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谁在用绣花针捅你家狗爷?!【求推荐票】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轰轰!

  黑气宛若从地底蒸腾而起的黑雾,瞬间便是将整个阵法都是笼罩了起来,可怕的肃杀之气弥漫在了小巷之中。

  五位战王满脸凝重的将端着紫参凤鸡汤的许士围在了中间,他们这一次的任务是保护这灵药膳,所以他们必须全神贯注的保护端着灵药膳的许士。

  漫天的黑气在逆向旋转的两个黑轮阵法的引导下逐渐的在他们的上方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虚影,这虚影带来了十分可怕的气息。

  “这是冥王裂魂阵!是域外魂宗的秘密阵法……为何这阵法会出现在这儿?!”许士眼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眸猛地一缩,望向了远处,在那儿,一道道裹着黑袍的身影浮现。

  “魂宗之人?!你们是要来毁这灵药膳?”许士厉声喝道。

  “动手吧,别和他废话了,记住不留活口……我们的身份不能泄露。”沙哑的声音响起,仿佛砂石在磨砺一般的刺耳。

  刷刷刷!

  裹在黑袍中的身影没有说话,纷纷爆射而出,站在了每个阵法的一角,将许士等人完全的包围在了阵法之中。

  眼眸之中仿佛有两团灵魂之火在跳动的魂千陨佝偻着背缓缓走出。

  许士此刻的一颗心已经是彻底的沉入了谷底,他就算在怎么小心翼翼还是着了宇王的道。

  许士一直以为宇王就算在怎么疯狂,顶多也就派一些强大的刺客来毁坏这灵药膳,但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宇王居然是直接勾结了宗门高手!

  宗门强者能够和朝廷抗争这么多年,正是因为他们那些神秘的手段和底蕴,强行在长风大帝一年又一年的不断冲击下坚持了下来。

  宗门不好惹,他们很强,任何一个帝国修士都很清楚这一点。

  阵法……正是这些宗门擅于使用的一种手段。

  “宇王居然敢勾结宗门强者……他就不怕被陛下知道么?!”许士咬着牙,气愤的吼道。

  魂千陨轻轻的咦了一声,视线落在了许士的身上,带着沙哑的声音笑了:“皇帝如何能够知道?抹杀了你们……天不知,地不知。”

  许士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些宗门高手已经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引动真气,顿时许士等人头顶的黑色虚影便是朝着他们拍下。

  一道完全由黑气汇聚而成的巨大手掌,狠狠的拍向许士,能量波动十分的剧烈。

  “挡住!”许士目眦欲裂,怒吼了一声。

  一位战王长啸一声,浑身的真气几乎化作了实质,整个人拔地而起,对着那手掌便是全力轰出了一招。

  然而这声势浩大的战王一击,却是宛若蜉蝣撼树一般的根本未曾给那手掌带来丝毫的伤害。

  砰!

  一声巨响,那位战王直接被狠狠地拍在了地上,地面都是发出了剧烈的震颤,尔后龟裂了开来……

  那位战王浑身的真气都是溃散,整个人居然在这一掌之下被活生生拍死!

  许士的心陡然一凉,这阵法之威果然强悍无比。

  魂千陨淡淡一笑,伸出了干枯的手指,猛地指向了许士,冰冷道:“他们……都得死。”

  ……

  太子盘坐在太子宫殿之中,闭着眼眸,想要静下心安静的修炼,可是修炼了一会儿,他还是无奈的睁开了眼睛,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呼……不知道许士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这眼皮一直跳,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太子皱起了眉头,站起身,望向了窗外。

  本以为让步老板烹煮一份紫参凤鸡汤献给父皇是一妙招,然而没有想到却是被宇王略施手段变成了坑自己的烂招。

  太子也是有些无奈,不由的有些后悔,他现在是进退两难,只期望许士能够安全的将那紫参凤鸡汤带回来,这样才会让他不至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宇王府。

  宇王手中拽着一把的元晶粉末站在了鱼池之前,惬意的喂着鱼,看着鱼池中的鱼儿在不断的为了争夺元晶粉末而厮杀,他的嘴角的弧度却是越来越冰寒。

  ……

  一股略微的压抑感让缩躺在椅子上的步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门口,朝着小巷口望去。

  只见一个巨大的人形虚影挡住了小巷口。

  “那里是在干嘛,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子会妨碍我做生意?”步方皱起眉头,心中有些不高兴。

  本来小店的位置就偏僻了,这群人还偏偏在小巷口搞事,这是存心跟他步方过不去么?

