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暴雨梨花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再强的人终究是人。

  鹤云流虽然位列人榜,但人榜也只是囊括后天强者中最强的一百人。

  未入先天,面对一群后天境界中的好手围攻,那绝对是一场要命的厮杀。

  便在那惊心动魄的一刹,鹤云流厉喝之时,也终是使出了保命底牌。

  寒龙剑这称号,不是白来的。

  一剑寒龙荡八荒,说的便是鹤云流剑势展开的杀伤惊人。

  那一刹整个荒庙似都震动,惊人寒气扩散之时,鹤云流已在江诚几人惊颤目光中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白茫茫一片森寒剑光。

  那剑光轰然爆发,便是一条寒龙腾挪肆掠转战八方。

  剑气肆掠狂风扫,寒气惊人摄人心。

  这等手段不似先天强者,却近乎有了先天强者的几分威势。

  这就是人榜强者的手段?

  这还只是人榜末尾的实力?

  江诚心中震惊无比,扎出的迅猛一刀和这突然爆发剑光陡然触碰。

  他只觉仿佛扎在了一座万古冰山上,那冰山爆炸形成的冲击宣泄而来,冲击力狂霸之余更是有密集剑光袭击在身。

  剑光剑芒,虽非内力形成的凝而不散的剑气,但足够凌厉的剑芒同样伤人,可破人皮肤血肉。

  江诚在那刹那便只觉皮肤刺痛,连敌人的人影都看不清,只看见满目剑光,只觉手中之刀仿若扎入寒潭被狂猛搅动磕飞。

  便是隔着黑煞手套,他依然虎口崩裂,那白茫茫剑光却是骤然一敛,从中刺出一剑露出一条手臂。

  这一剑便是寒龙探爪来得突然、来得凶险。

  这一剑并非只是刺向了他一人,这一剑早在方才已经一剑刺在了厉无生的身上。

  快、狠、准。

  便是这样的一剑过后厉无生惨叫一声已经踉跄倒地,现在这一剑却再次刺向了他。

  速度快得两剑便似一剑,根本没给他反应时间。

  无比凛寒的剑气扑面而来,江诚内力流转双眸闪烁疯狂之色,这一剑他必须要挡住。

  那一刹他的手指也已然点出。

  黑煞手套瞬间坚硬似铁一般,手指点出无匹雄浑的内力蕴于指间。

  断玉分金!

  这一指与那在那快得惊人的一剑刺来之际,堪堪点在剑尖。

  “叮!”

  江诚面色剧变,黑煞手套竟瞬间裂开一道豁口,他感觉指骨便似要碎裂一般。

  那一剑微微一滞,却余势不减骤然划过其手掌绞向手腕乃至撩向咽喉。

  江诚暴退,内力汹涌,这危机关头,他另一只手福灵心至一般猛然打出一掌。

  这一掌拍出没有任何澎湃掌力,但却在刹那,骤然有一道狂风掀起,一道巨大掌印轰然而出,散发阴毒寒气狂袭向欲要追击的鹤云流。

  劈空神掌,玄冰神掌最强杀招,竟然此刻被江诚一掌打出。

  “嗯?真气外放?”

  鹤云流面色一变,迅速后撤半步抬剑横扫。

  “嘭!”

  那掌印在凌厉一剑下直接崩溃,强劲掌风却将鹤云流逼退三步。

  江诚已趁此时机退开,脸色阴沉无比。

  再看其手腕,已然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豁口,险些挑断了手筋,一个冰寒剑气在伤口处缭绕使得伤口肌肉都无法收缩止血。

  便于此时,温瑾瑜等人也冲入庙中,联手张霸以及陈方平四人再战鹤云流。

  这是一场乱战。

  这是一场令人心悸的厮杀。

  人榜强者的实力委实太过惊人,虽同样是后天大圆满之境,张霸与鹤云流却差之太多,或许也唯有外门金榜前五的那几位,才能抗衡乃至压制此人。

  伤心刺厉无生被一剑穿胸,肺叶都被刺穿,伤势极重。

  此时围攻鹤云流已有七人,荒庙都被打塌,赵大千大吼着持枪也参入了战团。

  整整七人围杀鹤云流,便是人榜强者今日也必然要殒命。

  鹤云流于战圈包围中已是险像还生,厉吼连连,身上已然多处负伤,虽然都并非要害,却也会削弱其战力,最终慢慢被磨死。

  方才那恐怖一剑,逼退陈方平以及白千池、重创厉无生,还险些断去江诚一手。

  那一剑虽是战绩辉煌,却也耗费了他太多的内力,此时显然已陷入颓势。

  江诚心中杀机更甚,催动内力,以吸`功大`法吸收吞噬了手腕处的冰寒剑气。

  那剑气进入经脉后使得经脉刺痛无比,更有凛寒气息散发,也唯有配合融功法门压制炼化才可化解。

  剑气从伤口排出,江诚手腕处肌肉收缩,点了穴`道也便止住了鲜血流淌。

  再看黑煞手套,那道豁口已经迅速恢复如常。

  鹤云流那一剑尽管杀伤力惊人,但其手中之剑却终究并非五品灵兵,还无法直接洞穿黑煞手套。

  飞身而起,江诚脚尖一踢地上的冷月宝刀,刀被一脚踢起落入手中。

  江诚眼眸森寒提刀便冲杀而去。

  鹤云流必须要死在他的手中,否则系统任务无法完成。

  不提那听起来很诱人的任务奖励无法获取,便是随机废除两项功法的惩罚不是他能承受的。

  然而江诚几乎刚刚冲向战圈,还未与其他七人形成攻势互补的合围之势,鹤云流却突然大笑一声,左手骤然一翻,一个银制的机簧匣子赫然出现在手。

  “不好,暴雨梨花......!”

  张霸距离鹤云流最近,第一个面色大变,骤然后退。

  其他六人也全都瞳孔猛缩,头皮发麻狂退,便如林中之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可惜这退也已然迟了,但听“咔”地一声,鹤云流手中机簧响起,一片密集银芒似水银泻地疯狂激射而来。

  江诚只觉心脏一抖,在看到那银制的机簧匣子密孔大张的瞬间,一股无比强烈的生死危机便已涌上心头。

  暴雨梨花,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那银芒狂闪已有惨叫于耳旁响起,两道银芒透亮直接到了他的身前。

  江诚瞳眸骤缩,这种关头,以他的刀法根本无法防御如此急速的暗器。

  他狂喝一声,直接弃刀,黑发飞舞内力奔腾,拼尽全力打出一掌四象合一。

  唯有这四象合一的一掌,才有可能抵挡这么急这么犀利的暗器。

  那一刹掌风如浪铺天盖地。

  似青龙腾空俯冲而下。

  似白`虎下山择人而噬。

  似朱雀焚海威临九天。

  似玄武卧地气吞万里!

  已然将那两道银芒必经之处完全囊括。

  然而,霎时间江诚只感觉手掌骤然一阵剧痛,不禁心中发寒,黑煞手套竟然被洞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