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有利可图

魔道巨擘系统 +A -A

  凉州城很大,且分作内外城。

  天下会这堂口在XC区要赶到东城门口得费些脚力。

  江诚三人直接在天下会的堂口要了三匹马,快马在城中疾驰,赶向东城门。

  这纵马于城中奔行是一些纨绔子弟的特权,江诚三人作为天魔门外门弟子,那是比纨绔还要凶恶的人,自是畅通无阻。

  城中街道宽敞,行人虽多,却也大都不是傻`子,老早听见马蹄声就纷纷闪到路旁避开。

  纵然是被吓到的也不敢放个屁。

  像那电视剧里演的城里跑马动辄撞飞了某人,而后就有少侠跳出来出手教训恶人;

  或者是恶人骑在马上还持着马鞭去抽路人,嚷嚷着表示我很凶我很恶你特么快点滚开。

  类似上述这种情节,在这个世界的城市是很少看到的。

  因为没那么多人自己要作死,听到了马蹄声还优哉游哉的不避不让,一副你撞我你丫的就够胆的模样,这样的人于这个世界是很少有的。

  而且你即使拿鞭子刻意去抽别人,路那么宽马鞭又不长,你也鞭长莫及,行人更不是残疾站着让你抽。

  所以这个世界的交通还是挺顺畅的,不堵车,也极少出事故。

  江诚三人驾马赶到东城口就花了半柱香的时间,跑了将近十里路。

  凉州城一面城墙便是五公里,四面城墙加起来将近二十五公里。

  以城墙来算,这城池面积约莫也是二三十公里,城里的建筑高度也均都不低,倒是足以住下十几万人。

  这城池却还只是一座小城市,凉州城也不是以地盘儿大人多闻名,而是以每年都会开启一次的凉州宝库而闻名。

  不过这凉州宝库是被大�皇朝所控制,天魔门占据地利优势,基本每年也能派些弟子从这凉州宝库内获得一些资源好处。

  除却这两方势力外,便是以七剑派为首的正道那边,每年都会派出些弟子和天魔门争些宝库资源,也是趁此时机磨练弟子。

  七剑派虽然说是正道,但磨练起弟子来手段未必就温和,也不全是护犊子当花骨朵儿养。

  该经历的生死厮杀,他们还是会让弟子经历。

  尤其是和天魔门的弟子厮杀,那是必须的。

  故而每年宝库开启,正魔两道的一些弟子间都会展开激烈竞争。

  不过这也都是属于小打小闹,基本不会再有什么厉害人掺合进来。

  凉州宝库虽说名气大,那也只是曾经,现在这宝库也如大�皇朝一般,到了名不副实的地步。

  否则也不会沦到江诚这批外门弟子进去占什么便宜。

  说实在的,现在宝库里的一些资源,也只对他们这些外门弟子还有些用,在一些普通江湖人士眼里,也是难得的好去处。

  但对于一些快要晋升先天的人来说,这宝库里的资源帮助也是极为有限,瞧不上眼。

  如今算是成为天魔门和七剑派磨练弟子培养弟子的去处,其他势力既不愿也没资格和这两方势力争。

  在城门口处,果然也见到了温瑾瑜等一行人,都驾着高头大马早已在城门外候着了。

  江诚目光一扫,发现少了两人。

  若没记错,那少了的两人分别就是麻婆冯芊以及小魔将雁墨。

  “冯师妹已经死了,雁墨那家伙受了伤,此行他已向梁师兄请辞。”

  都没等江诚疑惑太久,和和气气的赵大千便笑着解释了一句。

  江诚微微颔首没言语,温瑾瑜等人的视线则都在江诚手里的刀上一掠而过。

  之前江诚是背着剑的,现在剑没有了,却持着一柄刀,莫非还会刀法?

  这种想法也只是在大家心里一闪即逝。

  “江师弟,想必这次行动的具体你也知晓了,鹤云流实力强绝,冯芊就是死在他的手里,连魔躯已然练就得炉火纯青的雁师弟都被其所伤。

  此人不除,恐怕今晚的凉州宝库开启,我们也不好进去了。”

  陈方平嘴角轻扬,凝视着江诚,眼神深处隐含一丝忌惮。

  江诚一人杀死路阿、顾子游、陆元三人的事迹,他们所有人都已从白千池包括梁宽的口中得知。

  这份实力,委实令人心惊,什么外门金榜第二十七?

  偏差实在太大。

  这份实力即便是陈方平这金榜第七的人,都要感觉到极大压力,又岂会只是金榜二十七的名次实力?

  实际上而言,江诚在内力并未突破到十五年修为时,他的实力最多也就排在金榜十几名左右。

  可当他以吸`功大`法吸收内力修为达到十八年的程度,那种实力上的提升暴涨,是很大的,直接就能够威胁到陈方平等人。

  这也是曾经温瑾瑜试探他时,他毫不客气予以反击回礼的原因,因为他完全有那个底气和实力。

  一个内力强大的人,不一定战力也强。

  但一个内力强大又掌握有不少功法杀招的人,就注定了战斗力不会低。

  因为在一场战斗中,任何招式配合内力施展出来,威力大增,却也极为消耗内力,尤其是一些功法的杀招。

  那么内力强的人,底蕴雄厚,杀招不断,自然战斗力彪悍,持续作战能力更强。

  内力弱的人,拼内力都拼不过,拼杀招更拼不过,自然得饮恨收场。

  江诚修吸`功大`法,不会胡乱吸`功。

  可他一旦开始吸`功,就代表着他的实力便要再次涨幅一截。

  这种迅捷的提升,不是其他人所能模仿的,因此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很合适。

  江诚对于陈方平的话不置可否。

  既然大家都准备去杀鹤云流,那么证明此人身上还是有利可图的,不然这帮人也不会闲着没事干非得去找一个人榜强者的麻烦。

  至于那什么凉州宝库,傻`子都明白不过是一句借口而已。

  以前也不是没有正道弟子成功混进凉州城,最终进入到凉州宝库的例子。

  这种例子实在太多,去年就有。

  虽然正道的人进去后再出来,又遭遇了魔门弟子追杀,死伤惨重,可却还是成功了。

  那成功的正道弟子如今都已成为了人榜之上的地榜强者,人家照样活得好好的。

  鹤云流身上若没有什么诱`惑人的东西,陈方平这帮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又岂会非要去招惹对方。

  没得说,有好处,当然得去。

  最终谁能得到那好处,就各凭手段了。