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冰心玉壶酒开坛【求推荐票】

异世界的美食家 +A -A

  帝都京城主干道之上。

  穿戴着铠甲的士兵开道,挡住街道两旁观望的民众,周遭围观的民众密密麻麻,人头攒动,人声鼎沸,那喧嚣声似乎要将整个帝都都是掀翻。

  万众都是瞩目,好奇和期待的望着城门口。

  秋风凛冽,卷起的枯叶在帝都主干道上打着呼哨飚过,从第一队人马入城而来,帝都中的气氛便是充斥着一股肃杀,周遭民众都是鸦雀无声,数百面大旗殷红如血,犹如血海扬波,猎猎飞扬。

  穿着铁甲的军队铿锵行步,一步一步踏下都是带着肃杀的金属声响,回荡在帝都之中。

  士兵之中,带头的是一位骑乘在一匹血棕色的独角壮马背上的带着头盔的中年男子,锋锐的眼神,刀削般的脸庞,给所有人一种威临天下的感觉。

  此人正是清风帝国的第一高手,征伐宗门凯旋而归的血袍大将,肖蒙。

  人马狭长,队伍中押运着六辆精钢打造的囚车,囚车上沾满了鲜红的血迹,刺鼻血腥冲天而起,拉着囚车的是一种壮硕的庞大灵兽,每一步落下,都是导致地面震颤。

  囚车中的犯人低垂着脑袋,气息萎靡,但是他们的身份在塞外都是显赫的足以让人震惊,因为他们正是塞外魔门,丧魂殿的六大殿主,每一位都是有着六品战皇的可怕修为。

  他们每一人都曾经高高在上,挥斥苍穹,但是如今却沦落为了阶下囚。

  车轮在帝都的青石板上碾过的声响不断响彻,民众在经历了最初的沉寂之后,便是爆发了震天的欢呼。

  他们对于凯旋而归的军人总是报以最大的热情,打了胜仗肯定是最好的结果,国力强盛,民众也是会感到自豪,这就是所谓的家国自豪感。

  铁血军队面对民众的欢呼面色不变,纪律严明,井然有序的前行,目标所指,正为巍峨皇宫。

  皇宫之前,天玄门广场,不知何时已经布置起了高台,彩旗插在四周,伴随着秋风而飘扬。

  宫廷侍卫整齐有序的排列,将天玄门四周围起,保证在场的秩序。

  “恭迎肖大将军凯旋而归!”

  军队刚入天玄门,一位太监尖锐的声音伴随着真气便是响彻全城,几乎每个角落都是能够听到,帝都之中再度爆发出了一阵的欢呼。

  高台之上,一位身穿龙袍,头发黑白相间的老者微笑的站立,温和的目光落在了凯旋而归的军队上,不住的点头。

  在老人的身侧不远处,身穿蟒袍的太子姬成安悠然而立,右侧不远便是英武俊逸的宇王姬成宇和三皇子姬成雪。

  高台两侧的文武百官拱手而立,高台下方,肖家诸众欣喜的翘首以盼,望着凯旋军队缓步归来,难以抑制喜悦之情。

  肖蒙摘下头盔,一步步的踏上高台,站在了威严的皇帝面前,单膝跪地,抱拳而道:“臣,不辱圣命,灭丧魂殿过万于众,斩杀丧魂殿三品战狂以上强者数百余人,活捉六大殿主,凯旋而归。”

  “好!好!好!爱卿果为我清风镇国之柱,有你,朕的江山无忧了!”

