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帝王迟暮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临时任务?

  步方的脑海中还回荡着系统的声音,脸上稍微有些惊愕,这一次的临时任务来的怎么这么快,这才刚刚升级就出任务。

  进行第一次食材抓捕……准备时间只有一天,步方皱起了眉头,一天的准备时间是不是会有些太仓促了?

  “系统,抓捕食材是要把我传送到那蛮荒之地对吧?那我这小店怎么办?不开业了?”步方疑惑的问道。

  “宿主抓捕食材的时间限制为两天,两天内若是未曾抓捕到合适的食材,将判定宿主临时任务失败,将扣除百分之十的元晶元气转化率作为惩罚,在抓捕食材的两天内,小店将处于暂停营业状态。”系统用它一贯的高冷语气说道。

  步方点了点头,对于这临时任务也是有些了解了,不过心中却是越发的有些紧张,因为一旦失败可是要扣百分之十的元气转化率啊……这简直是在剜步方的心头肉。

  元气转化率对于步方的升级而言至关重要,好不容易升到了百分之五十,如果因为任务失败而被扣除百分之十,那步方只好趴到厕所去哭泣了。

  打了个哈欠,步方回到了房间中,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规律的呼吸之声便是此起彼伏的响起。

  ……

  太子宫殿。

  太子姬成安脸色阴沉如水,拳头紧紧的捏着,那指甲几乎要掐到了掌心肉之中,足以可见此刻的太子内心是有多么的窝火。

  “姬成宇……你居然敢勾结域外宗门!你这是在作死啊!”姬成安脸色铁青,看着大殿中许士那干枯的尸体,眼眸中难以掩饰的悲怆。

  许士跟随了他很多年,一直都是他最得力的手下,如今却是惨遭姬成宇的毒手,虽然他没有证据证明宇王勾结域外宗门,可是明眼人都是心知肚明,在那个时候会去毁汤的也唯有宇王了。

  “姬成宇啊姬成宇……枉你自称算无遗策,这一次还不是落下了大破绽,连我都能猜出你勾结域外宗门,以父皇的睿智会猜不出?你真当父皇老糊涂了么?”

  太子阴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眼中的快意愈加的浓郁。

  “正如我所说的……你这是在作死啊!”

  太子的冷笑之声回荡在了太子宫中,不断的回荡,带着一分压抑的怒意和杀意。

  宇王府。

  宇王斜坐在一张檀木椅上,一只脚翘起,修长的手掌轻轻的拍在那膝盖上,目光淡然如水的望着远方。

  他的脸色很平淡,看不出喜怒,但正是这份风轻云淡,才更让人心中惊恐。

  门口,一道佝偻的身影颤抖着行走而来,颤颤巍巍,行将就木,仿佛一阵风便是能够将其吹倒。

  魂千陨的气息萎靡到了极致,几乎要跌落到五品战王之境,显然这一次的秘法逃生对于他的身体而言是一次巨大的伤害。

  “老朽……见过宇王。”魂千陨仿佛变得更瘦了,几乎就是皮包骨,眼眶中的两团灵魂之火也变得十分的暗淡无光。

  “啧啧啧,我们魂宗大长老看来伤的不轻啊,这身子骨仿佛本王一根手指就能碾碎一样。”宇王嘴角翘起,玩味的看着阶下的魂千陨,抬起一根手指,轻轻比划了一下。

  魂千陨眼中的灵魂之火一抖,身形微微紧绷了起来,淡淡的漆黑真气在他的身子周围萦绕而起。

  “宇王这是何意?老朽虽然重伤……但是任务已经完美完成了,宇王不至于来一个过河拆桥吧?”

  宇王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是啊,你任务完成了,但是也给我留下了一个大麻烦?难道你不知道?”

