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史上最霉的穿越(3)

抗日之我为战神 +A -A

    “去矿山做苦力,这倒是可以理解。按照我对东北的了解,这里矿产资源不单单在国内,即便是在整个亚洲也算的上富饶。鞍山、本溪的铁矿,抚顺、阜新的煤炭,还有大石桥的镁、杨家杖子的钼,都是军工必须的资源。rì本人将我们运去矿山做苦力倒是可以理解。不过东北的资源目前已经开发的大多都在辽宁境内,北边除了黑龙江有几个煤矿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大矿。难道说rì本人这么一直将我们往北边拉,是去黑龙江?”

    “还有你说的他们将我们运到东北来去修工事这一说我却是不太明白。自九一八事变至今,rì军侵占东北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以**的实力,至少在目前根本无力收复东北。而其他列强又不会为中国火中取栗去得罪rì本人。除非是北边的?”

    说道这里,郭邴勋一惊,rì本人将自己这些战俘一直向北拉,而北边正是与苏联接壤之地。难道眼前这个人猜测的是真实的?rì本人真的要将自己这些战俘拉到中苏边境为他们修工事?

    “难道你的意思是rì本人想要对北边动手?这不太可能吧?就像你说的,rì本人虽在关内攻城略地,一时占据了上风,但远还称不上彻底的征服中国。国府还在抵抗,中国人还在抵抗。在没有完成对中国的征服之前,以rì本人的国力,远没有开辟两条战线的本钱。”

    对于杨震的估计,郭邴勋有的地方明白,可有的地方却是不太理解,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以他的眼光看来,rì本的国力虽说远比中国强大,但与欧美列强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受先天的制约,rì本人的工业能力远无法与欧美的那些老牌强国相比。在rì本人没有完成对中国的征服之前,还没有能力再去进攻另外一个国家。rì本人虽说贪心了些,眼光也狭窄了些,但却还不至于太不自量力。

    “怎么就没有可能。rì本人多年以来其海军一直以美国为假想敌,而陆军给自己树立的假想敌便是苏联。至于能力?rì本人什么时候就米下锅过?什么时候不是八两的肚量硬撑下去一斤?别看rì本这个国家不大,人的个子更矮,但他的野心却是正与他们的个子成反比。无论是中rì甲午战争还是rì俄战争,他们那次不是以小博大。”

    “rì本是一个资源贫瘠,又多火山与地震的国家。这种环境造就了rì本人天生的赌徒xìng格。只不过他们之前的几次赌博都侥幸成功了而已。只是rì本人的国力决定了他们只能速战速决,打不起拖延战而已。不说别的,当年的九一八事变东北军奋起抵抗的话,一旦战事拖延起来,都不是当年正处于经济危机的rì本能够拖延的起的。”

    “但就是这几次的侥幸成功,刺激的rì本人养成了一个良好的胃口。而那些丰厚的战利品更加刺激了他们骨子中的贪yù。这世上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情。只要有三分成功的希望,他们便敢去将天捅上一个窟窿。别说苏联人这个他们早期的手下败将,就算是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美国人,他们也未必不敢动手。你看吧,在不远的将来,rì本人与美国人必将会有一战。而rì本人最终也会死在他们的这个胃口之上。他们在南京连美国人的军舰都敢炸沉,更何况被他们历来视作手下败将的苏联人?”

    说道这里,杨震停下来喘上一口气道:“郭兄,告诉你们手下的弟兄,无论他们将我们运到什么地方,都要沉的住气。正像你说的那样,只要我们能活着,便会有办法。rì本人这么大费周折的将我们千里迢迢运到这边,一时半会就不会杀了我们。只要有时间,我们就能想出脱险的办法。”

    听到杨震这句话,还沉浸在他之前的那些话中郭邴勋却是点点头道:“杨兄现在是想明白了?是的,无论如何我们都一定要活下去。死并不可怕,但我们不能这么窝囊的去死。”

    无论是杨震也好,还是郭邴勋也好内心都还是将rì本人想的太善良了。他们都没有预料到rì本人最终将他们运到东北真实目的。如果知道了,就算郭邴勋不明白他们的目的地究竟是什么地方而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杨震还会有如目前这般镇静就很难说了。

    杨震虽说对rì本人千里迢迢将自己这些战俘从关内运到关外的意图大致有了猜测,但事态的发展却并未以他的意愿为转移。随着火车的行驶,他们即将要面对的结局已经要摆在他们的面前。这个结局之坏便是通晓后世的杨震也始料未及。