  欧阳小艺也是好奇的探出脑袋看着那巍峨磅礴的巨大虚影,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震撼。

  “臭老板,他们在干什么?”小艺好奇的问道。

  “他们在搞事。”步方拍了拍小艺的脑袋,淡淡的说道,他刚说完,眼眸便是一眯,只见那巨大的虚影陡然发生了一声爆炸,尔后一道身影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朝着小店的方向疾驰而来。

  “步老板,救我!”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响起。

  许士狼狈的疾驰而来,浑身淌血,他的一只手臂完全的崩碎,血液随着狂奔不断的滴下,但是他另外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抱着滚烫的砂锅。

  砰!许士冲到了步方的面前,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脱,跪在了地上,口中喷血,手臂淌血,颤颤巍巍的抱着砂锅,没让砂锅中的鸡汤流淌出一丝一毫。

  欧阳小艺被许士的惨状给吓的花容失色,赶紧躲在了步方的身后,怯生生的张望着。

  步方皱着眉头,看了远处那开始缓缓的朝着小巷中移动而来的虚影一眼,在看看跪在地上浑身浴血的许士,心中忽然不知道为何涌现出了一股愤怒。

  “居然敢把我的食客打成这样?!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挑衅方方小店!”步方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声音很森冷。

  “步……步老板……紫参凤鸡汤……不能毁!”许士颤颤兢兢的将滚烫的砂锅递向步方,那眼中带着一丝哀求和无奈。

  一股黑气陡然从他的体内涌出,瞬间覆盖住许士的肌肤,七窍之中都是有黑烟在冒腾而出。

  步方眼眸一凝,他感受到了许士眼中的一抹哀求,不由的打算接过那紫参凤鸡汤。

  然而……一道黑色的长矛陡然爆射而来,几乎突破了音速,直接将那砂锅洞穿。

  哐当一声,砂锅破碎,这一刹那似乎在步方和许士眼前静止。

  长矛的洞穿了砂锅,去势不减,居然直接朝着那趴在地上的小黑砸去,尔后刺在了小黑那熟睡中的狗头之上。

  嘭的一声……长矛溃散,而小黑也是睁开了惺忪的狗眼。

  尼玛……谁用绣花针捅你狗爷?!给狗爷我站出来!

  小黑疑惑的四处张望,尔后狗眼锁定在了那远处的虚影之上。

  许士呆呆的看着那砂锅破碎,紫参凤鸡汤洒了一地,晶莹如果冻般的鸡肉滚落在了地上……

  一声长叹,许士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七窍冒烟……整个人的灵魂被焚烧干净。

  “你就是这神秘小店的老板吧……”一道裹在黑袍中的身影走了过来,他的身后是那由巨大阵法操控的冥王虚影。

  “他是你杀的?汤是你毁的?”步方面无表情,冷冷的扭过脑袋,望着那黑袍人,说道。

  魂千陨灵魂之火般的眼眸轻轻跳动,沙哑的声音轻笑了起来:“都说你这小店神秘无比,连肖蒙这七品战圣都能击退,本座这冥王裂魂阵的威力不次于七品战圣,倒是要来试试你这小店的深浅……祭奠一下我那死去的两个小家伙。”

  步方皱了皱眉眉头,瞥了那魂千陨一眼,冰冷的开口道:“我问你人是不是你杀的,汤是不是你毁的……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不知死活!在我冥王裂魂阵之下还敢这般嚣张!人是我杀的,汤是我毁的又如何?”魂千陨也是有些动气了,身上的真气陡然涌出,使得那冥王需要凝实了一分。

  小黑懒懒的从地上爬起来,望了那冥王虚影一眼,狗眼一翻,甩了个白眼。

  “就算冥王真的从冥墟中爬出来,本狗爷都不怕,你整个山寨货在这儿装啥玩意?”温和的好听暖男声顿时从小黑口中传出,萦绕在小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