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陛下命杂家来打包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穿上棉。

  下了几场秋雨,帝都的气温逐渐降低,秋风也开始向冰冷刺骨的寒风转化,步方大清早起来,冷的都不想出被窝。

  洗漱完毕,裹着一件厚实的外套,步方打开了门板,寒风飞速的挤了进来,顺着脖子窝钻入后背,顿时感到一阵透心凉意。

  步方搓了搓手,轻吸了一口凉气。

  看了一眼那趴在地上的小黑,步方撇了撇嘴,这懒狗……还是成天就知道睡觉,怎么一点身为至尊灵兽的觉悟都没有呢?它难道不应该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口,以此来提高小店的逼格么?

  “小子,本狗爷要吃醉排骨。”小黑张开惺忪的狗眼,慵懒的对着步方说道,它的声音不算很苍老,有种暖男的气息,充满了磁性……

  步方眉毛一挑,“你这懒狗,白吃白喝的还点起菜来了啊?”

  小黑狗眼一翻,不理会步方,狗头一埋,就那般趴在了地上,意思很明显,你爱煮不煮。

  步方好气……这个懒狗,居然敢无视他,它就不怕他往那醉排骨中添加一大勺的深渊辣椒酱么?辣到你这懒狗欲生欲死。

  步方扭头走回了厨房之中,虽然他嘴上说不想帮小黑做醉排骨,但是昨天小黑的出手毕竟是帮了大忙,所以步方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他这次的要求吧。

  从冰箱之中取出了烹煮醉排骨所需要的一些主要食材,奔云猪的里脊骨肉,以及一些淀粉和调制的酱汁。

  步方将里脊骨肉摆放在木质案板上,手往前一挥,顿时一把闪烁着寒芒的菜刀便是在他的手中旋转起来,耍了几个刀花,步方飞速的将菜刀背拍在了里脊骨肉上。

  先将肉拍的松散一些,这样剁肉会比较好剁,练习了这么多天的流星刀工,步方的刀工也是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几乎只见一道刀光,菜刀便是狠狠的剁在了里脊肉上。

  第一次烹煮醉排骨的时候,步方剁这肉还感到十分的吃力,如今随着他刀工的进步,这剁肉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将一块块灵气饱满的奔云猪里脊骨肉剁成块,放入刚刚调好的淀粉浆内,使得每一块肉都是被淀粉包裹住。

  倒了半锅油,等待油温升到刚刚冒腾起的热气会有些烫手的时候,便是将包裹着淀粉浆的肉块放入其中。

  滋滋滋!

  油锅中的肉块在翻滚,香气从中飘荡而出。

  等到所有的肉块都是煎炸好了之后,方到一个大碗内,调试好桔红色的醉汁,一起轻拌好,最后装盘。

  “小黑,吃饭了。”端着醉排骨,步方走出了厨房,轻声道。

  小黑的半眯着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狗鼻子不断的耸动着,吐着舌头,迫不及待的望着那步方手中的醉排骨。

  将醉排骨摆在了小黑的面前,小黑便是摇着尾巴,怼着碗开始大吃特吃。

  步方嘴角一扯,摸了摸小黑柔顺的不沾染丝毫尘埃的毛发,站起身,拉了条椅子坐在了小店门口,悠闲的晒起太阳。

  虽然小店内昨日发生了帝国顶尖强者的大战,但是对于步方而言,日子还是没什么大变化。

  深秋的太阳照射下的阳光更加的温暖和舒适,衣料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的一股清香让人迷醉。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远处,金胖子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带头的金胖子一瘸一拐,胖脸上更是微微肿起。

  “早上好啊步老板,晒太阳呐,好有闲情。”金胖子跟步方打了个招呼。

  步方点了点头,疑惑的盯着他,道:“你的脸怎么肿起来了?你本来就很胖,不用打肿脸的。”

  “步老板……咱还能不能好好聊天,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说起脸上的伤势,金胖子就两眼的哀怨。