  皇帝姬长风大笑起来,不吝夸奖。

  很快,一些仪式便是井然有序的进行,所有人都是一丝不苟,完成各自的工作。

  “洗尘仪式结束,众百官移步大雄殿,共进庆功宴。”太监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响彻全城。

  ……

  步方睁开了惺忪的眼睛,今天他醒的比较早,主要是被莫名其妙响起的两声太监嗓给吵醒。

  打了个哈欠,步方洗漱完毕,便是来到了厨房,他先练习了一下每日的厨艺训练,从练习的菜品中留出一份给趴在门口的大黑狗送去。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理都不理他只是怼着瓷碗吃个不停的大黑狗,心中有种哔了狗的感觉,他待这大黑狗还真跟对待大爷一样。

  开了店门,步方伸了一下懒腰,便是拉了一条椅子坐在了门口,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一个时辰过去了……小店之中冷冷清清,没有一位客人,这对于火爆了几天的小店而言有些不可思议。

  今日有些反常啊?为何一位客人都没有?平日里这个时间点金胖子的胖子军应该都已经吃完了美食准备付账了。

  而且,小萝莉欧阳小艺今天也没有准时来上班,这服务员和食客同时搞失踪还是咋地?

  步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起身去了厨房,他忽然想起小艺好像有和他说过今天似乎是那肖什么的凯旋回城,所以她今日请假。

  可是食客为什么都不见了?这才是步方关心的一点。

  其实来步方小店吃饭的都是帝都中有身份的人,今日肖蒙凯旋而归,皇帝陛下设宴大雄殿,邀请了全帝都有名的权贵,金胖子等人都是进宫赴宴去了,自然都不会来步方这里吃饭了。

  捏了捏手指,步方拉开了系统特制的环境模拟橱柜,将其中一个半人高的坛子从中取出,摆放在了厨房中央。

  “三日可成酒,从入橱柜日算起,到现在刚好三日,这‘冰心玉壶酒’应该也好了吧。”步方忽然想起,他还酿了一坛子酒,本来是打算晚上取出的,反正这个白天没人,那就刚好看看这酒吧。

  将系统准备的三个小酒坛子取出,一一摆放在了面前,做好了这些,他便是打算开坛滤酒。

  打开了封盖在半人高酒坛上的布盖子,只是刹那,一股喷薄而出,十分具备冲击力的酒香便是瞬间涌出,扑面而来。

  步方被这酒气一熏,整个人都是微微有些摇晃,脸上浮现了一抹酡红。

  “酒香浓而不刺鼻,烈而不糟心……”步方心中有了评定,微微一喜。

  取出一个系统准备的用竹筒制作的舀勺,步方伸入酒坛,舀了半竹筒酒而出,竹筒碧绿青翠,竹内壁带着淡淡的肉黄,那酒液如清水一般清澈不见丝毫的浑浊。

  不愧是高大上的九酝酒法酿制的酒啊,这仿佛深谷寒潭水一般清澈的酒液,正如那冰心玉壶酒之名,不见丝毫污浊。

  步方凑近了鼻子一闻,浓郁醇厚的酒香便是充斥他的鼻腔,还未入口便是让他口齿生津,整个人都是显得有些迷离。

  将竹筒中的酒液倒入一青瓷酒杯中,摇晃的酒液清澈透明,如琼浆玉液。

  步方迫不及待的举起酒杯,轻酌了一口,酒液入口,覆盖舌苔,瞬间滑入喉咙之中,一股冰凉之意透彻全身,下一刻小腹中便是仿佛燃烧起了一股熊熊烈火一般,当着火焰涌上心头,便是再度浮现一抹冰凉,冰火相交……

  “好酒!”步方啧吧了一下嘴,满脸的享受,他虽然不算很懂酒,但是这酒确实是他迄今品尝过的最好的酒。

  不过好喝虽然好喝,但是这酒的后劲十足,毕竟三日一循环,九日一酝酿,后劲怎么能不大。

  压抑住想要饮酒的冲动,步方将半人高的酒坛中的酒纷纷装入三个小酒坛中,用布盖封好,贴上写着“冰”字的方形红纸,便是大功告成了。

  特意给自己留了一杯酒,将酒坛子放入特制橱柜中,步方便是捧着酒杯,欣喜的走到店中,打算自斟自饮。

  然而,当他刚到小店中,却是发现小店门口站着一位身穿黑袍背负一柄用破布包裹的长剑的黑纱斗笠男子。

  嘶哑的声音从男子口中传出,带着丝丝火热。

  “老板,你这儿有好酒?”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