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本宫让你煮,你就煮【求推荐票】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秋风萧瑟中,吹斜了雨。

  小巷口,一道修长身影缓步而来,带着斗笠穿着蓑衣,背负着一柄用破布包裹的长剑,缓步走向小巷中的小店。

  恩?突然身影的身体微微一颤,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小巷中心,不在动弹。

  雨水从天穹洒落,砸在了斗笠之上飞溅开来,冰晶璀璨,一道道雨水汇聚而成的流水顺着蓑衣的衣角流淌而下。

  肖岳的脸被黑色的斗笠纱布遮掩住,看不清表情,察觉不了情绪,他没有在前进,停留在了距离小店几步远的位置,缓缓的取下了背负在身后的破布包裹的长剑。

  “嗡――”

  小巷四周,陡然传出了一道道的破空声响,仿佛是弓弦撕裂空气时发出的尖锐声音。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弩箭从小巷的四面八方陡然爆射而来,划过微微弯曲的弧度,目标直指站在小巷中心的肖岳。

  撕拉!

  一声脆响,包裹着长剑的破布直接破裂,尔后一道璀璨的剑芒从剑身之上迸发,就像是一道划破夜空的流星一般,划过一道弧度。

  澎湃的真气从他的身上涌出,随着剑气扩散开来,将那些密密麻麻的箭矢纷纷斩碎,碎屑伴随着雨水,飘零了一地。

  剑气消散,十几道人影陡然从那小巷墙后走壁而出,每个人的气息都十分的强盛,握着寒锋,冲向肖岳。

  “肖家虎卫啊……真是怀念。”

  肖岳沙哑的呢喃声在风中飘荡,仿佛轻笑了起来,尔后他身体周遭的雨水瞬间被排空,仿佛形成了一个扭曲的区域。

  ……

  肖蒙强压下心中的激动,亲自喂肖烟雨喝了些鸡汤后,他才是舒了一口气,胸口的大石也是终于放下。

  “多谢步老板了。”肖蒙对着步方微微拱手,郑重道。

  步方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恩,你应该谢的。

  突然,步方的脸色一动,听闻到了门外似乎传来了一阵精铁交戈的声音,顿时疑惑的看向了外面,然而这声音很快又停止消失。

  肖蒙的脸色淡然,门外的战斗声他自然是听到了,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仍旧是不紧不慢的喂着肖烟雨鸡汤。

  “步老板,不知道这鸡汤……可否给在下来一份?”姬成雪上前一步,温和的笑起来,对步方道。

  姬成安饶有深意的看了姬成雪一眼也是一步迈出,颇有些激动道:“步老板,给本宫也来一份这……紫参凤鸡汤!”

  这紫参凤鸡汤的功效已经毋庸置疑了,连生命力流失那么严重的肖烟雨都是救了回来,那它的疗养功效绝对很强,父皇年迈苍老,如果能够喝一碗这鸡汤,身体肯定会强上许多,这正是讨好父皇的好东西啊。

  姬成安心中这般想到,他虽然已经被册立为太子,但是他仍旧是不敢放松,宇王对他的位子觊觎已久,并且十分懂得讨好父皇的欢心,他如今已经感受到了危机。

  这一碗鸡汤如果能够献给父皇,绝对会让父皇对自己印象好些。

  姬成雪肯定也是这般想法吧,姬成安扫了自己的三弟一眼,冷冷一笑。

  然而相比于二弟,这三弟确实是没有什么威胁。

  “不好意思,这紫参凤鸡汤为特殊菜品,不对外售卖。”步方对于两人的询问,淡然的回答。

  这紫参凤鸡汤只是系统让他用来救治肖烟雨的,根本就不算在小店的菜品之中。

  “步老板,元晶不是问题……本宫只希望步老板再煮一份鸡汤。”姬成安听了步方的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悦的说道。

  姬成雪听了步方的话就不在询问了,因为他对于步方的脾性很了解,知道再怎么问都是同一个答案。

  步方指了指太子身后的菜谱道:“你看看后面的菜谱,上面没有这道菜,所以……不卖。”

  “哼!你这老板好不知变通,本宫让你去煮,你就去,何来这么多的废话。”姬成安脸色阴沉了下来,一甩袖子,冷冷道。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都知道太子生气了,太子的脾气在帝都中可以说是出了名的暴躁。

  如今这小小的餐馆老板居然惹怒了太子,这下子可就惨了。

  肖家的不少人都是同情的看向了步方,暗自摇头。

  肖蒙和肖小龙倒是不在意,肖蒙很清楚步方这小店有多么的可怕,不说那机械傀儡……单说那只趴在门口的大黑狗,就不是区区一个太子能招惹的。

  哒哒哒。

  小店内的气氛因为太子的一句话,变得肃杀了起来,但是门口传来的清晰脚步声,却是不由的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一道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身影踏入了小店中。

  “步老板,我来取预定的冰心玉壶酒。”沙哑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殷红的鲜血顺着此人握着的长剑流淌而下,滴在了地上,破溅开来。

  “哦,稍等。”步方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尔后转身便是朝着厨房走去。

  “站住!”姬成安眼眸中的阴鸷一闪而逝,这家伙居然敢无视自己?他是谁,他可是当朝太子!岂能容人轻辱?

  一声爆喝,姬成安一手成爪便是对着步方的背影抓去。

  砰!然而,姬成安的一击还未触及步方的身躯便是被肖蒙给拦了下来,肖蒙淡淡的扫了太子一眼,道:“殿下,最好别在这小店中动手,这是微臣给殿下的一个忠告。”

  说完,肖蒙的目光便是转而落在了那斗笠男子的身上,面色变得冰冷了起来。

  “你还真的敢来。”肖蒙森然开口,杀意逐渐的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父亲,你的虎卫还是一样的……废物啊。”肖岳在肖蒙的杀气下,不动如山,沙哑的轻笑,摘下了斗笠,露出了英俊的面容。

  肖岳?!裂心剑王肖岳!

  小店内的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正在气头上的太子都是眼睛一眯。

  一剑弑母,为剑叛父的狠人!

  “烟雨为你而伤,你应该知道此次前来必定是死路一条吧……我以为你逃了。”肖蒙缓缓的迈步,朝着肖岳走去,他走的很慢,但是每走一步,身上的气息都是变得可怕一分。

  一步一怒,七品战圣的可怕威压,轰然覆盖全场。

  “死?父亲,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啊。”肖岳微笑着说道,他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状,可是话语却是放荡不羁,“可惜,如今的我,你留不住呢。”

  留不住?肖蒙停住了步伐,两人之间的距离仅有一寸,两对眸子互相对望。

  肖蒙身上的气息沉重如巍峨山脉,肖岳的气息锋锐如裂天神锋。

  两人的碰撞一触即发。

  就在此刻……

  “喂,你的冰心玉壶酒。”

  一道淡淡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峙。

  众人顿时愕然的望向从厨房中走出,捧着一酒坛的步方。

  这家伙……脑袋抽了么?看不懂此刻的态势?这种时候你特么的提什么酒啊?

  肖蒙和肖岳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步方面无表情的坦然接受两人如刀般的目光,撇嘴道:“提醒你们一句……打架闹事到外面去,否则……扒衣以示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