  “你那海蛎包,味道太香……”金胖子将昨日刑场之上所发生的一切和步方说了一遍,让步方微微有些发楞……

  原来昨日海蛎包的第一次亮相就搞的那么惊艳啊。

  “你做出那么没人性的事情,那他怎么没有把你打死呢……”步方站起身,松了松筋骨,淡淡道,尔后朝着厨房走去。

  金胖子这哭笑不得,这步老板居然也学会埋汰人了,“步老板,今天吃的和平时一样啊。”

  步方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不一会儿,厨房中便是飘出了浓郁的菜香。

  欧阳小艺蹦蹦蹦跳跳而来,今天她心情不错。

  “哟,老金,你这是打肿脸充啥玩意?”欧阳小艺一进店便是看到了老金那凄惨模样,顿时不怀好意的大笑起来。

  金胖子顿时苦笑不已,在欧阳小艺的不断追问下,又是将海蛎包的故事重新说了一遍。

  “那海蛎包那么好吃么?那等会儿要叫臭老板煮一份,我带回去给爹娘和爷爷尝一尝。”欧阳小艺心中想道。

  “小艺,端菜。”步方听到店中传来大笑声便是知道小艺来了,于是淡淡的喊道。

  “哎~”欧阳小艺屁颠屁颠的跑到窗口将金胖子等人点的菜品端了过去。

  金胖子等人吃的满意了之后,便是纷纷结账离去,临走前自然都是每人一份海蛎包。

  姬成雪身穿一袭白袍优雅而来,他几乎是小店的常客,脸上常常挂着温和的笑意。

  “殿下哥哥要吃什么?”欧阳小艺问道。

  “来一份酒糟鱼,一坛冰心玉壶酒吧。”姬成雪轻笑。

  不一会儿,菜品便是端了上来,姬成雪惬意的自斟自饮,吃着酒糟鱼肉,喝着冰心玉壶酒。

  小巷门口,一道倾长的白发身影扭着腰肢而来。

  “哎哟,我的小心脏,你这狗怎么还呆在这儿啊!好歹也是至尊灵兽,能表现出至尊灵兽的霸气么?”

  连福今日身穿便服,白发挽起,用一个青铜发冠束起,面容白净。他看到小黑便是心里直发憷,兰花指一捏,哼哼道。

  小黑才懒得理这死太监,怼着醉排骨满脸享受的慢慢啃着,香味四溢。

  “嗯哼~还……还真香。”连福晃了晃兰花指,嘟囔了一句。

  小黑身形一顿,警惕的扫了那死太监一眼,身形一转,将屁股对着那连福,继续啃它的醉排骨去了。

  稀罕!连福那个气啊,搞得跟本总管要和一只狗抢吃的似的。

  哼!傲娇的哼了一声,连福扭着腰肢踏入了步方的小店,他今日来,不是为了闹事,也不是为了来抓捕谁,而是单纯的为了来买菜。

  皇帝陛下昨日给他下了圣旨,让他今日将小店中的所有菜品都是打包回去让皇帝尝一尝,如果味道可以的话,就将步方也是招揽进皇宫。

  “一个旮旯小巷中的小厨子罢了,难道还比得上皇宫御膳房的大厨么?”对于今天的任务,连福心中是不在意的。

  “哎哟~三皇子殿下,您怎么在这儿呀,哎哟,这不是咱欧阳将军的小公主么?”一进入小店,连福便是看到了坐在位子上喝酒吃肉的姬成雪,以及不远处俏生生的欧阳小艺,眼睛顿时一亮。

  “恩?连公公,今日……怎会出现在这儿?”姬成雪微微有些诧异,连福可是父皇的贴身太监,今天居然跑到了小店里来,实属奇怪。

  “殿下有所不知啊,陛下命杂家将小店的所有菜品打包带回宫,杂家这不就来了么?圣命难违呀。”

  “恩……额?打包?”姬成雪点点头,面色古怪的看着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