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他饮琼浆玉液,我品冰心玉壶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沙哑的声音带着丝丝肃杀,就仿佛剑气划过那砂石一般的粗糙。

  火热,迫不及待都可以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

  “酒,当然有。”步方本想酌饮,被此人这么一问,便是放下手中的酒杯点了点头道。

  那人欣喜的踏入小店之中,坐在了桌子前,沙哑的声音继续传出:“那老板,给我来一壶酒。”

  步方“嗯”的回应了一声,面无表情,目光投落在了那菜谱之上,只见小店菜谱上多出了一道。

  “冰心玉壶酒,十五枚元晶一坛。”

  才十五枚元晶啊,还真不算很昂贵,步方一愣,心中也是想开,因为这冰心玉壶酒虽然是好酒,但是所选用的材料并不是什么高级材料,不像蛋炒饭、酒糟鱼那般有五阶灵兽蛋,三阶鱼肉等等灵气食材。

  它唯一的卖点就是那繁重的九酝酒法的酿酒工序,至于材料其实还算普通,所用的米也是上等的灵气米,但也不会比蛋炒饭的灵气珍珠米高级多少。

  “系统,会不会标价太便宜了?”步方默默的问系统。

  “系统标价有根有据,会依菜品所花费的食材、工序、时间等来综合判断,冰心玉壶酒毕竟为凡酒,价格不会太高,相比于用高级食材酿制的果酒,以及灵酒还是差上了不少,十五枚元晶已是极致。”系统认真而严肃的解释道。

  步方点点头,表示明白。

  “冰心玉壶酒,一坛十五元晶。”步方面无表情的对着那坐在小店中的斗笠男子说道。

  “十五元晶?”那男子似乎也是稍稍有些惊讶,一坛酒十五元晶有些夸张啊,不过当他看到那菜谱的时候,沉默了。

  许久之后才是开口:“来一坛,先前入巷口,忽闻浓郁酒香飘来,不由的被吸引,希望老板的酒配得上它的价格。”

  酒香不怕巷子深,步方嘴角微微一翘。

  “我的酒,你不会失望的。”步方很自信的回答,尔后转身入了厨房,从橱柜中取出了一坛冰心玉壶酒。

  这小坛子其实不大,比普通的装酒坛子还要小一圈,步方将酒坛子放在了斗笠男子面前,淡淡道:“你的酒。”

  斗笠男子点点头,缓缓的摘下了黑纱斗笠,露出了神秘的面孔。

  步方稍稍有些惊讶于对方的颜值,因为从对方的轮廓上看,总感觉有几分熟悉。

  和沙哑的声音不同,对方摘下了斗笠,居然是一位翩翩美男子,俊美的容颜,儒雅的气质,眼眸深邃如星辰流转,嘴唇自然微翘,带着一丝邪魅。

  没错!这丫的和那小娘炮肖小龙居然有三四分相似!

  “老板为何这般看我?”男子轻笑,沙哑的问道。

  “只是有些眼熟罢了,你慢用。”步方面无表情,淡淡回答,尔后便是坐了下来,准备自斟自酌那杯美酒。

  男子也不以为意,喉头微微上下滚动了一下,拍开了酒坛子的布盖。

  浓郁酒香瞬间如火山喷发般冲出,涌入他的鼻腔,滑入他的心脾,让他整个人如痴如醉的沉迷于其中。

  将酒倒入步方给他准备的青瓷酒杯中,清澈的酒液如深山清泉一般的甘冽透彻,晶莹无比,不夹丝毫的浑浊。

  “好酒!”男子喜不自制,不由的轻呼,尔后小心的抬起酒杯,缓缓饮尽。

  酒液入喉,瞬间让男子毛孔绽放,气吐如龙,眼眸迸发出精光,难以置信。

  那浓郁酒香,那冰与火般的感觉,让他彻底的沉迷于美酒之中。

  “好酒!比皇宫的琼浆玉液酒都不差分毫!”男子再度赞扬,夸不绝口。

  够烈!够醇!够香!还能引动体内真气涌动,十五枚元晶,物超所值!

