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荒庙杀机

魔道巨擘系统 +A -A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驾马狂奔,秋风急,刀剑铮铮,杀人行。

  三十里路,九匹快马一炷香的时间便已跑过。

  再往前行十里路,便是城外缙云村,九人勒马而停,这路边却有一人已然候着。

  穿着一身行者服,绑腿布鞋,看上去颇为干练,忙迎上来单膝跪地禀报。

  “九位师兄,那鹤云流现在似还在养伤,韦师兄不敢贸然动手,不过此次机会难得,九位师兄还请快些前去。”

  言罢此人便已退下。

  血屠张霸哈哈大笑,“我道那姓鹤的功力有多强,竟然中了我的血煞毒后还仿若没事人一般,现在看来此人不过是强行压制。快走。”

  话音落,张霸已然当先冲去。

  江诚此时心中已有疑惑,似乎这八人还有很多秘密隐瞒着他。

  不提那姓鹤的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这么诱`惑八人,便是那位韦姓师兄,他也不清楚是何人。

  不过此次到来的七剑派弟子中,就有一名华山冲天剑派的弟子姓韦,名字叫韦博。

  若是真是那韦博,那么此事就有些意思了。

  路阿是七剑派安插`进天魔门内的奸细,韦博却是天魔门安插`进冲天剑派的奸细......

  他们这一行九人中,是否还有其他人也是奸细呢?

  见其他人已然驾马而去,江诚心中微动,目光看向赵大千,若有所指道,“便这么驾马而去,岂不是打草惊蛇?”

  这九匹马一起奔行,马蹄声震得大地巨颤,寻常人都能在老远听见,更莫说是像鹤云流那样的高手。

  “江师弟莫要担心,有韦博那家伙缠着鹤云流,姓鹤的跑不掉。你应该也明白才是。”

  赵大千嘿嘿一笑,同样驾马而去。

  “却真是那韦博。”

  江诚目光一闪,扬鞭跟上。

  这韦博也倒有些本事?竟然到现在还能缠在鹤云流身边没被发现?

  十里路,小半柱香也便抵达。

  缙云村只有上百户人家,不过鹤云流却也没有躲进村里,而是藏身去了村外的矮山的一处荒庙。

  江诚九人驾马到山脚,跋山而上,这上山途中便也体现出了九人的脚力身法如何。

  张霸奔行起来便似猛虎从风,速度又快气势又猛,看样子习的是门内七流身法虎步风行。

  其他七人也均各有千秋,最独特的便是叶孤独。

  此人的身法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妙之处,乃是最基础最扎实的基础身法。

  但在其奔行之时却给人一种利剑在飞刺穿行的错觉,凌厉迅猛,直来直去。

  这应该是对方将基础身法修炼到了二重天以上炉火纯青的境界,更融入了自身的一些身法技巧,看样子竟是把自己当做一柄剑,行动之间就是剑在穿行。

  此人于剑的痴迷和对武学的理解悟性,当真令人不得不感叹,的确是一位天才人物。

  江诚以云雀翔身法与众人一同疾驰,脚力却也能居于九人中的中流水准。

  不过这也做不得准,他自己都未曾展开全力奔行,其他人用了几分力更是尤未可知。

  山腰,便是一座荒庙,院落残垣断壁已然塌了一半,杂草丛生,是块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九人还未靠近,一道人影已从旁边林木葱茏处闪身而出。

  众人一惊,才看见那来人一身锦衣,相貌堂堂,有股浩然正气的君子气派。

  不过此时这人却看上去有些狼狈,左胸处一个巴掌印,锦衣都碎裂开,露出其中一面护心镜。

  那护心镜竟都看得清有些凹陷下去的痕迹,显是被人一掌击在此处,若无这护心镜,怕是得被一掌拍死。

  纵然如此,现在这人也是面色略有苍白,显然也受了些伤。

  “韦师弟。”

  看清来人,陈方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其他人纷纷放松。

  “鹤云流呢?”

  温瑾瑜视线扫了一眼韦博,皱眉看向荒庙。

  视线穿过坍塌的院子,那庙门大开,只是从目前这处位置,是看不清庙里是否有其他人的。

  “就在庙里。”

  一脸正气的韦博恨恨道。

  “可确定?庙里是否有其他暗道或出路?鹤云流若是逃了,哼......”

  温瑾瑜眉宇含煞。

  “呵,我哪儿敢骗温师姐,那姓鹤的现在已是瓮中之鳖,做起了缩头乌龟,若非他身上还有点儿狠东西,我早就冲进去解决了他。”

  韦博开始还带着笑意,说到最后神色却有了些咬牙切齿。

  众人看他衣物多处灰尘和破开的豁口,不难想象这家伙先前吃了多少亏。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私自动手?没能力还要逞强?这姓鹤的岂是你一人能对付的?”

  开碑手燕秋向前走了几步,在荒庙院门前皱眉向里观察,冷冷瞥了韦博一眼道。

  韦博冷哼,一脸讥讽,“你有能耐,敢一人对他动手么?我倒是想等你们一起来了再说,但这家伙却提前有所察觉,应该是早就提防怀疑我。

  这心口一掌,便是这家伙留下的,若非我命大......这家伙又恰巧毒发窜进了庙里,呵呵呵呵......”

  “便是进了庙里,他毒发你也能趁机解决了他,看来他身上是带了不少奇巧淫技的玩意儿......这才让你灰头土脸。”

  伤心刺厉无生阴测测问了句,身形一掠到了院门前和燕秋并肩而立,看向庙里神色警惕。

  “�嗦什么,现在咱们就一起冲进去,若给这姓鹤的再多点儿时间,待他解了毒素,只会更难缠。”

  张霸已然抽`出腰后长刀,一脸煞气走入院门。

  厉无生、燕秋等人随之缓步入了院中,慢慢向着庙门靠近。

  其他人也已纷纷散开合围过去,江诚目光轻闪,黑煞手套已然被内力催发变得坚硬如铁,时刻防备着,和众人的距离不近不远。

  十个人行走之间都较为散开。

  这不但是为了防止庙里那鹤云流突然祭出什么大范围的暗器,更是彼此之间也都有些警惕。

  此次虽是集体暂时合作的行动,却随时都会翻脸杀人,这一点无论谁都很清楚。

  因此现在大家既是队友,却又是潜在的敌人。

  “呵呵呵呵......天魔门的人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我鹤某现在身中剧毒,你们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却还如此紧张,真是一帮无胆鼠辈。”

  才靠近荒庙大门不足五丈之处,却有轻笑声骤然自庙内传出,语气狂傲,更携迫人杀机。

  声音方落下,“嗖”地一声荒庙透风的窗户处便激射`出了一蓬黑影,速度惊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