  “我只需要你毁了那紫参凤鸡汤,太子的人你杀了就毁尸灭迹别留下一点痕迹,但是……你为何去招惹那神秘小店?”宇王的语气陡然变得冷冽了起来,整个人也是从椅子上站起,挺拔的身躯上陡然释放出一股威压。

  这是一股身居高位的威压,朝着那魂千陨压迫而去。

  魂千陨心中一叹,宇王毕竟是宇王,不愧是长风大帝的儿子,虽然实力不及自己,但是威压却是丝毫不弱……

  不过魂千陨其实也没有太过担心,宇王如今还未必敢和他魂宗撕破脸皮,所以宇王未必敢杀他。

  果然,宇王的威压很快便是消散,淡漠的扫了那魂千陨一眼。

  “这一次本王就饶了你,所谓事不过三,下一次的任务再搞砸,那就不是滚回魂宗那么简单了。”宇王负手而立,淡然道,他的身上一股真气缠绕而出,几乎连空气都是要被压塌。

  魂千陨深吸了一口气,宇王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五品战王的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是能够达到六品战皇……

  魂千陨退去,大殿之中只留下了宇王一人。

  他抬起手,一团真气萦绕悬浮,尔后陡然被他捏碎……

  “我亲爱的大哥,你现在一定在为发现我的破绽而沾沾自喜吧,但是……这又怎样?父皇若真要处决我,那我这做儿子的也只好……反抗了。”

  ……

  肖蒙从天玄门中走出,回头望了一眼巍峨的大雄殿,无奈的叹了口气。

  狂放不羁如你长风大帝最终也是败给了岁月,征战宗门百余年,最终自己的儿子却是勾结宗门来打碎他最后苟延残喘的希望……实在是有些讽刺。

  “不成至尊终究还只是凡人……”肖蒙面容肃然,刀眉紧皱而起,轻叹一声,拂袖离去。

  大雄殿中,苍老的皇帝坐在龙椅之上,不断的咳嗽,气息愈加的萎靡,脸上仿佛浮现出了一抹死气。

  连福满脸担忧的望着皇帝,脸上也是充满了悲怆。

  “陛下……要不老奴再叫御医来看看吧。”连福道。

  皇帝摆了摆手,目光都是有些浑浊,但是霸气仍旧不落分毫。

  “朕毕生的心愿便是横扫宗门,让帝国安宁,宗门的存在终究是个隐患。”皇帝沙哑的说道,语气听不出喜悲,“如今朕的好儿子为了皇位居然是勾结宗门,这是不是十分的讽刺?”

  “朕感觉老脸火辣辣的疼啊。”

  连福没有说话,恭敬的站在一边,面色肃然。

  皇帝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轻笑了起来,沙哑的笑声回荡在皇宫大雄殿。

  “朕可是长风大帝,横扫数百宗门的大帝,就算是迟暮,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这般打脸,做儿子就该给父亲该有的敬畏……他很快就会明白的。”

  淡淡的声音带着几分狂霸几分自信,回荡在大雄殿中,尔后逐渐的消散。

  连福脸上愈加的恭敬,弓着身子,目送皇帝的背影消失。

  ……

  第二日,清晨。

  步方照常开店营业,不过今天是他得跟小艺说一下暂停营业两天的事情,省的到时候这丫头傻乎乎的跑过来,吃了个闭门羹。

  金胖子等人浩荡而来,使得清冷的小店多了一些人气,金胖子眼尖,发现了新菜红烧肉,顿时眼睛都亮了。

  “步老板,这新菜有点贵啊……居然需要一百元晶,这真的不便宜了。”红烧肉的标价让金胖子的热情稍微浇灭了一些,毕竟他虽然土豪,但是……一天几百元晶,就算是土豪也要肉疼。

  “新菜,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我。”步方面无表情的说道。

  金胖子眯着眼看了步方好久,最终才拍案点了这道红烧肉,步方嘴角一翘,转身进入了厨房。

  当他端着香气四溢的红烧肉走出厨房的时候,小艺已经来到了小店。

  而门口,一道苍老的熟悉身影也是缓缓的踏入店内。

  “步老板,你这匾额的字可不如朕的提字啊。”老者轻笑着说道。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