  “哈哈!没有想到能遇这种好酒,实乃我的幸运啊!他们在皇宫饮琼浆玉液,我则在此品冰心玉壶,完全不亏。”男子大笑道,再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喉头辛辣,让他的白皙肌肤都是涌上了一抹酡红。

  步方则斯文多了,他的酒量不好,所以只取了一小杯,轻酌轻饮,颇有几分惬意。

  “老板,可有下酒菜?”男子一杯酒尽,望向轻酌美酒的步方道。

  “没有。”步方淡淡道。

  男子顿时浮现出几许遗憾,不过很快便是消失了,再度沉醉在了美酒之中。

  “老板为何今日还会开业,未曾去城中看凯旋的肖蒙将军?”男子几盏酒下肚,话题也开了,对着步方问道。

  “他凯旋,关我何事?”步方平静的回答。

  男子顿时被一滞,尔后哈哈大笑,似乎十分的开怀。

  “老板乃性情中人,在下敬老板一杯。”男子大笑,一口饮尽一杯酒。

  步方面无表情,依旧悠然自得的轻酌着酒杯。

  有人曾说,喝酒分两种喝法,一种是单纯的喝酒,将酒倒入口中,品味酒的香醇。

  另一种喝法,喝的则不是酒,是情绪,喜怒哀乐下喝酒,都能喝出不同的感觉来,这才是真正的懂酒之人。

  喜时喝酒,欢欣雀跃;怒时喝酒,不怒自威;哀时喝酒,愁情满腹;乐时喝酒,杯盏难停。

  “是啊,他凯旋关尔等何事?再怎么光荣也不过是手中沾染满鲜血的刽子手,也不过是姬长风手中的一把利刃。”男子突然情绪低落,一杯杯的飞速喝酒,愁情满怀。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步方眨巴着眼睛,小口的酌着美酒,想道。

  男子接下来几乎不怎么说话,不断的倒酒喝酒,一坛子冰心玉壶酒很快便是倒尽了,而男子也初现醉态,眼眸朦胧不已。

  一坛冰心玉壶酒,那酒劲步方难以想象,普通的酒,步方可能能喝半坛子,但是这冰心玉壶酒,步方最多三杯。

  可这男子一坛子全部喝完,也只是初现醉态,酒量着实惊人。

  “老板,没酒了!再来一坛。”男子皱眉道。

  “一人仅限一坛。”步方也喝完了杯中酒,脸色略微酡红,淡淡而道。

  男子一拍桌子,轻轻打了个酒嗝,数十块晶莹的元晶躺在桌上,“老板,元晶不是问题,再给我来一坛。”

  “小店规矩,一人一坛。”步方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回道。

  男子皱眉,突然手一拍桌子,顿时那柄包裹在破布中的长剑悍然出鞘。

  剑吟之声响彻不绝,如龙般回荡在整个小店之中。

  男子单手握剑,泛着冷意的剑锋定在步方鼻尖一寸处,步方甚至都能够感受到那剑尖传来的寒意。

  淡淡的鸡皮疙瘩瞬间覆盖了步方的全身,然而他依旧面无表情。

  “你可知道我是谁?敢不给我提供酒?”男子戏谑的笑道。

  “我管你是谁?你要闹事?”步方淡淡道,就算剑锋离他仅有一寸也不为所动。

  男子注视了步方许久,收起了长剑,破布包裹起来,肆虐在小店中的剑气风华收敛,古朴无尘。

  “老板真是个奇特之人,这里是三十枚元晶,我预定了明日的冰心玉壶酒了。”男子笑道,尔后重新带上了斗笠,背负长剑,转身出门。

  到门口,淡淡道:“老板真不知我是谁?”

  “不知,也不必知,入我店者,皆为客,只要不闹事,我都欢迎。”步方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好!我剑虚阁肖岳认你这个朋友了!”男子大笑了起来,身影顿时踏出了店门,消失在了秋意之中。

  肖岳?姓肖啊……步方沉吟,不过他撇了撇嘴,嘟囔道:“自恋的家伙,谁认你是朋友了。”

  而这句话嘟囔完,步方的脑海中突然传出了系统的提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