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会说人话的小黑【求推荐票】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肖岳脸上的笑容凝固,尔后缓缓的褪去,他深深的看着步方,从步方那淡漠的眼神中,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

  步方淡淡的瞥了肖岳一眼后,重新的扭过脑袋,望向了小巷中目瞪口呆的一群人。

  魂千断压下了心中的震惊,看着脸色逐渐变得有些阴沉的肖岳,不由的眯了眯眼,难得看到裂心剑王肖岳在人面前吃瘪,莫名的有些畅快……

  “我承认……我看走眼了,但是你真的觉得凭这傀儡能够挡住肖蒙和连太监的联手?”魂千断理性下来后,撇嘴道,肖蒙和连福,那可是清风帝国最强的两个人,岂是区区一具傀儡能够抵挡住的。

  “难道你觉得我肖岳会在这个小店中躲一辈子?”冷冷的扫了魂千断一眼,肖岳嘴角微翘,道。

  魂千断眼眸一缩,果然……肖岳就是肖岳,他恐怕早就想想好了退路,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魂宗弟子打乱了计划,可能一切走向都会如肖岳计算的那般完美进行吧。

  ……

  “果然是有些门道,难怪能够让肖将军驻足不前。”连福兰花指一捏,冷笑了起来,他的眼睛打量着小白,颇有些好奇,“这铁疙瘩倒是有些厉害,居然能一招打退五位战王。”

  欧阳纵横也是眼睛一瞪,没有想到小艺和他说的都是真的,这傀儡,还真是强悍,甚至比起他都要强悍不少。

  欧阳小艺拉了拉欧阳纵横的铠甲,俏生生的说道:“爹,咱别跟小白动手好不好,臭老板虽然古板了一点,但是人还是很不错的。”

  “哎~乖女儿,爹都听你的。”欧阳纵横眯着眼,脸上堆着笑,摸了摸欧阳小艺的脑袋。

  鬼才上去和那傀儡打呢……五位战王都一招被横扫,他不过六品战皇,这上去感觉也是被横扫的命,这傀儡还是留给那死太监和老肖来吧,免得上去丢人。

  心中这般想着,欧阳纵横脸上的宠溺更甚一分,“闺女说啥就是啥,爹不动手。”

  “步老板,难道你真的要庇护那宗门罪犯么?”肖蒙沉声道,声音严肃无比,如果步方真的执意要庇护那肖岳,那他也只好硬闯了。

  “谈不上庇护,你们也可以进来,但是不允许在小店内打斗……”步方面无表情的回答。

  “哎哟,别以为有一具傀儡在你就无法无天了,杂家倒是要看看,你除了这傀儡还有何手段!”连福尖锐的声音在小巷之中回荡,澎湃的真气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

  “肖将军,缠住那傀儡,待杂家将那宗门孽畜逮出来!”

  一捏兰花指,拂尘三千丈。

  身如青烟,迅捷无比,连福率先动手,甩动拂尘朝着小白便是轰去,万千拂尘陡然缠绕而出,在真气的充盈下,变得宛若钢针。

  肖蒙面色一变,无奈之下,只好出手,铠甲轰然碰撞,发出了铿锵之声。

  肖蒙缠住了小白,连福躲开了小白的纠缠,目标直指小店之内的肖岳和魂千断。

  肖岳和魂千断的面色猛地一变,最糟糕的一种情况果然出现了,小白再强,可毕竟也只是一具战圣级别的傀儡,一个肖蒙足以纠缠住,而剩下的一位战圣连太监,便是能够腾出手来对付他们。

  步方双手抱胸,淡淡的看着疾驰而入的连太监,他的面色不为所动,没有任何的动作。

  肖岳心中一沉,他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他好不容易修炼到如今这个实力,怎么能够被连太监抓走!一旦被朝廷抓走,他裂心剑王必死无疑。

  魂千断眼中也满是绝望,他们本来就已经是重伤,如何是全盛状态下的连太监的对手?

  难道这一次真的要死在这儿了么?好不甘心啊!

  连福的拂尘变得锋锐如刀,直指肖岳,那可怕的锋锐真气,搅动四周,几乎要将一切都是轰碎。

  “我不能就这样死!不能死!”肖岳眼睛猛地化作通红,英俊的面孔都是变得扭曲了起来。

  他最后看了一眼步方,步方无动于衷。

  该死!

  果然一切都需要靠自己!肖岳爆吼了一声,尔后猛地张开了嘴,喉头之中似乎有璀璨的光芒绽放而出。

  一道磅礴的剑气在小店内骤然升起,那可怕的剑意似乎要切割空间,要穿透整个小店。

  轰!

  肖岳含于口中的一道夺命剑气和连太监的攻击碰撞在了一起,顿时爆发出了惊天的波动……

  步方皱了皱眉,感觉到自己身体外陡然出现了一个护罩,这护罩将所有的倾泻能量都是抵挡了下来。

  一股飓风吹出,将小店内弥漫着的烟尘吹散,露出了景象。

  按照刚才两人交手的波动来看,这小店必然是会被毁于一旦的,毕竟是一位六品战皇的拼死一击和七品战圣的全力一击,那余波足以将方圆十里夷为平地。

  小店外的人都是吞了口唾沫,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店内情况。

  小店依旧是小店,一切都完好无损,想象中的分崩离析和毁于一旦并未出现。

  仿佛两人的攻击波动就像是一阵清风拂过一般。

  恩?!什么情况?

  连太监眼眸一缩,发现周围居然一点被破坏的痕迹都没有,眼皮都是一抖。

  肖岳浑身染血,整个人几乎都是化作了血人,他惨笑了起来,眼眸却是越来越亮。

  “我说过……小店内不允许闹事,你们听不懂么?”护罩散去,露出了步方纤尘不染的身形,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肖岳和连福,淡漠开口。

  肖蒙一拳轰退小白,后撤一步,望着小店内的情况,他的内心陡然涌现出了一抹不安。

  这不安的来源……肖蒙心中一跳,扭头看向了那一直趴在角落的大黑狗。

  此刻……这大黑狗居然已经站起来了!

  “恩?小黑居然站起来了?”步方简直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看着大黑狗,这只懒狗……居然动了!

  迈着优雅的猫步,小黑来到了连太监的脚下。

  狗眼微抬,慵懒的扫了连太监一眼,连福微微一愣,这是哪里来的……黑狗?

  “去去去……一边玩去!别靠近杂家!”连福嫌恶的捂着鼻子,不断的挥动着手,驱赶小黑,他最讨厌的就是狗了!

  小黑的狗眼一翻,本狗爷还最讨厌太监呢!

  鄙夷的扫了那太监一眼,小黑迈着猫步来到了步方的身侧。

  “他说过别在小店内闹事……难道你们听不懂?”

  小黑扭过脑袋,视线落在了肖岳和连福的身上,狗嘴一张,居然是吐出了一句人话。

  步方愣了愣,尔后跟见鬼了一样跳起,瞪着小黑。

  “我去……你这懒狗,居然会说人话?”

  小黑瞥了步方一眼,懒得理会他,扭头看向了三人,淡漠的暖男声音再度响起:“借用那铁疙瘩的一句话……闹事者,扒衣以示众。”

  连福一愣,肖岳一愣,魂千断也是一呆……

  尔后在他的眼中,那只温驯慵懒的大黑狗猛地张开了嘴巴,那嘴巴越张越大,最后几乎化作了一个血盆大口。

  “汪!!!”

  一声狗吠如上古凶兽的愤怒咆哮,无可抵御的狂风从狗嘴中呼啸而出。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