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恶魔城堡七三一(2)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不得不佩服rì本人做事的jīng细程度,即便是对于杨震他们这些最终必将会消耗掉的实验品,rì本人依旧是做的一丝不苟。体检、沐浴消毒不说,所有人都被拍照并建立一个极为详细的档案。很多战俘还是在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

    整整折腾了整整大半夜,被从关内押过来的这些即将成为他们实验品的战俘才被送进了其本部内特设的特别监狱。只是因为人数超过了特别监狱中的预订容量,原本应该是两人一间的牢房中,几乎都被塞进了三到四个人。唯一的区别是,回到本部之后两个人一副镣铐的局面终于被改变了。与郭邴勋以及小虎子被塞进同一件牢房中的杨震拥有了自己单独的镣铐。

    伴随着牢房大门咣当一声的关闭,除了后世因为那次被反咬了一次的见义勇为蹲过两天禁闭室之外,两世为人的杨震便开始了他两世人生中的第一次监狱之旅。

    从石井四郎与太田澄的对话之中,杨震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若是再这一个月内自己还想不出脱身之计,那么自己与所有的难友们都将成为rì军细菌实验的材料,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马路大。

    看着打量着牢房内唯一的一扇距离地面极高,小的便是一个几岁孩童也无法进出的换气窗发呆的杨震,郭邴勋摇摇头,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杨兄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们将我们送来的究竟是什么地方?郭兄以你的jīng明想必也觉察出不对来了吧?rì本人千里迢迢的将我们运来,不会是单单让我们蹲监狱这么简单吧?更何况这个监狱的环境虽不能说太好,但比起战俘营来却是好的太多。”

    被郭邴勋拍的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杨震,指了指牢房一角的马桶以及床铺等一些与战俘营相比,简直不可想象的物品勉强的笑了笑道。杨震虽然没有亲自体验到rì军战俘营究竟什么样子,但从这些战俘一个个皮包骨头的样子,以及后世的无数亲身体验者写下的传记中便可得知一个大概。

    闻罢,郭邴勋点了点头道:“这我倒是早就看了出来,但小鬼子究竟想做什么我却一时猜不出来。我不懂rì语,车站上还有刚刚那个仓库中的几个鬼子嘀咕些什么却是一点也没有听出来。若是咱们能听懂那两个鬼子的对话就好了。只可惜我的这些弟兄们没有一个懂得rì语的。”

    “你们不懂,我懂。对于rì语,我虽说不算jīng通,但是听懂却是没有任何问题。”对于郭邴勋的话沉默了好大一会后,杨震抛出了这个让一直以为十八集团军都是土包子,虽然与杨震说的亲热,实则心中多少还有些看不起这支比以装备残破著称的川军还穷的部队的郭邴勋震惊的话。

    “你懂得rì语?你们十八集团军居然还有这等人才?你既然通晓rì语,怎么才是一个连长?你这样的人才别说在我们这些杂牌和你们十八集团军,即便是在zhōng yāng军中,至少弄一个少校当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听到杨震说他居然通晓rì语,郭邴勋不由的微微一愣。

    “那是,我们连长是东北流亡学生出身,在参军之前是北平大学的学生,还参加过一二九运动。别说小鬼子的话,便是什么英国的鸟语也会说。本来我们连长一直在师部做敌工干事,只是一直要求下部队。我们政委为了锻炼他,才答应他将他下放下来做了连长。若不是这次意外,凭我们连长的即能文又能武的本事,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正当杨震头疼自己怎么应该解释自己会懂得rì语的时候,一旁的小虎子倒是又一次替他解了围。当然,这主要的原因是小虎子总看不惯这个在什么国什么军校留过学的白狗子大官在他面前故作深沉,就是想告诉他自己的连长并不比他差到那里去。只是一想起现在的处境,他后边的话越说越有些沮丧。

    既然有人为他主动做了解释,杨震便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了。实则杨震听到小虎子说出这个时代自己的身世,自己便也吓了一大跳。北平大学的学生?还参加过一二九运动?这要是不被俘的话,按照十八集团军一贯重视人才的传统,只要不牺牲,等到抗战结束,自己混一个旅级干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等建国之后,至少一个少将是稳当的。

    不过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不过是一瞬间而已。现在的他那里还有心思去琢磨这些事情。自己若是出不去,除了为rì军细菌战这个肮脏的事情做了贡献之外,什么都是扯淡。

    杨震没有搭理一脸震惊的郭邴勋,语气平淡的道:“这里的rì军部队在rì军内部叫做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对外称作加茂部队。他的职能在rì军中也称得上是绝密。”

    “至于这支部队的职能便是研制细菌战以及化学战武器,以便为他们彻底征服中国,甚至征服世界做帮凶。而我们这些人便是他们用来研制这些武器的实验材料。在这里,我们这些被他们用来做实验的人被称做马路大,在rì语中便是原木意思。他们压根就没有把我们当做人看。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就是他们用来做实验的原料而已。”

    “细菌战武器?国际联盟不是早已经禁止所有国家研制这些东西了吗?这些rì本人难道敢冒着如此天下之大不韪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难道他们就不怕引起国际社会的公愤?”

