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局势逆转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被称作非五品下等以上灵兵不可洞穿的黑煞手套,竟然于此时被穿透?

  江诚只觉手掌似都传来剧痛,连退数步翻掌一看,不禁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可以看到约莫半寸的银针。

  还好,针上并没有涂抹磷火剧毒。

  显然黑煞手套的防御还是管用的,尽管被这银针洞穿,却已削弱了暴雨梨花针的大部分穿刺力,最终并未完全洞穿手掌。

  否则若只是凭借一双肉掌去接,即便是大成铁砂掌估计都要被瞬间穿透,届时可能暗器还会余势不减透入体内。

  江诚正待直接拔`出两根银针,却听到一声惨叫响起,数人发出狂怒惊呼。

  “白千池!你这叛徒......”

  江诚心中一惊,眼前这景象局面竟然突变,白千池竟偷袭陈方平,一剑直接洞穿了陈方平的后心。

  再看其他人,张霸已然横尸倒地,眼珠被银针洞穿射爆,血液早已渗了一地。

  同样身死的还有韦博,咽喉处血液流淌,竟是被暗器穿喉。

  赵大千似乎也中了暴雨梨花针,他那丧魂枪法在抵御速度极快又小巧的银针这方面完全不够看,此时半跪在地身上有血液不断流出,彻底已丧失战斗力。

  而温瑾瑜也几乎半废,她一身功夫都在手上。

  撕心爪是强,但她手上戴着的手套却并不强,及不上江诚的黑煞手套。

  方才她以爪功抵挡暗器,却仍旧被直接洞穿了两手,那银针还激射扎进了她的肩膀和左胸。

  也唯有叶孤独稍好一些,他和江诚都是距离鹤云流稍远,暗器激射而来时反应时间充足,以其剑法之快也成功拦截下好几针,唯有一针洞穿了其左肩,倒并非重伤。

  不过现在形势已然不容乐观。

  白千池竟然于此时叛变,一剑直接刺穿了猝不及防的陈方平的心脏。

  陈方平是除却张霸以外在场众人实力最强的一个。

  但刚刚遭遇暴雨梨花针之后已然受伤,又没提防到白千池竟于此时动手,直接便被一剑给稀里糊涂的杀了。

  现在在场众人,有再战之力的就只剩下江诚和叶孤独,其他人死的死残的残,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江诚的脸色十分难看,在场还活着的人全都脸色十分难看。

  白千池和鹤云流却是相视一眼,看着众人露出了讥讽般的笑容。

  “没想到吧?你们这帮蠢货,还真以为我鹤云流会那么傻?逃都逃了不自己独自逃走?还带着韦博这个废物?”

  鹤云流呵呵冷笑,手中寒铁剑闪着逼人的锋芒。

  白千池也在笑,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平淡,没有任何改变,任谁也没料到他竟然是叛徒。

  连梁宽都十分的信任他,但他的确就是叛徒。

  “这是你早就设计好的一个局?你准备那么多厉害的暗器,就是为了引我们来,将我们一打尽全杀了?”

  温瑾瑜美眸冷冽,慢慢后退,拖延着时间,想要恢复一下伤势,更想逼出射`入了体内的银针。

  这暴雨梨花针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每一针都是以特殊的材料打造,射`入体内见血之后便会慢慢柔软下来很难逼出。

  时间长了几乎就与血液融为一体,届时流动间洞穿血管经脉,损人至极。

  鹤云流哈哈大笑,看向温瑾瑜的眼神儿带了一丝光芒,“你说得不错,不过也不是全杀了,你们魔道贼子虽然都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但上天都有好生之德,例如你,若是能侍奉好我,说不定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温瑾瑜面色一变,脸若寒霜,再次后退已然退到了叶孤独的身旁。

  叶孤独却神色微冷,手握在剑,闪身退到一旁。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想要保护一个累赘,即便爱剑成痴的叶孤独也不会,他又不是爱`女成痴,不是什么傻`子善茬。

  “不用跟他们废话,杀人。”

  白千池笑容渐敛,目光扫向在场还活着的几人,掠过江诚时眼神微闪,身形一展却已然一个箭步冲出一剑扎向赵大千。

  江诚的实力他很清楚,虽然实力境界是在场众人中最低的,此时也受了些伤,但白千池仍不想现在就找上江诚。

  这难啃的骨头他交给了鹤云流去对付。

  赵大千已失去任何战斗力,白千池这一剑他即便避过也根本无法坚持多久。

  他大声惨笑双目通红要拼命。

  鹤云流于这时却已经持剑杀向了叶孤独,他在刚刚也受了些伤,内力消耗更是极大,但实力仍旧不容小觑。

  叶孤独神色一凛,脚步飞撤迅速向江诚靠近。

  他也并不想成为别人的垫背的,不想自己拖住了鹤云流江诚却能找到机会趁机逃走。

  江诚此时根本没想要逃,先不说以他那不算高妙的身法根本逃不了多远,便是逃了也将在事后受到严重的任务惩罚。

  而现在鹤云流实力大减,正是联合叶孤独杀死此人的大好时机。

  飞快拔`出插入手中几乎透骨的银针。

  剧痛在那一刹刺激神经,却也很快无碍。

  这银针毕竟太小,虽然极为难防洞穿力十足,但只要不是洞穿了要害或关节处,那也不算重伤,疼痛却在所难免。

  银针被拔`出,内力灌输到黑煞手套,这手套上的针孔立即快速恢复。

  鹤云流提剑杀来。

  重伤的厉无生以及温瑾瑜在此时还想趁机逃走,却被杀了赵大千之后的白千池缠上。

  形势不容乐观。

  无论是暴雨梨花针的突然爆发还是白千池的叛变,都导致这场本应该稳操胜券的战斗出现了巨大的逆转。

  人榜强者果真也是实力强劲非常,即便此时实力不足全盛时期七成,却仍旧和江诚二人斗得个旗鼓相当。

  厉无生的一声惨叫忽然响起,声音带着不甘,显然已经遭了白千池的毒手。

  江诚和叶孤独均是心中发紧,更加紧了攻势想要干掉鹤云流。

  单单一个鹤云流便能抗衡他们二人,若是白千池再加入到战圈,他们便将性命危矣。

  然而鹤云流又岂是那么好干掉的,二人攻势方一加紧,却不料鹤云流竟同时发起猛攻。

  又是那炫目而冰寒可怕的一剑,白茫茫剑光完全席卷向了江诚二人。

  叶孤独同时驱剑抵挡,却被那白茫茫剑光中扎出的一剑直接洞穿了右肩。

  剑脱手,叶孤独惨哼一声,想都没想暴退而去。

  一个剑客,此时却连剑都丢了,继左肩受伤之后右肩再次重创,他已失去战斗力,不逃便是死。

  江诚却是目光湛湛无比锐利,他等得就是这一刻的时机,锁命针瞬间自袖口滑入手中。

  要你命三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