓同享王道乐土。你们为什么要抵抗我大rì本皇军威武雄壮之师?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在螳臂当车吗?”

    “你们支那那些只会吃空饷,玩女人,**成风的军队难道会是我们大rì本皇军的对手吗?与其做无谓的抵抗,还不如早早归顺我们大rì本帝国,以共享王道乐土。”

    “中佐先生,我想提醒你一句,我们国家的名字叫做中国,不是你口中的支那。你说的没有错,我们现在是很贫弱,但我们不会永远一直的贫弱下去。我们有四万万五千万的同胞,只要我们努力奋斗,一定会超过你们rì本。”

    “不过说到这里,我还要感谢你们这些小鬼子。没有你们的侵略、屠杀,我们中国人还不见得觉醒的这么快。正是你们无耻的侵略,才使得我们中国人真正的觉醒起来。”

    “还有不要在我们面前吹嘘你们所谓狗屁王道乐土。你们在中国的领土之上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多少骨肉同胞丧命在你们手中,多少同胞姐妹被你们侮辱。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王道乐土?”

    “不说别的,单单一个南京大屠杀,我三十万骨肉同胞丧命在你们这支野兽军队手中。此仇,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今rì你们加在我们骨肉同胞身上这些,他rì我们必加加倍奉还。”

    “今rì可以告诉你,你们那个所谓用刺刀建立起来的王道乐土,除了那些卖身投靠你们,帮你们屠杀中国人换取荣华富贵的卑躬屈膝之徒外,但凡有些骨气的中国人都不会接受的。”

    “至于你们所谓的大rì本皇军的威武,我早已经见识过。去年淞沪会战之时,你们口口声声说三个月灭亡中国,可现在如何?我们还在抵抗,还在与你们战斗。”

    “不说别的部队,单单就我们十八集团军,短短的一年不到,便相继取得平型关、七亘村、神头岭、响堂铺一些列战斗胜利。至于今年的台儿庄战役谁胜谁负就更不用我说了。如果这便是你们大rì本皇军的威武,我看这个威武连屁都不是。”

    “我们中**队的装备是弱,很多部队连人手一枪都做不到,甚至在一场战役中连子弹都不能敞开了打。的确我们中国人是除了很多为了荣华富贵连祖宗都不要之人,但我们还有更多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为了国家和民族敢于牺牲一切的爱国志士。”

    “只要你们一天不彻底的退出中国,我们就会一天战斗不息。一年打不胜,就十年。十年打不胜,就一百年。我们中国虽是弱国,但也是大国。你们rì本,虽现在是强国,但也是小国。我到要看看,究竟是你们能坚持到最后,还是我们能坚持到最后。”

    “纵然是敌众我寡、实力悬殊,纵然是身陷重围,但我们在任何情况之下都敢于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无论你们再强大,武器装备再jīng良,我们依旧会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你们不要小看了中国人维护民族尊严,主权完整的决心。”

    “我相信只要我们不低下我们的头颅,保持哪怕是只剩最后一个人也要战斗到底的jīng神,这最后的胜利终将会属于我们,属于中国人民。如果到那天你我都还活着的话,我想你会为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后悔的。”

    杨震这些铁骨铮铮的话,弄得这位不知道来做什么得rì军中佐面上略带着一丝尴尬。不过杨震到底还是小瞧了rì本人脸皮厚的程度。在他脸上杨震这些话所带来的尴尬只是一扫而过。

    而在短暂的尴尬过后,他语气中又带着一丝恶毒,一丝嘲弄的道:“也许你的预言会实现,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属于你们所谓的中国人民。只可惜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可能你是永远见不到了。”

    说罢,他改口用rì语道:“这里的所有设施即将建成,而你包括这里你们所有的人都将会用你的身体为我们大rì本帝国的圣战做出贡献。到时候我会亲手解剖了你。”

    “知道我今儿为什么来看你吗?就是因为你长的与我太像了。如果不是知道我是独生子,我还会以为你是我那花心的父亲留在支那的野种。”

    “解剖你就像是解剖我自己一样。到时候我会将你所有的内脏都制作成为标本,只供我一人欣赏的标本。因为看着你的内脏,我就像是看到我自己的内脏一样。这会带给我无穷的快感的。”

    说道这里,他顿了顿又道:“你知道为什么素来没有养活废物的大rì本皇军到现在还要留着你们吗?因为这里焚烧你们这些马路大的焚尸炉还没有最后的建成,一些实验设备还正在最后的安装。等这些统统结束之后,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都将为我们大rì本帝国做出贡献。而你将会是我第一个解剖的对象。哈哈哈哈哈。”

    看着这个有些歇斯底里的rì军中佐,杨震选择了沉默,并没有回应他。因为杨震知道,自己现在“不懂得”rì语。他后面说的这些rì本话,自己听不懂。

    得意了一阵子,这个rì军中佐看着对他的话表现出一副不明所以样子的杨震,又改回汉语道:“这几天我会天天来看你的,因为越看你我会越期待那一天。你不要有任何逃跑的企图,这里没有人能逃的出去的。”

    说罢,他又改回rì语道:“这里每个楼层都两名久经训练,远非你们薄弱的支那军队可以相比的大rì本皇军守卫。除了大rì本皇军的jīng锐,这里还有经过特别训练的看守。而为了保证看守士兵的周围的,每隔三小时,都会换班。他们对任何异动的分子都会不经jǐng告开枪击毙。”

    “而这里的每一道高墙上都连有高压电,就算你有幸摆脱看守,但也无法逃离这里。这里的高压电会将每一个试图逃跑的人变成你们支那的小吃烧鸡一样外焦里嫩。”

    说道这里,他扬了扬手,后面一个rì军士兵将一个包袱扔给杨震。看到丢过去的包袱,他得意向着杨震笑道:“想不想知道我刚刚在说什么?可惜你们这些卑劣的支那人永远不会懂得我们大rì本帝国高贵的语言。看在你与我长的如此相似的地方,我给你送一点你恐怕从未吃过的东西。你需养的膘肥体壮,才会达到我的需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