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寒龙一剑

魔道巨擘系统 +A -A

  一颗破窍珠,在市面上万金都难求的东西,鹤云流手中竟然就有一颗。

  也不知这消息众人是从何得知的,但很明显,能让这帮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来此,消息绝对可靠。

  荒庙附近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压抑。

  杀机在这一刻随着山里的风在呼啸,地上杂草都被吹得压低。

  “不要被他唬住了,别给他时间疗伤,咱们一起上。”

  还是张霸先打破僵局开口道。

  九人中,至少在明面上来看,他的实力是最强的,要想得到破窍珠,此时自然不能再拖延下去。

  张霸开口之后,便当先缓步朝着荒庙谨慎靠近,一把长刀横亘于身前,随时准备推击防御。

  “走。”

  厉无生同样靠近过去,袖口中已然滑出两根一指粗、两尺长的黑色利刺。

  他伤心刺的名头,不是浪得虚名。

  伤心是让别人伤心,伤的也是别人的心,往往这两根毒刺最终就是扎破别人的心脏,一捅一个血孔,再拔`出来时,敌人心脏溅出的血往往已是青黑之色。

  没有人在此时退缩。

  这时候不一起行动,想偷奸耍滑,待会儿其他人联手真正解决了鹤云流,便不是立即争夺破窍珠,而是先解决了偷奸耍滑想占便宜的人再说。

  这也是行动之前便有言在先的。

  天魔门中`出来的人,虽说做事全凭喜好,说不讲信用那也随时会翻脸。

  但真是到了这种关头,已算是赶鸭子上架,不想讲信用也得讲信用,否则就是犯众怒。

  为求安全起见,江诚已然抽`出了冷月宝刀。

  尽管他目前的魔刀斩杀人刀法施展出来,还是没有手头上的功夫厉害。

  但为了防止鹤云流还有磷火剧毒没有用出,此时用刀还是更加安全一些。

  这也是功夫学得多的好处,至少有了很多转换选择的余地。

  虽说博而不精,但那也是于一般人而言。

  凭借系统可以快速学习的捷径,江诚还是占据极大优势的,偶尔感悟颇深初始熟练度还会很高。

  快速学习所节省出的时间,可以让他比别人能多专精两三门的武学。

  当然若是再多点儿,那也就不行了,是真的贪多嚼不烂了。

  荒庙内静悄悄的,众人走路的声音也很轻,轻到了连风的声音都盖过了脚步声。

  一种剑拔弩张风雨欲来的压抑气氛愈发浓烈。

  “动手,把他给逼出来。”

  张霸使了个眼色,话音方落人已经如猛虎下山般霍然冲进了荒庙。

  他是顺着大门而进,全身内力鼓荡气势摄人。

  随着他身后一同进入的还有厉无生、陈方平以及白千池。

  温瑾瑜、赵大千乃至韦博却于此时跳将而起身形掠开。

  三人都精通暗器,在身法掠开的刹那,袖口中“嗖嗖嗖”有道道暗器顺着窗户、门口,各种可入角落激射`进荒庙当中。

  与此同时,江诚、叶孤独紧随在后也跟着冲进荒庙当中,赵大千手持大枪却不好入庙中械斗,便守在门口似门神伫立。

  在入庙中的刹那,陡然就有劲风强箭似雨点从天而降激射而来。

  敌人竟是藏匿在庙内的梁柱之上。

  “好胆!”

  张霸暴喝,钪呛一身刀光连闪,所有强箭均被这水泼不进的快刀磕飞斩断。

  江诚身形摇晃仿若随风柳絮,左右摇摆,长刀连挡带削,这区区箭矢虽密集,却也不能轻易伤到他。

  不过却在这箭矢方落的刹那,冷冽冰寒的气息骤然在庙内爆发。

  一道似九天银河般的剑光泼洒下来,便似一条剑光长龙肆掠临近,无比凛冽似寒冬冷风般的犀利锋芒令所有人鸡皮疙瘩凸起。

  这如寒龙般的一剑便直指张霸。

  剑光又快又猛,当真如所向披靡一般。

  “呀!给我破!”

  张霸几乎是刚刚磕飞所有利箭便迎来这近乎恐怖的当头一剑。

  那一刹其全身肌肉隆`起,双眸血丝密布一刀狂斩而出。

  刀芒五尺,可怕的锋芒还未触碰到地面,地面石砖竟已裂开一丝缝隙。

  “哧溜溜!”

  这一刀却并未成功阻挡下那可怕一剑。

  鹤云流修长的身子是紧随这寒龙一剑之后,剑势虽猛虽霸道,却并不失轻灵,根本不与张霸这狂猛一刀硬碰,反而擦着而过。

  瞬息剑光一闪,张霸刀势连转闷`哼暴退,其肩膀已然多了一道血窟窿,竟是一个照面已然受伤。

  “他没有中毒。”

  张霸厉喝神色难看至极。

  “杀!”

  那一刹江诚五人也反应极快,同时联手攻上。

  叶孤独整个人已在此时如一柄出鞘长剑,双眸闪烁前所未有的凌厉之芒,他几乎是在张霸退开的瞬间,一剑扎出已经到了鹤云流的面门。

  剑光似冷月般寒,叶孤独这一剑把握时机极为到位,更是快得如一道光,有一股凌厉得一往无前之势。

  “有点儿门道。”

  鹤云流却是咧嘴冷笑,体内雄浑可怕的内力宣泄之时,手腕一抖剑光抛洒。

  似瀑布突然改道而流!

  “钪呛”一声火花爆窜。

  叶孤独神色微变,一个照面就被逼退,但其反应极快剑步滑出卸去力道,却并未被这一剑伤到。

  不过他这一剑也给江诚和厉无生制造了机会。

  鹤云流连出两剑正是旧力方去新力未生之际,厉无生的伤心毒刺在此时恰好已然袭击到他的后心,黑色的利刺闪烁森冷色泽。

  这一扎只要破了皮肤,鹤云流必然得中剧毒。

  与此同时江诚一刀似孽龙出海,角度刁钻迅猛,一刀猛扎向了鹤云流的腰眼。

  扎法出招疾似电,杀人何必十步行!

  这一刀扎得是刀声铮铮而起,劲道已然透于刀尖,一刀若是正中,必然扎个对穿。

  二人是同时于身后攻来,恰是把握住了对方逼退叶孤独后背对着他们的时机。

  更在那刹那。

  陈方平以及白千池均都冷笑合击到鹤云流的身前,剑光便似旋转的浪花,诡异莫测,和江诚二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这种几乎必杀的局面,也是针对人榜强者鹤云流,否则换做在场众人中任何一位,都得殒命当场。

  即便是鹤云流,这一刻神色也已然变了。

  前后攻势,破了前方后方着火,破了后方前方便是致命一击。

  此等危局,几乎千钧一发!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