    曾在欧洲留学多年的郭邴勋对于细菌战这个名词并不陌生,而那些所谓的细菌战武器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也清楚的很。但他真的没有想到rì本人会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仅仅敢研制细菌武器,还拿中国人做人体实验。

    对于杨震的话,郭邴勋震惊归震惊,但是却并未怀疑。自从北平上火车以来,他就觉得这次小鬼子的押运有些邪门。小鬼子残暴是出了名的,这个在郭邴勋从徐州被押解到北平的时候便深有体会。

    而这次却是有些出奇,一路上只要不跑基本上没有再出现过从战俘中挑人给他们士兵练习刺杀的事情。虽说吃喝少了点,但勉强还可以让这些人能够活下去。这在以往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徐州被俘后,在被押往北平战俘营途中之时,郭邴勋就不止一次的看到过rì军随意从被俘的中**人中拉出一些人用来练习刺杀。那几天也曾为所有中国被俘军人的噩梦。无粮无水,在闷罐车中甚至连空气都不够。郭邴勋到现在还记得,他们同期被俘的弟兄到北平之后,十不存一二的情景。

    小鬼子很凶残,但也很jīng明。两次押运之间所受待遇的天差地别,让郭邴勋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尽管已经早有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没有想到rì军将他们运到东北,居然会是用来为他们研制细菌武器做人体实验。

    看着郭邴勋脸上露出的一副震惊的表情,杨震摇摇头道:“我的话你不相信?”

    “不,你的这些话我相信。rì军这次押运我们的时候,所为有些太反常。现在看来,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够活着到达这里,满足他们的需要。”

    “只是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等着rì军拿问我们去做你说的细菌实验?我们死倒是无所谓,但我们绝不能让弟兄们白白的沦为他们细菌战的牺牲品,让他们拿着在我们身上得到的成果去屠杀我们的骨肉同胞。”

    到底是胸有城府之人,听到杨震的话后,震惊归震惊,但很快郭邴郭邴勋便平静了下来。他沉默了好大一会,才抬起头看着杨震道:“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

    杨震没有立即回答他的疑问,而是走到牢房门口试着推了推门上那扇用来送饭的小窗子之后,才转过头却是答非所问的道:“郭兄,你的那些**弟兄们你了解多少,身手怎么样?你能掌握多少?有没有身手特别一些的?最关键的是有没有为了活命会出卖自己兄弟的?”

    听到杨震这一连串的问题,郭邴勋沉吟了一会道:“川军的弟兄们我都有把握。这些弟兄都是热血汉子,抗rì打鬼子都没有的说。更没有出卖弟兄换取荣华富贵的人。至于西北军与桂军的那几个弟兄,我没有什么了解。**内部派系太多,上面的长官相互提放,下边的士兵也是互不信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弟兄都是好样的。都是弹尽粮绝才当了俘虏的,没有一个主动屈膝投降的。我们在被俘的时候,华北伪zhèng fǔ曾经来人,想要劝兄弟随他们做伪军,和他们一样去为充当rì本人的打手与走狗。可兄弟没有一个答应的,要是有那样的人就不会在这里了。”

    “至于你说的有没有身手特别一些的,这我手中倒是有一个人。他是我原来的卫士。在从军之前原是川中有名的飞贼,后来因为一次失手在成都被抓,还是我去jǐng察局办事看他身手了得,人才难得,才托长官将他从jǐng察局已经定了要枪毙的名单上要了回来。要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被俘。以他的身手,就算是被十倍的小鬼子围住,突出去也绝对没有什么问题。至于其他的人的身手?”说道这里,郭邴勋摇了摇头。

    听罢郭邴勋的话,杨晨回头望了望牢门后才点了点头道:“有这么一个人便足够了。小鬼子这里还没有完全建成,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运来,一时间还不能展开实验。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一定要想法子联络上他,告诉他要想救弟兄们出去,就要听我的。至于其他的,我们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在做决定。”

    “好,这没有问题。我的话,他还是听得。我想小鬼子不会总是将咱们就这么关着的,会给咱们一放风的时间。到时候,我就联系他。刚刚进这间牢房的时候,我看了一下,他就关在咱们隔壁。”对于杨震的话,郭邴勋想也没有想的便点头道。对于这个部下,他还是有信心的。

    说道这里,郭邴勋突然迟疑了一下才又道:“杨兄,刚刚在那个大仓库里面的时候,我发现鬼子军官中有一个中佐与你长的极相似。若不是他身上穿着得是鬼子军装,我还真的以为他就是你。只不过你当时眼睛只盯着那个大佐看,没有注意到而已。”

    rì军七三一部队的资料,网络上太少。相关的书籍虽说不少,但可用的不多。这里面很多资料都是根据一部老电视《恶魔城堡七三一》中的写的。如有不周之处,还请大家多多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