    在杨震与郭邴勋二人猜测rì本人将他们运到东北的真实意图的时候,伴随着那扇只是微微张开一条细缝的通气窗透进车厢的光线一点点消失,直至彻底的消失,一直在奔驰的火车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这次停车,rì本人既没有像之前一样打开车门送上那一点只能够维持一个人勉强生存所需水和食物,没有像之前一样稍事停留便继续前进。火车就这么静静的停着一直没有再启动。

    虽然押车的rì军一直没有让车上的战俘下车,但自北平出发之后这列火车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停靠,让所有战俘都知道他们的目的地终于到了。相对于车厢内难以忍受的酷热与饥渴,虽对今后自己究竟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还不得而知,但终点的到达对车厢内所有的战俘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虽说终点的到达,对车厢中饱受折磨的战俘中的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但刚刚稍微恢复了少许元气的杨震心中却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杨震心中的这种不祥的预感非但没有减轻,却是越来越强烈。

    而与他抱有同样感觉的很明显不单单是他自己一个人,便是自他清醒之后一直在他身边的郭邴勋很明显也有这种感觉。尽管在黑暗中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但两个人几乎同时回头对视了一眼。两只在这节闷热的让人难以忍受的车厢中显得有些另类的冰凉的手,也随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沉默了一会,杨震首先开口道:“郭兄,这次应该是到了他们想要送我们去的地方。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弟兄们。告诉他们不要鲁莽行事,一定要稳重,更不要轻易的去放弃。还是那句话,只要活下去,便有希望。”

    听罢杨震的话,郭邴勋虽在黑暗中看不清杨震此时脸上的表情,但却也从他握住自己手的力度上感觉出什么来。郭邴勋没有直接回答杨震,只是将两只相互握着的手使劲的摇了一下才又道:“你也要保重。就像你刚刚说过的,不抛弃,不放弃。”

    对于郭邴勋的话,杨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自停车之后便一直紧闭的车厢大门突然被拉开。伴随着车厢大门的拉开,几道雪亮的灯光直shè入黑暗的车厢中。随着这几道雪亮照的人眼都无法睁开的灯光的照入,一个cāo着生硬汉语的声音传了进来:“车内所有的人统统的全部下车集合。”

    当杨震与其他战俘被从车厢中押了出来之后,看到站台上的场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不大的车站上边布满了荷枪实弹,平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的rì军士兵。

    在这些让rì军士兵周围,十几只狼狗正张着血盆大口望着眼前的战俘不断的上串下跳着,拼命试图挣开主人手中的链锁,上来撕咬一番。而站台周边十几道探照灯更是将这个不大的站台以及周边照的一片雪亮。

    rì军如此盛大的欢迎自己这些手无寸铁的战俘的场面之大,让杨震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不对。所谓的满洲国已经建立多年,rì军对这里的伪军控制力度远非关内那些刚刚收编的伪军可以相比的。按说押送自己这些战俘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怎么多的rì军。但今儿却是一个伪军都没有,在场的全部都是正宗的rì军士兵。而刚刚的那个rì军翻译,从他生硬的口音来看,也是地道的rì本人。而且不是那种自幼在中国长大的所谓中国通的rì本人,更不是那些汉jiān,应该是从他们国内调过来的。

    杨震发现了不对,与他正并肩而行郭邴勋也同样发觉了不对。自徐州会战被俘,在战俘营生活的时间远远高于现在的杨震的郭邴勋甚至发现异常还有可能在杨震之前。

    发觉不对的郭邴勋轻轻拽了一下杨震的衣袖,在飞快的扫了一眼周围之后,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杨兄有些不对劲。不算上押解咱们的鬼子,单单这站台内外便有两个中队的鬼子。而且中间一个伪军都没有。我们被从徐州押至北平的时候,虽说押车的是rì军,但下车以后押解我们的除了少部分rì军之外,大部分都是伪军。那个时候我们的人数要远比现在多。”

    “而且你看出来没有在咱们周围小鬼子单就在明面上便至少布置了六挺机枪,这些机枪的火力控制范围包含了整个的站台,根本没有留死角。还有这些探照灯和那些狼狗。按照小鬼子一向骄横,看不起中**队的习惯,今儿小鬼子摆出这么大阵仗迎接咱们,这其中一定是大有蹊跷。”

    听到郭邴勋的话,杨震轻轻的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身边押解他的rì军士兵一枪托砸在肩膀上将他想说的话给砸了回去。随着这落下的枪托还有那生硬的中国话:“快快的走,不许交头接耳。在说悄悄话,死啦死啦的。”

    被这突然落下的枪托砸的身子一歪,若不是身边郭邴勋与身后的小虎子扶的快,差点没有跌倒的杨震只能将刚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无法开口的杨震,只有向着郭邴勋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寻常。

    高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