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个海蛎包引发的骚乱【求推荐票】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巍峨的皇宫围墙之外,高耸的宫廷入口大门之前。

  漫漫长队排列着,这些排着队伍的人都是帝都之中的有名之士,带着各自的随从,等待进入皇宫之内的天玄门。

  宫廷入口之前有着一位位穿戴着铠甲的守卫在守护,每一位进入其中的人都是要经过审查。

  这一次皇帝陛下下令斩杀丧魂殿的宗门犯人,也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在帝都掀起了轩然大波,不仅仅是朝廷众官没有想到,就连塞外宗门的高手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金胖子等人浩浩荡荡而来,他们并不是朝廷命官,所以没有权限走后门进入,只好安安稳稳的排队。

  不过他们的运气很好,刚刚排上队伍,便是等到了第一波放行,于是顺着人流,金胖子拿着海蛎包进入了天玄门之内。

  天玄门广场是皇宫专门建立的广场,面积广阔,许多重大仪式和事件都是会在这儿举行,比如一些皇室祭天等等。

  而今日的天玄门,气氛变得十分的肃杀,一座行刑台摆在那正中央,周围围了一圈的守卫,挡住那些进来观看的观众们。

  行刑台上,一张檀木审判桌,两张高椅摆着,肖蒙身穿一身铠甲,笔挺着腰坐在高椅上,红袍披风迎风而荡,如鲜血一般的翻滚着波浪。

  欧阳纵横也身穿铠甲,长发用一根黑色绒绳捆绑,额前两道刘海随风飘扬,目光肃穆,面容冰冷。

  两人如雕塑一般的坐在高椅之上,任秋风萧瑟,面容都是那般的肃杀。

  欧阳纵横忽然抬头望了一眼天穹,云层在秋风的吹动下,缓缓而动,但却是未曾遮挡住努力释放光辉的烈日。

  “时辰到,带犯人入刑台。”

  欧阳纵横面容肃穆,淡漠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玄门,让喧嚣的观众们闭上了叽叽喳喳的嘴巴,凝重的看着行刑台。

  锁链碰撞的声音响起,远处,守卫门带着六位披头散发,穿着囚服的身影阑珊踱步而来,他们的手脚都是被冰冷的锁链缠绕。

  ……

  金胖子扒开了包裹的竹叶,金黄稍烫的海蛎包便是暴露了出来,浓厚香味飘散而出,飘散到了周围,引得周围的观众都是猛地耸动着鼻子。

  金胖子迷醉的闻了闻,咧开嘴,脸上的肥肉因为高兴而微微哆嗦。

  “步老板出品,必属精品,这海蛎包这么香,想来味道绝对不差。”金胖子心中呢喃了一句,尔后便是张开嘴,咬下了一口。

  咔咔!清脆的声音响起,入口的酥脆让金胖子眼眸猛地瞪大,那酥脆之下便是萝卜丝的软嫩和汁水,涌入口中,顿时难以形容的香气覆盖住了他的口腔,甚至从他的鼻孔中冲出。

  “哦~~我的天!好吃啊!”金胖子沉醉了,又是咬了一口,这一咬,咬出了肉,香味骤然提升了一个层次。

  咕噜!

  或许连金胖子自己都是没有想到,他这两口咬下,直接使得海蛎包的浓郁香味扩散了开来,那浓香如丝绸拂过,在秋风的帮助下不断的飘荡。

  胖子军的其他人也是忍不住了,也都是扒拉出了海蛎包,纷纷下口,顿时一连串的“咔擦”声响起,缭绕在天玄门的一角。

  一道香味迸发或许不够浓,但是十多道香味同时迸发,并在秋风的推动下,那便是可以化作一阵浪潮,汹涌而过。

  海蛎包的香味就是一枚香味炸弹,十多个炸弹同时爆炸,顿时整个天玄门都是炸开了锅。

  “我去?!这味道……谁在刑场特么的放毒?!”

  “好香!真的好香!怎么能够这么香?!”

  “有没有人性!这种地方是吃美味的地方么?我只想说……给我也来一份!”

  ……

  天玄门彻底的乱套,所有人都是不断的寻找味道传来的位置,他们从未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

  守卫们赶紧加重守卫的力度,不过闻着这香味,他们也是忍不住咽口水,这味道就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瞬间侵入他们的骨髓之中。

  “咔叽咔叽……”金胖子又是咬了一口海蛎包,顿时吃到了肥美的海蛎,整个人都是要陶醉了,张着嘴哈着气,香味喷涌。

  “你给我滚开!别在我面前吃……”一道低沉的声音在金胖子的耳畔响起,那冰冷的声音仿佛从九幽中渗透出的一般。

  金胖子一愣,扭头一看,便是看到了一个长的有些丑陋的男子,那男子正吞咽着口水,视线仿佛寒锋一般注视着他。

  “你谁啊,我吃东西碍着你了?我就吃了,你能拿我咋地?”金胖子咬了一口海蛎包,嗤鼻道。

  那面相丑陋的男子恶狠狠的盯了金胖子一眼,拳头猛地捏紧,似乎要直接砸在金胖子那欠揍的脸上。

  不过男子想到等会儿宗门的计划,便是强压住了心中的怒火,冷冷的扫了金胖子一眼,道:“死胖子,你给我等着!”

  “哟呵!你还威胁我,你金爷我今天就在你面前吃了,你咬我啊!”金胖子哟呵了一声,一口将海蛎包剩下的吞下,又是从竹叶中拿出了第二个海蛎包在那男子面前晃悠了一下。

  那男子深吸了一口气,拳头之上青筋都是毕露。

  此时,刑台之上,六位犯人已经全部跪伏,低垂着脑袋,每一个犯人旁边都是站立着一位人高马大的头绑血色布巾的刽子手,他们面容粗犷,气息强悍,每个人的气息都是达到了四品战灵级别。

  周遭的人群再度安静了下来,因为天玄门的气温似乎在一刹那便是冷冽了许多,杀气瞬间从那刑台中间爆发。

  肖蒙抬头扫了一眼烈阳,尔后随手一挥,顿时审判桌上的一块由黑铁打造的刻着斩字的令牌顿时漂浮了起来。

  就在他准备将斩字令牌抛下的时候,他的心神顿时一动,疑惑的看向了那人群方向。

  “死胖子!啊啊!!我要宰了你!!”

  一道饱含愤怒的撕心裂肺的吼声响起,尔后一道可怕的真气从那位置迸发而出。

  “恩?!魂宗的炼魂真气?!”肖蒙眼眸一眯,顿时精芒一闪,轻声呢喃。

  随着这道真气的迸发,天玄门广场周围的观众之中,一道道的真气冲天而起,带着一道道凛冽的爆喝声。

  这些真气的水平都十分的强悍,每一道都是达到了五品战王级别。

  毫无疑问,宗门高手动手了!

  不过肖蒙和欧阳纵横都是有些奇怪,因为这宗门强者动手的时机有些不对啊……

  嘭嘭嘭!!

  站立在行刑台周围的肖家虎卫精锐纷纷爆射而出,朝着那些气息爆发的位置冲去。

  金胖子满脸煞白的看着那瞬间便是变得宛若巍峨大山一般的丑男人,浑身肥肉都是哆嗦了起来。

  “大哥……咱不闹了……这海蛎包,你吃……”

  “吃?!吃你妹个死胖子!”

  那丑男人此刻内心跟哔了狗一样的难过,当他释放出真气的瞬间便是知道……一切的计划都乱了!

  十大宗门精心策划的劫刑场计划居然毁在了一个……海蛎包之上!

  到底是谁特么的煮出这种天杀的海蛎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